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世界看中国 >
吉尔吉斯斯坦记者走进新疆:教培中心为新疆和平繁荣提供保障

2019-08-30 14:20:36   来源:参考消息网   作者: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参考消息网8月30日报道 《吉尔吉斯斯坦言论报》网站8月16日刊登了该报记者阿利娅·莫尔达利耶娃对新疆的见闻。阿利娅·莫尔达利耶娃受邀参观了新疆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教培中心)。文章摘编如下:
 
  今年7月,中国邀请了20多名来自各国的记者参观了教育培训中心。一部分人去了喀什和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我们来到了阿克苏与和田。在这里,组织者带我们参观了温宿县和墨玉县的寄宿学校。我们和那里的人聊天,并拍摄了照片和视频。
 
  “教授知识的学校”
 
  在介绍教育培训中心的见闻之前,先说说我参观的新疆大型恐怖袭击和暴力犯罪展,再听听新疆知识界人士是如何看待这些机构的。
 
  在乌鲁木齐的新疆国际会展中心参观展览是官方行程的第一站。它一下子提出并回答了许多“为什么”:为什么到处都是摄像头?为什么有那么多派出所和“公共检查点”?为什么到处都有路障和保安岗亭?为什么会有这些中心?
 
  介绍重大恐怖活动(上世纪90年代以来数千次恐怖活动中规模最大的40次)的展示墙上可以看到真实的恐怖活动照片,屏幕里播放着爆炸画面,展台上陈列着从武装分子手中缴获的武器。
 
  我们在新疆社会科学院与十名学者进行了交流,其中有几名维吾尔族人和一名哈萨克族人。他们表示,在这所1981年成立的机构中,40%的人是少数民族。
 
  宗教学教授马品扬(音)说:“本地区成立职业技能中心的目的是对受到极端主义影响的人进行再教育,向他们普及法律,让他们掌握专业技能。那里会向学员介绍正确的宗教知识。事实是有力量的:本地区已经近三年没有发生任何恐怖活动。各民族都对此感到满意。要知道,在此之前,我们都是受害者。在恐怖活动频发的时期,我们整天担惊受怕,不知道这种事情什么时候又会发生。”
 
  新疆社科院法学研究所一位副所长强调,教育培训中心不像国外传言的那样是“关押囚犯”的地方。他和他的同事们表示,那些完成课程的人轻松地融入了正常的社会生活,尽管也有人重回教育培训中心。总的来说,这些中心就是教授知识的学校而已。它们是开放的,你可以直接与正在学习和已经毕业的学员交谈。
 
  恐怖主义是全人类的敌人。这些学者呼吁所有国家根据本国法律采取措施。新疆近年来发生的许多恐怖活动破坏了社会生活,给地区及当地居民造成了重大物质损失。恐怖分子试图给新疆人洗脑,让他们坚信恐怖分子的做法是正确的。现在必须在老百姓的意识中把宗教和极端主义区分开来。教育培训中心正是为了改造受这种思想影响、并已经产生犯罪意图的人。
 
  学者们认为,新疆已经进入蓬勃发展阶段。中央政府政策的优势显而易见。其他省份对新疆进行了精准帮扶。南疆受到特别重视,政府实施免税等政策以鼓励商业和经济发展。
 
  新疆社科院哲学研究所所长木拉提·黑尼亚提强调,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尊重少数民族语言:有使用这些语言的报纸、电台和电视台,在网上很容易找到相应文种的信息。毕业和入学考试使用5种语言。同时,普通话是必须掌握的,因为这有助于少数民族走向更大的舞台。
 
  “老师视我如亲人”
 
  接待方告诉我们,位于阿克苏地区温宿县的教培中心与和田地区墨玉县的类似机构一样,都设立于2017年。学员们有过跟极端主义相关的“轻微违法犯罪”。也就是说,他们并非犯下爆炸、凶杀以及其他重罪的恐怖组织成员。
 
  中心大部分的教职人员,包括校长在内,都是维吾尔族人。学员构成也是如此。教培中心的教学大纲包括四个方面: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律知识、职业技能以及去极端化。接待方向我们解释说,培训时间长短因人而异,取决于学员的个人能力。
 
  烘焙点心,种植果树,修理电器、汽车,制造电子元件,以上都是温宿县教培中心的科目。除教室外,还有专门的文化活动空间、心理咨询室、网吧、阅览室、茶室、排练厅、美容院、宿舍、两个露天操场、供演出的舞台、学生娱乐中心等。
 
  如今,我们得以亲眼目睹这一切。教培中心由若干栋大楼组成,带院子,主楼为6层建筑。
 
  校长拉比古丽在院子里迎接我们。她介绍说,中心目前有学员317人,男女比例为214比103。
 
  大致介绍情况后,她邀请我们进入舞蹈和芭蕾教室:大镜子,靠墙的芭蕾练习专用扶把,大屏幕在播放着视频,一群身穿运动服的少男少女在音乐伴奏下翩翩起舞。演出若干节目后,他们邀请我们共舞,同行的一些记者很开心地跳起东方舞来。而后,我们通过翻译跟他们进行了交流。
 
  29岁的尤苏普然说,他入学已经一年,还剩下一个月时间,到这里是因为观看了宣扬恐怖主义的视频。他选择了烹饪技能培训,闲暇时间则踢足球、看电影。他相信自己结业后一定能找到工作。
 
  另一些年轻人也承认,他们都在网上看过或是从亲友、陌生人那里收到过煽动极端主义的视频,但某些人是自愿进入教培中心的,有些人则是家长送来的。很多人来到这里已经一年,被问及有何变化,他们都说,现在开始懂法了,知道什么属于犯罪。
 
  而后,我们听了普通话课程,主题是“我们的生活将更加美好”,初级难度。随行人员介绍说,很多维吾尔族人不懂普通话,因而在就业市场上缺乏竞争力。课堂让我回想起自己的学生时代:黑板、双人课桌、男女同桌,不同之处是这个教室里的学生都已二十出头。
 
  阿依古丽今年26岁,已婚,4岁的儿子目前由丈夫抚养,丈夫发现她沉迷于宗教,就把她送到这里。她选择了糖果点心制造专业。她告诉我们她也能探望亲人。如今,她跟其他学员一样,学习舞蹈、茶道,参加运动。
 
  27岁的帕提古丽现在的维吾尔语和普通话水平都不错,她介绍了自己的学习收获:“我明白了哪些行为是违法的,哪些是不违法的。现在我甚至知道如何借助法律来保护自己。这里的人尤其是老师,视我如亲人。我在这里觉得非常好。”
 
  从教室出来,我们又参观了宿舍:双层床、一张茶几、两张写字台、毛巾架,卫生间在角落。而后,我们又穿过茶室、阅览室,再进入第二栋楼,那里是职业培训教室,女孩们正在烤甜点,并邀请我们品尝。另一间厨房则是男生的天下,他们正在掌勺炒菜,炉火正旺、热气腾腾。
 
  “感谢党改变了他”
 
  我们结束了参观,挥别阿克苏地区的温宿县,来到了和田地区的墨玉县,参观另一处教培中心,校长阿布列斯介绍说,那里的学员超过500人。
 
  中心的格局与温宿类似,窗户上没有铁丝网。我们被径直带入职业培训教室,少男少女们都身着所学职业的制服。在布置得跟酒店客房似的教室里,未来的保洁员正在学习如何收拾整理床铺。步入另一间教室,青涩的服务生正围着大圆桌摆放餐具。第三间教室的学员正在操作电脑。第四间摆着电表,意味着学生们将掌握电工技能。他们当中还有未来的理发师、汽修师、厨师、画师……有些班男女混合,比如园艺,有些班如婴儿护理,则是女生专属。当然,唱歌跳舞是必不可少的。
 
  阿卜杜瓦利今年25岁,我们造访了他位于和田县和谐新村的新居,他身旁是女主人米纳瓦尔和他们两岁半的掌上明珠阿利娅。他也曾在教培中心住过8个月,已于今年1月结业,目前在一家鞋厂工作。他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是农民家庭出身的普通孩子,过去一直帮父母务农。

  观看宣扬极端主义内容的视频是他进入教培中心的原因。
 
  当然,这不仅仅跟观看、传播极端主义内容相关,他当时已跟妻子结婚,却禁止自己的妻子工作甚至出门。父母目睹此景,加以追问,他却以“私事”回应。后来,他自己写了进入中心的申请。妻子没有跟随他一起去,但前往探望后,她对丈夫所处的新环境非常放心。如今,他结束培训回家,依靠所学知识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并有了固定收入,妻子也在缝纫车间找到了工作。
 
  阿卜杜瓦利说:“我仍然信仰伊斯兰教,但跟过去受极端主义影响、观看不健康视频时已经不一样了。中心的老师给我们讲课,举例证明危害。我承认自己过去的确有问题,行为不端。我的确变了,能够感受到自己内心的变化。过去,我的法律知识水平很低,现在已经明白哪些该做,哪些绝对不能做。”
 
  离开中心后,他们举家迁至和谐新村,那里的房屋是中国其他各省出资援建的,条件很好:水、电、气一应俱全。他们在面积不大、但却温馨的新家接待我们,买这栋房子花了15万元人民币,其中10万由国家拨付,5万自掏腰包,阿卜杜瓦利的工资每月1500元,此外还有奖金。上个月他一共拿到了1900元。
 
  妻子米纳瓦尔说:“如今有丈夫的支持,我也可以工作了。我们都上班挣钱,月收入4000元。我想谢谢他。我还要感谢国家,感谢共产党改变了他。”
 
  在此,我唯有祝福与我同名的维吾尔族女子——阿卜杜瓦利夫妇的千金阿利娅,希望她幸福,能够永远与父母相伴,能够在和平的国家中茁壮成长。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上一篇:以“民主”“自由”干涉别国内政行不通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