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人权研究会 > 《人权》杂志 > 最新一期 >
全球治理现代化视域中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的理论表达与实践

2018-12-14 11:42:54   来源:《人权》2018年第4期   作者:钱锦宇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内容提要:当下世界人权事业仍然面临着由物质资源短缺、全球环境危机和全球恐怖主义等因素构成的结构性挑战和危机,而现有的全球治理模式和治理格局,已经难以有效应对世界人权事业发展所面临的上述结构性挑战和危机,因此有必要推进和实现全球治理的现代化。“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和“一带一路”倡议,能够作为引领全球治理现代化的核心理念和全球治理现代化的一种可能性行动方案,可以推进全球治理现代化,推动实现全人类的全面发展。

  关键词:人权 全球治理 现代化 人类命运共同体 “一带一路”倡议

  一、全球治理现代化:应对世界人权事业结构性挑战的必要之举

  (一)当下世界人权事业所面临的结构性挑战

  1985年3月4日,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在会见日本商工会议所访华团时,提出了“和平和发展是当代世界的两大主题”的著名论断。①30多年过去,当人类进入21世纪后,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并没有发生实质性变化。相反,随着贸易投资的国际化提升、人口流动跨国化的加速和以欧盟为代表的超国家组织的强化,人们在全球化纵深发展的进程中不断意识到,世界人权事业在发展过程中仍然面临着结构性挑战。

  第一,物质资源短缺危机是困扰和危及人类生存权和发展权的首要因素。粮食、水、能源、药品等物质资源的供给具有稀缺性,而不合理的国际政治秩序和国际经济秩序,使得具有稀缺性和有限性的物质资源在全球的供给和分配呈现出不平等状态。据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等多家机构发布的《2017年全球粮食危机》显示,全球各地2015-2016年间面临严重粮食不安全的人口从8,000万猛增至1.08亿。而到2030年,全球将有6亿人营养不良。同时,全世界仍有约10亿人无法获得安全饮用水,预计到2025年,生活在水资源绝对稀缺地区和国家的人口数量将达到18亿。联合国《世界水资源开发报告》预测,2030年时人类就将不得不面对全球性水资源短缺困境。

  第二,以全球气候变暖、大气污染、土地荒漠化、生物多样性减少、危险性废物越境转移为主的全球环境危机,已经成为困扰和危及全人类生存和发展的重要因素。

  第三,恐怖主义的全球危害性愈发明显,成为危及世界各国人民安全与秩序的重要因素。被称为“21世纪的政治瘟疫”的恐怖主义正向范围的全球化、效应的示范化、存在的长期化、运作的科技化和袭击的“独狼化”演化。恐怖主义犯罪是对整个人类文明秩序和人权价值观的严重蔑视和挑战。而起源于宗教冲突和文明冲突的国际恐怖主义,势必加剧不同文明类型在全球的对抗和冲突,最终对全人类在未来实现其生存权和发展权形成不可忽视的消极影响。

  第四,全球金融资产价格大幅下跌、国际金融机构倒闭或国际主要股市暴跌而产生的全球金融危机,在全球化纵深发展的今天,势必成为危害全球经济安全和金融安全的致命性威胁。全球金融危机所引发的大规模人口失业、贫困加剧和犯罪率飙升等一系列人权问题,不断对全球治理提出新的要求。

  上述几种危机,以及全球面临的种族主义、人口买卖、网络犯罪、毒品蔓延和疫情传播等人权问题,都共同凸显出当下全球治理的创新激励不足、全球治理现代化裹足不前的“治理困境”,即全球治理现代化停滞的危机。

  (二)作为应对举措的全球治理现代化

  应对当下世界人权事业面临的结构性挑战,所需要做的不仅是强调全球治理的必要性,更是要强调在全球化纵深发展的形势下提升全球治理的现代化程度的重要性。

  对于任何类型的治理模式而言,现代化都是一个永恒的议题。从一定意义上讲,人类文明的持续性传承与发展,就是人类为了应对不同时代的危机和挑战而不断进行的、以治理创新为核心的治理现代化进程。从目前的全球危机应对的实践来看,那种以主权国家为本位、以本国利益优先为目标、以排他性竞争为原则的传统危机应对机制和解决方案,在全球化纵深发展的今天,已经难以有效解决当下世界人权事业面临的结构性挑战。今天已经到了人类不得不认真反思危机应对的传统模式、创新全球治理理念和治理方案的时刻。可以说,正是21世纪世界人权事业结构性挑战的出现和加剧,才使得人类不得不探索破解这些危及世界和平和阻碍人类发展的深层次难题、实现制度和治理的现代化的有效理念和道路。

  全球治理现代化是治理理念现代化、治理体系现代化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统一体。这主要表现在如下方面。

  第一,全球治理现代化的灵魂和精髓是治理理念(包括价值和原则)的现代化。这意味着,要摆脱当下世界人权事业面临的结构性危机、推进全球治理的现代化,首先要在对世界人权事业面临的结构性挑战作出精准剖析、对世界政治经济发展趋势作出准确判断并顺应时代发展要求的基础上,创造性地塑造出一种能够为国际社会所共同接受的治理理念或者理念体系,并且在这种治理理念(体系)的指引下,提炼和构建出相适应的治理原则和价值。

  第二,全球治理现代化的重点是治理体系的现代化,其内在要求是必须在原有的全球治理体系的基础上,创造性地构建出新的全球治理体系。全球治理体系的现代化是全球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前提和基础。全球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实现,是以构建一套具有系统性、正当性和有效性的全球治理体系为逻辑前提和必要条件的。实现全球治理体系现代化,一方面,必须将以支配性大国为本位的单边主义治理体系,转向一种强调国家无论大小都有权参与并有效参与全球治理的“多元共治”的治理体系;另一方面,应当不断推进全球治理制度的现代化,在治理制度的创制和运行过程中,强调多变化、规范化、法治化、民主化和协调化。

  第三,全球治理现代化的关键是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全球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和有效提升,是保障全球治理体系现代化得以产生积极效果的必要条件,也是治理体系现代化所追求的目的和结果。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认为,全球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是检验全球治理理念和治理体系的正当性和有效性的标准之一。

  二、人类命运共同体:全球治理现代化的核心理念

  全球治理现代化的灵魂和精髓在于治理理念的现代化。成功提炼和塑造出能够支撑、引领和推进全球治理现代化的理念,是应对世界人权事业面临的结构性危机、保证全球治理得以实现现代化的先决条件。

  (一)推进全球治理现代化需要何种理念

  如前所述,当下世界人权事业发展过程中所面临的结构性危机不断加剧,凸显了推进全球治理现代化的紧迫性和现实意义。全球治理现代化成败的关键,首先就取决于全球治理是否能够成功地实现治理理念的现代化。那么,衡量现代化治理理念的标准是什么?

  第一,提炼和塑造现代化全球治理理念,必须以准确判断和把握全球化发展趋势和国际化时代潮流为基础。只有准确判断全球化发展趋势,将世界人权事业及其所面临的结构性挑战置于世界政治经济发展的大趋势中去考量,才能提炼和塑造出现代化的全球治理理念。

  第二,全球治理理念的现代化以“多元共治”为本质特征。传统国际政治治理以排他性支配秩序为特征。这种国际政治治理面对复杂的21世纪国际事务已经捉襟见肘。21世纪全球治理现代化应当基于利益主张的多样性和治理主体的多元性。而多元共治的核心机制,就在于协商和对话。习近平主席指出:“协商是民主的重要形式,也应该成为现代国际治理的重要方法,要倡导以对话解争端、以协商化分歧。我们要在国际和区域层面建设全球伙伴关系,走出一条‘对话而不对抗,结伴而不结盟’的国与国交往新路。” ②

  第三,以“多元共治”为特征的现代化全球治理理念,要求以治理的合作性为主线。在全球化背景下,阻碍和损害人权事业发展的危机所具有的“蝴蝶效应”越发明显。对于具有跨国性、流变性和广泛性的气候变化、环境污染、国际恐怖主义、网络犯罪、非法移民等顽疾而言,有效地应对和解决这些问题,就必须依靠深入广泛的国际合作,而不再是由单一国家(即使是超级大国)独自完成。因此,现代化的全球治理理念必须以合作为主线。

  第四,以“多元共治”为特征的现代化全球治理理念,以共同应对危机、分享治理红利和促进全人类的全面发展为目的。现代化全球治理的目标具有多层次性。具言之,有效应对和解决世界人权事业面临的结构性危机,是现代化全球治理理念所设定的直接目标。共同分享全球治理的成果与红利,是现代化全球治理理念所追求的高级目标。而推进世界人权事业的进步、促进全人类的全面发展,则是现代化全球治理理念所包含的终极目标。

  (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符合全球治理理念的现代化要求

  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提出,无疑是中国为全球治理现代化作出的巨大贡献。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全球治理体制变革离不开理念的引领,全球治理规则体现更加公正合理的要求离不开对人类各种优秀文明成果的吸收。要推动全球治理理念创新发展,积极发掘中华文化中积极的处世之道和治理理念同当今时代的共鸣点,继续丰富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等主张,弘扬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理念。”③2017年1月18日,习近平主席又在日内瓦出席“共商共筑人类命运共同体”高级别会议时,发表题为《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主旨演讲,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进行了系统的阐述。④

  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内涵所包括的四个维度,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成为全球治理现代化的核心理念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第一,面对全球治理危机、世界人权事业发展过程中所面临的结构性挑战,以及部分西方国家出现的逆全球化或反全球化浪潮,中国以“这个世界,各国相互联系、相互依存的程度空前加深”的客观事实为基础,以全球化的纵深发展是时代潮流的判断为逻辑起点,提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正是这种客观的事实基础和科学的逻辑起点,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能够有效推进全球治理现代化进程提供了先决条件。

  第二,基于对西方代议制民主制度的异化与治理合法性危机的认识和判断,中国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突破了传统西方发达国家塑造的现代化道路的“西方中心主义”的逻辑和“文明-野蛮”二元性思维模式,否认国际政治的排他性支配模式的正当性,主张全球治理主体的多元性和利益诉求的多样性是谋求全球治理现代化的根本要求。习近平主席强调的“各国平等参与决策,构成了完善全球治理的重要力量”,不仅为全球治理指出了方向,同时也是对于“多元共治”具有充分的政治道德性和有效性的肯定。

  第三,作为一种政治理念,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寻求的是广泛的国际合作而非狭隘的大国对抗。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以人类命运这一整体性概念为逻辑起点和思维前见,强调全球化进程中“人类命运与共”和风险共担,主张通过全球治理的现代化来实现全人类的共同发展、协调发展、均衡发展和普惠发展。在这种发展过程中,只有寻求对话、结伴与共赢合作,拒绝对抗、结盟与零和博弈,才能推进全球治理的现代化,有效应对世界人权事业面临的结构性挑战、分享全球治理与发展的红利和实现全人类的全面发展。

  第四,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强调合作的共赢性和发展的普惠性,意识到只有多元治理主体能够最终获得发展和治理的红利,才能保障全球治理现代化的可持续性。事实证明,旧有的全球治理体系根本无法保证治理红利的普遍分享,尤其是诸多最不发达国家普遍面临着“发展缺位”的困境,仍然时刻笼罩在国家衰败和治理失效的风险之中。与此同时,受到金融危机、国际恐怖主义和政治制度异化等因素的硬约束,西方大国为全球治理提供公共产品的能力不断削弱,全球治理的效果明显减弱。在此情况下,强调多元共治和普惠发展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成为了推动全球治理现代化发展的新希望。

  正是因为如此,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一经提出,便获得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和高度认同。对于全球治理现代化进程中的理念现代化而言,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指明了一个新的方向。

  三、“一带一路”:推进全球治理现代化的中国方案

  如果说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中国从理念的层面为全球治理现代化贡献的方案,那么“一带一路”倡议及其建设,则是中国为全球治理现代化贡献的行动方案。“一带一路”倡议本身,在一定意义上,就是中国倡导的对于全球治理现代化崭新模式的探索。

  (一)“一带一路”倡议是对全球治理的现代化理念的落实和践行

  如前所述,“一带一路”倡议是借用古代丝绸之路这一伟大的历史符号来建构有效的区域合作平台并寻求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对于“一带一路”倡议而言,其精神实质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这一全球治理的理念现代化成果。因此,“一带一路”倡议本身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落实方案和具体实践。可以说,“一带一路”所倡导的构建“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是全球治理的理念现代化的应有之义,也是应对世界人权事业在发展过程中所面临的结构性挑战的本质要求。在全球治理理念现代化的支配下,中国凭借“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两个名片,从亚太地区着眼,依托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丝路基金”等,通过区域性合作和开放式合作,力图带动沿线64个国家的发展,以实现合作共赢,使全球化发展及其现代化治理惠及全球30.8亿的人口。

  (二)“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是对全球治理体系现代化的有益探索

  作为中国探索推进全球治理现代化的现实方案和尝试,“一带一路”倡议表达了21世纪中国在自身发展过程中,与世界各国共商共建,实现互惠互利、互惠发展的良好意愿。为了实现这个良善愿望,有必要积极推进全球治理体系的现代化进程,改革全球治理体系中不公正和不合理的制度安排,提升发展中国家更多的治理权和话语权,保证全球治理体系能够更充分地体现、协调和促进大多数国家的治理主张和利益主张。可以说,“一带一路”建设的一个可预期的成果,就是将推进全球治理体系的现代化。

  第一,“一带一路”奉行的基本原则是“区域性合作”和“开放式合作”原则,强调沿线国家的广泛参与。从“一带一路”倡议发起以来,已有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积极响应支持,数十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同中国签署合作协议,这充分表明,“一带一路”的国家“朋友圈”正在不断扩大,呈现出“共商共筑”和“多元共治”的全球治理现代化的特征。

  第二,“一带一路”建设的有效展开,有赖于合作机制和决策制度的规范化、法治化、民主化和协调化。主权平等是处理国际关系的最重要准则。一方面,“一带一路”倡议主张参与机制和决策制度的设计和安排,必须以民主化和协调化为原则,强调合作参与的国家不分大小、强弱、贫富,都是全球治理现代化的重要推动力量,能够分享平等参与和决策的权利,其主权和尊严必须得到尊重。纠纷的处理不再是超级大国的单方面支配,而是通过对话和协商来协调各个国家的利益主张和化解纠纷。另一方面,推动以实现合作共赢和共商共筑为目标的相关国际规则在多边、区域、双边等不同范围内的形成,不断推动现有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的改革和发展,使“一带一路”建设实现规范化和法治化,这也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本质要求。在“一带一路”建设中,沿线各国政府应共同构建多层次的规范化沟通交流机制,促进政治互信,深化利益共享和责任共担的相互依赖性。

  第三,“一带一路”倡议所寻求的是多领域发展的体系。正是鉴于当前世界人权事业和全球治理面临着结构性危机和挑战,“一带一路”倡议在发展领域的定位上呈现出多维度性,强调通过“一带一路”的共商共筑,实现各国在伙伴关系、安全格局、经济发展、文明对话和文化交流、生态建设等方面的多维度发展。

  (三)“一带一路”倡议将为全球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有益的经验

  全球治理能力现代化是全球治理体系现代化得以发挥效能的保障性条件。全球治理体系现代化的成效,只有通过全球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才能够充分发挥和展示。对于“一带一路”倡议而言,一方面,在“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为了参与合作共赢并有效分享治理红利,各国都势必提升自身在管理和驾驭国内政治、经济、文化和安全等领域的能力,通过强化这种以制度执行力为核心的国家能力,在避免国家衰败的基础上追求有效的国家建构;另一方面,为了保证“一带一路”建设的有效展开,通过规范化的国际合作机制,各参与国也将构成参与共同体和建设共同体,共同寻求确保决策有效性和执行高效性的机制,进而为全球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有益的经验。

  四、结语

  总体而言,全球治理现代化是破解全球治理危机和世界人权事业面临的结构性挑战的根本之道。中国不失时机地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和“一带一路”倡议,并分别将其作为全球治理现代化的核心理念和全球治理现代化的一种可能的行动方案,这是极具重大意义的创举。通过多领域的互惠合作和可持续性发展,中国积极推动建立更加公平正义的新型全球秩序,以应对和消解全球治理危机和世界人权事业面临的结构性挑战,分享全球治理和发展的红利,最终实现全人类的全面发展。

  (钱锦宇,西北政法大学人权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法学博士。本文根据2017年9月作者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36届大会边会上的发言进一步整理而成。本文的写作受到西北政法大学“党内法规研究”青年学术创新团队计划的资助。)

  注释:

  ①参见《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04-106页。

  ②习近平:《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2卷,外文出版社2017年版,第523页。

  ③《推动全球治理体制更加公正更加合理为我国发展和世界和平创造有利条件》,载《人民日报》,2015年10月14日。

  ④参见注②,第537页。

  Abstract:Nowadays the human rights cause in the world is still facing the structural challenges and crisis,the factors of which including scarcity of living material resources,global environmental crisis and global terrorism.However,the existing global governance model and governance pattern have made it difficult to deal effectively with the above structural challenges and crises facing the development of human rights in the world.Therefore,it's necessary to advance and modernize the global governance.In order to realize these ends,Chinese government present the ideal of a Community of Shared Future for Mankind as the modernization of global governance and One Belt and One Road initiatives as the proper project for this process of modernization.We wish all the countries hand in hand and work together to build a community of shared future for mankind,and realizing the modernizetion of global governmance and hence comprehensive development of the Human beings.

  (责任编辑叶传星)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上一篇:被遗忘权中国化的路径与反思
下一篇:积极引领可持续发展 有效落实发展权:中国的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