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研究 > 论文 > 2016年—2020年 >
周力:人类命运共同体话语下的人权促进与保障

2017-03-14 13:59:52   来源:中国人权研究会   作者:周力

\

西南政法大学人权研究院科研管理部部长 周力

  面对“一超多强”的世界政治格局的存在、全球经济发展的乏力、“数字鸿沟”程度的加深,价值观念与发展道路的交锋交流同步上升,安全威胁从传统领域向非传统领域扩散,并表现出跨国性、易转化性、主体不确定性和突发性等国际形势,有几点值得注意:

  第一,这些现象的本质,概括而言就是:世界各国在多样性基础上的相互关联出现了断裂或失去了平衡。

  第二,出现这些问题的原因,根本在于各主权国家在保持内在的自身独立性和应对外在的新风险上能力不足。

  第三,各主权国家间正在形成或将不可回避地形成一种全球连带关系。

  对此,需要强调两个基本立场和观点:

  具有多样性才能保持稳定性。这一原则不仅仅适用于自然界,更适用于人类社会,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34次常会的A/HRC/34/49号文件中,也能看到关于人权依赖于生物多样性的陈述。具有多样性的稳定能够形成动态稳定,失去多样性的单一性稳定只是静态稳定、刚性稳定,非常容易导致分崩离析。

  承认和尊重多样性,提升多样性中的关联性和整体性。“多样性”本身是一种自然均衡状态,是中性的,无所谓好坏优劣。但我们时常看到的却是,强势者或霸权者总试图将自身的价值观和评判标准强加于自身之外的存在,人为地制造弱势评价或转嫁风险,进而进行排挤或淘汰来消除多样性。

  中国经典表达中有“和而不同。”“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的说法,可看作是对以上两点的集中表达。现在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议,强调了对全球连带关系的重要性,要在保有各国多样性的基础上,加强各个国家之间的关联,从各国的内在治理能力和外在抗压能力两个方面来寻求共同利益和价值共识。

  我们已经看到了中东乱局造成的难民潮,并由此危及人权保障的境况;以及在东亚、拉美地区先后爆发过的金融危机,始于一个国家,并不断扩散,最终波及到整个地区,影响了公民在生存、就业、社会保障等方面的基本人权。这些都深刻反映出人类社会是一个在多样性基础上相互关联的共同体,不能从孤立的角度看待人权和人权保障。

  第一,人类命运共同体话语之下的人权概念,首先是一个综合性概念,涉及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环境、发展等领域;同时还是一个映射性概念,将前述各领域中所涉的利益、要求、资格、权能、自主选择等表达在人权话语之中,形成权利与事实的相互构建;更是一个整体性概念,把各种人权价值、不同类别的主体,以及各层次的基本权利都贯穿整合起来。这种人权的基本属性是权利性、道德性、普遍性、包容性。

  第二,人权保障主体之间存在连带性。对此,各主权国家应致力于一国内部的稳定与发展,并尊重其他国家的主权,维护一国外部的和平与安全,这要求尊重一国的社会制度和发展道路,尊重一国内的人权法治体系,维系人类社会在政治、经济、文化、发展水平方面的多样性。

  第三,应同时认识到人权价值的普遍性并不意味着人权保障标准的普遍性,应恪守人权的普遍性与具体国情相结合的原则,不断实施和增强外部合作机制,提升内部人权法治体系的层次性和针对性。

  人类命运共同体倡议是所有中国倡议的总理念。通过观察中国的近年来的实践经验可以看到这一理念是怎样指引促进与保障人权的。

  我们看到,中国始终积极地参与联合国普遍定期审议,以及各种联合国机制和区域性机制,并致力推动上海合作组织、亚太经合组织,通过二十国集团、金砖国家,以“南南合作”、“一带一路”倡议等推动发展中国家的互助合作。坚持从经济、发展、民族自决权的角度入手进行友好协商,通过设立机制、论坛等将各层次人权公约的原则、倡议加以实体化、机制化,不断寻求共同利益和共同价值的全球共识,这体现着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议。

  我们看到,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以来,让7亿多贫困人口摆脱了贫困,农村贫困人口减少到2015年的5575万人。在扶贫、减贫、脱贫的事业中,能够看到在指向维护基本生存权的同时,也注重保证公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等权利的行使。这是典型的以事项为导向的人权促进与保障方式,同时增进民主参与、民生水平,确保了人权的不可分割、相互依存、相互联系的整体性。

  我们还看到,中国也积极响应《维也纳宣言与行动纲领》的倡议,自2009年起连续发布了三期行动计划,前两期评估状况良好。行动计划针对公民政治权利及经济、社会、文化权利两类权利,特定群体权利,人权教育与研究,人权合作与交流,实施和评估几个方面提出具体指标,不仅也体现出兼顾民主与民生的人权促进与保障方式,还体现出全面推进中国人权事业发展的目标治理模式,再加上各个行业领域的主题性纲领文件、政策的推进,提升了人权法治保障的层次性,并更具可操作性和可评估性,彰显出务实的态度。

  凡此种种的事例,让我们感到人类命运共同体也是权利、义务和责任共同体,过去狭隘的民族或国家利益观突出了民族和国家利益的独立性,忽略了各民族和国家利益的相关性、连带性和整体性,导致了许多不良的后果。人类命运共同体话语下的人权促进与保障,不仅应强调权利,还更应强调义务和责任,强调国家主权尊严和个人价值尊严。 在追求本国利益时兼顾他国的合理关切,在谋求本国发展中促进各国共同发展,不是分担包袱,而是分担责任,是共享价值中的集体责任。

  我们也深知个人及人类社会具有脆弱性、多样性、稀缺性,这是全球和平、安全问题的根源。“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应当努力寻求公正、包容、安宁的外部环境。

  如果正义就是各安其位,各尽其责,那就是要在尊重各国主权和发展特点的前提下,倡议各国在国际社会中有所担当,不断推进发展,充分评估、考量各个国家的发展水平,倾听别人的声音,增进相互间的对话、交流和理解,不断地修正、协和,维护人类共同利益和共同价值。

  (周力  西南政法大学人权研究院科研管理部部长)

  (本文系作者出席“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34次会议,中国人权研究会代表团与常驻日内瓦联合国代表团共同举办以“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全球人权治理的新路径”为主题的边会”上的发言。)

相关热词搜索:周力学术论文

上一篇:朱颖:人类命运共同体下的多元人权观
下一篇:罗艳华:中国对全球人权治理的参与和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