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研究 > 文章 > 2016年—2020年 >
雨山:漫话“教权”

2016-06-01 10:18:21   来源:中国民族报   

  魏则西不幸去世之后,“莆田系”违规承包医院科室成为众矢之的。但“阴差阳错”,中国的佛教寺院也被“躺枪”——“莆田系承包90%寺院”的谣言一时间被广泛传播。加之今年年初以来的“济南假僧卖汽车事件”、“北京望京SOHO大批美女扮唐僧事件”、“史上颜值最高佛头装美酒事件”,最终引起佛教界、学术界的部分人士联名“抵制毁谤佛教恶性言论”。

  汉传佛教菩萨乘经律《梵网菩萨戒》《瑜伽菩萨戒》提到:如果受戒的出家人遇到毁谤佛、法、僧“三宝”而不进行辩驳,是违反根本戒律的。《法华经安乐行义》卷一更是强调:如果不维护真理,“不治恶人”,死后将会下地狱:“若有菩萨行世俗忍,不治恶人,令其长恶败坏正法,此菩萨即是恶魔……其人命终与诸恶人俱堕地狱。”因此说,佛教界人士出面维护佛教的声誉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这次联名“抵制毁谤佛教恶性言论”比较引人注目的地方是有部分社会人士参与。那么,佛教徒之外的社会人士是不是应该、或者说是不是可以参与“抵制毁谤佛教恶性言论”呢?

  这次抵制声明中有一个口号是“积累经验,顺应时代,外护教权,内正本源”。那么,什么是“外护教权”,在我们国家应该怎样理解“教权”?“教权”这个词是舶来品,原本是指教会的权力。在中世纪的欧洲,教权是与王权相对的一个概念,当宗教权力极端膨胀的时候,出现了“教权主义”,即认为一切权力都来自于神,教权高于王权,主张由教会统治政治和文化生活。这种“教权主义”或者说教权至上主义,在文艺复兴之后逐渐被人们抛弃。现在,世界上主流的基督宗教派别都认可《圣经》上耶稣的话语: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即世俗上的事务要有世俗政府来主导。在我们国家更是这样。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指出的:“必须坚持政教分离,坚持宗教不得干预行政、司法、教育等国家职能实施,坚持政府依法对涉及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宗教事务进行管理。”

  近现代以来所说的“教权”,主要是指宗教团体和宗教信仰者的各项权益。2015年,李克强总理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作政府工作报告时强调:“我们要全面贯彻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促进宗教关系和谐,维护宗教界合法权益,发挥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积极作用。”此后一年多以来,为保护宗教界的合法权益,新政策、新管理方法连续出台:为保障宗教活动场所和教职人员的各项权益不受侵扰,国家宗教事务局陆续公布了佛教、道教活动场所信息公告,并建设宗教工作基础数据库,开放公众查询平台,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宗教活动场所主要教职任职备案专项工作,推动了宗教活动场所主要教职人员管理的规范化建设;还启动了佛教、道教活动场所悬挂统一“标识牌”,发布《关于开展整治违法违规设立功德箱等借教敛财问题专项工作的通知》,在全国部署开展专项整治工作,方便社会公众查询和监督。

  我国宪法保障公民宗教信仰自由。2004年颁布实施的《宗教事务条例》明文规定:“国家依法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维护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所和信教公民的合法权益”;“以宗教活动场所为主要游览内容的风景名胜区,其所在地的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协调、处理宗教活动场所与园林、文物、旅游等方面的利益关系,维护宗教活动场所的合法权益”;“侵犯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所和信教公民合法权益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因此说,我国的法律法规是保护“教权”的,这个教权主要是指公民信仰自由的权益,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所正常的宗教活动不受干扰的权益。如果是维护这个“教权”,不论是宗教界人士还是世俗人士,都是可以积极参与的。

分享:

上一篇:王毅:携手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
下一篇:张彦通:坚持引导管理服务 促进新疆宗教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