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研究 > 文章 > 2016年—2020年 >
段忠贤:社会扶贫亟须综合治理

2016-06-24 09:00:4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段忠贤

  贫困往往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光靠政府力量进行扶贫、减贫是不够的,还需要更多更广泛的社会力量参与其中。近年来,社会力量作为扶贫开发不可或缺的重要主体,对减贫事业作出了积极的贡献。为了广泛动员社会力量参与扶贫开发,国务院专门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动员社会各方面力量参与扶贫开发的意见》(国办发[2014]58号)。随着精准扶贫攻坚战略的推进,特别是社会扶贫体制机制的健全,社会力量参与扶贫开发的广度和深度明显提高,其积极有益的作用日益凸显。从目前社会扶贫的实际效果看,尽管对扶贫事业的贡献和作用明显,但在参与效度上尚未形成合力,帮扶质量和水平有待提升,各种帮扶资源有待进一步整合。总的来看,社会扶贫存在着突出的“碎片化”现象,包括政策分散、管理分散、资金分散、项目分散、队伍分散、对象分散、宣传分散等,亟须采取有效措施加以综合治理。

  构建社会扶贫的政策协调机制

  从社会力量参与扶贫的政策制定和执行主体来看,不仅包括各级地方政府职能部门,还包括各级工商联、工会、妇联、残联、共青团等。大多政策不尽由同一部门负责,有的政策是由单一的部门负责,有的则是由多个部门负责。若缺乏有效的政策协调机制,部门间政策可能会存在一定的冲突,政策执行分割现象也将越来越严重,势必导致社会扶贫政策执行不力,进而带来扶贫过程中推诿扯皮、争功抢功、政策效果抵消或削弱等问题。

  因此,解决社会力量参与扶贫开发政策的“碎片化”问题,必须从政策协调机制入手,促进不同部门、不同类别的社会扶贫政策协调配合。一方面,要建立社会扶贫管理部门间的协作分工机制,严格界定不同部门在社会扶贫工作中的主体责任,明确不同部门在社会扶贫管理工作中所扮演的角色,积极推动社会扶贫管理工作跨部门合作规范化、制度化和常态化,保障社会各方面力量参与精准扶贫的各类政策协调、有序执行。另一方面,要建立社会扶贫政策评估制度,针对一些相互抵触、重叠、不适应新形势下精准扶贫工作的政策加以修改和完善,同时对政策目标、政策内容、政策作用对象一致的政策加以整合,不断发挥社会扶贫政策的最大效用。

  建立社会扶贫的协同联动机制

  由于负责动员社会力量参与扶贫的部门和单位缺乏协调与合作,导致各类扶贫资金、扶贫项目、扶贫队伍、扶贫对象比较分散,尚未形成真正的社会扶贫合力。同时,因缺乏对社会扶贫资源整合和布局的顶层设计,经常在一些边远贫困农村地区出现社会扶贫的“真空地带”,社会扶贫资源也没有得到合理的安排和高效的使用。

  要避免社会扶贫资源投入的分散、重叠、遗漏等问题,需要建立社会各方面力量参与扶贫的联动机制,充分发挥社会各方面力量的作用,全面提升社会扶贫的效果,推进社会扶贫资源供给与扶贫需求的无缝对接。从可行性和可操作性来说,应该在乡(镇)层面成立承接社会力量参与扶贫的协同组织机构,所有参与扶贫的社会各方面力量和资源须通过该机构统一安排、调配和使用,形成“政府引导、社会广泛参与”的社会扶贫格局。为了保障承接社会扶贫的机构工作有效运行,还应成立包括各类市场主体、社会组织和社会各界的社会扶贫协同联动工作小组,负责解决社会各方面力量参与扶贫中出现的问题,确保各类社会扶贫资源的有序、有效衔接。

  建设社会扶贫的信息管理系统

  社会扶贫管理服务工作除了要解决“钱从哪里来”的问题外,还应该重视“钱花到哪里去了”的问题,否则类似“媒体追问贵州毕节1.7亿元留守儿童专项资金花哪了”的新闻会屡屡出现。此外,各种分散的社会扶贫资源也需要整合和管理,特别是未来大数据时代对信息资源管理的要求,有必要加快建设社会力量参与扶贫的信息管理系统。

  一方面,要逐步建立社会参与扶贫的信息服务网络,不断创新社会扶贫管理工作方法,让社会各方面力量都能够及时、准确、动态地了解和掌握扶贫需求内容、需求强度、需求的优先秩序,不断提升社会扶贫的工作效率,实现社会扶贫管理服务的科学化、标准化和精细化。另一方面,要积极构建面向社会公开的社会扶贫资源使用信息管理系统,随时动态监管各种扶贫资源的流动和去向,彻底解决社会扶贫资源使用的信息不对称问题。当然,建成的社会扶贫信息管理系统应该是一个开放式、综合型、共享性的信息管理服务平台,不仅能够对各类社会扶贫资源供给和扶贫需求信息进行有效的动态管理,还能促进社会扶贫管理服务工作的公开和透明,推动实现贫困治理现代化。

  制定社会扶贫的动态评估制度

  在社会扶贫资源有限的条件下,只有通过开展科学的评估,才能正确地决定某项社会扶贫项目是否应该介入、已实施的社会扶贫项目是否应该继续还是退出,才能有效解决社会扶贫的“碎片化”问题,使社会扶贫效益发挥到极致。目前,究竟社会扶贫的参与渠道是否通畅、参与程度是否够深够广、参与效度如何?均缺乏全面系统的评估。此外,时有发生的假扶贫、做形式、走过场的社会扶贫丑闻或造假事件,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也很少有相关准确的回应。

  针对上述问题,迫切需要制定社会扶贫的动态评估制度。首先,应在省、地市、县市层面成立包括工商联、工会、妇联、残联、共青团等社会群体参与的社会扶贫评估领导小组,负责统筹部署各类社会扶贫的评估工作,为全面开展社会扶贫评估工作提供组织保障。其次,研究制定《社会各方面力量参与扶贫开发评估实施办法》,对社会扶贫的评估原则、评估主体、评估内容、评估程序、评估方法、评估结果运用等事项作出明确的规定,为全面推行社会扶贫动态评估提供政策支持。

  加强社会参与扶贫的宣传工作

  当前,社会各方面力量参与扶贫的规模依然不够、参与程度仍然不够充分,很多连片特困地区贫困农村的社会力量帮扶十分薄弱,“政府热、社会弱、市场冷”的尴尬局面亟须扭转。究其原因,主要是社会扶贫宣传工作不到位、宣传资源分散、宣传人员不足。

  动员更为广泛的社会各方面力量参与到扶贫的伟大事业中去,需要充分认识社会力量参与扶贫的重要意义,坚持不懈地抓好抓牢社会扶贫的宣传工作。特别是要加强宣传工作思路和宣传方式创新,充分借助和用好各种宣传媒体,整合各类宣传资源,组织一支精干高效的社会扶贫宣传工作队伍,深入广泛地开展社会扶贫宣传,让社会扶贫事业深入人心、家喻户晓,积极营造良好的社会扶贫氛围。尤其是要抓好对具有帮扶能力和帮扶意愿的市场主体、社会组织和社会各界的动员宣传工作,让他们懂得参与扶贫事业的社会责任,让他们了解参与扶贫的方式和渠道,努力打造“人人知扶贫、人人愿扶贫、人人为扶贫”的社会扶贫大格局。

  (作者:贵州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段忠贤)

分享:

上一篇:王金胜:绿水青山要成为金山银山
下一篇:支振锋:法治保障搜索服务不偏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