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研究 > 文章 > 2016年—2020年 >
叶祝颐:户籍制度改革关键要让公民权利归位

2016-09-22 11:52:09   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   作者:叶祝颐

  近日,北京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正式出台。截至目前,全国31个省份均已出台各自的户改方案,且全部取消农业户口,标志着在我国存在半个多世纪的“城里人”和“乡下人”二元户籍制度退出历史舞台。(9月22日《山西日报》)

  全面建立城乡统一的户口登记制度。取消农业户口与非农业户口性质区分,统一登记为居民户口。这标志着“农业”和“非农业”二元户籍管理模式已经退出历史舞台。全面放开建制镇和小城市落户限制,有序放开中等城市落户限制,进一步淡化了城乡户籍观念,有利于推进城乡一体化建设。农民城市落户不退土地承包权和宅基地,更是闪耀人性化光辉,如是举措体现了人性化户籍改革思路。

  虽说全面放开户籍制度难度较大,户籍改革不会一蹴而就。但是在户籍制度中处于不利地位的民众对此充满期待。尽管积分制为部分人落户特大城市打开了一道门缝,但是能够具备这样落户条件的人凤毛麟角,大城市特别是特大城市的户籍门槛依然很高,户籍改革之路任重而道远。

  建立城乡统一的户口登记制度,只是在同一地域范围内消除城乡户籍差别,不同地域户口附加值差异较大。特别是特大城市与小城市的户口附加值差别明显。通俗地讲,统一登记居民户口,只是一张小范围通用的地方粮票。户籍改革关键要剥离户籍的附加福利,赋予不同户籍性质,不同地域人员平等权利。

  因为户口不同,公民权利并不平等。这不仅涉及城乡二元化体制,大中小城市、小城镇之间,贫困地区与发达地区之间,户口的附加功能差异明显。

  尽管全国统一的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关系接转制度已经建立,但是公民养老保险统筹部分尚不能全额跨省转移,社保流动依然比较困难。有的地区社保资金节余充足,不少地区社保入不敷出。由于异地就医结算制度尚未全面建立,居民看病跨地区报销并不容易。居民外地求学、就业、定居还存在一些制度瓶颈。社保、医保“一卡通”并未实现“全国通”。

  由于教育资源配置不均,外来人口不仅不能享受当地优质基础教育资源,也不能异地报名高考。虽说教育部出台了异地高考政策,但是考生录取率高的地区,根本不愿放开异地高考。在北京,外来工随迁子女即便具备了合法稳定住所、合法稳定职业、在京连续缴纳社保三个“已满6年”与“连续在京就读高中3年”等苛刻条件,也只能报考高职院校。

  大、小城市公共服务、公共资源分配两重天,住房保障没有份,社保医保不自由,教育不平等,买房买车被限制。公民安居乐业的基本要素都不具备,收紧特大城市落户政策,部分大城市关门享受好福利,谈何公共服务均等化?

  取消城乡二元制户籍结构,放开中小城市落户限制不难;难的是,改变户籍的福利功能,对不同地域的人平等赋权。如果把每个公民都纳入统一的权利保障视野,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公民在中小城市也能公平分享发展机会与社会资源,实现安居乐业,他们也不会如此神往大城市。

分享:

上一篇:李斌:筑牢民族复兴伟业的健康根基
下一篇:罗豪才:贯彻新理念推动新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