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研究 > 文章 > 2016年—2020年 >
施鹏鹏:人民陪审员制度实质化 改革的积极实践

2016-05-26 10:40:46   来源:人民法院报   作者:施鹏鹏

  2015年5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与司法部联合印发了《人民陪审员制度改革试点方案》以及《人民陪审员制度改革试点工作实施办法》,授权10个省50家试点法院探索人民陪审员制度改革的有效路径。福建省晋江市人民法院亦在改革试点之列。在近一年的时间内,晋江法院以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实质化改革为目标,全面贯彻立法意图,务实推进改革举措,取得了相当的成效。晋江法院的改革尝试,深刻地解读了时下人民陪审员制度实质化改革的理念与制度。

  一、人民陪审员制度实质化改革的理念

  在进行实质化改革前,必须首先明确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基本理念,尤其是功能定位及运行机理。依拙见,人民陪审员制度蕴含着三大核心理念:首先,人民陪审员制度是人民参与行使主权的重要方式,也是反对司法专权、保障公民自由的重要机制。正如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所指出的,“通过改革不断完善人民陪审员制度,有利于扩大司法领域的人民民主,切实保障人民群众对审判工作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更好地体现人民当家作主。”其次,人民陪审员制度是有效的真相发现机制,可强化司法判决的社会抗压性。人民陪审员由普通公民担任,可矫正职业法官因长期执业惯性所形成的偏颇和执拗。在审判中,陪审员往往凭借自己的社会经验和一般理性,能够比较恰当地判断证言的真假、证据的真伪以及事实的真相等。这是因为任何公民在日常生活中都会经常进行类似的判断。同时,陪审员来自社会各个阶层。丰富的社会阅历和相对开阔的视野往往使他们深谙社会规则的运行之道,不易受到当事人、证人或律师的诱导,也不易执著于僵化的固定思维;最后,人民陪审员制度还可实现裁判权的主体回归,催化庭审结构的改革以及确立现代庭审原则,是确立“审判中心”的重要突破口。陪审员通过“证据自由评价实现从客观确信至判决责任伦理的跨越”。

  晋江法院在此次人民陪审员制度改革中便充分意识到改革应符合司法规律、注重实质实效。历经近一年的实践,人民陪审员的随机性、积极性均得到大幅度提升,基本解决了“驻庭陪审”“常年不审”等以往的制度痼疾。

  二、人民陪审员制度实质化改革的实践

  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实质化改革涉及人民陪审员的选任条件、遴选程序、适用范围、职权配置、履职保障等方方面面,可谓内容纷繁复杂,任务极为繁重。如何化繁为简、举重若轻,构建一套既具操作性,又可全面贯彻立法意图的实践方法,这是摆在各试点单位面前的显命题。晋江市人民法院在这一领域进行了扎实的探索,值得作一观察评论:

  其一,“三个随机”得以深入贯彻。改革前,人民陪审员选任方式主要是单位推荐、自主报名,导致陪审员队伍地方干部偏多、群众偏少,且存在“驻庭陪审”“常设陪审”的现象。此次,晋江法院遵循最高人民法院改革试点方案中所规定的“三个随机”原则,制定了《人民陪审员制度改革试点工作方案》《人民陪审员选任办法》,强调选任方式的多元性、随机性,以此保障选任的陪审员的代表性、广泛性、均衡性。为了保障遴选的随机性和公正性,法院甚至组织人大代表、新闻媒体、司法局、公安机关等单位到现场进行监督配合。晋江法院通过这一举措,大大增加了符合条件的成年公民成为人民陪审员的几率,有利于强化人民陪审员的广泛性和代表性,更集中地通达民情,反映民意,凝聚民智,促进提高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公信度。

  其二,陪审员主导事实认定。对于实行参审制的国家而言,合议庭的人员组成直接关系到法官和参审员的力量对比,是评价一国参审制民主化程度的重要指标。晋江法院对涉及群众利益、社会公共利益、人民群众广泛关注等重大案件,采用了“大陪审”模式,即刑事案件由2名人民陪审员,民事、行政案件由4名(含)以上人民陪审员与法官共同组成合议庭。此举意在大幅提升陪审员在合议庭中的比例,将案件事实认定的主导权交与陪审员,提升案件裁决的社会认同度。

  其三,履职保障全面务实。人民陪审员的履职保障机制十分重要和必要,是人民陪审员制度可顺利运行的重要配套机制,甚至可直接影响改革的成效。身处发达地区,晋江法院十分重视落实对陪审员的履职保障。对于人民陪审员因参加培训或者审判活动,被其所在单位解雇、减少工资或薪酬待遇的,晋江法院向其所在单位或者其所在单位的上级主管部门提出纠正意见,为人民陪审员履职解决后顾之忧。“礼生于有而废于无”,有保障,方有动力,也才谈得上职业尊荣。

  当然,改革还存在一定的困难,也有试错的空间。但“众少成多,积小致钜”,人民陪审员制度的点滴进步,虽是司法改革的一小步,但终究可能成为未来法治中国建成的基石。古谚云,“善始者实繁,克终者盖寡”,这大概是对晋江法院院长李小兴所言之“办法总比困难多”的最佳脚注。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施鹏鹏)

相关热词搜索:人民陪审员 实质 制度

上一篇:夏敏:公民参与司法 的社会治理效应
下一篇:田夫:中国独立行使审判权制度的历史考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