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页 > 专题2019 > 第三只眼 > 灯下黑 > 图文 >

美国“武力优先” 威胁全球和平

2021-09-18 11:32:46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高 乔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
  2003年12月16日,驻阿富汗美军在阿富汗中部的瓦尔达克省巡逻。阿富汗战争是美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海外战争。新华社记者 王 雷摄

\
  2021年2月25日,美国国防部发表声明称,美军当天对位于叙利亚东部伊朗支持的民兵组织目标发动空袭。图为叙利亚东部边境遭空袭后的区域。新华社/美联社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在全球多地不停地发动战争。据不完全统计,从1945年二战结束到2001年,世界上153个地区发生248次武装冲突,其中美国发起201场,占比超过80%。自2001年以来,美国非法发动战争和军事行动造成超过80万人死亡,数千万人流离失所。

  从中东腹地到加勒比海沿岸,从东南亚中南半岛到东欧巴尔干半岛,战争的硝烟背后总有美国的身影。世界多国的创伤灾难,千千万万战地民众的家破人亡,美国民众的反战疾呼,都是血泪控诉:“战争机器”美国,何时才能罢手!

  四处开战——

  战争是美国实现全球霸权的惯用手段


  8月30日,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美国海军陆战队上将麦肯齐在五角大楼宣布,最后一架美国飞机已从阿富汗哈米德·卡尔扎伊机场起飞,美军从当地撤军完毕。英国广播公司报道称:由此,美国历史上最漫长的战争、持续近20年的阿富汗战争宣告结束。美军的仓皇撤离,给美国发动的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匆匆画下句号。

  朝鲜战争、越南战争、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叙利亚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至今,美国在东亚、中东、拉美等多地几乎不间断地发动战争,战争创痕延续至今。

  在东亚地区,美国军事介入的战场异常血腥。

  发生于20世纪50年代初的朝鲜战争,历时3年,导致300多万名平民死亡,另有约300万人成为难民,战争导致的南北分治造成大量家庭分离。

  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发生的越南战争,是二战后延续时间最长也最为残酷的一场战争。据越南政府估计,约有110万名北越士兵和30万名南越士兵丧生,多达200万名平民在战争中死亡,其中有些是被美军以“打击越共”的名义有计划屠杀的。美军在越南、老挝和柬埔寨投下的炸弹超过二战期间各方投下炸弹的3倍。据估计,越南至少还遗留着35万吨可爆炸的炸弹与地雷,按照目前的速度,需要300年才能将它们从越南的土地上清除干净。《赫芬顿邮报》网站2012年12月3日报道,越南政府的统计数据显示,自1975年战争正式结束以来,战争遗留弹药已杀死约4.2万人。

  在中东地区,美国引燃的战火延续数十年。

  1991年,以美国为首的盟军出兵伊拉克,发动海湾战争。在对伊空袭中,2500至3500名平民死亡,9000座房屋被毁。战争结束后因基础设施的破坏和缺医少粮,约11.1万名平民死亡。

  2001年10月,美国出兵阿富汗,在打击基地组织和塔利班的同时,造成大量平民伤亡。

  2003年,美国不顾国际社会的普遍反对,以莫须有的罪名侵入伊拉克,导致的平民死亡人数,据估计达20万至25万人,其中美军直接致死的超过1.6万人。

  2017年以来,美国以“阻止叙利亚政府使用化学武器”为由,对叙展开空中打击,挑起叙利亚内战。2016年至2019年,叙利亚有记载死于战乱的平民达33584人。直到今天,战火仍在利比亚、叙利亚和也门等国燃烧。

  据英国《卫报》报道,英国非营利组织“Airwars”9月6日发布的最新报告称,自2001年以来,美军宣称其进行了91340次空袭,包括在阿富汗、伊拉克等国发动的军事行动,以及针对盘踞在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恐怖分子发起的袭击。空袭的目标还有也门、索马里、巴基斯坦和利比亚的极端恐怖组织。在这20年的行动中,美军可能造成至少22679名平民死亡,而该数字也有可能高达48308人。

  在拉美地区,美国频频在邻国点火。哥斯达黎加、危地马拉、厄瓜多尔、玻利维亚、萨尔瓦多、格林纳达、洪都拉斯、巴拿马、海地、委内瑞拉……美国肆意干涉邻国内政,动辄使用武力颠覆他国政权。

  1973年9月,智利通过合法选举上台的总统萨尔瓦多·阿连德在军事政变中丧生,有证据表明,美国国家情报机构和其他政府部门暗中支持了此次军事政变。

  1989年底,美军入侵巴拿马,虏获了当时巴拿马事实上的最高领导人诺列加,并将其带到美国审判。此外,美国还曾入侵格林纳达和海地。

  “战争是美国执行对外战略的重要手段之一。”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沈雅梅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美国在崛起的历史进程中,始终秉持军事化思维,一贯依赖战争手段,在外交领域极其重视军事同盟联合博弈。通过两次世界大战,美国雄踞世界超级大国、西方世界之首的地位。为实现巩固本国势力范围的战略需求,美国从军事化思维出发,将战争作为实现全球霸权的重要手段,频频发动战争。

  穷兵黩武——

  维持“美国优先”,听命于特殊利益集团


  “美国是世界历史上最好战的国家。”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曾坦言。二战以来,几乎所有美国总统在任内都曾发动或介入过对外战争,战争理由花样百出。

  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胡志勇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历届政府发动对外战争的最核心目的,都是维持其全球领导权,这一领导权不仅是陆上领导权,还有海上领导权;不仅是在政治、军事层面的领导权,还有经济、文化层面的领导权。美国不希望任何国家挑战其世界霸主地位,战争是美国对竞争对手和潜在威胁国家的致命打击手段,也是向其他可能赶超美国的新兴国家敲响警钟。

  沈雅梅分析,纵观二战后美国发动的诸多战争,有以下几点共性:其一,美国发动的战争远离本土,对本土不造成威胁和伤害;其二,美国较少单独作战,常与西方国家结成军事同盟,协同作战;其三,美国对国际秩序有强烈优越感,将本国利益置于国际组织、国际秩序之上,沉醉于战争思维之中,企图通过战争颠覆国际规则,维持“美国优先”地位。此外,随着美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形势的变化,美国发动战争的形式和影响也发生重大改变。美国发动的战争,从大规模阵地战,逐渐转变为以反恐战争为代表的精准打击和军事干预,战争形式越来越灵活,发动战争的门槛越来越低,由此对国际秩序造成的冲击越来越大。美国在世界各地频频挑起军事冲突,已成为当前国际形势动荡不安的重要原因。

  “美国在中东地区发起战争,打的是打击恐怖主义的旗号。实际上,获取对中东地区石油资源的掌控权,向中东地区扩张美国所谓‘民主制度’,是美国发动战争的深层目的。”沈雅梅表示,美国对中东地区陷入一种由权力和信仰编织的幻想。一方面,美国认为凭借本国的超强实力,能够应对中东地区存在的任何威胁;另一方面,美国迷信“民主的力量”,认为伊斯兰国家的专制制度是恐怖主义滋生的温床,希望对中东国家推行民主改革,传播“美式价值观”。然而,事实证明,在面对恐怖主义等非传统安全威胁时,美国的力量十分有限,其推行的所谓“民主改造”,不但没有为中东国家带去民主和繁荣,反而造成巨大的社会倒退和动荡灾难。美国在中东引燃的战火,最终将美国不切实际的幻想付之一炬。

  “美国将拉美地区视作自己的‘后院’。为保证拉美在美国的势力范围内,美国通过使用武力,或支持反政府力量发动军事政变、扶持代理人暴力推翻当地合法政权等方式,竭力培植亲美领导人。这种肆意干涉主权国家内政、颠覆他国政权的做法,是违反国际准则、违背国际道义的,使得美国的国际声誉和政治可信度大大受损。”胡志勇认为。

  美国穷兵黩武的背后,还隐藏着盘根错节的国内特殊利益集团的利益诉求。美国独立智库安全政策改革研究所前不久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2001年10月至2021年8月,洛克希德-马丁公司、雷神公司、通用动力公司、波音公司和诺思罗普-格鲁曼公司这五大美国军工巨头,获取的国会拨款总额达2.02万亿美元。美国智库敏感政治问题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丹尼尔·奥布勒撰文指出,美国军工企业利用“旋转门”机制操控联邦政府政策走向。为左右军费拨款,他们还斥巨资游说华盛顿政客,并为他们的竞选活动捐款。

  “美国军工企业在美国发动战争中获取战争相关财政拨款、武器相关承包合同,从战争中渔利,已形成庞大的特殊利益集团,甚至形成战争绑架经济增长的恶性循环,这也是美国深陷战争泥潭不能自拔的重要原因。”沈雅梅分析。

  越反越恐——

  战争让美国自伤,更给世界造成灾难


  “20年来,美国没有打赢反恐战争,事实上其很多做法恰恰在助长恐怖主义。”正如瑞士日内瓦“和平与和解研究中心”研究员穆罕默德·居泽尔所言,美国以“反恐”为名发动战争,已给世界带来巨大灾难。据美国布朗大学战争成本项目研究报告统计,“9·11”事件后长达20年的战争,使美国损失了大约8万亿美元,导致约90多万人丧生。其中,报告估测的死亡人数均以直接死于战争的人为准,尚未包含战争期间死于疾病或居无定所等间接原因的人。

  胡志勇分析,美国多次发动对外战争,在政治、经济、文化、宗教等多层面对全球多国带来巨大影响。其一,美国对外战争对世界地缘政治产生不可磨灭的影响,极大地改变了二战后世界地缘政治格局。其二,美国对外战争改变了全球多国的经济面貌,许多发生战争的当事国,从曾经蓬勃发展的经济形势滑入贫穷动荡的发展困境。其三,美国对外战争让全球多国看清美国“战争狂人”的真实面貌。国际社会清醒认识到,美国代表的西方世界的发展路径和价值标准并不可信,美国肆意侵犯主权国家基本权利的做法不符合国际基本准则,其他国家对美国价值观层面的信任感大大降低。其四,美国发动对外战争,常采取扶持代理人的方式,借一方压倒另一方,打破当事国原本脆弱的宗教、民族力量均势,加剧当地宗教矛盾和社会矛盾,令当地战后重建更加困难。其五,美国对外战争表面上维持了其在全球的霸权地位,实际上极大消耗了美国综合国力,给美国经济社会发展拖后腿,也影响全球经济发展局势。

  美国社会也在对美国政府穷兵黩武的行为不断作出反思。哈佛大学国际政治学教授斯蒂芬·沃尔特在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刊文指出,不能忽视美国对外“帝国式冒险”与国内局势动荡之间的关联。美国在国外“无尽的战争”中释放出军国主义、强化的行政权力、仇外心理、伪爱国主义和煽动行为等,所有这些与一个健全的民主制度所依赖的公民道德背道而驰。

  美国布朗大学研究显示,美国在“9·11”事件后发动的战争,导致美国本土和交战国家均出现基本政治权利受侵蚀的现象。美国政府在减税的同时,通过借贷数万亿美元来负担战争支出,或将继续加剧美国社会的不平等。据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统计,美军在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的身体受伤人员分别高达103284人和153303人。2001年至2005年,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中返回的103788名退伍军人中,约有1/3被诊断出患有精神或心理疾病,56%的确诊者患有一种以上的疾病。

  “从美国国内民生角度看,美国发动战争,美国民众承担了诸多代价,巨大军费支出、退役军人身心健康问题、民众厌战情绪等问题已屡屡在美国社会掀起反战浪潮。”沈雅梅认为,“从地缘政治角度看,美国发动战争得不偿失。以阿富汗战争为例,美国发动战争达成的目标主要是将影响力扩张到当地,报复本·拉登发动‘9·11’事件。但是,美国对阿富汗的政治生态带来严重伤害,美国撤军后引发地区局势动荡和倒退,充分说明发动战争不是解决当地问题的有效办法。对战争受害国而言,战争带来严重人道主义危机和政治经济动荡,造成的难民潮引发周边地区动荡,给国际社会带来更多不稳定因素。”

主办单位:中国人权研究会

五洲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