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研究 > 文章 > 2016年—2020年 >
肖武:保障人权是中国共产党一以贯之的使命和担当

2018-12-17 08:50:14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肖武
  原标题:保障人权是中国共产党一以贯之的使命和担当

  12月12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改革开放40年中国人权事业的发展进步》白皮书,白皮书从牢固树立尊重和保障人权的治国理政原则、大幅提升生存权发展权保障水平、有效实现各项人权全面发展、显著改善特定群体权利、全面加强人权法治建设、努力推动各国人权事业共同发展、积极参与全球人权治理、成功走出符合国情的人权发展道路八个层面系统展示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权事业的发展成就,并将40年来中国特色的人权道路概括为六大“坚持”:坚持把以人民为中心作为人权事业发展的核心理念、坚持把人权的普遍性原则同中国实际相结合、坚持把生存权和发展权作为首要的基本人权、坚持把全面协调推进各项权利作为保障人权的重要原则、坚持把依法治国作为人权发展的制度保障、坚持把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为推动全球人权治理的使命担当。客观、务实的白皮书不是改革开放的宣传册,而是对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人权保障所作的厚重“答卷”。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权事业发展的本质特征和最大优势也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从大历史观的视角审视,我们取得的人权保障成就绝非偶然,有其内在的必然逻辑,坚持党的领导是中国人权事业得以快速发展的关键和根本,尊重和保障人权是中国共产党一以贯之的使命和担当,贯穿了党领导人民进行革命、建设、改革和发展的全过程。
 
  革命和建设为人权保障夯实了稳固根基。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完成反帝反封建的历史任务,建立新中国,使国家主权获得真正独立,人民第一次真正享有人格尊严,生命安全获得根本保障。新中国成立后,党团结带领人民完成社会主义革命,确立社会主义基本制度,推进社会主义建设,使中国人民第一次真正成为生产资料的主人和社会财富的享有者,逐步解决人民的生存权问题。
 
  改革开放为人权保障注入强劲动力。改革开放是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进行的新的伟大革命,中国共产党在改革开放的进程中与时俱进地赋予人权发展新的内涵。“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了党的第十五次至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中。中国共产党立足基本国情,在改革开放中尊重、保障和发展人权,将生存权和发展权作为首要人权,协调推进各项权利平衡发展,人民的生存权发展权得到充分保障,经济、社会、文化权利保障水平稳步提升,公民及政治权利得到有效维护。2012年,党的十八大将“人权得到切实尊重和保障”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目标。中国人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过程,也是实现社会公平正义和不断推动人权事业发展的进程。中国共产党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中国的人权保障事业取得了全方位成就。
 
  新时代为人权保障确立崭新坐标。自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将“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执政目标,党的十九大作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发生变化的重大判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人民在继续稳固享有经济社会权利的同时,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加强人权法治保障,保证人民依法享有广泛权利和自由。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导下,中国坚定不移全面深化改革、扩大对外开放,提出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并在此基础上确定分两步走在本世纪中叶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战略安排,中国的人权保障事业有了新坐标,人民有了新期盼。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的人权保障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人权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依旧存在。白皮书在充分肯定成就的同时清醒地指出,“中国的发展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突出,民生领域还有不少短板,脱贫攻坚任务艰巨,人民在就业、教育、医疗、养老、环境等方面还有更多的期盼,人权保障法治化水平仍需进一步提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人权事业是造福人民的事业,实现更高水平的人权保障,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求,还需我们付出更多的智慧和力量。改革不停顿,开放不停步,人权保障永远在路上。
 
  40周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先哲孔子言:“四十不惑”,意指人历经岁月淬炼,到40岁时,便多了一份沉稳,更具独立判断能力、信心和前进的定力。走过改革开放40年,我们对中国人权事业的发展更加“不惑”,更有信心、动力和定力,这一“不惑”的底气源自中国共产党的全面领导和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能力。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中国人民正在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中国的人权保障事业必将行稳致远、一路辉煌。
 
   (作者:肖武,系重庆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分享:

上一篇:马骏: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国家治理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