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研究 > 论文 > 2016年—2020年 >
李君如: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2017-09-18 10:19:33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李君如

  习近平总书记在“7·26”重要讲话中提出,“我国发展站到了新的历史起点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我们要在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即实现第一个百年目标后,向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即第二个百年目标奋进。中国从一穷二白,到百废待兴,再到进入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直奔现代化,中国的变化是举世瞩目的。尽管我们还有很多问题要解决,但是每一个中国人都有一种深深的获得感。

  中国的经验对于世界有没有意义呢?我认为是有意义的,尤其对发展中国家是有意义的。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7·26”重要讲话中指出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提供了中国方案”。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这条道路不同于西方的道路。过去西方老是对我们丑化乃至诬蔑,说我们专制,说我们没有自由、人权等等。事实胜于雄辩。中国经验、中国道路,对于发展中国家的意义不是很明显的吗?

  我记得去年网上有一个很轰动的消息,就是一位上海姑娘回应颜色革命。她在美国的一个老师问她,你们中国这么多年轻人,为什么不搞颜色革命?她给老师找了两张上海浦东的图片,过去的浦东什么样子,现在的浦东什么样子。她说,我们过得那么好,凭什么还要去搞什么颜色革命改变它呢?这个中国姑娘身上有中国人的一种自信,什么自信呢?就是我们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旁人不得不考虑:那么贫穷的国家,在那么短的时间里面就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老百姓那么自信,这条道路对我们有用没用呢?所以说,中国道路这个大概念,对发展中国家是一个很大的启示。具体来说,至少有这么几个方面:

  第一,中国在发展中既有长期规划,又有实施规划的具体举措。这对一些发展中国家来讲是一个很大的启发,因为很多发展中国家乃至于西方发达国家,都缺少长远规划。一个西方国家的政治家说过,我们都是政治家,可中国的政治家可以制订长远规划,我们却制订不了,我们制订了也没用,中国政治家可以为老百姓做事,我们天天考虑竞选,没办法做实事。规划和做事就是我们的优势,这对发展中国家没启发吗?所以,中国道路其中的一个很重要的内涵,就是既有长远规划,又有能够落实执行这些规划的具体措施。

  第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其他发展中国家也发展市场经济,不如我们成功,甚至有些发展到最后出现两极分化。为什么呢?因为中国把看不见的手和看得见的手结合起来。看不见的手是市场,看得见的手是政府的宏观调控。如果光是搞自由放任的市场经济,不去考虑市场中供给和需求的调节,很可能资源浪费得很多,到最后全是过剩的产品,老百姓享受不到,经济还处于崩溃状态。而我们有的是国家宏观调控下的一个市场经济体制,叫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个经验好多发展中国家都在考虑,也就是说,不能够简单地搞自由放任的市场经济,还必须有政府的宏观调控。

  第三,既搞活致富,又扶贫脱贫。一开始我们的扶贫是帮助农村的贫困人口、城市的低保人群,后来我们搞开发式扶贫,让贫困人口能够掌握技能,能够真正脱贫。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一个大工程:精准扶贫。几百万的工作队员进村入户登记入卡,摸清底数,解决贫困问题。最近,习近平总书记又提出来深度扶贫,用一些新的措施解决深度贫困人口的脱贫问题。我们已经宣布,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时候,按照现在标准的农村贫困人口都要脱贫,全国所有的贫困县都要摘帽,区域性贫困问题都要解决好。搞活致富和扶贫脱贫,是贯彻我们党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老百姓之间尽管还有差距,但不会造成两极分化、两极对抗的局面。联合国也肯定了中国为实现其千年减贫目标所做出的巨大贡献,这对发达国家也很有启发。

  第四,改革发展稳定有机统一。改革是动力,发展是目标。在改革中发展,同时也要稳定。我们清醒地知道,一个发展中国家矛盾很多,如果社会不稳定,乃至政局不稳定,所有的改革举措是落实不下去的,所有的发展目标都会泡汤。很多国家发展西方式的民主自由,社会不稳定,政局不稳定,所有的发展是空话,所有的改革是推进不了的。中国共产党把改革发展稳定结合起来,把改革的力度、发展的速度和人民群众可以承受的程度有机统一起来,这种经验举世无双。有些人对我们的维稳说三道四,根本不懂我们为什么能成功,根本不懂中国社会的特点。改革发展稳定有机统一,这是中国道路很大的亮点。

  第五,把选举民主和协商民主结合起来。我们的民主制度选择,不是搞西方的竞选制度,而是把选举民主和协商民主两种形式结合起来。老百姓可以通过行使选举权,选择自己中意的,能够领导致富的,有改革创新精神的,奉公守法、清正廉洁的领导干部。更重要的一点是,我们还有协商制度,不管谁当干部,在重大决策之前都要经过协商。我们的协商有政党协商,有人大协商,有政府协商,有政协协商,有人民团体协商,有基层社会协商,还有社会组织协商,整个民主体系跟西方是不一样的。习近平总书记说过,人民在投票时才被唤醒的民主是形式主义。我们的民主是投票的时候你投,投完之后继续参与民主。我们的重大决策都征求老百姓的意见,这一点是西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没有的。

  因此,中国道路、中国智慧、中国方案,对发展中国家的启发意义是相当大的。中国人所做的事情是写在两个历史上的,第一是写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上,第二是写在世界人民进步的历史上。我们要有这种气概,我们也能够有这种气概;我们有这样的追求,我们也能实现这样的追求。

  (作者:中央党校原副校长 李君如)

相关热词搜索:李君如观点

上一篇:汪亭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体制永葆活力的三大支撑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