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研究 > 文章 > 2016年—2020年 >
周培清 高文俭:看看西方法治的种种病象

2016-04-19 09:33:06   来源:《求是》   作者:周培清 高文俭

  核心要点:

  ■ 西方法治的根本目的是维护资产阶级的利益和统治,因而在立法上突出议会民主,确保在议会中占居多数席位的党派利益实现,而忽视底层民众诉求、缺少民意基础的现象普遍存在。

  ■ 西方国家存在严重的司法不公问题。在自由的幌子下,政府调节经济的目标从使大多数人受益转向使大企业和富人受益,垄断问题更趋严重。司法不公成为造成西方世界贫富两极分化的重要原因。

  ■ 西方国家一些特殊机构知法犯法的现象严重存在。西方国家一些组织在对本国许多法律的运用上,是以利益为轴心“旋转”的。只要是对他们有利的事情,即使违法犯法也在所不顾。

  ■ 西方国家无视其他主权国家的法律,横加干预其内政。西方国家漠视甚至无视其他主权国家的法律尊严,热衷于干预他国内政,导致许多国家动荡不安。

  ■ 西方国家利用全球贫富两极分化导致的矛盾问题,进行金融攻击,制造“颜色革命”、地缘政治危机,挑起领土争端,民族、宗教以及教派冲突等来转嫁危机和矛盾,以实现种种霸权企图。一些人谈到法治,往往会流露出对西方法治的向往和崇拜,认为西方社会是真正的法治社会,西方文明是完美的法治文明。事实上,西方法治在发展中始终与病患相伴,直到今天也还有种种病象存在。

  病象之一:西方国家一些法律罔顾民众诉求,缺少民意基础。西方法治的根本目的是维护资产阶级的利益和统治,因而在立法上突出议会民主,确保在议会中占居多数席位的党派利益实现,而忽视底层民众诉求、缺少民意基础的现象普遍存在。日本实施的《特定秘密保护法》,是西方国家立法有违国民意愿的一个例证。2013年12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利用其领导的自民党在国会中所占据的优势地位,无视主流民意反对,强行表决通过了《特定秘密保护法》。该法自2014年12月颁布实施以后,处于严格的保密状态下,还制定了严格的泄密惩罚措施:公务员泄密最高将被处以10年刑期,媒体或民众探听秘密将最高获刑5年。无独有偶,在近7成日本民众和民主党、维新党、共产党等在野党的强烈反对声中,安倍政府一意孤行,在众议院全体会议上表决通过了新安保法案,并提交参议院;随后,自民党等执政党凭借在参议院的议席优势,强行表决通过了新安保法案。这充分暴露了日本一些法律罔顾民众诉求、严重违反民意的弊病。

  病象之二:西方国家存在严重的司法不公问题。西方国家一贯标榜自己的司法是最公正的,但实际上并非如此。近年来美国发生的因种族歧视引发的城市骚乱事件,就是对西方司法公正的有力反证。2014年,美国接连发生3起白人警察粗暴执法致死黑人的事件,然而致死黑人的白人警察居然无一例外被大陪审团裁决无罪。这一连串的不公正裁定具有明显的种族偏见,因而引发了大规模游行示威活动。据美国联邦政府数据显示,从2010年到2012年,美国共有1217人死于警察枪下;15岁到19岁的年轻人中,黑人每百万人有31.7人被警察打死,而白人仅为1.47人。人们不禁要问,既然在白人警察作为被告时适用“疑罪从无”,为何对黑人执法时却是“有罪推定”呢?在经济方面,西方鼓噪的新自由主义不仅为垄断企业的垄断地位辩护,也使得反垄断法案实施力度不断弱化,在自由的幌子下,政府调节经济的目标从使大多数人受益转向使大企业和富人受益,垄断问题更趋严重。司法不公成为造成西方世界贫富两极分化的重要原因。

  病象之三:西方国家一些特殊机构知法犯法的现象严重存在。西方国家一些组织在对本国许多法律的运用上,是以利益为轴心“旋转”的。只要是对他们有利的事情,即使违法犯法也在所不顾。“棱镜门事件”就很能说明这一问题。棱镜计划是美国国家安全局自2007年起开始实施的电子监听绝密计划。多年来,美国国家安全局和联邦调查局通过进入微软、谷歌、苹果、雅虎等九大网络巨头的服务器,监控包括美国公民在内的各国公民的电子邮件、聊天记录、视频及照片等秘密资料,甚至连个别外国元首也不放过。前中情局职员爱德华·斯诺登通过英国《卫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将美国棱镜计划曝光,引起世界一片哗然。据斯诺登爆料,美英间谍“黑入”全球最大的手机SIM卡生产商,从而可以毫无障碍地监控全球数十亿部手机,巴西总统罗塞夫因此指责美国国安局违反国际法。事件发生后,美国政府不是依法处理有关人和事,而是把精力用于抓捕引渡斯诺登上,充分暴露了其法治虚伪的一面。

  病象之四:西方国家无视其他主权国家的法律,横加干预其内政。西方国家漠视甚至无视其他主权国家的法律尊严,热衷于干预他国内政,导致许多国家动荡不安。美国总统奥巴马在西点军校发表讲话表示,“我的底线是:美国必须一如既往在世界舞台上发挥领导作用”,“美国永远不需要征求别人的许可”,“我对美国例外论深信不疑”。近年来美国制造的所谓“阿拉伯之春”,就是这方面的突出例证。据阿赫迈德·本萨达所著的《阿拉伯革命背后隐藏的一面》一书披露,美国非暴力战略及行动实用手段中心设计了“阿拉伯之春”革命方案,通过一些专事“输出民主”的美国“全国民主基金会”、“全国国际事务民主研究会”等非政府组织和基金会,拉上部分欧洲和海湾国家,导演了这场以“民主”和“经济”为主题的反政府非暴力运动,使之波及突尼斯、埃及、利比亚、也门、叙利亚等国,致使多国领导人先后下台,进而导致这些国家动荡不安甚至爆发内战,生灵涂炭,民不聊生。2013年底爆发的乌克兰危机,背后也有美国的影子。美国还借反恐之名支持叙利亚反对派武装,明火执仗干涉叙利亚内政,致使恐怖组织势力坐大。时任伊朗国防部副部长的卡兰塔里在第六届香山论坛上批评道:“美国的霸权是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滋生与扩张的主要因素,美国在暗中支持恐怖主义,并与反政府政权勾结,发动廉价的代理战争,以保障自己的利益。”

  病象之五:西方某些国家推行霸权主义,粗暴践踏国际法。肆意践踏国际法是西方大国的一贯做法。从1945年到2008年的60多年间,美国对外至少发动了30余场较大规模的战争,包括对朝鲜、越南、柬埔寨、老挝、格林纳达、巴拿马、伊拉克、索马里、波黑、科索沃、阿富汗、利比亚、叙利亚等发动的战争,平均两年一场。2003年3月,美英两国以伊拉克境内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暗中支持恐怖分子为由,绕开联合国安理会,悍然发动对伊拉克的侵略战争,推翻萨达姆政权并把萨达姆送上绞刑架。然而具有极大讽刺意味的是,直到2010年8月美军撤出伊拉克为止的7年多,美国在伊境内没有找到一件所谓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2014年3月,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约翰·布伦南在给美国参议员卡尔·莱文的信中指出:当时美国一线特工有证据显示,小布什政府在入侵伊拉克之前给萨达姆扣上的支持恐怖主义的罪名是莫须有的,是有意“误导”美国出兵伊拉克。2015年10月,英国前首相布莱尔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访谈时,首次承认发动伊拉克战争“我们的情报出现了错误,我对此表示歉意”,并间接承认对恐怖组织的崛起负有责任。再比如,2011年3月,美、英、法等西方国家以维护联合国通过的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的决议为借口,在未经联合国授权和在利方已宣布停止所有军事行动以及承诺进行全面的政治和经济改革的情况下,对利比亚进行军事打击,造成大量人员伤亡,这些行为都严重违反了有关的国际法准则。西方国家利用全球贫富两极分化导致的矛盾问题,进行金融攻击,制造“颜色革命”、地缘政治危机,挑起领土争端,民族、宗教以及教派冲突等来转嫁危机和矛盾,以实现种种霸权企图。这些行为,无一不是对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和国际法的严重违反。

  西方法治的种种病象,从根本上说,是资本主义政治制度的局限性所致。资本主义政治制度是为资产阶级政党政治服务的,是为资产阶级利益服务的,这就决定了其立法、司法、执法尽管罩上了“民主”、“公平”、“公正”的外衣,但本质上必然维护资产阶级的根本利益,而罔顾本国和世界绝大多数人民的利益,这是导致西方法治种种弊端的真正病根。

  (作者:军事科学院军队政治工作研究中心 周培清 高文俭)

上一篇:王延中 龙玉其:发挥好社会保障收入再分配作用
下一篇:杨光斌:让民主集中制优势进一步展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