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献资料 > 国家人权行动计划 >
《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16-2020年)》实施情况评估报告(全文)

2021-09-29 07:43:27   来源:中国人权网   


  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

  2016—2020年,中国政府不断加大对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的保障力度,深入推进依法行政、公正司法,切实保障人民的宗教信仰自由、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社会主义民主法治建设有序推进,人民当家作主地位进一步巩固提高。综合各项因素,在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保障方面,依法保障公民的人身自由、完善律师执业权利保障、健全轻微刑事案件快速办理机制和刑事案件速裁程序、完善宗教事务法律制度、提高政务公开信息化集中化水平、推进执法司法信息公开、保障企事业单位职工的知情权和民主参与权等工作都取得了较大的进展。同时,在全面贯彻证据裁判原则等方面尚有进一步改善空间。

  (一)人身权利

  指标59:完善行政组织和行政程序法律制度。行政机关不得法外设定权力,没有宪法法律依据不得作出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

  2019年通过《关于废止收容教育法律规定和制度的决定》,对卖淫、嫖娼行为不再实施收容教育措施。刑法修正案(十一)将不满法定年龄不予刑事处罚的未成年人的收容教养修改为专门矫治教育。社区矫正法于2020年7月1日生效。截至2020年,全年列管社区矫正对象120多万人,矫正期间重新犯罪率低于0.2%,绝大多数社区矫正对象经过矫正后正常回归社会。

  指标60:完善执法程序。建立执法全过程记录制度,完善对涉及公民人身权利的行政强制措施实行司法监督的制度。

  公安部颁布了专门文件,明确执法全流程记录要求,为民警充分配备各类执法记录设备,全面记录接报案登记、现场执法、场所使用管理、案件调查取证、涉案财物管理、法律文书开具等执法办案各环节,打造执法全流程记录链条。进一步完善了相关制度,监督涉及公民人身权利的行政强制措施的执行。

  指标61:完善对限制人身自由司法措施和侦查手段的司法监督。加强对刑讯逼供和非法取证的源头预防,健全冤假错案的有效防范、及时纠正机制。落实讯问犯罪嫌疑人全程同步录音录像制度,并逐步扩大其适用的案件范围,试行重大案件全程同步录音录像随案移送制度。

  制定了《关于办理刑事案件严格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人民法院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规程(试行)》。

  发布了《关于重大案件侦查终结前开展讯问合法性核查工作若干问题的意见》。

  发布了《人民检察院讯问职务犯罪嫌疑人实行全程同步录音录像的技术规范》,修订了《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全国各级公安机关现已普遍实现对重大犯罪案件每次讯问过程均全程录音录像。

  指标62:完善侦查阶段听取律师意见的相关机制。犯罪嫌疑人委托的律师提出不构成犯罪、无逮捕必要、不适宜羁押、侦查活动有违法犯罪情形等书面意见以及相关证据材料的,检察人员应当在审查逮捕意见书中说明是否采纳律师意见的情况和理由。

  修订了《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规定“听取辩护人意见应当制作笔录或者记录在案,辩护人提出的书面意见应当附卷”“办理审查起诉案件,应当听取辩护人或者值班律师、被害人及其诉讼代理人的意见,并制作笔录。提出书面意见的,应当附卷。对于辩护律师在审查逮捕、审查起诉阶段多次提出意见的,均应如实记录”“辩护律师提出犯罪嫌疑人不构成犯罪、无社会危险性、不适宜羁押或者侦查活动有违法犯罪情形等书面意见的,检察人员应当审查,并在相关工作文书中说明是否采纳的情况和理由”。

  指标63:严格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制度。严格把握适用标准、适用期限,规范执行场所、执行方式,健全适用审批制度。

  检察机关与其他司法机关信息共享平台建设得到加强,监督来源渠道更加畅通。全国多地检察机关制定了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执行实施监督的工作办法或实施细则。实行巡回检察监督,采取多种形式,对违法情形依法提出纠正意见。

  指标64:强化对公安执法办案活动的刚性约束。改革完善受立案制度、执法质量考评制度和执法过错责任追究制度。加强执法办案场所办案区使用管理,深化公安执法信息化建设。

  公安部推进受立案制度改革,建立健全了以期限明确、系统衔接、巡查回访等为主要内容的源头管控体系。

  执法质量考评已被作为绩效考核的重要内容,对不合理的办案考评指标以及各种不必要的排名予以通报。强化了对执法重点环节、执法能力、执法安全和社会评价等情况的考核评议。

  严格实行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制和错案责任倒查问责制,使执法质量问题的追究不受办案人员调动、离职、退休等影响。

  各级公安机关严格落实公安部“四个一律”(违法犯罪嫌疑人被带至公安机关后,一律直接带入办案区,一律先进行人身检查,一律有人负责看管,一律有视频监控并记录)的工作要求,各地执法办案管理中心普遍实现了执法安全“零事故”。

  公安机关普遍应用省级统一的执法办案信息系统。深化执法办案信息系统的智能应用,普遍强化自动预警和流程管控功能,及时发现、纠正强制措施超期、收集证据不合程序等问题。

  指标65:加大力度查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实施非法拘禁等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犯罪。

  颁行监察法,施行《国家监察委员会与最高人民检察院办理职务犯罪案件工作衔接办法》,印发《关于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司法工作人员相关职务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加大了查处职务犯罪的力度。2020年,全国检察机关共立案侦查司法工作人员相关职务犯罪1421人。

  (二)被羁押人的权利

  指标66:制定看守所法,提升被羁押人权利保障的立法层级,完善配套法律法规和规章制度。

  2017年向社会公开征求对《看守所法(公开征求意见稿)》的意见,公安部向国务院报送了《对社会公众对〈看守所法(征求意见稿)〉修改建议处理意见》,看守所法现处于立法审查环节。

  指标67:健全刑事羁押必要性审查制度。发现不需要继续羁押或患有严重疾病不适宜羁押的,应当释放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或变更强制措施。

  修订《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完善了羁押必要性审查程序。对患有精神疾病或者急性传染病,具有《保外就医严重疾病范围》所列疾病,在羁押中可能发生生命危险或者生活不能自理,怀孕或者哺乳期的妇女等情形,及时通知办案机关予以审查。2020年,在侦查、审判阶段受理羁押必要性审查案件34324件。经审查对有关单位提出变更强制措施或释放建议24198件。

  指标68:加强刑事羁押期限监督。预防和清理久押不决案件,严格落实换押制度、超期羁押报告制度及责任追究制度。

  《人民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部门预防和纠正超期羁押和久押不决案件工作规定(试行)》得到严格执行。检察机关常态化开展清理纠正久押不决案件工作,切实维护在押人员合法权益。2019年对侦查、审判环节羁押5年以上未结案的367人逐案核查,已依法纠正189人。

  指标69:严格落实监管场所的各项规章制度。完善被羁押人投诉处理机制,畅通被羁押人权利救济渠道。加强监管场所检察信息化建设,实现对监管场所的动态监督。

  对监管场所监管执法活动开展了巡回检察,设置了巡回检察举报电话、举报信箱,对发现的重点案件进行跟踪督办。严格落实“群众信访件件有回复”制度。该制度实施以来,接收被羁押人及其近亲属控告申述2293件,能回尽回2238件,保障了被羁押人依法获得相应救济。

  采取专项活动与日常检察相结合,派驻检察与巡回检察相结合的措施。对监狱、看守所等监管活动中违法行为进行监督纠正,纠正率达98.6%。

  看守所加强了对监管规章制度的宣传、学习、培训,采取实地督导检查、蹲点帮扶和三级网上视频巡查的方式,督促落实各项制度。推行被监管人员约见驻所检察官制度,为被监管人员设立检察信箱,方便投诉、举报和控告。

  指标70:规范强制医疗的执行、治疗、管理和监督,保障被强制医疗人员的权利。

  推动强制医疗所建设,与社会医疗机构合作,提高了医疗水平。严格依法对被强制医疗人员进行康复治疗。检察机关依法对审判机关、公安机关的交付执行活动和强制医疗机构的收治、医疗、监管、解除等进行监督,发现有违法行为的依法向有关单位提出纠正意见。2016—2020年,监督纠正强制医疗执行中的违法情形1724件。

  指标71:落实禁毒法和戒毒条例。依法规范强制隔离戒毒决定、提前解除强制隔离戒毒决定、延长戒毒期限决定的作出。提升戒毒医疗、康复水平,保障戒毒人员合法权利。

  完善戒毒人员诊断评估工作,将戒毒人员的日常行为表现与提前解除或延长强制隔离戒毒期限直接挂钩。2016—2020年,共依法责令132.7万名吸毒人员接受强制隔离戒毒,提前解除强制隔离戒毒448129人。强制隔离戒毒所设立了专业化医疗机构。围绕戒毒人员教育康复工作,邀请社会专业人士,协助开展戒毒人员心理矫治工作。

  强制隔离戒毒所开展了向社会开放活动。以多种方式告知戒毒人员权利,增加视频会见、探访会见网上预约等举措。对女子和未成年人设置专门强制隔离戒毒所或者专管大队,保障未成年戒毒人员在场所内完成九年制义务教育课程。

  采取了戒毒治疗、心理矫正、帮扶救助、就业扶持一体化戒毒模式,为戒毒人员提供职业技能培训和就业支持。

  (三)获得公正审判的权利

  指标72:严格把握死刑适用条件。强化死刑复核程序,进一步规范死刑复核监督程序。

  严格把握死刑适用的最高标准,对于有自首、重大立功等法定、酌定从轻情节的最大限度体现从宽;统一了司法裁判标准,制定了适用指导意见,细化了死刑案件法律适用标准和诉讼程序规则。

  制定了《关于死刑复核及执行程序中保障当事人合法权益的若干规定》。

  死刑复核监督案件得到了严格依法办理。最高人民检察院与最高人民法院建立了联席会议制度,加强死刑复核监督案件办案指导,编发典型案例,每年至少举办一次全国性死刑复核监督工作培训班。

  指标73:确保法院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完善对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制度。明确司法机关内部各层级权限,健全内部监督制约机制,完善对司法机关内部人员过问案件的记录制度和责任追究制度。

  建立了防止领导干部和内部人员过问案件记录、通报和追责制度,内外部人员过问案件信息专库和直报系统,干预过问案件情况月报告和“零报告”制度,办案人员记录违规干预过问案件的保护和激励机制。

  发布《关于落实司法责任制完善审判监督管理机制的意见(试行)》《关于进一步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的实施意见》《关于深化司法责任制综合配套改革的实施意见》,明确了法官在职责范围内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

  指标74:规范司法解释和案例指导,统一法律适用标准。

  2016—2020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司法解释129件、指导性案例89件。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18批共70件指导性案例。为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检察院组织法》,于2019年修订了《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案例指导工作的规定》。

  指标75:全面贯彻证据裁判原则。落实直接言词原则,严格落实证人、鉴定人出庭制度。

  发布了《关于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意见》《关于全面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为推进庭审实质化,完善了侦查人员、鉴定人、证人出庭作证等机制。上海、贵州高院制定了常见犯罪证据标准指引,提高刑事案件办案质量。

  指标76:贯彻疑罪从无原则,严格实行非法证据排除规则,进一步明确非法证据的范围和排除程序。

  2016—2020年,人民法院依法宣告5479名被告人无罪。检察机关开展了涉民营企业刑事诉讼“挂案”专项清理工作,2019年排查出2870件,已督促办结2423件,目前正在开展新一轮“挂案”清理工作。

  发布《关于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意见》《关于办理刑事案件严格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修订《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明确非法证据排除的范围、重大案件侦查终结讯问合法性核查、一审取证合法性处理的救济等。

  指标77:加强诉讼过程中律师的知情权、申请权、申诉权等各项权利的制度保障,落实相关法律赋予律师在诉讼中会见、阅卷、收集证据和发问、质证、辩论等方面的执业权利,保障律师依法行使辩护权、代理权。健全完善侦查、起诉、审判各环节重视律师辩护代理意见的工作机制,落实听取律师意见制度。禁止对律师进行歧视性安检,为律师依法履职提供便利。

  《关于依法切实保障律师诉讼权利的规定》得到严格落实,依法保障了律师知情权、阅卷权、出庭权等执业权利。发布了《关于深化律师制度改革的意见》《关于建立健全维护律师执业权利快速联动处置机制的通知》《关于依法保障律师诉讼权利和规范律师参与庭审活动的通知》《关于为律师提供一站式诉讼服务的意见》,完善了律师执业保障机制、便利律师参与诉讼机制、执业权利救济机制。

  开展专项检查,强化了侦查、审查逮捕、审查起诉、诉讼监督、案件管理、控告申诉等检察环节的律师执业权利保障力度。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全面深化人民法院改革的意见——人民法院第四个五年改革纲要(2014—2018)》得到落实,强化了人权司法保障机制,明确禁止了对律师进行歧视性安检。

  指标78:强化诉讼过程中当事人和其他诉讼参与人的知情权、陈述权、辩论辩护权、申请权、申诉权的制度保障,落实刑事诉讼法及相关配套法规制度关于法律援助的规定。

  制定《关于开展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的办法》。健全值班律师制度,支持值班律师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提供多种法律帮助,明确了办案机关应当为值班律师履职提供便利。自2018年以来,开展扩大试点律师辩护的法律援助案件累计达到59万余件,值班律师提供法律帮助的案件达到48万余件。

  指标79:完善刑事诉讼中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明确被告人自愿认罪、自愿接受处罚、积极退赃退赔案件的诉讼程序、处罚标准和处理方式。

  2016年开展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工作,截至2017年9月,251个试点法院审结认罪认罚案件6.9万件7.8万人,占同期全部刑事案件的42.7%。2018年将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和速裁程序纳入刑事诉讼法。2019年发布了《关于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指导意见》。2020年全国各级检察机关共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审结案件1550451人,占同期审查起诉案件审结人数的86.8%,同比增加37.5个百分点。

  指标80:继续推进量刑规范化,规范法官的量刑裁量权,完善量刑程序,促进量刑公开、公正。

  2017年发布《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增加了有关危险驾驶罪等八种常见犯罪的量刑规范。2020年发布了《关于规范量刑程序若干问题的意见》,确保了量刑的公开公正。

  指标81:禁止让刑事在押被告人或上诉人穿着具有监管机构标识的服装出庭受审。

  最高人民法院于2016年修订了《人民法院法庭规则》,明确要求刑事在押被告人或上诉人出庭受审时,着正装或便装,不着监管机构的识别服。

  指标82:健全轻微刑事案件快速办理机制,有序推进刑事案件速裁程序改革。

  修改刑事诉讼法,明确了速裁程序的适用范围、具体程序、审理期限、程序转化等。修订《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对速裁程序如何适用作出了详细规定。2020年,在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审理的案件中,适用速裁程序224996件,占25.6%。

  指标83:制定刑事被害人救助法,建立统一、规范的刑事被害人救助制度。

  发布《关于规范涉诉信访司法救助工作的意见(试行)》《关于加强和规范人民法院司法救助工作的意见》,设立司法救助委员会,推动司法救助与社会救助、法律援助的衔接。2016—2020年,全国法院共办理司法救助案件20.56万件,其中2020年办理37852件,救助人数44350人,救助金额9.1亿元。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上一篇: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21-2025年)(全文)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