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人权研究会 > 《人权》杂志 > 最新一期 >
欧盟抗疫、国际发展与人类命运共同体

2021-12-09 16:45:02   来源:《人权》2021年第4期   作者:[意]卡尔罗•卡普里亚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内容提要:疫情持续至今给全球带来的挑战超乎人们的想象。全球化进程把疫情中的国际合作摆在了重要的位置,我们须要从国际合作着手,思考如何通过合作应对疫情的全面挑战。欧盟于2020年4月8日发起了“欧洲团队”(Team Europa)以倡议履行人道主义责任。除了环境与卫生问题,未来的国际合作需要更多关注弱势群体,还应包括世界范围内极端贫困的群体、被边缘化的弱势群体、妇女与儿童以及难民和流浪者等。我们应当更多注重国际合作中的人权与人道主义,同时兼顾发展与和平的关系。中国从疫情开始始终努力向其他国家提供援助,进而在全球疫情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意大利坚定地支持中国倡导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主张。

  关键词:疫情防控 欧盟 国际合作 人类命运共同体

  
新冠疫情之初,意大利政府曾经向欧盟提出援助请求,内容包括援助当前紧急需要的口罩和呼吸机等,但没有得到欧盟的任何实质回应。德国和法国政府甚至以保障本国应对疫情的物资储备为由拒绝对意大利出口口罩。同时,在境外旅行的意大利公民也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歧视,如一些酒店不接受意大利人入住,在法国甚至有人以披萨饼加病毒的图案来讥讽意大利人。与疫情暴发之初中国公民和海外侨民在全世界所受到的不同程度的歧视待遇相比,意大利公民所处的情境如出一辙。

  在意大利陷入慌乱、缺少外部援助的时候,中国的第一架运载援助物资的飞机于2020年3月13日飞抵罗马。中国红十字会为意大利带来了31吨物资,包括呼吸机、防护服、口罩等紧缺物品,同时抵达的还有数十名中国医护人员。一架中国飞机带来的物资虽然不能解决意大利所面临的大部分问题,但中国的援助给意大利民众带来了极大的信心。意大利电视新闻每天都对中国医疗援助团队在意大利医院的行程,以及与意大利有关单位座谈的实况进行报道。

  紧接着,中国再次派出的两个医疗援助团队先后到达意大利,中国的援助行动给我国人民的鼓舞是巨大的。中国医疗援助团队让我们看到在危机到来时,国际间的合作是多么可贵!

  疫情持续至今已经一年多,它几乎改变了世界上每一个人的生活,给全球带来的挑战大得超乎我们的想象。我们无法独善其身,全球化进程也把疫情中的全球合作摆在了重要的位置,我们必须从国际合作着手,思考如何通过合作应对疫情的全面挑战。

  一、欧盟成员国之间的合作

  
面对这场全球疫情,欧盟于2020年4月8日发起了“欧洲团队(Team Europa)”倡议,提出欧盟及其成员国和相关金融机构(特别是欧洲投资银行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给出405亿欧元的预算资金,用于支持成员国应对与疫情相关的紧急人道主义需求,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对人道主义需求的紧急反应;对水源和公共卫生系统方面的保障;减轻疫情对社会经济的影响等。

  意大利和西班牙是欧洲第一波疫情浪潮中受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为了对其提供支持,欧盟在2020年4月和5月向这两个国家支援了316000个FFP2和FFP3防护口罩。

  不仅如此,欧盟国家对待新冠患者也选择了团结协作的方式进行治疗。比如德国、波兰和罗马尼亚派出医疗团队赴意大利北部和南部的医院帮助治疗患者;奥地利、比利时、德国和卢森堡为荷兰、法国和意大利的重症患者提供重症监护室;卢森堡和德国派出空中救护车、飞行员和专业人员帮助意大利、法国和荷兰抢救患者生命。

  疫情初期,因为各国物资匮乏,欧盟国家间也进行了全面合作,例如:奥地利向捷克运送了45台呼吸机,向意大利运送了150万个医用口罩;丹麦向意大利运送了野战医院的风扇等设备;捷克向意大利和西班牙运送了2万套防护服;法国向意大利运送了100万个口罩、2万套防护服和2400套专用医疗服,还向其他成员国出口了220万只口罩;德国向意大利运送5吨抗疫物资,包括风扇、口罩、防护服等;波兰向意大利运送了2万升消毒剂。

  欧盟委员会于2020年6月17日提出了欧盟疫苗战略,以加快新冠疫苗的开发、制造和分配。疫苗开发是一个复杂而漫长的过程,根据当时的战略,欧盟委员会将支持在12至18个月(如果不能更快)内加快安全有效的疫苗开发和供应。为完成这项复杂的任务,需要在进行临床试验的同时加大对生产能力的投资,以保障数百万甚至数十亿剂疫苗的生产。欧盟委员会从那时开始就已充分动员一切力量支持疫苗生产厂商的工作。

  法国、德国、意大利和荷兰在组建包容性疫苗联盟方面已经朝着成员国之间的联合行动迈出了重要一步,欧盟疫苗战略将促进各成员国在未来进行更紧密的合作。

  目前各国都在努力接种疫苗,欧盟委员会与生产厂商进行了广泛合作,以支持提高疫苗生产能力的一切努力。与此同时,各界也已经开始着手应对新的疫情变种,旨在大规模快速开发和生产针对这些变种的有效疫苗。欧盟致力于确保安全的疫苗送达成员国各个角落,并承诺提供22亿欧元以支持其他国家的疫苗接种工作。欧盟委员会从应急资金中拿出27亿欧元帮助支付疫苗生产商的部分前期成本,这笔资金被视为其成员国购买的疫苗的首付款,并通过欧洲投资银行的贷款为疫苗生产商提供额外资金支持。这一方法将在加快疫苗制造速度的同时降低生产厂商面临的风险。

  迄今为止,根据欧洲药品管理局的科学建议,四种安全有效的新冠疫苗已获准在欧盟使用,包括辉瑞、摩登纳、阿斯利康和强生,还有已签订合同的两种疫苗仍处于研发环节,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就能投入使用。当然要对抗这场全球性的疫情危机,只靠欧盟之间的团结合作还远远不够,必须开展更广泛的国际合作。

  二、国际发展合作的过去与未来

  
联合国于1945年成立,它通过其专门组织(粮农组织、教科文组织、世卫组织、儿童基金会等)推动着20世纪50年代初以来的非殖民化发展进程。同样,马歇尔计划(正式名称为欧洲复苏计划,ERP)可被视为当代历史上第一个重大的发展合作计划。从1948年开始,120亿美元(相当于今天的约1300亿美元)从美国政府转移到欧洲国家。无论是战胜国(英国、法国)还是战败国(意大利、德国、奥地利)均将其用于重建欧洲秩序和重启欧洲经济。

  近几十年来,国际发展与合作在其目标和干预、融资和支出方面一直受到国际社会的严厉批评。它已被认为是第一世界对第三世界进行统治的工具,或者甚至是纯粹的资源浪费,因为它相比被援助者而言,更有益于援助者。

  毫无疑问,国际发展与合作也具有两面性。事实上,人们对其正面和负面的评价可能会有所不同,甚至截然相反,这取决于指导它的意识形态、政治愿景以及援助国的政治经济和战略假设,援助国其实也是理所当然的受益国。

  今天,参与发展政策的主体众多且多样化:国际实体(联合国、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家(主权国家)、超国家(欧盟)、地方(公共机构、省和市)、非政府组织以及其他实体(例如大学、基金会、银行和企业等)。通过国际发展与合作,不同的、有时甚至相互冲突的经济、社会和文化模式一直被广泛传播,这取决于历史、当前的经济和政治力量以及“发展”理念的变化。

  这场疫情残酷地突显了我们发展模式的脆弱性:首先受到打击最严重的地区恰恰是地球上最发达的地区,如果查看疫情传播的世界地图,很明显,这种传染病至少在初始阶段以更大的强度传播于世界北部重要的经济走廊。在意大利也是首先在米兰附近的北方暴发,而且形势一开始就非常严峻。疫情防控强调卫生物资储备的战略重要性,即国家对卫生设施、药品、设备、人员培训的准备以及应对危机的粮食储备和能源储备,这些显然是当今国际合作该摆在首位的事项。短期内,很大一部分国际援助用于紧急人道主义干预和对公共卫生服务的保障,但目前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经济的恢复和未来的建设。这场疫情,使本来还算富有的国家也面临困境,使经济落后的国家更加贫穷,使已经背负高外债的国家经济失衡。因此,国际合作组织需要发挥更积极的作用。在资金合作方面,需要私有资本和国家资本协调合作。大型跨国公司在重建过程中需要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在公共发展行动之间实现进一步融合统一。疫情也突显了环境恶化与病毒变异迁移之间可能存在的因果关系,并表明空气污染可能是病毒传播的促进因素。生态系统的保护与改善也是国际合作的紧迫议题。除了气候危机与病毒之间可能的联系之外,几乎所有的环境研究都预见到未来人类面临的高风险处境。近些年全球的自然灾害已经在不停地为人类敲响警钟。

  这场疫情使1.2亿人被推到赤贫门槛以下,1.14亿人失去工作。人们充分意识到,尽管涉及全球,但疫情的影响远非同质化:只有20%的跨国投资(约16万亿美元)将被用于发展中国家。先前存在的国家间的不平等和脆弱性变得更加严重,尤其是在最脆弱的国家和地区。全球各国家层面的分歧加剧,并进一步背离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目标的风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因此,未来的国际合作更需要把重点放在弱势群体,除了前面提到的环境与卫生,还有世界范围内极端贫困的群体、被边缘化的弱势人群、妇女与儿童、难民和流浪者等,我们应该花更多注意力在人权与人道主义上,同时需要兼顾发展与和平的关系。

  三、中国倡导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值得拥护

  
2021年5月,首届全球健康峰会在意大利罗马成功举办,习近平主席以视频方式参会并发表讲话。峰会通过的《罗马宣言》也成为二十国集团同各方共同应对全球卫生健康危机的一份具有开创性和历史性的重要成果。

  我们看到,中国从疫情之初就一直努力向其他国家提供援助。据了解,中国已向150多个国家和13个国际组织提供了抗疫物资援助,为全球供应了2800多亿只口罩、34亿多件防护服、40多亿份检测试剂盒,为发展中国家抗疫和恢复经济提供了20亿美元援助。同时,中国向80多个有紧急需求的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援助,向43个国家出口疫苗,向全球供应了3亿剂疫苗。这些数据的背后是中国积极推进并参与抗疫的国际合作、维护人类健康的巨大诚意与实际行动。

  我们清楚地看到,从疫情暴发后,美国对中国进行了不断地指责,甚至对病毒源头盲目提出“中国赔偿论”。这些行为不够科学,病毒源头还需科学家研究后确认,这个过程也许会需要很长时间。接着,美国以新疆棉花问题,抨击中国人权,联合欧盟对中国进行制裁,以人权为借口,裹挟欧盟。可惜,当今的美国并不能完全以自己的立场决定欧盟的立场。意大利和欧盟其他成员国都反对将疫情政治化,何况欧洲与中国没有根本的利益冲突。特别是意大利,习近平主席于2019年访问意大利期间,与意大利政府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备忘录,意大利成为欧盟第一个与中国签署该备忘录的国家。我们看到,中国始终践行多边主义,捍卫国际公平正义,支持世卫组织在应对疫情和更广泛的全球健康议程中发挥领导和协调作用。在今年5月的全球健康峰会上,习近平主席宣布支持中国疫苗企业向发展中国家进行技术转让、开展合作生产,支持新冠肺炎疫苗知识产权豁免,倡议设立疫苗合作国际论坛。在合作抗疫的进程中,我们更清楚地看到国际合作有多么重要,不仅是对公民心理健康、身体健康事关重要,对疫情后期经济恢复与社会发展更为重要。意大利坚定地支持中国倡导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主张。

  中国经济现在已经重启,在2020年最后一个季度,从10月到12月,投资和出口推动了GDP增长6.5%。中国的榜样为我们现在重启意大利经济增强了信心,意大利幸运地拥有50多处联合国世界保护遗产,拥有美丽的风景、美酒和美食。旅游业产值占意大利GDP的12%。中国游客的到来将是疫情后意大利经济发展的第一针强心剂。目前,在我们的各个主导经济部门中,旅游业处于领先地位。我们看好中国市场,尤其通过疫情看到中国对世界的责任担当。因此,我们有足够的理由信任中国,相信在未来的国际合作中,中国的作用会愈发重要。

  在全球化的今天,世界各国早已成为无法分割的利益共同体。面对全球健康危机,增进互信、团结合作才是我们共同守护全人类健康的不二之选。

  ([意]卡尔罗•卡普里亚,意大利总理府国际合作专家。)

Abstract:The ongoing pandemic has brought challenges to the world beyond peoples imagination.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in the fight against the COVID-19 pandemic takes an important position in the globalization process.We need to start with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and ponder on how to deal with the overall challenges of the pandemic through cooperation.The European Union launched the“Team Europa”on April 8,2020 to advocate for the fulfillment of humanitarian responsibilities.In addition to environmental and health issues,the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in the future requires more attention to vulnerable groups,and should also include the worlds population in extreme poverty,marginalized vulnerable groups,women and children,as well as refugees and homeless persons.We should pay more attention to human rights and humanitarianism in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while taking into account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development and peace.From the outset of the pandemic,China has always worked hard to provide assistance to other countries,and thus played an important role in the fight against the pandemic.Italy firmly supports the idea of a community of shared future for mankind advocated by China.

Keywords:Pandemic Prevention and Control;EU;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The Community of Shared Future for Mankind

  (责任编辑郭晓明)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上一篇:新冠疫情期间的生命健康权与劳动权保障:俄罗斯经验
下一篇: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的中国人权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