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研究 > 文章 > 2016年—2020年 >
李传柱:美国价值观并不是“普世价值观”

2016-05-04 09:20:18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李传柱

  正确认识美国等西方国家所宣传的价值观,对于新形势下做好意识形态工作和新闻舆论宣传工作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美国宣传的价值观根本不是什么“普世价值观”。美国的学者常常说,美国大学实行的通识教育能够培养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反思批判能力、理性判断能力,等等,给人的感觉是西方那套价值观是最客观、最公正的,是全世界都适合的“普世价值”。其实,美国高校的价值观教育是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本质上是为维护资本主义制度服务的。西方高校所宣扬的价值观,其实质就是资本主义自由、民主、人权、博爱等价值观在高校意识形态中的反映。这种价值观,是以个人主义为核心的,贯穿于美国高校价值观教育的全过程。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后,个人主义价值观的局限性和面临的困境表现得更加明显。西方有识之士认为,金融危机背后的价值根源就是个人主义。所以,不要为西方价值观光鲜的外表所迷惑,要揭露其实质,旗帜鲜明地加以反对和批驳。

  美国宣传的价值观更是矛盾百出的价值观。美国高校宣扬的价值观,说得都好听,然而与社会现实之间反差巨大。比如,强调公民个人自由权,但是枪击事件层出不穷,无数无辜的人命丧枪口。个人自由的背后,实质是军火商销售枪支的自由。2016年1月4日,白宫发言人指出,过去10年就有超过10万美国人死于枪支暴力,更有数百万人成为袭击、抢劫和其他涉枪犯罪的受害者。枪械泛滥导致美国天天“上演”好莱坞大片,悲剧一个接一个,公民人身安全得不到保证,更不要奢谈政治权利和其他权利了。再比如,美国学者常常说,所有的文化都是平等的,文化没有高低之分,他们所培养的学生一定要具备对多元文化的理解和沟通能力。事实上,美国国内存在严重的种族歧视,警察执法中尤其对黑人过度使用暴力。这些都充分暴露了美国价值观的虚伪性和欺骗性。

  在美国价值观的影响下,政府决策效率让人难以恭维。在政治生活领域,主张个性自由的价值观过于崇拜自己追求利益的正当性甚至唯一性,把国家看作是一种不可避免的恶而尽可能限制政府权力,尽可能减少政府干预。但同时,受到多重制约的政府越来越监管乏力、效率低下。例如,在旧金山, 1989年大地震中受损不能再用的旧金山海湾大桥东段,因为各方意见达不成一致,在等候了24年后,直到2013年9月才建成通车。又如美国的高铁建设,大多数国民和有识之士赞成美国大力发展高铁,可高铁资金需求庞大、工期又长,需要联邦政府全盘计划、协调资金,需要各州积极参与。奥巴马上任伊始就提出雄心勃勃的高铁计划,可多年过去仍未实现。究其原因,“一切都是因为政治”。

  但是,美国等西方国家十分重视自己的价值观教育。美国高校把美国的历史、政治、文化等列为大学生的必修课,美国的文化产品也渗透着美国的价值观。在美国,处处可见飘扬着的星条旗,时时能看到与美国历史有关的纪念馆、纪念碑、纪念人物雕像等,让人感到美国价值观的无处不在。各类博物馆、纪念馆不仅免票,而且政府根据参观人数的多少给予不同程度的支持,鼓励更多的人前去参观。这样,年复一年,久而久之,美国价值观和美国精神就深深刻印在美国人的头脑中,外化在他们的行为上。由此观之,我们不仅要大力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而且要使核心价值观的影响像空气一样无所不在、无时不有,达到“百姓日用而不知”的程度。

  (作者单位:求是杂志社)

相关热词搜索:价值观 美国

上一篇:徐显明: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民主?
下一篇:王延中:深化社会保障与公共服务制度改革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