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人权研究会 > 《人权》杂志 > 最新一期 >
消除贫困保障人权: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2018•北京人权论坛”观点综述

2019-04-04 13:59:17   来源:《人权》2018年第6期   作者:武文扬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内容提要:由中国人权研究会和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共同主办的“2018•北京人权论坛”于 2018年9月18-19日在北京举办。来自近50个国家、地区和国际组织的官员、学者和专家就“消除贫困:共建一个没有贫困、共同发展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议题进行了探讨和交流。与会人士肯定了消除贫困对促进人权保障的意义,尤其是对生存权和发展权的推动,以及对特定群体的保护。与会人士分享了中国以及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减贫经验,讨论了减贫的困难和挑战,并就如何通过国际合作实现互利共赢,构建没有贫困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提出了建议。此论坛为不同国家、不同领域的嘉宾提供了开放多元的交流平台,促进了消除贫困的理论与实践研究。

  关键词:消除贫困 生存权 发展权 精准扶贫 人类命运共同体

  2018年9月18日至19日,中国人权研究会和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共同举办“2018•北京人权论坛”。论坛围绕“消除贫困:共建一个没有贫困、共同发展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展开,论坛下设四个分论坛,包括“消除贫困与生存权和发展权的实现”“中国的扶贫理念、成就、经验的人权意义”“减贫的国际合作与人权保障”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人权保障”。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黄坤明先生、中国人权研究会会长向巴平措先生、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黄孟复先生、阿富汗独立人权委员会主席西玛•萨马尔女士、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张军先生、英国上议院议员纳尔•戴维逊勋爵、联合国粮农组织农村减贫战略项目主任本杰明•戴维斯先生在论坛开幕式致辞。来自近50个国家、地区和国际组织的官员、学者和专家等200多人出席。

  一、消除贫困有助于促进人权保障

  贫困是人权保障的巨大阻碍,也是国际社会所面临的共同挑战。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虽然极端贫困人口已在2015年下降至10%,但消除极端贫困的速度正在减慢,仍有26.2%的人口每日生活费低于3.2美元,接近46%的人口每日生活费低于5.5美元。①处于贫困的人,可能连食物、饮用水和衣着等最基本的生活需求都无法得到满足,健康权、受教育权等其他权利和自由也受到影响。消除贫困将有助于全面推进经济、文化、社会、公民和政治等各项人权的发展,尤其将促进生存权和发展权的保障,帮助妇女、残疾人、少数民族等特定群体获得更好的物质和精神生活。

  (一)消除贫困有助于生存权和发展权的保障

  生存权和发展权是首要的基本人权,也是密切相连的人权。这两个人权概念概括和反映了人权法的本质与核心内容,体现了“保生存、促发展”的人权根本路径,而消除贫困正是保障生存权和发展权的应有之义。②

  生存权是指在一定社会关系中和历史条件下,人们应当享有的维持正常生活所必需的基本条件的权利。虽然学术界对其含义和内容存在不同观点,但此项综合权利的重要意义不言而喻。可以从众多国际和区域人权文件中找到生存权的相关内容,各国应通过消除贫困积极促进生存权的保障。例如,《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要求各缔约国采取步骤,保证人人有权为他自己和家庭获得适当的生活水准,包括适当的衣食和生活环境。③然而,当今世界仍有大量人民处于贫困当中,生存权无法得到切实保障。印度人权专家卡西克扬表示,除了对生存的积极保障,还要关注对生存的消极保障,因为全球贫困的主要原因是人们被剥夺了生存所需的资源,而现在不公正的经济秩序和支持这种秩序的机构仍在继续制造贫困。④若想改变这种状况,不仅需要发展中国家自身的探索与努力,而且需要整个国际社会,尤其是发达国家的配合与投入。

  贫困不仅危及生存权,也阻碍发展权的实现。根据《发展权利宣言》,发展权是不可剥夺的人权,每个人都有权参与、促进并享受经济、社会、文化和政治发展,所有人权和基本自由都能在这种发展中获得充分实现。⑤国际社会很早就意识到贫困对发展的阻碍。1969年的《社会进步与发展宣言》就将消除贫困作为目标,呼吁在尊重与符合人权和基本自由的条件下不断提高所有社会成员的生活水准。⑥《变革我们的世界: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简称《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再次重申人类消除一切形式和表现的贫困的决心。⑦有与会嘉宾指出,根据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如果生存权的保障可以被视为人类社会努力满足其社会成员生理、安全等低层次的需要,那么发展权的保障则是为了满足成员更高层次的需要,如自我实现的需要,消除绝对贫困和相对贫困正是满足了这些不同层次的需要。⑧

  中国的人权保障已逐步从生存权导向转至发展权导向,从经济领域发展权扩展到全领域发展权,中国不同于西方的人权保障与发展进程体现出人权路径的多样性与多元化。⑨与会嘉宾也指出,在大力推动生存权和发展权的同时,应警惕和避免经济快速增长对环境和生态系统带来的破坏,以及其对公众生命、健康和生活质量所带来的影响。中国只有继续通过全方位、立体式的措施控制、减少、治理污染和保护生态环境,坚持“绿色发展”,才能确保对生存权和发展权的可持续性保障。⑩

  (二)消除贫困有助于特定群体的人权保障

  特定群体,尤其是弱势群体,会因自身和社会等因素的影响和制约,更容易处于贫困或受到贫困所带来的危害。阿富汗独立人权委员会主席西玛•萨马尔就表示,贫困侵犯多项基本人权和自由,还会加剧对妇女、儿童、老年人、少数民族等群体的暴力行为,阻碍他们的发展。⑪《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也强调了对特定群体的帮助,以确保他们能获得社会保障,享有平等获取经济资源的权利,拥有抵御经济、社会、环境冲击的能力。⑫

  中国的减贫行动对特定群体权利进行特别保障,贫困妇女、儿童、老年人、残疾人、少数民族等群体中的贫困人口是扶贫工作的重点对象。⑬在消除妇女贫困方面,虽然中国通过落实《中国妇女发展纲要(2011-2020)年》,加大对贫困妇女的保障并取得显著成就,但农村妇女的贫困问题仍是脱贫攻坚的重要问题。有与会嘉宾指出,应从“弱者”视角探讨消除农村妇女贫困的问题,遵循平等性、适当倾斜和生态互动原则,深化对妇女的“赋权”,切实保障农村妇女的工作权、财产权、受教育权和社会保障权等。⑭残疾人权利保障事业也在不断推进。根据2018年的数据,此前五年间,通过落实残疾人基本民生保障、就业创收增收、基本公共服务,建立残疾人福利补贴制度等举措,已有超过500万贫困残疾人摆脱贫困。⑮有与会嘉宾以广州市为例,介绍了地方残疾事业的发展与成就,并提出了大力促进残疾人家庭就业增收、鼓励社会组织参与扶贫、实施阳光助残扶贫基地、加大金融扶持力度、保障资产收益等改进扶贫工作的措施。⑯有与会嘉宾则关注农民工群体,指出权利的实现和保障对于农民工消除贫困、实现生存权和发展权有极为重要的作用,应鼓励专业社会组织向农民工提供免费、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通过普法提高农民工的法律意识和维权能力。⑰与会嘉宾还围绕减贫与少数民族、未成年人等群体的人权保障展开了交流。

  二、中国的扶贫理念、实践及贡献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脱贫攻坚工作作为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重点任务,作出一系列重大部署和安排。通过超常规的举措和力度,中国平均每年减贫人数达到1,300万以上⑱,在脱贫攻坚领域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为全球减贫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

  (一)中国的扶贫理念与成就

  中国政府创新扶贫模式,实施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基本方略。与会嘉宾认为,习近平同志就精准扶贫提出的“扶持谁”“谁来扶”“怎么扶”的论述,对实现精准扶贫领域的人权保障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第一,“扶持谁”。此问题是权利主体的问题,只有把真正的贫困人口弄清楚,才能因地制宜,因人施策。根据精准扶贫理念,有关部门通过制定和完善贫困人口识别办法、开展建档立卡、建立全国扶贫信息网络系统等工作,对扶持对象进行精准识别和精准管理。第二,“谁来扶”。此问题是义务主体的问题。要加快形成中央统筹、省(自治区、直辖市)负总责、市(地)县抓落实的扶贫开发工作机制,做到分工明确、责任清晰、任务到人、考核到位。应最大限度地汇集不同方,包括政府及非政府机构、组织和个人的力量,共同消除贫困。第三,“怎么扶”。有与会嘉宾认为,此问题解决的是贫困人口人权的客体内容,其与前文中的权利主体和义务主体形成三位一体的人权体系,彰显了全方位落实贫困人口发展权的显著理论特征。从发展权视角分析,贫困人口的权利可以划分为经济发展、政治发展、文化发展、社会发展和生态发展权利的五大子权利系统,而当前中国的扶贫攻坚战略正折射出五大发展权利整体推进、系统保障的理念。⑲也有嘉宾认为,“怎么扶”主要是在坚持人权普遍性原则与贫困地区具体情况相结合的基础上,切实理清贫困地区人权保障的基本思路,包括科学设计精准扶贫的工作流程、形成完整的精准扶贫政策体系,并确保精准扶贫政策体系兼顾统一性和灵活性。⑳

  习近平精准扶贫的重要论述为中国人权事业的进步提供了思想支持、物质基础和良好的国际氛围。[21]相较于以往相对粗放式的扶贫开发,“精准扶贫”的基本方略更具科学性,充分表达出对人权的关切,其不仅突显出公共政策中自主、内生的人权意识,还将人权关切和人权方法嵌入正在转型变革的治理体系中。[22]通过全面实施精准扶贫方略,脱贫攻坚已取得决定性进展,大大提升了中国的人权保障水平。从全球层面来说,中国的脱贫攻坚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减贫工程,也是最大规模的人权保障工程,这对许多发展中国家有鼓舞和激励的作用,也有启发和借鉴意义。[23]

  (二)中国的扶贫实践与经验

  根据精准扶贫方略,各地因地制宜地开展脱贫攻坚,为中国扶贫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切实改善了人民的生活生产水平。从这些实践中,可以看到各地在中央和多方支持下,通过加大产业扶贫力度,推进就业扶贫,实施教育脱贫攻坚行动,开展扶贫扶志行动等措施,在扶贫工作中取得了显著成绩。

  第一,加大产业扶贫力度,推进就业扶贫,通过发展特色和优势产业帮助群众就业,提高群众收益。西藏墨竹工卡县,充分利用旅游文化、冬虫夏草、矿产资源等本地优势,成立公司,建设项目,以产业发展带动群众增收致富,并采取“企业订单式招聘、政府针对性培训”等措施,拓宽贫困群众的就业渠道。[24]通过精准扶贫,墨竹工卡县的贫困发生率大幅降低,贫困人口大幅减少。湖北省神农架林区红坪镇红河村的扶贫工作也取得了显著成效。红河村根据其自然环境和气候,确立重点发展玛卡、羊肚子菌、五味子和猪苓种植业,中蜂和土猪养殖业和农家乐旅游业,通过发放种苗、肥料、中蜂箱,帮扶农家乐,发放奖扶资金等形式,帮助村民起步和发展,增收减贫。[25] 2017年年底,红河村已基本完成脱贫。全国工商联、国务院扶贫办、中国光彩会发起的“万企帮万村”也在产业扶贫中发挥了积极作用。此项目通过“龙头企业+专业合作社+专业大户+贫困户”等合作机制,充分动员民营企业带动贫困地区的产业发展。[26]

  第二,通过一系列有创新性的措施进行“志智双扶”,激发群众的脱贫斗志,鼓励群众学习脱贫技能。河南省新乡市封丘县就是通过“志智双扶”精准扶贫的优秀典型案例。面对贫困群众文化素质较低、就业能力弱、缺乏自主脱贫信心的问题,封丘县通过“两会一公约”的多元协同治贫的结构、制度及其运行机制,较为成功地走出一条外帮扶内驱动、精神和物质脱贫并行的“志智双扶”实践路径。[27] “两会”分别指“德行评议会”和“教育培训会”。前者是村民和村干部构成的自治组织,负责有针对性地帮教各贫困户,并通过定期举办的德行评议会了解贫困户的状况,对相关问题进行讨论和表决,鼓励先进户,激励后进户。后者是为“志智双扶”建立的“志—技—岗”三位一体的教育培训机制,即先提贫困户志气,再让其通过培训学习技能,最终帮助他们获得实习或就业岗位。“一公约”指的是封丘县的制定的《贫困户脱贫公约》,其为贫困户的行为提供指导,为德评委的评议提供依据。“两会一公约”不仅扶起了贫困户的脱贫信心,也提升了贫困户的脱贫能力。

  第三,实施教育脱贫攻坚,以保证义务教育为核心,降低贫困地区辍学率,提升义务教育质量。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的阿土列尔村,曾因地势险要,条件恶劣,孩子上学需要攀爬藤梯,而被称为“悬崖村”。在中央及四川省有关部门的支持下,凉山彝族自治州积极开展精准扶贫工作,尤其重视悬崖村的义务教育。为了保证所有适龄儿童入学,减少学生往返学校的次数并保证其安全,阿土列尔村扩建成了能容纳400人的全寄宿制村小学,通过为学生提供生活费补助,补充师资,增加幼教点,鼓励各地高校大学生来此支教,改善义务教育情况。[28]同时,阿土列尔村加强了配套设施建设,搭建钢梯取代藤梯,修建索道,解决了脱贫工作中孩子上学难,村民出行难的问题。务川县石朝乡在精准扶贫中也十分重视教育的作用。作为贵州省20个极贫乡镇之一,其认识到让孩子接受教育,学习知识和技能,才是帮助贫困家庭永久脱贫的最重要途径。石朝乡按照“精准资助、应助尽助”的原则,建立涵盖从小学到大学的贫困学生资助体系,开展“学前贫困幼儿资助”项目,新建扩建学校,对因贫辍学的学生进行劝返保学,以确保贫困家庭孩子受教育的权利。[29]

  贫困是对基本人权的侵犯,也是对人的尊严的伤害。精准扶贫的实践蕴含着我国人权发展的逻辑脉络。中国在反贫困方面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是中国人权事业进步的重大成就。中国治理贫困的实践和经验为构建中国特色人权理论提供了许多新启发。而基于人权的视角审视我国的扶贫脱贫进程,也可以让我们对扶贫脱贫的方式和措施进行更全面的认识。切实有效地保障人权,是反贫困的重要途径。在国家扶贫脱贫战略中,应当更加注重从保障贫困者人权,尤其注重保障贫困者的平等参与权和平等发展权,以此激发脱贫的积极性、自觉性,保障发展的持续性。[30]

  三、共建没有贫困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在全球层面消除贫困仍面临很大阻碍。发达国家面临着老龄化、智能化带来的经济增长乏力和就业困难,发展中国家普遍面临低增长、低教育的困境,发展落后国家则面临人口高增长和内部冲突,这些因素都对消除贫困不利。[31] 2017年1月,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提出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议,呼吁通过国际合作实现共赢共享。此倡议也为消除全球贫困提供了新的方向。

  (一)消除贫困是全球挑战

  贫困不是单个国家或区域,而是全球所面临的挑战。例如,南亚虽然在减少极端贫困和增加贫困人口收入方面取得显著进展,但仍有超过80%的人口每日生活费低于5.5美元;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共同繁荣程度下降;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仍是极端贫困人口最多的区域。[32]与会嘉宾介绍了不同国家和地区在减贫领域的探索和努力,以及所面临的困境。

  亚洲的减贫工作卓有成效,但也面临不少挑战。越南胡志明国家政治学院的朱氏翠姮表示,越南政府投入大量资金开展扶贫工作,以改善健康、教育服务和综合基础设施,但仍有较高比例的人口无法享受适当生活水准,存在返贫风险高,贫困家庭过度依赖国家补贴等问题。[33]老挝社科院政治所的吉再•因塔维坎表示,老挝已通过一系列扶贫项目成功地将贫困人口百分比从2008年的27%降至2014年的20.5%,并正向10%的目标推进。但在这过程中仍存在不少困难,例如有限的人力资源和预算,贫困导致的学生辍学难以解决,基层人员有限的技能和报酬,以及妇女因传统刻板观念而发展受阻等。[34]乌兹别克斯坦国家人权中心的阿克马尔•萨伊多夫介绍了其国家政府通过提供疾病津贴、失业救济金、养老金、残疾人福利、多子女家庭福利等措施,为低收入家庭提供支持的努力。其指出,亚洲人权保护的主要特点之一就是国家在社会发展中发挥主导作用,各国应在此之上开展更多的合作。

  贫困和极端贫困也是长期困扰美洲,尤其是拉丁美洲的问题。根据联合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的数据,2014年至2016年拉丁美洲的贫困和极端贫困水平甚至有所上升,贫困人口比例从28.5%上升至30.7%。[35]虽然美洲人权体系有与减贫相关的区域性人权文件,例如《美洲人权公约关于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领域的附加议定书》和《美洲社会宪章的行动计划》,但国家的落实与合作依然有待提高。巴西马托格罗索大学的马佐利指出,拉丁美洲国家有义务加强劳动和福利体系,尤其是在经济不稳定和衰退的时期,以避免贫困率的增加。各国还应关注老年人退休金的问题,因为到2040年拉丁美洲60岁以上人口将超过14岁以下人口,而80岁以上人口将增加2,000万之多。除了国家本身要通过各种制度和政策积极响应贫困人口的需要,马佐利认为国际合作也十分关键,各国应向最贫困的国家提供援助,发达国家应共同承担起消除世界贫困的责任。[36]

  非洲因殖民和战乱等历史原因,一直受到贫困的制约。南非人权委员会专员安德烈•关姆介绍了南非在消除贫困方面的成就及问题。为了降低多维贫困,南非政府为贫困家庭免费提供基础服务、初级医疗和教育,发放各种社会救济金,但不平等问题极大阻碍了扶贫进展。在2011年至2015年间,南非的贫困率不降反增。种族隔离政策所遗留的影响仍然体现在种族、性别、地区和年龄上的贫困和经济不平等,只有在刺激经济增长的同时持续缩减不平等,才能使贫困的人有更多机会通过教育和工作改变命运。[37]意大利国际研究中心的加布里埃莱•亚科维诺则以非洲乍得湖地区博科圣地极端组织为例,说明贫困,尤其是缺少粮食和水资源等基本生活需要,会促成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诞生和传播。如果国际社会不能帮助贫困国家满足他们公民生存的基本需要,例如提供食物和治疗瘟疫的药物,那么贫困将会导致和加速极端暴力的蔓延。[38]

  (二)国际合作是有效应对全球贫困的重要途径

  消除贫困需要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然而有限的合作模式、程度和范围,没能如期满足全球贫困人口的需要,也没能使发展中国家在国际合作中实现真正的共赢共享。在这种背景下,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议十分及时和重要。只有扩大国际合作,在安全格局、经济发展和生态建设等多方面共同努力,让各国在更加公平公正的环境中发展,全球贫困问题才有可能得到切实有效的解决。古巴外交部的理查德•图尔•德拉孔塞普西翁认为,排斥和剥削仍是国际体系恒久不变的因素,最贫困的国家无法凭一己之力摆脱不发达的处境,世界需要真正的国际合作。发达国家在消除贫困的国际合作方面建树颇微,在气候变化和冲突加剧等恶化贫困的问题上没能起到应有的作用,只有改变仅让少数国家获益的现行国际经济秩序,促进互利的国际合作,才有可能消除贫困。[39]加蓬人权总司研究员日耳曼•姆贝加•埃邦也表示,贫困是全球共同面临的风险,任何国家和政府都不能单方面宣称已解决这一问题。国际社会,尤其是发达国家,应为动乱国家提供援助,帮助重建和平;支持贫困国家的工业化农业发展;适当减少贫困国家的债务;帮助它们振兴教育事业。乌克兰议会首任人权全权代表妮娜•卡尔帕乔娃系也表达了对通过国际合作消除贫困的支持。其表示,现有国际体系造成国际社会的一端贫困加重,所有人都应成为人类共同命运的组成部分,以创造一个没有贫困、充满人道关怀的和谐世界,为每个人的体面生活和全面发展创造条件。

  中国积极参与和推动消除贫困的国际合作,用实际行动展现了中国共同发展的决心,以及互利共赢的开放姿态。随着国力增强,并摸索出成功的减贫道路,中国有更多能力在国际合作中发挥积极主动的作用,将自身的经验和机遇与其他国家共享。2001年至今,中国参与减贫的国际合作阶段,已从接受和争取资金和物质援助,步入对外输出资金、技术及管理经验的对外援助阶段。[40] 2001至2013年间,中国对外援助额的年均增长率高达21.20%。[41] 2013年“一带一路”战略提出后,中国对外援助金额更是超过了之前的10年之和。中国在减贫领域的合作并不是简单的给予,而是为了推动共同发展。中国重视开展惠及大众的基础设施和能源建设的经济合作,以及为发展中国家培养人才的教育合作。如在与非洲各国的合作中,中国通过医院、学校、住房、政府办公楼、港口、电视台、发电站、水坝、公路、铁路等援建项目,既帮助非洲人民的发展,也为企业创造了发展机会;中国还为非洲留学生提供奖学金,希望有更多学生可以成为促进中非共同发展与合作的桥梁。[42]尼日利亚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查尔斯•奥努奈居表示,消除贫困并不是简单地做慈善,而应以包容性和可持续性增长的核心政策为基础,通过不断形成和配置人力资本推动长期的发展。[43]

  中国倡导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为了与世界各国加强合作,互利共赢,建立一个和平、安全、繁荣、和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下,更多处于贫困的人才能受益于经济发展与社会进步,从而脱离贫困。南非姆贝基非洲领导力研究所的谭哲理表示,中国有意愿与其他国家尤其是与那些参与南南合作的国家分享其成果。无论是“一带一路”的倡议,中非合作论坛,还是和金砖国家取得的进展,都反映出中国的全球影响力,这种影响是建立在双赢和相互尊重之上,而非通常意义上的霸权。[44]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跨文化人权研究中心的汤姆•兹瓦特表示,中国主动提出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方案,有助于促进发展中国家在国际治理中获得更多发言权。这种人权外交政策应被置于更重要的地位,因为其可能促成全新的联盟与伙伴关系,为中国与其他国家和区域,包括与欧洲国家的合作带来机遇。[45]

  四、结语

  消除贫困是全人类共同奋斗的目标。贫困不仅阻碍人权与自由的实现,也限制国家的发展。通过减贫,中国大力促进了人权事业的进步,特别是生存权和发展权的保障。而生存权和发展权的保障,又为提高人民生活生产水平,巩固减贫成果,提供了有力支持,形成良性循环。在减贫工作中,中国实施了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基本方略,并取得显著成就。这种有针对性且以人为本的方略,虽然是中国基于国情探索出的道路,其意义却不局限于中国,它能被他国所借鉴和学习,可以帮助更多处于贫困的人。与此同时,中国也愿意聆听和学习其他国家和区域的减贫经验,了解他们的困难与挑战。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议,正是体现了中国愿意在包括人权等领域加强国际合作,推动互利共赢,与其他国家一道应对与解决全球贫困的决心。

  (武文扬,中国政法大学人权研究院讲师,法学博士。)

  注释:

  ①World Bank,“Nearly Half the World Lives on Less than $5.50 a Day”,Oct 17th,2018,at https://www.worldbank.org/en/news/press-release/2018/10/17/nearly-half-the-world-lives-on-less-than-550-a-day.

  ②参见柳华文:《消除贫困与生存权、发展权的实现——以中国的实践为例》,“2018北京人权论坛”会议论文。

  ③参见《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联合国大会1966年12月16日通过,第11条。

  ④[印度]戴瓦拉亚普拉姆•拉马沙米•卡西克扬:《消除贫困及实现生存权和发展权》,“2018北京人权论坛”会议论文。

  ⑤参见《发展权利宣言》,联合国大会1986年12月4日通过,第1条。

  ⑥参见《社会进步与发展宣言》,联合国大会1969年12月11日通过,第10条。

  ⑦参见UN Doc.A/RES/70/1,《变革我们的世界: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第2页。

  ⑧参见陈巴特尔:《生存权、发展权的保障与消除贫困——基于中国的扶贫经验》,“2018北京人权论坛”会议论文。

  ⑨参见张永和:《保障民众基本生活水准是国家义务》,“2018北京人权论坛”会议论文。

  ⑩参见张爱宁:《绿色发展:生存权和发展权实现的中国经验》,“2018北京人权论坛”会议论文。

  ⑪参见[阿富汗]西玛•萨马尔:《消除贫困与生存权发展权的实现》,“2018北京人权论坛”会议论文。

  ⑫参见UN Doc.A/RES/70/1,《变革我们的世界: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第13页。

  ⑬参见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中国的减贫行动与人权进步》白皮书,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第17页。

  ⑭参见黄爱教、范国华:《消除贫困与农村妇女权利保障:“弱者”视角》,“2018北京人权论坛”会议论文。

  ⑮参见潘跃:《贫困残疾人 帮扶咋精准》,载于《人民日报》,2018年6月26日。

  ⑯参见宋尧玺:《广州市残疾人扶贫事业发展与权利保障》,“2018北京人权论坛”会议论文。

  ⑰参见佟丽华:《培养专业社会组织,全面加强农民工人权保障》,“2018北京人权论坛”会议论文。

  ⑱《十八大以来年均减贫人数超过1,300万 获历史突破》(2017年10月11日),载中国日报网,http://caijing.chinadaily.com.cn/2017-10/11/content_33107977.htm,2018年10月30日访问。

  ⑲参见汪习根、刘远:《习近平关于减贫与人权的重要论述——免于贫困的权利》,“2018北京人权论坛”会议论文。

  ⑳参见鲜开林:《习近平精准扶贫重要论述对人权保障的贡献》,“2018北京人权论坛”会议论文。

  [21]参见张伟、石慧:《习近平精准扶贫重要论述与人权保障》,“2018北京人权论坛”,会议论文。

  [22]参见郑若瀚:《中国的减贫与减贫驱动的中国人权新发展:经验、趋势和挑战》,“2018北京人权论坛”会议论文。

  [23]参见李云龙:《中国脱贫攻坚与人权保障》,“2018北京人权论坛”会议论文。

  [24]参见边巴拉姆:《论人权保障与精准扶贫工作的新型关系——以墨竹工卡县精准扶贫精准脱贫为分析对象》,“2018北京人权论坛”会议论文。

  [25]参见杨成铭:《从红河村脱贫看消除贫困对生存权和发展权的保护》,“2018北京人权论坛”会议论文。

  [26]参见吴志红、谈火生:《先富帮后富的中国人权实践——以“万企帮万村”精准扶贫行动为例》,“2018北京人权论坛”会议论文。

  [27]参见蒋晨光、褚松燕:《多元协同治贫与“志智双扶”机制创新——以河南封丘县扶志扶智工作为例》,“2018北京人权论坛”会议论文。

  [28]参见周伟:《极度贫困“悬崖村”精准脱贫工作的启示》,“2018北京人权论坛”会议论文。

  [29]参见贺泳杰:《权利导向的扶贫行动——来自中国最贫困地区第一线的实践》,“2018北京人权论坛”会议论文。

  [30]参见叶传星:《中国贫困治理实践背后的人权逻辑》,“2018北京人权论坛”会议论文。

  [31]许尧:《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消除贫困》,载《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全球人权治理》,五洲传播出版社2018年版,第155页。

  [32]World Bank,“Nearly Half the World Lives on Less than $5.50 a Day”,Oct 17th,2018,https://www.worldbank.org/en/news/press-release/2018/10/17/nearly-half-the-world-lives-on-less-than-550-a-day.

  [33]参见[越南]朱氏翠姮:《贫困与人权:越南的案例》,“2018北京人权论坛”会议论文。

  [34]参见[老挝]吉再•因塔维坎:《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在减贫方面的人权保障》,“2018北京人权论坛”会议论文。

  [35]Social Development Division and the Statistics Division of the Economic Commission for Latin America and the Caribbean(ECLAC),Social Panorama of Latin America 2017,United Nations Publication,2018,p.80.

  [36]参见[巴西]巴莱里奥•奥利维拉•马佐利:《拉丁美洲减贫和保护人权的合作》,“2018北京人权论坛”会议论文。

  [37]参见[南非]安德烈•关姆:《消除贫困以及实现生存权和发展权:南非视角》,“2018北京人权论坛”会议论文。

  [38]参见[意]加布里埃莱•亚科维诺:《减贫的国际挑战:欧洲视角》,“2018北京人权论坛”会议论文。

  [39]参见[古巴]理查德•图尔•德拉孔塞普西翁:《国际合作和减少贫困以保障人权》,“2018北京人权论坛”会议论文。

  [40]参见罗艳华:《中国参与减贫国际合作:促进人权发展的重要途径》,“2018北京人权论坛”会议论文。

  [41]参见胡鞍钢、张君忆、高宇宁:《对外援助与国家软实力》,载《武汉大学学报》2017年第3期,第7页。

  [42]参见黎尔平:《人权保障理念下的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减贫合作》,“2018北京人权论坛”会议论文。

  [43]参见[尼日利亚]查尔斯•奥努奈居:《消除贫困的挑战及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前景》,“2018北京人权论坛”会议论文。

  [44]参见[南非]谭哲理:《超越国界:宣扬价值体系和仁爱精神——“消除贫困:寻求共同发展,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2018北京人权论坛”会议论文。

  [45]参见[荷]汤姆•兹瓦特:《让全世界听到中国的故事和声音:普及精准扶贫并在全球范围内倡导“以人为本”的理念》,“2018北京人权论坛”会议论文。

Abstract: The“2018•Beijing Forum on Human Rights”cosponsored by the China Human Rights Research Association and the China Human Rights Development Foundation was held in Beijing on September 18-19,2018.Officials,scholars and experts from nearly 50 countries,regions and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have discussed and exchanged on“eliminating poverty:building a community of human destiny without poverty and common development.”Participants affirmed the significance of poverty eradication to the promotion of human rights protection,especially the promotion of the right to life and development,as well as the protection of specific groups.Participants shared experiences on poverty reduction in China and other countries and regions,discussed the difficulties and challenges of poverty reduction,and made recommendations on how to achieve mutual benefit and win-win through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and build a community of human destiny without poverty.This forum provides an open and diverse communication platform for guests from different countries and different fields,and promotes theoretical and practical research on poverty eradication.

  (责任编辑刘更银)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上一篇:打造国际交流平台提升中国人权话语权
下一篇:国际人道法的现代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