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研究 > 论文 > 2016年—2020年 >
张永和:“和平发展权”是人类命运共同体成员的诉求

2017-03-14 14:08:36   来源:中国人权研究会   作者:张永和

\

中国人权研究会常务理事、西南政法大学人权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 张永和

  今天,人类已然形成了命运共同体,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命运都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任何一个国家的兴旺与衰落都与其它国家息息相关。在这样的世界格局中,权利的诉求也必然呈现具象的权利和整体权利的样态。为应对人类命运所面对的世界性挑战,“和平发展权”必然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全体成员的共同诉求。因为,在这个共同体中,每个成员都有对和平的期盼,都存在发展的空间和机会。

  不过,我们首先需要澄清的是“发展”与“发展权”,这是两个不同概念,过去我们往往将这两个概念混为一谈,“发展”是一个事物或现象动态的、积极的变化过程,“发展权”则是一种希望或已经获得的发展的权利。

  “和平权”与“发展权”是两个独立的、不同概念。“和平权”是指人们生活在不受外在不良因素影响,而所处的自在状态;“发展权”是指人们所获得的能够发展的机会。它们可能是一组相互依存的概念,也可能是一组完全相冲突的概念。在某种情况下,人们可以为实现“和平权”而放弃“发展权”,也可以为实现“发展权”而无视“和平权”。

  “和平发展权” (rights to peace-and-development) 是一个全新概念,是“和平权”与“发展权”的有机结合,绝不是二者的简单相加,是指发展对和平的依存和和平需要发展支撑的一种权利模式,没有“和平权”的“发展权”及没有“发展权”的“和平权”都不存在。从英文的翻译我们也应该看到,“rights to peace-and-development”是组合的一个新词,从英文的组合看,显然“和平权”与“发展权”相互不可偏废。在英文中,如果在“和平”与“发展”之间不用 “-”连接,仅仅简单翻译为“rights to peace and development”,其意义仍然可以理解为“和平权”与“发展权”。

  1.“和平发展权”的提出背景

  不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引发的地区局势动荡,大国对于外太空的军备竞赛与资源争夺,恐怖主义的国内与国际蔓延,以及国内贫富差距拉大所造成的社会矛盾的扩大,对人类发展权的进一步实现产生了阻碍,同时,和平权已经成为个体、国家和全人类的普遍诉求,也是人权保障的底线需要。

  发展的目标已不再是一国一地的繁荣,而是促进人类的一体与和平,人类的和平共处也是人类进一步发展繁荣的必须条件。在“和平”愈发成为人类发展与人权进一步实现的条件下,我应对发展权的价值目标、实施方式、实现条件等进一步注入和平的元素。

  2.“和平发展权”的价值目标

  2.1创建全球协同格局

  应以“协和万邦”、“和为贵”、“尚和合、求大同”的智慧贯通于和平发展的原则与实践,传递“孤举者难起 众行者易趋”的中国传统理念,实现“相生与共”、“生生不息”且尊重不同文化背景发展模式的协和状态。

  2.2实现全人类的和平共处与人权的充分保障

  “和平发展权”的目标不局限于一时、一地、一国的安宁与利益,而是实现惠及全人类的能够代际相传的且实现的终极权利。

  3.“和平发展权”的内涵、主体、应协调好的几对关系

  3.1“和平发展权”的内涵

  “和平发展权”不是单指某一具体权利,而是以实现全人类的和平共处与世界大同为根本归宿的“权利簇”。它不仅包括不受内外各种威胁的且得到他人尊重的自我发展的诉求,也包括发展产生的权利,即发展过程中产生的动态权利归属与利益分配。

  3.2“和平发展权”的主体

  “和平发展权”的主体是国家、集体和个人。

  3.3“和平发展权”应协调好的几对关系

  一是协调好国与国的关系。涉及跨境问题的国内治理问题不应威胁或潜在威胁他国的和平与安全。二是协调好国家与国际社会的关系。防止强调国家利益至上的国家自由主义牺牲整个国际社会的和平与安全。四是协调好国家与个人的关系。公民身份与世界公民身份的平衡,发展资源的供给者与发展成果的创造者之间的平衡。五是协调好中央与地方的关系。警惕地方主义、分离主义与恐怖主义的结合。

  4.“和平发展权”的实现方式

  4.1尊重发展

  尊重不同的国家和地区所选择的发展方式,尊重他国享有的不受威胁地进行自我发展的权利。

  4.2共享发展

  共享发展的内涵不仅是旧和平时期的“谋合作”、“求互利”、“创共赢”,也包括迈向新和平时期的“化分歧”、“共依存”、“同命运”。

  4.3协同发展

  经济之间的协作共进、文化之间的交流与共荣、环境保护的共同治理、科学技术的合作与共享、人道救助的协调统一等。

  4.4无差序发展

  体现平等原则的国际合作机制、合作框架;地区之间公共资源的均等化。

  5.“和平发展权”实现的条件

  5.1人类集体安全机制的升级

  “和平发展权”的话语倡导不能脱离战后各国一致确立的以联合国安理会为核心的人类集体安全机制。中国不仅要更为坚定地成为人类集体安全机制的支持者和维护者;也要成为集体安全机制改革的推动者和贡献者;通过继续增加自身资源投入份额和磋商对话,发挥在维和、阻止战争中更大的权限和能力。

  5.2公正合理的国际经济秩序

  不合理的国际分工和规则日益成为“南北差距”不断扩大和制造人类不和的源头。尊重、共存、兼爱的话语和规则,更好协调和整合动荡地区和存在冲突、争端的国家之间的和谐共处和共同发展,但前提是保障每个国家对于“和平发展权”的诉求。

  (张永和  中国人权研究会常务理事、西南政法大学人权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

  (本文系作者出席“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34次会议,中国人权研究会代表团与常驻日内瓦联合国代表团共同举办以“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全球人权治理的新路径”为主题的边会”上的发言。)

相关热词搜索:张永和学术论文

上一篇:张弩:中国宗教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与实践
下一篇:黄涛:共同体视角下的权利义务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