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与培训 > 动态 >
【研究报告】“我无法呼吸”:乔治·弗洛伊德之死与非洲裔美国人的生存困境

2020-06-15 20:37:24   来源:南开大学新闻网   作者: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我无法呼吸”:乔治·弗洛伊德之死与非洲裔美国人的生存困境
 
南开大学人权研究中心
 
  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粗暴执法导致非洲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窒息死亡事件发生之后,立即引爆了全美甚至是全球性的抗议示威浪潮,相关事件的深度影响正在进一步发酵之中。6月5日,联合国12名特别报告员、3个人权问题工作组以及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主席等发表声明称,乔治·弗洛伊德等非洲裔被杀事件显示了“对人类生命的严重漠视或恶意,以及利用公共空间实施种族控制的做法”,是现代种族恐怖私刑。执法领域既是美国种族歧视的重灾区,也是美国制度性种族主义的重要一环。
 
  一、乔治·弗洛伊德之死是偶然性事件吗?
 
  2020年5月25日晚,46岁的乔治·弗洛伊德因涉嫌使用假钞购买香烟,被数名警察戴上手铐按倒在地后,白人警察德雷克·肖万将膝盖跪在他的脖子上超过八分钟之久。期间弗洛伊德因呼吸困难而不断哀求、挣扎,随后陷入昏迷并送医抢救不治身亡。这段路人拍摄的警察执法视频一经网络传播,不仅再次令全球舆论哗然,也瞬间点燃了非洲裔美国人心中愤怒的火焰。以明尼阿波利斯市为起点,全美许多城市的民众纷纷走上街头抗议警察当街虐杀非洲裔的暴行,进而在部分地区引发激烈的冲突与骚乱。截至6月5日,全美50个州均已出现抗议活动,涉及城市数百个,许多城市被迫实行宵禁,25个州出动国民警卫队维持治安,数州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甚至连白宫都被愤怒的示威者重重包围,俨然已经演化为1960年代民权运动以来规模最大的全国性反种族主义抗议示威活动。从事态发展来看,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已经逐步形成了巨大的全球性影响。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发表声明,谴责美国警方在执法过程中导致非洲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死亡的行为,并敦促美国当局采取严肃措施来制止这种杀戮行为的发生。非洲联盟和非洲国家一致谴责美国警察暴力杀害乔治·弗洛伊德的残暴行为,要求美国政府彻底消除一切基于种族或族裔血统的歧视。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英国、德国、法国等相继发生针对此事件的示威游行活动,一些国家的民众还包围了当地的美国使领馆。
 
  从案情特征来看,本次事件与2014年纽约警察锁喉案较为相似。2014年7月17日,几名纽约白人警察在逮捕贩卖香烟的非洲裔男子埃里克·加纳时,使用被明令禁止的锁喉动作致其窒息死亡。死者未携带任何武器且全程高举双手,在多次申诉无法呼吸的情况下,警察丹尼尔·潘塔雷欧始终从后边勒住他的脖子不松手,其他几名警察按住他的脑袋将他压向人行道,致其失去知觉并最终死亡。自此之后,“我无法呼吸”(I can't breathe)就已经成为非洲裔反对警察暴力乃至是种族歧视的代名词。本次事件中弗洛伊德临死前不停呼喊“我无法呼吸”并苦苦哀求挣扎的画面,再次激起了非洲裔美国人的悲惨记忆,成为他们心中无法承受之痛。而从影响程度来看,此次事件也一举超越了近年来轰动一时的弗格森事件。2014年8月9日,美国密苏里州弗格森镇手无寸铁的18岁非洲裔青年迈克尔·布朗遭白人警察达伦·威尔逊六枪射杀,这一事件在当地引发了持续的骚乱和暴动。在密苏里州大陪审团最终做出对白人警察不予起诉的决定后,再度引发全美百余座城市大规模的示威抗议运动。而这场抗议运动留下的遗产就是“黑人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这一口号及相应的社会运动。
 
  警察粗暴执法导致非洲裔美国人死亡的事件并不鲜见,因为执法司法领域历来就是美国种族歧视的重灾区。2012年,阿肯色州21岁非洲裔青年查维斯·卡特被警察搜身后带入巡逻车,随后他被发现在双手被铐住的情况下头部中枪死亡; 2013年,24岁的非洲裔青年乔纳森·法瑞尔在发生车祸后向他人寻求帮助,在没有携带任何武器的情况下被赶来的警察连续多枪射杀; 2014年,12岁的非洲裔少年塔米尔·赖斯在公园里挥舞玩具枪,被警察赶到后直接连开多枪射杀;2015年,明尼苏达州24岁非洲裔男子贾马尔·克拉克在带着手铐被制服的情况下遭两名警察开枪杀害; 2016年,37岁的非洲裔男子斯特林在路易斯安那州一家便利店外与人发生冲突,警察赶到之后将其制伏在地,骑在他身上近距离连开多枪将其射杀。2018年,22岁的非洲裔男子斯蒂芬·克拉克被萨克拉门托警察连开20余枪击杀在其祖母的后院里,警方在其尸体旁发现的唯一物品是一部手机。2019年,6名警察对20岁的非洲裔青年男子威利·麦科伊“头部、耳朵、颈部、胸部、手臂、肩膀、双手和背部”开了大约25枪,致其死亡。诸如此类警察暴力杀害非洲裔的案件并非个例,每年都有大量类似恶性事件发生。据“警察暴力地图”网站的不完全统计显示,每年都有数百名非洲裔美国人被警察枪击致死,而且不少死者都是在手无寸铁的情况下被杀害。2013年至少有291名,2014年至少有277人,2015年至少有305人,2016年至少有279人,2017年至少有276人,2018年至少有258人,2019年至少有259人。研究发现,与美国其他种族人口相比,非洲裔正以令人不安的速度被警察杀害。对警察致命射击的联邦统计数据分析显示,非洲裔青年男性被警察射杀的风险比白人同类要高出21倍。年龄15至19岁的非洲裔被射杀率高达百万分之31.17,而在这一年龄范围的白人男性死于警察之手的比例为百万分之1.47。
 
  联合国多次严重关切美国执法司法领域的种族歧视问题。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非洲裔问题专家工作组2016年在对美国进行调查后发布的工作报告中,重点批评了警察暴力以及刑事司法系统中的种族歧视行为。大量的案例证明执法人员存在暴力执法与过度使用致命武力的问题,而这些行为大多被免于刑事处罚。“警察枪杀非洲裔及其带来的心理创伤使人联想起过去私刑处死的种族恐怖主义行为。对国家暴力行为免于刑罚已经造成了当前的人权危机,必须作为紧急事项予以处理。”报告还称,警察对手无寸铁的非洲裔美国人的杀戮,只是司法体系中普遍存在的种族偏见的冰山一角。2019年,联合国当代形式种族主义、种族歧视、仇外心理和相关不容忍行为问题特别报告员再度指出,美国执法当局杀害和残暴虐待非洲裔的数量依然惊人,而且很少受到追究。非洲裔更有可能被警察认定为是罪犯,并遭受残酷的对待。
 
  二、乔治·弗洛伊德之死为何影响如此巨大? 
 
  正如前文所指出的那样,本次事件发生之后,抗议活动和骚乱行为的规模为近四十年来所未见。尽管美国四位前总统相继发表声明试图安抚抗议者,但目前尚未看到完全平息的端倪。那么,为何乔治·弗洛伊德之死会引发如此声势浩大的反种族主义抗议运动呢?通过事件本身并结合当前美国社会形势,大致可以做出如下几点分析。
 
  第一,事件本身的惨无人道。在弗洛伊德已经被戴上手铐按倒在地且没有任何反抗意图的情况之下,白人警察德雷克·肖万用膝盖长时间地跪在他的颈部。不管受害人如何哀求挣扎,也不管路人如何劝阻告知,该名警察无动于衷,甚至在受害人完全失去知觉后也没有改变一下自己的动作。恰如现场围观者所言,白人警察的表情和肢体语言表明他在享受虐杀非洲裔的过程。白人警察当街“跪杀”非洲裔受害者,手段之残忍、过程之漫长、性质之恶劣令人发指,引发了广大民众尤其是非洲裔美国人心中巨大的愤怒。
 
  第二,社交媒体的传播手段。一段由路人拍摄的长达六分三十四秒的完整视频被上传到社交媒体上,并迅速在全世界网络和民众中传播。这段广泛传播的网络视频重现了受害者的绝望无助与施害者的冷酷无情,使得警方的一切辩解变得毫无意义。视频清晰地记录了受害者被戴上手铐按倒在地到完全失去知觉的全过程,直到急救人员赶到,这名白人警察的膝盖依然紧紧地跪在弗洛伊德的脖子上。“我无法呼吸”“求求你别杀我”“妈妈、妈妈……”,弗洛伊德临死前的哀求和呼唤,这些真实而生动的画面深深触动着每一个视频观看者的灵魂和良知,形成一种强烈的共情效应,也成为推动人们走向街头参与抗议的重要情感力量。
 
  第三,近期针对非洲裔的种族歧视事件多发。2020年2月23日,佐治亚州25岁的非洲裔男子阿莫德·亚伯瑞在住所附近慢跑时,被一对白人父子怀疑是小偷而遭到追赶,最终被近距离枪杀。然而,警方在长达两个多月的时间内让凶手逍遥法外,甚至替凶手辩称是“出于自卫开枪”;负责此案的检察官也表示,这对父子的行为是合法的。而最近曝光的一段手机视频显示,这对白人父子伏击了亚伯瑞。当亚伯瑞试图从他们的皮卡车旁边跑过去时,与他们发生了厮打,然后遭到猎枪射击。另一件影响广泛的事件是,一名非洲裔男子在纽约中央公园善意地提醒在此遛狗的白人女子艾米·库珀拴好狗绳,这名白人女子因此被激怒并拨打了报警电话,歇斯底里地不断强调这名非洲裔美国男子威胁了她的生命。男子为了证明自己清白而录下的视频迅速在网络上传播开来,白人女子疯狂的种族歧视言行在非洲裔民众中激起了广泛的愤怒。有分析指出,这两起事件本身已经酝酿出了强烈的群体情绪,当弗洛伊德因警察暴力执法而死亡的消息传来之后,立刻成为了非洲裔民众愤怒的爆发点,最终引发了声势浩大的激烈抗议活动。
 
  第四,新冠肺炎疫情对非洲裔的巨大冲击。本次抗议活动发生正值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而非洲裔无疑是受疫情影响最为惨重的群体。一方面表现在健康领域,非洲裔美国人新冠肺炎感染率和死亡率均远高于其他种族族裔群体;另一方面则表现在经济领域,疫情使得很多非洲裔民众陷入生活困顿状态。疾病的恐惧与经济的冲击累积起强烈负面情绪,也在抗议示威活动中有所展示。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6月2日发表媒体声明说,新型冠状病毒病对包括非洲裔在内的种族和族裔少数群体影响尤为严重,暴露了一些国家长期存在的种族不平等问题,而这已经成为目前在美国数百个城市的大规模抗议活动愈演愈烈的“助燃剂”。
 
  2020年4月2日,美国密歇根州卫生和公共服务部率先公布了该州新冠肺炎确诊和死亡病例的种族构成数据,引发了全世界的关注。非洲裔仅占该州总人口的12%,却占确诊病例的33%,死亡病例占比更高达40%。美国媒体报道,在芝加哥、底特律、密尔沃基、新奥尔良等拥有大量非洲裔人口的美国城市里,非洲裔受到新冠病毒“不成比例”影响的状况极为普遍。作为美国此次疫情的中心地带,纽约市每十万人感染新冠病毒的致死率中,非洲裔为243.6,而白人为121.5;正是由于死亡率高达白人的两倍,纽约市死亡病例中超过30%为非洲裔。除了这些地方性局部数据之外,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2020年6月3日更新的全国性统计数据显示,非洲裔死亡病例占23%,远高于其在总人口中12.5%的占比,同样说明这一群体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最为严重。在该机构公布的各州新冠肺炎死亡数据中,几乎所有州中非洲裔的死亡率都排在前列。从当前的数据来看,至少在堪萨斯州、威斯康辛州、密苏里州、密歇根州、肯塔基州、印第安纳州、伊利诺伊州、南卡罗来纳州等八个州,新冠肺炎死亡病例中非洲裔所占比例为其在总人口中所占比例的2倍及以上,其中堪萨斯州和威斯康辛州更是达到令人震惊的4倍以上。
 
表1 非洲裔在美国部分州新冠肺炎死亡病例中占比及其在州总人口占比

\
\
 
  在新冠肺炎疫情中,非洲裔美国人之所以受到更为严重的冲击,与其整体脆弱的社会经济地位息息相关。长期以来的统计数据显示,非洲裔的失业率通常为白人两倍左右,非洲裔全职工作的周薪中位值平均比白人低近30%,非洲裔家庭没有养老储蓄金的比例为62%,非洲裔家庭平均拥有的财富为白人家庭的1/12。工作不稳定、经济收入低、家庭无储蓄的社会经济状况使得非洲裔缺乏抗御风险的能力。他们当中很大一部分从事超市收银员、公交司机、清洁工、护理人员、搬运工等基层服务性工作,而这些低端服务业正是疫情期间裁员的重灾区。据估计当前美国约有4000万失业人口,其中包含大量非洲裔民众,他们当中很多人已经无力支付维持基本生活的费用。因此,有一些分析指出,此次的抗议活动中,除了种族意义之外,同样具有强烈的阶级或经济色彩。
 
  第五,特朗普政府白人至上主义形象深入人心,导致很多非洲裔对其丧失了基本信任。在乔治·弗洛伊德遭警察暴力执法致死之后,特朗普声称这一事件为悲剧和不可接受的,但这并不能体现出其坚定谴责警察暴力的态度。随后,他立即声称示威者为“暴徒”和“人渣”,不断在社交媒体上发表“敢抢劫就开枪”、以“最凶恶的狗和最可怕的武器”来对待白宫抗议者的言论,并要求警方强硬起来,甚至威胁要派军队进入城市制止骚乱。此外,他还下令警方使用橡皮子弹和催泪瓦斯暴力驱散聚集在白宫外的和平抗议者。无疑,特朗普的这些言行降低了其与抗议者之间和解的可能性。
 
  事实上,美国国内尤其是少数种族中历来就有声音认为,正是特朗普的种族主义倾向激起了白人至上主义的高涨。从总统竞选到任职期间,特朗普发表的系列种族主义言论,引起了巨大的社会争议。2016年,美国职业橄榄球联盟非洲裔球星凯珀尼克在现场播放美国国歌时拒绝起立,并以半跪的方式面对国旗,以抗议警察枪杀非洲裔的种族主义行径。特朗普就非洲裔运动员对国旗下跪事件发表攻击性言论,称他们是“可耻的”,导致大量的政界人士、主流媒体和体育界名人卷入这场争论之中。在2017年夏洛茨维尔白人至上主义游行及其后种族主义恐怖行为发生之后,特朗普“谴责来自多方的仇恨、偏执和暴力”的表态,声称夏洛茨维尔白人至上主义者集会者中包括“一些非常优秀的人”的言论,都被认为是对白人种族主义者的偏袒。
 
  三、乔治·弗洛伊德之死表明了什么? 
 
  “我无法呼吸”描述的不只是乔治·弗洛伊德或埃里克·加纳临死前的生理感受,同样体现了非洲裔在美国的整体性生存困境或心理感受。从根本上来看,导致非洲裔“无法呼吸”的就是美国社会长期普遍存在的制度性、系统性、结构性的种族主义。所谓制度性,就是种族主义体现在国家机构和国家制度之中;所谓系统性,就是种族主义的支撑力量来自整个社会系统;所谓结构性,就是种族主义已经形成了体系完整的结构性网络。例如执法机构针对少数种族的暴力执法、致命枪击、圈套执法、街头拦截检查已经成为一种常态;大型企业机构针对少数种族的就业歧视、晋升歧视、薪酬歧视已经成为一种潜规则;金融机构和房产中介通过合谋的方式维持种族居住隔离已经成为一种传统。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承认:“歧视几乎仍存在于我们生活的各个制度中,影响深远,仍是我们基因的一部分”。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2019年4月9日发布的《2019年美国种族》报告说,在美国废除奴隶制150多年后,奴隶制的遗产仍然深刻影响着非洲裔美国人的社会地位。报告称:“美国种族歧视系统地反映在贫困率、住房、教育、刑事犯罪率、司法和卫生保健等方方面面。”超过半数非洲裔美国人认为,“种族平等在美国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正是由于国家机构和社会制度系统性地参与,才使得少数种族在美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活等诸多层面不可避免地遭受着全方位的歧视。除了前文所提及的执法司法领域外,在劳动就业、金融住房市场、日常社会生活、医疗教育等领域,针对非洲裔的种族歧视依旧是最为深重的。
 
  在就业市场和工资收入方面,非洲裔面临严重不利境况。美国进步中心网站报道指出,奴隶制和种族隔离制度把有色人种工人集中在低薪职业上,而职业隔离和有色工人持续贬值是政府有意制定政策的直接结果。就业歧视的存在使得经济福利方面的不平等持续固化,对于非洲裔而言尤为明显。在过去的40年里,非洲裔工人的失业率一直是白人工人的两倍,非洲裔家庭的收入中位值也比白人家庭低25%到45%。近10年来美国劳动力市场的扩张,并没有消除劳动力市场中系统性的种族差异。与白人相比,非洲裔美国人在就业中面临系统性障碍,导致更高的失业率、更少的就业机会、更低的工资、更少的福利和更大的就业不稳定性。从2018年11月到2019年10月,非洲裔大学生失业率比白人大学生高出40%;2019年9月,非洲裔女性失业率为5.1%,同期白人女性失业率为2.7%;在2018年全年全职工作的人群中,白人男性每挣1美元,非洲裔男性挣70.2美分,白人女性挣78.6美分,非洲裔女性挣61.9美分;从2019年7月到2019年9月,全职非洲裔员工的典型周收入中位值为727美元,而白人员工为943美元。 
 
  在住房和金融市场,非洲裔面临严重种族歧视。《洛杉矶时报》2018年5月27日报道,联邦消费者金融保护局数据显示,在所有贷款类型中,非洲裔申请人被拒绝的比例是非拉美裔白人申请人的两倍以上。2017年非洲裔抵押贷款申请的总拒绝率为18.4%,非拉美裔白人则为8.8%。住房贷款的申请拒绝率平均为9.6%,非洲裔的申请被拒率高达19.3%,相较之下非拉美裔白人拒绝率为7.9%。非洲裔还被收取更高的贷款利率,他们通常要承担比平均利率高出1.5个百分点的年利率。有调查显示,45%的非洲裔在租房或买房时受到歧视,相比之下只有5%的美国白人表示在住房方面受到歧视。种族偏见不仅会影响非洲裔获得住房,还会影响财产价值。由于种族偏见的存在,非洲裔社区的房屋平均被低估了4.8万美元,导致全国累计损失1560亿美元。
 
  在公共场所或工作场所中,非洲裔面临严重种族歧视。2018年4月12日两名非洲裔男子进入费城中心城区一家星巴克咖啡店要求使用洗手间,店员拒绝了他们并要求他们离开。在非洲裔男子拒绝离开之后,店员报警后,警察逮捕了这两名男子。这一种族歧视行径引起了广泛的抗议。正如评论所言,星巴克事件显示出了有色人种尤其是非洲裔美国人每天面临的歧视。工作场所中的种族歧视更是骇人听闻。例如俄亥俄州民权委员会经过为期九个月的调查宣布,通用汽车确实允许存在种族歧视的工作环境。非洲裔员工遭受种族主义言论攻击或威胁;工作场所的厕所被宣称“仅供白人使用”;非洲裔雇员被称为“猴子”,并被警告“滚回非洲去”;白人员工在工作服里面穿着带有纳粹标志的衬衫;“黑鬼”的称呼随处可闻。
 
  在新冠肺炎疫情应对和处置过程中,美国医疗系统的种族歧视也分外明显。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在田纳西州的调查发现,孟菲斯市新冠病毒检测大多数都是发生在以白人为主的富裕郊区,而不是以非洲裔为主的低收入社区;纳什维尔市的新冠病毒检测大部分都是由设置在白人社区的诊所进行,而设置在少数种族社区附近的检测机构却迟迟无法获得相应的检测设备和防护用品。这些地区检测地点的分布表明,不同种族长期以来在获得医疗服务方面存在明显差距。美国一家生物技术数据公司通过分析几个州的医疗账单信息发现,非洲裔美国人在出现咳嗽和发烧症状后就诊时,医生不太可能安排他们接受当时较为稀有的新冠病毒检测。而对于基础疾病发病率较高的少数种族而言,这种延误诊断和治疗是极为有害的。美国全国城市联盟主席马克·莫利亚尔认为:“医护人员和医疗系统等对非洲裔存在一定偏见,与白人相比,非洲裔患者接受的医疗服务更少,医疗质量更差。”正是为了消除新冠肺炎疫情中少数种族群体被区别对待的现象,联合国非洲裔人问题专家工作组在一份声明中指出,结构性歧视可能会加剧获得医疗保健和治疗的不平等,从而导致康复结果中的种族差异,并增加非洲人后裔的死亡率和发病率。并呼吁各国政府在应对新型冠状病毒危机期间为所有人提供医疗服务时,承诺保证种族公平和平等。
 
  四、还会有下一个乔治·弗洛伊德吗? 
 
  在美国的种族问题上,居于核心的还是白人与非洲裔的种族关系问题。综合近年来美国大量的民意调查数据,大致可以归纳出如下三个整体性特征:
 
  一是美国存在针对非洲裔的严重种族歧视。2016年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的民意调查显示,77%美国民众认为存在针对非洲裔的种族歧视问题,其中52%的人认为这种歧视非常严重。2017年一项民意调查显示,57%的非洲裔受访者表示感受到来自白人威胁感的增加。皮尤研究中心网站2018年报道称,81%的非洲裔认为种族歧视仍是当今社会的严重问题,92%的非洲裔受访者认为白人相对他们在社会上具有优势地位。皮尤中心2019年调查也显示,大约2/3的受访者认为,与白人相比,非洲裔在与执法司法部门打交道时受到歧视。
 
  二是美国的种族关系正在持续恶化。2016年《纽约时报》和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最新的联合调查显示,69%的受访者认为美国的种族关系整体很差。60%的受访者认为美国的种族关系正在日趋恶化,而一年前认同这一观点的比例仅为38%。盖洛普2017年民意测验数据显示,42%的美国民众表示对美国的种族关系感到极度担忧,比2016年高出7个百分点,创下盖洛普调查17年来的最高纪录。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发布的《2019年美国种族》报告显示,约58%的受访者认为“美国的种族关系十分糟糕”,约65%的人表示“近年来美国社会的种族主义言论变得越来越普遍”。
 
  三是美国民众在种族歧视上认识分裂。皮尤研究中心2013年的调查发现,70%的非洲裔认为在与警察打交道时他们比白人更少受到公平对待,只有37%的白人认同这一观点;68%的非洲裔认为相比白人而言他们受到了法庭不公正对待,仅有27%的白人同意这一观点。美国公共宗教研究所的调查表明,美国非洲裔和白人对警察的态度存在巨大分歧。64%的非洲裔认为社区内存在警察虐待问题,仅有17%的白人认同这种观点,前者是后者的近4倍。仅有48%的非洲裔对警察执法较有信心,而83%的白人持这种观点。白人和非洲裔对最近警察杀害非洲裔美国人的看法存在不同,大约有65%的白人和15%的非洲裔认为警察杀害非洲裔美国人为孤立事件,但有81%的非洲裔则认为该事件是广泛存在的一种行为模式。在乔治·弗洛伊德死亡之后刚刚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有77%的白人受访者表示警察值得信任,而非洲裔受访者中这一比例仅为36%,不及前者一半。
 
  正如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就乔治·弗洛伊德事件发表的讲话中指出的那样, 美国不可能一朝一夕就能清除长达四百余年历史的种族主义,因为它涉及到奴隶制、种族隔离法案和制度性的种族意识形态。与此同时,随着人口种族结构的变化、文化宗教上的差异、移民数量的持续增长、社会经济资源的竞争等诸多因素的同步发展,美国白人至上主义的回潮已经成为现实。这也就决定了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种族关系依旧会成为美国社会分裂与冲突的最大根源。
 
  执法司法领域实质上只是美国制度性、系统性、结构性种族主义中的一个环节,在美国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的源头不能被根除之前,针对非洲裔的警察暴力执法依旧会持续发生。就在全美因乔治·弗洛伊德之死而举行如火如荼的抗议活动之际,美国监狱管理局发布声明称,6月3日纽约市联邦监狱的一名非洲裔囚犯在被惩教人员喷洒胡椒喷雾后死亡,而死者恰巧也姓弗洛伊德。
 
2020年6月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上一篇:团结合作 生命至上——中外专家研讨疫情防控中的人权保障
下一篇:“比例原则在疫情防控中的人权保障作用”国际研讨会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