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研究 > 论文 > 2016年—2020年 >
许尧: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消除贫困

2017-09-22 09:32:47   来源:中国人权研究会   作者:许尧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消除贫困

南开大学人权研究中心副研究员许尧

\

  随着全球化、信息化、工业化的快速发展,人类命运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人类创造出了前所未有的财富,也面对着贫富剧烈分化的严峻挑战。在这种背景下,全球多达8亿的极端贫困人口既是对人类财富分配正义质疑,也制约着经济社会的进一步发展,甚至成为社会动荡、恐怖主义和政权更迭的根源。

  今年1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先生在联合国提出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议,得到了广泛的认可和支持。“人类命运共同体”内含着包容发展、普惠发展、共享共融、关照弱者的思想,对消除贫困,实现全人类的共同发展,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一、中国消除贫困的努力、成就与计划

  长期以来,中国政府秉承“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将保障民众的生存权和发展权作为人权保障的重点内容,在消除贫困方面进行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第一,在基础设施方面,大力加强通信、水利、电力、交通、人居环境等方面的建设,目前已经使100%的乡镇都能够通电、通宽带,96.1%的乡镇通硬化路,为贫困地区的发展提供基础设施保障;第二,在财政支持方面,积极调整财政支出结构,持续加大投入力度,完善财政扶贫体系,仅2011-2015年,中央财政就累计安排专项资金1898.4亿元,并向贫困户发放优惠贷款1200亿元,支持他们发展产业;第三,在机制体制方面,通过特色产业脱贫、异地搬迁脱贫、生态保护脱贫、教育脱贫、医疗保障脱贫、农村兜底脱贫等多种具体机制举措,有针对性的综合施策。这些努力取得了令人满意的效果,从1978年到2015年,已经有7亿多人口实现了脱贫,贫困发生率从1978年的97.5%降低为2015年的5.7%,中国对全球减贫的贡献率超过70%。

  在这些成绩面前,中国政府并没有止步不前,2015年时,仍然有5500多万贫困人口,中国政府在习近平总书记的领导下,展开了更为艰苦的“精准扶贫”工作,目标是在2020年之前彻底消灭贫困问题。综合起来,主要通过四种途径来实现这5500多万人口的脱贫。第一,通过产业扶贫,帮助有劳动能力和生产技能的3000万人口脱贫;第二,对于生活在特别不适合人类居住环境中的1000万贫困人口,实施异地搬迁;第三,通过转移就业,实现1000万贫困人口脱贫;第四,对于不符合上述条件,自身缺乏发展潜能的500多万人口,全部纳入低保范围,实现兜底脱贫。目前,全国有19.5万名“第一书记”,77.5万名下派干部正在广大贫困村努力工作,精准扶贫工作整体进展顺利,截止到2016年底,已经成功将贫困人口缩减到4335万人。当然,其中也有一些预想不到的难题,比如,异地搬迁过程中,在协调全村人都同意上难度较大,甚至搬迁后一部分人出现反复等,如何有效地推进各种工作,还在不断地考验着工作人员的智慧。

  二、中国在发展中消除贫困的基本经验

  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成功实施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消灭贫困项目,这种努力历经30多年而不曾懈怠,在多届领导集体间加油接力,谱写了保障人权的壮丽诗篇,不仅为全球贫困人口的减少贡献了力量,也为其他国家提供了经验和教训,间接促进了全球经济社会的稳定发展和繁荣,增强了人类消除贫困的信心。消除贫困是一个长期的艰苦的过程,反观中国这些年的工作,有以下三点经验值得总结和参考。

  第一,既要看到物,更要关注人。人是万物的尺度,人是发展的根本。只有将扶贫工作的终极目标定位于让贫困者实现自身的发展,聚焦于帮助他们提高发展能力,扶贫先扶智、扶贫先扶志,扶贫工作才真正找到适当的立足点。在过去一些岁月里,不少实际工作者只看到了贫困者的物质稀缺,扶贫手段主要是为贫困人士提供粮食、现金、衣物、牲畜等,事实证明,这些手段在帮助他们度过难关上有一定作用,但无法实现长期脱贫,甚至助长了等靠要的依赖心理。近些年来,政府重点推进开发式脱贫,注重提高贫困者致富的动力和能力,通过优化基础设施、培训致富技能、提供产业引导、加强资金支持等手段增强贫困者的造血能力,引导他们在自我致富过程中体验成功的喜悦,实现人生的梦想。

  第二,既要整体推进,又要精准帮扶。在贫困现象比较普遍的情况下,国家侧重于从整体上推进区域的经济发展、基础设施建设、教育普及和社会保障制度建设,这种整体发力的思路对于大多数具有致富能力的人是有效的,也起到了结构性减少贫困的作用。但这些手段对于那些自然条件过于恶劣的村庄、个人发展基础极端薄弱的人来说还是不足的,这就需要精准的帮扶,需要对贫困者的精准识别,对贫困原因的细化把脉,对致富手段的具体规划和引导,这种“定制式”帮扶工作能够确保每一个社会成员都能够搭上社会进步的快车,让每个人都共享社会发展的成果。

  第三,既要谋求单项突破,又要持续系统发力。消除贫困是一个系统工程,难点多,死点多,这就要求我们既要重视单项问题的解决,又要从系统的角度整体改善,不留死角,形成合力,持续发力。在此过程中,中国政府探索尝试了多种手段:(1)在政府不同部门间形成合力,教育部门、农业部门、水利部门、交通部门、环境部门、卫生部门等多个系统都有在总体扶贫规划统筹下的单项推进计划和一系列措施,它们既相互独立又相互支撑;(2)不同地区间的相互支援,东部发达地区和西部欠发达地区结成了多个对子,发达地区在发展经验、资金、项目、人才等多个方面全方位支持贫困地区的发展;(3)相关政策制度的系统性,医疗保险、养老保险、低保政策、义务教育政策等形成无缝隙的制度合力。

  三、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消除贫困提出的新思路

  如今,治理全球贫困问题依然是人类面临的巨大挑战,发达国家普遍面临着老龄化、智能化带来的经济增长乏力、就业困难等难题,发展中国家普遍面对着低增长、低教育的困境,尚未走上发展轨道的落后国家则面临着国家内部的冲突和人口高增长的问题,这些都对消除贫困造成了非常不利的影响,面对这些林林总总的诸多问题,“构建人类共同体”的理念可以为解决上述问题贡献具有宏观指引作用的智慧和力量,在现实中可以表现为多个层次、多个主体的共同努力。

  第一,从全球层面讲,要加强国际社会消除贫困重要性的共识;通过案例共享、交流对话、合作研究促进国家间消除贫困经验的借鉴;进一步探索提高国家间援助实效性的具体机制和有效办法,既要防止援助国对受援助国不当的附带条件的要求,又要防止受援助国政府权力系统对受援资金的异化盘剥;进一步强化联合国等国际组织的作用,促进他们的平台功能、纽带功能的有效发挥。

  第二,从区域层面讲,当前的贫困问题主要集中在非洲国家、东南亚国家和拉丁美洲国家,同处一个区域的国家往往在历史文化基础、发展环境、发展阶段等方面具有更大的共性,也具有更显著的借鉴意义。要以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思维,搭建区域内不同国家在扶贫方面的立体合作。

  第三,从国家层面讲,国家是消除贫困的最重要的场域,政府应当在国内引导建立命运共同体的共识,将消除贫困作为具有优先性的目标,促进财富在不同阶层间的合理分配,减少执政党更迭、经济波动等因素对扶贫连续性的不利影响,加强资源整合和有效配置,探索创新基于本土情况的扶贫机制。

  第四,从社区层面讲,社区是人们生活的基本单元,共处同一社区的人们不仅具有广泛的交叉联系,共享基础设施,也决定着很多公共物品的生产。从现实看,具有共同体意识的社区,能够更多的承接来自外部的资源,能够有效地将既定资源发挥更大的功能,能够通过整合发力,振兴社区经济,营造和谐社会。

  第五,从家庭层面讲,家庭是衡量贫困与否的最小单元,家庭内成员关系具有天然的同舟共济的属性,是最小的命运共同体。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下,我们要将家庭成员的这种友爱互助的天性扩大到更大的空间,让“以兄弟关系的精神相对待”成为消除贫困的精神基础。

分享到:

上一篇:迟德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国际法
下一篇:李满奎:人类命运共同体与可持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