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人权研究会 > 《人权》杂志 > 最新一期 >
南南合作和实现发展权利:机遇和挑战

2018-06-07 15:04:15   来源:《人权》2018年第1期   作者:[伊朗]M.R.卡比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内容提要:加强发展中国家以实现发展权利为核心的国际合作是南南合作的重要方面。南南合作近期走向振兴,重新回到世界政治和经济的中心舞台。南南合作引发人们对其变革世界秩序的历史承诺再次产生兴趣。本文回顾了围绕此振兴的当代辩论,特别注意到“全球南方”在促进南南合作方面所面对的挑战和机遇。本文为增强发展中国家更好地实现发展权利的崇高目标的合作提供了一些实际建议。

  关键词:南南合作 发展权利 国际合作

  一、引言


  三十多年前,在1986年12月4日,联合国大会通过了《发展权利宣言》(以下简称“《宣言》”),其把发展视为一个全面的经济、社会、文化和政治进程,目的是依据所有个人和民族在发展和发展福利的公平分配上的参与,持续提高所有个人和民族的福祉。《宣言》的第3条强制要求:“各国有责任和其他各国合作,确保发展,消除发展障碍。”该宣言也呼吁各国要进行有效发展合作,在国家和国际层面消除发展障碍。《宣言》第4条进一步规定,“作为发展中国家工作的补充,有效的国际合作,对于向这些国家提供促进其全面发展的合适方式和设施,是至关重要的。”《关于援助有效性的巴黎宣言》(以下简称“《巴黎宣言》”)也相应地尊重这一规定。《巴黎宣言》提出的多项原则,从“国家所有权”开始,这似乎和“在所有国家之间的主权平等、相互依存,共同利益和合作”的发展权利原则相一致(art.3(3))。

  由此而论,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国际合作经历了重大变革。在那之前,该术语只用于描述南北经验,并且不是基于真正的知识交换,而是依靠霸权强加经济标准和文化价值观。但是,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为了取代不对称的南北关系,建立一种平等和竞争性的权力平衡,南方国家决定在他们内部进行合作,促进自给自足,增强经济联系。在这方面,南南合作(SSC)的概念指的是新工业化南方国家和其他在南半球更欠发达的国家之间的合作活动,也即是“全球南方”。这些活动包括发展互利的知识、技术、资源、服务和贸易关系。如同联合国所描述的,南南合作的基础原则是它是一种建立在从类似经验和同情产生的团结的平等主体之间的伙伴关系,其指导原则是毫无条件地尊重国家主权和所有权。①

  在此崛起的南南合作的框架内所存在的重大机遇,能够很好地应对发展中国家的挑战:将人权放在发展合作的中心。本文旨在简单地确认和探索南南合作在实现发展权利领域的挑战、可能性及其潜力。

  二、背景

  从历史角度看来,描述“发展中”国家(即“全球南方”)中的知识、资源和技术的交换的学术人士、政治家和政策制定者,已经使用了“南南合作”这一术语。20世纪70年代的发展议程语境中的南南合作与国际经济新秩序语境密切相关,都旨在克服从以往数十年传承下来的不对称和差距问题。

  在旨在克服差距的语境中,以及在支持发展中国家呼吁重组国际分工方面,联合国贸易暨发展会议(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简称UNCTAD)扮演了中心角色。1978年,联合国为南南合作建立了一个特别部门,以促进投资,支持对南方国家的学术研究。②

  但是,在20世纪80年代早期,国际经济关系语境的发展已经发生变化,发展从由市场力量驱动和减少国家角色的国际经济语境中消失了。尽管在过去的20年到25年中,发展还是一种占据主导地位的思想,但这个时期发达经济体的增长减缓影响了他们参与国际经济和发展合作,包括在实现官方发展援助(Official Development Assistance,简称 ODA)方面的长期承诺,其至今仍未实现。

  1989年,在第九届不结盟运动峰会上,超过100个国家决定建立一个国际组织,其起初名字是“南南磋商和协调集团(G15)” ③。如官方描述,G15的建立是基于坚定相信在发展中国家展开更大程度的和互利的合作拥有非常可观的潜力,特别是在投资、贸易和技术领域。在15次正式会议后,成员数量扩展到17个国家。④至今,G15峰会已经作出了一些重要决定⑤,他们的共同想法已经影响了其他组织的政策,比如世界贸易组织和由7个富裕工业化国家⑥组成的G7集团。

  世界舞台上的南南团结的想法进一步强化了,这可以看作是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减少对全球南方所提供的外国援助的必要回应。因此,跨地域的协议和双边合作形式已经大量增加。究其原因,不但有政府要素——其在这个过程扮演了一个关键的角色,很多时候还是独有的角色,即私人和公共事业和实体,也积极参与⑦。

  新千年的开始预示着南南合作历史的新阶段。77国集团的南方峰会是在联合国系统内的一个重要政府间结盟,于2002年首次在哈瓦那举行。该集团在南南合作发展进程中扮演关键角色。它是联合国内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的政府间组织,它为南方国家提供表达和宣传他们集体经济利益,增强南方国家在联合国系统内所有重大国际经济问题的联合谈判能力,促进南南发展合作。

  而且,2003年12月,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58/220决议,宣布每年12月19日为一年一度的“南南合作联合国日”。另一项促进合作的措施是,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成立的南南合作基金。该基金补充了单一国家⑧帮助欠发达南方国家的单边努力。

  21世纪初发展中国家的增长引发了脱离对北方国家的历史性依赖。这种依赖性增长拥有联合国贸易暨发展会议(UNCTAD)所警告的脆弱性,并且主要建立在投机性资金的基础上。在这个时期,南南合作呈现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振兴。尽管它们的发展面临挑战,并且建立在与南北合作不同的原则的基础上,但发展中国家推进了一项替代性发展方式的议程,其聚焦在某些在过去数十年被抛弃但基于共同经验而被重新关注的问题(比如工业政策)上。

  在此背景下,在过去数十年,生产性经济议程被在发展合作语境中对社会组成部分的更大关注所取代。同时,在此前的30年左右,南方国家出现分裂,导致了不同的发展经验,现在体现在他们在南南合作的倡议中,在人力资本、服务和基础设施方面有不同的着重点。

  近来,新的替代性选择和结构,诸如以更为民主化的方式所形成的新发展银行(New Development Bank)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是对目前的金融主导结构以及对以美国为中心的机构的发展的不满意的回应。另外,为发展中国家能为其人民实现包容性发展,政策性空间的作用是非常必要的,它也必须作为发展权利的核心因素。

  三、挑战

  尽管对发展中国家的技术和经济合作的承诺仍然相当强烈,挑战也同样让人十分关切。“国际合作”被视为在全球经济自由化时代促进全球发展的一项核心机制。但是,尽管有多方面的努力和正式援助协议,仍有许多人指出,合作的成效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

  在这里,我简要列出发展中国家在南南合作道路上所面临的挑战,主要包括以下几点:

  其一,全球南方成为一个愈来愈分裂的集团。其分化原因是发展水平、地域、文化和政治关切以及其他细微差别。这使得实现共同目标的团结成为复杂难题。

  其二,全球经济和金融危机造成了世界范围的影响,特别是对于全球南方实施发展权利的努力具有重要影响。

  其三,实施南南发展策略面临困难。这包括从技术获取困难到因国际贸易机制中的障碍对实施工业政策所造成的困难。

  其四,气候变化、南南合作和发展权利之间的关系面临挑战。这包括因气候变化和执行《巴黎协定》导致的挑战,因关于实施该议定的结果的规则以及待撰写和磋商所导致的挑战。

  其五,若干南方国家在出口市场、外国投资、特许财政和技术等方面依赖工业化的北方国家。

  其六,在健康议程上的新挑战,比如,由抗生素抵抗力危机引起的挑战。

  其七,可持续发展的挑战,尤其是实施《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和可持续发展目标所面临的挑战。呼吁要注意发展中国家的福祉,特别是议程的成功所需要的实施方式。

  其八,多边主义的挑战。发达国家更加强调采取一个针对所有国家的普世性议程,强调使用更大的压力以要求发展中国家采取承诺和义务,放弃国际贸易和合作机制长久以来的差异性和优惠性对待。

  其九,单边强制措施和国际制裁。这通过阻碍发展中国家的合作,对享受发展权利产生负面的影响。

  其十,更加排他性的经济贸易安排的崛起。比如,可能出现新的缺乏发展中国家参与的全球标准,以及捐助者无法通过官方发展援助或者其他实施方式对发展中国家提供援助。

  四、现状和建议

  尽管存在上述提及的挑战,南南合作已经带来新一波的创新和发展机会,鼓励增加全球的伙伴关系和团结。这种鼓励对经济和技术联系以及民间社会问题,都带来积极的影响。

  77国集团、中国和不结盟运动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团体。在南方国家中,新的群体已经出现,包括“金砖五国”(即中国、巴西、俄罗斯、印度和南非),印度、巴西和南非(IBSA),基于《我们美洲人民贸易协议》⑨的玻利瓦尔联盟⑩,以及其他一些更早的群体。南南合作和区域性合作都受到主流模式以外的想法的支持,以增强以人为本的发展和以人为本的全球化。

  在这个方面,中国和印度的发展经验是南南合作的良好案例,它们是具有更多地互补而非竞争性的角色。在过去数十年,印度的重点主要是产能建设和区域发展,中国则是更多地关注本地区和非洲的基础设施和互通性。

  亚洲和拉丁美洲国家在非洲更大程度的参与增加了非洲大陆在双边层面的合作。在非洲的经济活动中,出现了和新兴经济体的贸易和投资安排,特别是和中国。印度也成为了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区的关键贸易伙伴,包括销售可负担价格的救命药物,巴西和非洲的每年贸易也出现大幅度增长。⑪

  拉丁美洲促进国际团结的例子包含在南美国家联盟(UNASUR)的原则中。南美国家联盟受到独立战争精神的启发,唤起共同的文化和历史,以及一个融合的将来,南美国家总统在基础文件上重申了自由、平等和团结的理想。⑫它们宣称,其共同政治和哲学想法承认人类的优先位置、尊严和权利以及民族和文化的多元化,并且建立了包括团结和社会公正在内的南美洲身份共同价值观。⑬巴西采取了“团结外交”政策,使其他发展中国家可以获得巴西的经验和知识,在不施加条件的情况下促进经济和社会进步,而且合作领域由接收国家来确定。

  IBSA发展论坛的经验代表了三个民主的发展中国家在发展合作中⑭已经采取的有价值的倡议。非洲区域也有好例子,最近的例子是建立非洲能源倡议。这个本土的倡议将会支持非洲大陆的能源项目,重点放在小型农业系统等领域。这是非洲大陆发展合作的重要成分。

  考虑到这些在南方国家已经建立起来的多个合作协定,现在是时候从事如下诸项事情了:

  其一,更多地在“一个包容和自我决定的新对话”的语境中重新考虑“合作”。

  其二,在21世纪,可持续发展主要还是一项经济挑战。要把促进人权保护的共同承诺作为这些国家外交事务的优先事项,以确保所追求的增长和发展的具有可持续性。

  其三,南方国家应该开始和促进更为广阔的对话,强化法学机构和人权保护机制。人权这一重要事项能够因此成为每一项合作发展项目的核心基础,正如正在发生的在南方合作国家之间的一些好例子。

  其四,“这是一个平等伙伴之间的关系”。在这种关系里,伙伴们根据他们的需要、挑战以及哪怕拥有一般资源的发展中国家如何在合作中调整自身,设定优先事项。发展合作的两大关键支柱是互利共荣的伙伴关系和伙伴们的共同所有权。

  其五,发展协定包含五个主要元素,即能力建设、补助金、信贷额度、贸易和投资。在其中,能力建设是说,通过在发展合作中处于中心位置的培训和教育项目来传授专有技术。

  其六,南南合作是支持实施发展权利的工作的重要部分。但是,它不是基于发达国家对发展合作的历史责任的南北合作的替代品。

  其七,发展中国家必须摆脱追随其他人设定的议程的定位,而是采取自身设定议程的定位,特别是在《巴黎协定》和可持续发展目标中更应如此。在达成这两个重要的成果之后,实施方式将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其八,发展中国家需要在更高层面上进行南南之间的学习、分享和信息交换,以确保南南合作反映出南方经验,并且在南方经验的基础上创新。

  其九,南南发展合作的南方所有权必须在此类合作中处于基础地位。南南合作的发展重点应该是建立与发展权利的关键性联系。

  其十,考虑到发展中国家的多元化,有必要通过多元化的模式和替代性方法来开展南南发展合作,重要的是,需要呈现出政策空间,让南南发展合作具有创新性和变革性。

  五、结论

  发展合作对于实施和促进发展权利至关重要。联合国《发展权利宣言》规定各国有责任和其他国家合作,确保发展,消除发展障碍。它还进一步强调,有效的国际合作是发展中国家工作的补充,为这些国家提供促进其全面发展的合适手段和设施至关重要。

  南南合作来自各国为正义的共同奋斗以及在团结和友谊精神中形成的联系。在发展中国家补偿其相对缺失的全球权力的奋斗中,这意味着基于互利的团结一致的合作互动。南南合作在发展融资、知识和经验分享、联络、机构建设和合作安排的正规化方面具有广泛和多元化的特点。在未来几年,不断变化的地缘政治现实将会对国际关系,特别是在经济领域,产生重大的暗示。

  国际合作的新全球架构呼吁增强所有形式的国际合作:北南、南南、三方,以及南北框架。但是,全球南方是一个不断分裂化的群体,其分裂因素包括发展水平、地域、文化和政治关切和其他细微问题。这使得实现共同目标的团结一致成为一项复杂的努力。

  南南贸易关系具有巨大的未来潜力,但前提是,它能够在所有参与方的主权平等、公平公正、信息共享、平等伙伴关系的语境中进行,并且避免剥削的历史模式。⑮出现在国际关系舞台的南南合作为进行人权合作的南方国家政府和民间团体带来了一个挑战性的机遇。新兴民主政体和南方国家需要为促进民主的倡议做出贡献,同时要确保人权在任何想要具备社会和政治可持续性的发展模式中的中心地位。

  南方国家过去共同的及现在类似的挑战,不但能够被视为共同的负面遗产、现在的困难和将来的挣扎,更能作为实现一个更加公正、可持续发展形势的共同机遇和能力。这种发展形势是通过以不受权力不对称调停的真正南南对话来实现的。正是需要这样的对话和协作在未来数年间将会把发展权利变成现实。

  ([伊朗]M.R.卡比(Mohammad Reza Ghaebi),伊朗外交部人权部主任。)

  注释:

  
①联合国大会决议 64/222,关于南南合作的联合国高层会议的内罗毕成果文件,2009年12月21日。

  ②更多信息,请查阅http://ssc.undp.org/content/ssc.html。

  ③更多信息,可查阅其官方网站:http://www.g15.org。

  ④这些国家包括:阿尔及利亚、埃及、肯尼亚、尼日利亚、塞加内尔、津巴布韦、阿根廷、巴西、智利、牙买加、墨西哥、委内瑞拉、印度、印尼、伊朗、马来西亚。

  ⑤最近的一次会议是第14次峰会;2010年在伊朗德黑兰举办 第13次峰会:2006年在古巴哈瓦那举办第12次峰会;2004年在委内瑞拉加拉加斯举办第11次峰会。

  ⑥“七国集团”(G7集团)的成员国包括:法国、德国、意大利、英国、日本、美国和加拿大。

  ⑦这类合作的样例包括:Corbin Garin,South-South Cooperation Defies the North,posted on December 06,2016;Global on Vision:The Confluence of Global Markets and Poverty Alleviation,see http://www.globalenvision.org/library/3/1371;http://www.unops.org/english/whatwedo/news/Pages/Nigeria-India-South-South-cooperation.aspx;https://www.cbd.int/doc/meetings/ssc/emssc-02/presentation/Saint-Lucia-Gaspard-Michel-Andrew-en.pdf>;http://ppdafrica.org/en/news/77-south-south-cooperation-in-maternal-health-and-hivaids;2017年12月20日访问。

  ⑧比如中国、印度、巴西、埃及和日本等。

  ⑨Alianza Bolivariana para los Pueblos de Nuestra América-Tratado de Comercio de los Pueblos.

  ⑩(ALBA-TCP)ALBA-TCP是一个基于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国家之间的社会、政治和经济融合理念的国际合作组织,其包括物物交换和相互经济援助,而非贸易自由化和自由贸易协议。成员国包括:安提瓜岛和巴布达岛、古巴、厄瓜多尔、尼加拉瓜、圣文森特、格林纳丁斯群岛、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圣卢西亚和苏里南是观察国。

  ⑪See The State of South-South Corporation:Report of the Secretory-General(A/66/229).

  ⑫参见《阿亚库乔宣言》(Declaration of Ayacucho)的第二段。该宣言2004年12月9日签署,签署国家包括:阿根廷、玻利维亚、巴西、智利、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圭亚那、墨西哥、巴拿马、巴拉圭、秘鲁、苏里南、乌拉圭和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共和国)。

  ⑬参见《库斯科宣言》(Cuzco Declaration),第一部分。该宣言2004年12月8日签署,签署国家包括:阿根廷、玻利维亚、巴西、智利、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圭亚那、墨西哥、巴拿马、巴拉圭、秘鲁、苏里南、乌拉圭和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

  ⑭2015年,对抗饥饿和贫穷的IBSA基金支持海地的计划,主要用于打击童工和未成年人非法就业。

  ⑮A/HRC/15/32,第58段。

  Abstract: In this article we briefly overview the history of emergence of south-south cooperation as a means of enhancing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among developing countries with the focus on realization of the right to development.We also examine the recent resurgence of South-South cooperation,which has moved once again onto the center stage of world politics and economics,leading to a renewed interest in its historic promise to transform world order.We also provide an overview of contemporary debates surrounding this resurgence,noting in particular the 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 that global south faces in promoting south-south cooperation and at the end,we will provide some practical recommendation for enhancing the cooperation between developing countries for better realization of lofty goal of right to development.

  (责任编辑 叶传星)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上一篇:“一带一路”倡议对加强沿线反人口贩运合作的影响
下一篇:加强南南国家司法合作推动全球人权事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