首页 > 理论研究 > 文章 > 2016年—2020年 >
龚群:公共健康及其优先性

2020-02-17 09:44:41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龚群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全国各地先后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习近平总书记在2月3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上指出:“这次疫情发生以来,党中央高度重视,始终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疫情重灾区武汉率先采取了封城的措施,随后湖北中等城市均先后采取了类似措施。专家们认为,对于新冠肺炎这种易感染人群的传染病,有效阻止其传播的方式就是重点人群隔离。重点人群隔离甚至封城这样的措施,涉及一个必须回答的伦理问题:公共健康与个人自由的关系。
 
  一
 
  怎样界定公共健康这一概念?1920年,美国公共健康专家温思路提出:“公共健康是通过有组织的社区努力来预防疾病、延长寿命、促进健康和效益的科学与艺术。这些有组织的社区努力包括改进环境卫生,控制传染病,教育每个人注意卫生,组织医护人员为疾病的早期诊断和预防性治疗提供服务,建立社会机制来确保社区中的每个人都能达到适于保持健康的生活标准。组织这些效益的目的是使每个公民都能实现其与生俱来的健康和长寿权利。”这一定义为世界卫生组织所接受,并沿用至今。公共健康是有组织的社区努力,涉及每个人的健康与长寿。公共健康也就是通过健康卫生的公共环境来保障和满足人民群众的健康需要。
 
  公共健康概念具有以下特征:一,公共健康是社会公共产品,是一种公共善。必须有各级政府、社区以及不同部门的共同参与与协作。这次防控疫情范围之大、面积之广、难度之大,没有党的统一指挥和统一部署,各级政府部门齐心协力奋战,是不可能打好这一战役的。二,公共健康以人口整体为对象,关涉社会全体成员的健康问题。公共健康将人类的健康问题作为一个整体来研究,或者说是置于群体层面来研究,其目标是减少患病和提前死亡的人数。在流行性传染病发生的时期,公共健康所重视的是发病机制问题。如针对这次新冠肺炎病毒的易传播性,采取必要的强制性隔离措施,就是减少发病的有力措施。
 
  把人民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是公共健康的首要原则,同时也体现了我们党的宗旨。中国共产党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党的根本宗旨。面对疫情,强调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的极端重要性,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以人民为中心的价值追求和执政为民的责任担当。人民群众有多种利益,如物质利益、经济利益以及精神文化利益等,但是,生命财产利益是最根本的利益,而这一利益如果离开了公共健康的保障,就会成为空谈。
 
  公共健康以个人健康为前提和基础,指向的是全体社会成员的健康问题,而个人健康指的是每个社会成员的健康问题。从个体角度看,除去遗传因素,每个人的生活习性、饮食偏好以及性格等因素往往影响其健康状况。一般而言,个人健康是个人自主的领域。然而,从公共健康的角度看,个人健康不仅是个人责任,同时也是社会责任。公共健康不仅在于保护个人不受他人不卫生或传染性疾病的影响,更在于提升和改善社会成员的居住卫生环境,维护和提升全体社会成员的健康素质。影响公共健康的因素,往往就是影响个人健康的因素,同时也可以反过来看,影响个人健康的因素,往往会成为影响公共健康的因素。如普遍性的不良习性(吸烟),即使不在公共场所吸烟不对他人有健康影响,但由此导致众多个人健康出现问题,也将从整体上造成人口健康素质的下降。
 
  二
 
  公共健康所要保护的是每个人的健康,当某个社会成员染上了某种传染病,社会有责任对他进行医治。然而,仅仅进行医治是不够的,如果任其自由行动,其疾病将会传染给他人,从而严重危害公共健康。对此,从公共健康角度出发,不仅要对传染病人进行积极的治疗,还要从保护其他人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出发,限制传染病人的行动自由,这里,就自然会出现维护公共健康与限制个人行动自由之间的冲突。
 
  在危及社会全体成员健康的疫情面前,限制个人行动自由的正当合理性在哪里?英国学者密尔指出:“对于文明群体中的任一成员,所以能够施用一种权力以反其意志而不失不正当,唯一的目的只是要防止对他人的伤害。”这里所说的“防止对他人的伤害”,是指社会或社会权力机构对个人行动自由进行干涉,从而保护社会成员免受他人伤害。换言之,以不伤害他人为理由对个人行动自由进行干预,这样的干预就是正当合理的。
 
  实际上,即使是仅仅涉及行为者本身的生命安全问题时,公共健康从保护行为者的角度进行干预,也具有正当合理性。密尔曾经指出,当有人想走上一座断桥而有生命危险时,这时阻止他的行动是正当合理的。换言之,个人行动自由也只有在无碍生命的前提下才具有意义。面对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政府建议大家在非常时期都少出门而自动隔离在家,就体现了公共健康将全体成员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作为自己保护范围的基本要求。
 
  当公共健康与个人行动自由相冲突时,将公共健康置于优先性地位考虑,体现了党和政府将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与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的原则和立场。当然,即使是采取强制性的隔离,也应有相应合理的措施,能够使被隔离者感受到应有的尊重。而对被隔离者来说,应当意识到这种举措对于公共健康的重要性。应当使所有人都意识到,这是一场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需要共同努力才能取得最终胜利。
 
    (作者:龚群,系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与道德建设研究中心教授)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上一篇:刘杰:切实保障人民群众在“战疫”中的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
下一篇:彰显法治的强大战“疫”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