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研究 > 文章 > 2016年—2020年 >
肖巍:体面劳动与劳动者能力建设

2016-05-03 10:25:05   来源:文汇报   作者:肖巍

  核心观点

  当代中国,依靠辛勤劳动、诚实劳动、创造性劳动是实现我们的奋斗目标,开创美好未来的基本条件。中央强调,要坚持社会公平正义,排除阻碍劳动者参与发展、分享发展成果的障碍,努力让劳动者实现体面劳动、全面发展。让劳动者共同享有人生出彩、梦想成真、同祖国和时代一起成长与进步的机会,都要建立在劳动者自身能力不断强大的基础上

  从劳动到体面劳动

  “五一”国际劳动节虽过,劳动却是人类永恒的话题。

  劳动,本来指体力劳动。“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 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貆兮?”明显就是从事农耕狩猎的劳动。在西方,古希腊人也把劳动看作为生存计人们不得不从事的劳作。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则比较重视制作和工艺等高技能的劳动。到了近代,主张世俗化的新教鼓励勤劳致富的敬业劳动,亚当·斯密把劳动看作是对安逸、自由和幸福的牺牲,大卫·李嘉图认为一般劳动是财富的真正乃至唯一的源泉,劳动被纳入古典经济学的范畴。而到了黑格尔那里,劳动作为精神领域的抽象劳动,是人的自我意识外在化、物化和对象化的表现。

  当代中国,依靠辛勤劳动、诚实劳动、创造性劳动是实现我们的奋斗目标,开创美好未来的基本条件。中央强调,要坚持社会公平正义,排除阻碍劳动者参与发展、分享发展成果的障碍,努力让劳动者实现体面劳动、全面发展。“体面劳动”(Decent Work) 这个概念,是国际劳工组织 (ILO) 上世纪末提出的。为了实现这个目标,ILO还提出了就业、权利、保护、对话四大战略。体面劳动被认为是一种将冲突转变为对话与共识的社会稳定机制,也是一个重要的全球性政治目标。ILO会同各国对应机构制定了“体面劳动国别计划”(DWCP),解决“体面劳动赤字”问题,这些“赤字”主要表现为:失业和不充分就业、工作岗位的质量和生产力低下、工作不安全、收入无保障,正当权利被剥夺以及性别不平等。推动体面劳动的发展已成为中国和世界协调劳动关系的重要共识。最近,ILO进一步将体面劳动确认为落实联合国 《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 的关键。

  重要的是劳动者能力建设

  劳动是基本人权。劳动就是人的生产活动、实践活动,是属于人的“类本质”的东西。只有通过劳动才能实现价值,获得满足,这是只有人类才拥有的权利。良好的劳动习惯、积极的劳动态度,理所应当被确认为劳动 (工作) 的权利实现之必须。劳动创造生活。“生活靠劳动创造,人生也靠劳动创造。”权利与义务、与责任是联系在一起的,有劳动能力不劳动就不能享受福利。所以我们讲幸福生活要建立在劳动果实的基础上,激励人们勤奋学习、自觉劳动、勇于创造。劳动提高本领。就业都面临结构性问题,这就提出了具备什么本领才能够应对全球化条件下的竞争问题。事实上,基本的生活生产劳动技能、初步的职业意识、创新创业意识和动手实践的能力正是我们要切实改进的劳动教育内容。劳动带来愉悦。人生真正的成就感都是通过辛勤劳动获得的,这就是“劳动最光荣、劳动最崇高、劳动最伟大、劳动最美丽”的价值观、审美观,是以劳树德、以劳增智、以劳强体、以劳育美,提高受教育者综合素质的“王道”。

  相对于物资资源的开发投入,我们在人力资源方面的开发投入还相当落后。技术进步、结构调整和发展转型,使得这块“短板”愈加明显。《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明确了发展职业教育“是缓解劳动力供求结构矛盾的关键环节”,要促使职业教育规模、专业设置与经济社会发展需求相适应的思路。让劳动者共同享有人生出彩、梦想成真、同祖国和时代一起成长与进步的机会,都要建立在劳动者自身能力不断强大的基础上。

  关注全球化条件下的劳动关系

  创造就业机会是体面劳动的前提。值得注意的是,近年各国就业形势出现了某些新变化。

  ———劳动力市场日益灵活乃大势所趋。人们注意到,新的就业形势对劳动形态和劳动者利益产生了复杂影响,包括:弹性工作、分享经济淡化了周工作时间概念;劳动契约关系越来越弱化;多样化的就业形式使得工资个性化;还有劳动保护法规等等往往跟不上趟。

  ———提高就业能力、就业效率是关键。灵活性可以产生积极的就业效果,政府还应通过劳动力市场政策,为失业者提供职业技能培训,求职帮助和就业服务、就业和工资补贴等公共项目,帮助劳动者提高自身本领。针对结构性失业,ILO认为抵抗失业、不充分就业、贫困以及劳动排斥的核心手段,主要是提供更好的教育和培训,以确保劳动者具有较高的技能;利用社会保障机制,或提供失业津贴,或通过(全部或部分)免除雇主为其支付的社会保险款,由国家来承担这些费用。

  ———通过福利体制改革增进安全感。福利体制改革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推出职业友好(Work-Friendly)的社会政策,鼓励人们寻找工作机会,而不是安享福利。现在各国的劳动力市场政策和福利体制都在进行改革,基本导向是增强劳动力市场的灵活性,放松用工方面的管制;同时,削减以往比较慷慨的福利补贴,将社保开支更多地转向积极的劳动力市场。

  中国劳动关系正处于新老问题交织期,老问题是计划经济痕迹尚未完全消除,新问题是劳动力市场结构性矛盾越来越尖锐。伴随着劳动关系多元化、复杂化,如何有效提升劳动者应对挑战和风险的能力,增强劳动就业的灵活性、安全性和积极性,迫切需要一个适合中国国情的劳动力市场政策。

  (作者:肖巍 复旦大学社会科学基础部教授)

分享:

上一篇:郑瑞平:法治视野下信访制度改革进路探析
下一篇:马勇霞: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监督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