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研究 > 文章 > 2016年—2020年 >
进一步加强南南公共卫生安全合作

2020-02-13 09:39:42   来源:光明网-理论频道   作者:张传红
  目前,在全国同胞万众一心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关键时刻,国际社会对疫情的反应也显示了不同国家在应对全球性公共卫生事件的不同态度。为了避免疫情蔓延到其他国家,中国一方面在积极配合有关国家撤侨行动的同时,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防止疫情进一步传播,体现了一个负责任的大国的形象和担当,也赢得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支持。

  联合国在1945年成立之时,就将建立一个全球卫生组织列为重要议题。1948年4月7日,《世界卫生组织组织法》生效,明确规定“享受最高而能获致之健康标准,为人人基本权利之一。不因种族,宗教,政治信仰,经济或社会情境各异,而分轩轾”。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在1994年发布的《人类发展报告》中,就将健康安全与经济安全、食品安全等并列为人类安全的七大领域之一,并将其定义为“为民众提供免于疾病和非健康生活方式的最低保护”。可见,国际社会对全球卫生领域合作的重要性早就达成共识。与此相对应的,西方国家长期以来将卫生援助列为对外援助的重要领域之一。

  21世纪以来,逆全球化浪潮和民粹主义的增长使得全球卫生合作从一个具有“低政治”特征的领域变得越来越政治化,成为一个与全球化争论和全球安全密切相关的“高政治”议题。国际卫生合作的地缘政治特征变得越来越明显,在对待新的传染性疾病的问题上,很多国家尤其是发达国家往往将自身安全放在首位。这种将全球卫生合作与国家安全高度关联的做法可能会动员更多的资源,但同时也可能会限制资源及时流入受威胁国家和地区,造成伤害,对全球卫生的关注过度集中到对发达国家可能产生威胁的领域。

  近年来,尽管大规模的疫情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有发生,但从影响和全球应对的情况来看,广大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低收入国家,是受全球性疾病,尤其是传染性疾病威胁最严重的。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加强发展中国家之间在公共卫生安全合作极为重要。

  南南合作一直以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实际需求为导向,以强调自助、倡导平等互利、不附加政治条件等合作方式,多年来已经从最初的“政治团结”为目标逐渐拓展到经济、文化、教育、卫生、农业等实质性广泛的合作领域。卫生合作一直是南南合作的重要领域。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对全球卫生安全具有重大的影响力,中国在应对自身卫生领域的困难和挑战的同时,一致积极致力于南南合作框架下的全球卫生合作。最开始,在中国经济很困难的情况下,就开始向其他发展中国家派遣医疗队。近年来,中国参与全球卫生合作的形式不断多元化,即包括帮助发展中国家建设当地医院、诊所、抗虐中心等硬件设施,也包括捐助医药和医疗服务、培训当地卫生人员、通过“光明行动”开展免费眼科手术,积极参与抗击埃博拉疫情、设立公共健康基金、参与和支持多边合作组织等各种医疗卫生合作活动,为全球卫生安全做出了贡献。

  但比较来看,中国卫生发展援助存在总量偏少,战略重点不明确的问题,也没有发布全球卫生战略。在面对疫情威胁时,我们才意识到进一步加强南南公共卫生安全合作的重要性。中国目前的努力,大多集中在疾病治疗方面的人道主义援助,而对危险公共卫生安全的潜在风险防范做得还不够。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需要在以下几个方面继续做出努力:

  第一,南南卫生合作要围绕防范全球重大卫生安全事件为重点进行合作,避免灾难性公共卫生后果的威胁。包括传染性疾病、空气污染、以及各种自然发生及人为事故造成的核生化事件的蔓延。加强对重大卫生事件的监测、预防、应对、评估及各种经验跟踪和分享。加强与广大发展中国家医疗临床与科研机构的研发合作,制定共同的防范措施和机制,如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等。

  第二,倡导建立南南公共卫生合作互助机制,加强重大卫生安全事件发生过程中的合作,避免因恐慌造成的不必要的链锁反应及经济和社会损失。在疫情发生期间,除了正常的人道主义援助渠道,还要考虑如何在疫情得到有效防范的情况下,确保经济技术知识等各方面的交流顺畅,贸易畅通,避免疫情会对伙伴国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第三,进一步加强公共卫生领域的基础设施合作,共建合作研发机构,利用数字化技术分享公共卫生信息,做好全球生物威胁监测,补齐发展中国家在全球生物威胁监测网络建设方面的短板,增强对全球公共卫生产品的供给。

  第四,增强在全球卫生安全治理中的话语权和领导力,发挥大国作用。大国是维护全球卫生安全最重要的行为体,中国除了要积极落实和实施《国际卫生条例》及全球卫生安全议程等努力外,还应该通过分享中国国内经验,积极与南方伙伴国家深入合作,制定明确的愿景、战略规划和行动日程,参与国际讨论和日程设置,增强我国在全球卫生安全治理上的预见性,彰显有效性,进而加强话语权和领导力。

  第五,需要认识到全球卫生安全议题不仅跨越国界、而且还是一个多学科的议题。除了克服语言文化障碍,还需要动员各方面资源,将有限的碎片化的资源集中利用,发挥高等教育机构、科研院所、智库及民间组织的作用,全力投入全球公共卫生安全事业。

  总之,在高度相互依赖的全球化背景下,一个国家的公共卫生事件不仅会危害本国的利益,其他国家都不能幸免于难。将全球公共卫生安全事件与国家安全和国家利益对立起来的做法都是一种短视的行为。只有全世界团结起来,才能应对共同的灾难,维护好全人类这个大家庭。

  (作者: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国际发展与全球农业学院副教授 张传红)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上一篇:2020年中央一号文件对实现乡村振兴起着承上启下作用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