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国际 >
美国“控枪”前景暗淡

2018-03-08 13:31:26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韩显阳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震撼全美的枪击案发生两周后,佛罗里达州道格拉斯高中2月28日重新打开大门。这一天,校门外,摆满了鲜花蜡烛,随处可见电视直播车辆、全副武装的保安以及忐忑不安的家长;校园里,40条“治疗犬”担负起抚慰受伤师生心灵的重任,150名专业咨询人员随时提供心理帮助;教室里,老师们拥抱每位返校学生,告诉孩子们一切都已平静……
 
  12年级学生巴尔纳告诉记者,学校收到了包括零食、游戏、运动用品等“一切可能帮助我们应对惨剧”的捐赠。尽管当地教育局统计95%的学生和老师当天返校,然而在很多人眼里,熟悉的校园已那么陌生:有的孩子刺上了寓意坚强的文身,缅怀死难者;有的家庭用防弹书包来保护孩子生命,不再寄期望于沸沸扬扬的“控枪”辩论;有的学生走上抗争之路,要求议员们修改有关枪支的法律。对于这所学校的学生来说,生活已经改变。
 
  学生抗议引发全美辩论“控枪”
 
  枪击案发生后,道格拉斯高中学生带头上街游行,呼吁立法禁售攻击性枪支,得到全美多地学生的积极声援。2月20日,大约100名道格拉斯中学学生历经7个小时行程前往佛州首府塔拉哈西请愿,表达支持“控枪”的诉求。21日,佛州南部十多所学校的中学生走出校园,抗议枪械暴力。同一天,首都华盛顿众多学生也在白宫前集会,呼吁政府采取切实措施加强枪支管控。
 
  道格拉斯中学的学生和教师还在网络上发帖,动员全国同龄人3月24日一起上街,在首都及多个大城市举行主题为“为了我们的生命”游行。他们计划发动50万人参加这次活动。枪案幸存者卡斯基表示,游行将要求禁止本次枪案枪手使用的AR-15步枪,呼吁特朗普总统和立法者采取更多措施,从平民手中收缴这种武器。另一名幸存者冈萨雷斯指出,学生们希望能和支持美国步枪协会(NRA)的特朗普总统、联邦参议员卢比奥、佛州州长斯科特对话,“如果他们不支持‘控枪’,那么将被抛弃”。学生行动的目的在于迫使政府削减对NRA的资金支持,向从这一持枪者团体获利的议员施压。同时,学生还将向那些即将参与11月初国会中期选举投票的选民喊话,呼吁他们根据候选人“控枪”立场投票。
 
  当地媒体报道,道格拉斯中学的倡议得到积极回应。马里兰州沃尔特·约翰逊高中表示,他们已经成立了一个接待家庭组织,为从外州远道而来的学生提供住宿。同时,此次活动已筹款超过200万美元,包括美国电视脱口秀主持人欧普拉、知名导演斯皮尔伯格、演员克鲁尼夫妇等不少名人纷纷捐款支持。
 
  学生的抗议活动,引发全美社会对“控枪”的又一轮热议。针对特朗普最近提出的“武装部分教职员工”的建议,知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学者汉森称,“保持校园安全和教师强大有很多方式,但枪支不包括在内”,他认为武装教师是“糟糕的主意”。一方面,在真正的枪击案中,即便是一名职业警察击中枪手的概率不及实战训练准确率的20%,更不用说教师;另一方面,如果为320万公立学校20%的教师配枪,至少需要2.5亿美元,“从预算角度出发,这一措施不可行”。
 
  呼吁各州立法机构采取行动
 
  控枪组织“吉佛兹”近日呼吁,各州从完善自己的枪支立法开始采取行动。“吉佛兹”指出,与控枪法律完善的州相比,控枪法律薄弱州枪击案发生率、死亡率要高很多。如在控枪法律完善的加利福尼亚州,每10万人中有7.9人死于枪支;而在控枪法律薄弱的阿拉斯加州,每10万人中则有23人死于枪支。
 
  《华盛顿邮报》刊文指出,无论国会是否通过立法控枪,各州立法机构都应先行采取行动,“全美有包括加利福尼亚、康涅狄格、印第安纳、华盛顿、俄勒冈5个州实施《红旗法》,赋予执法人员、亲戚、朋友等有权在有明显证据证明拥枪者存在潜在危害行为时,向法院申请签发‘枪支暴力限制令’。如果佛州实施这一法律,此次惨案可能会避免”。
 
  事实上,枪支问题在美国似乎走进了怪圈。由于1791年《宪法第二修正案》有关“保障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的保护,任何禁枪措施都在像踏入“雷区”。同时,共和党以及NRA等利益集团的激烈反对,“控枪”辩论往往不了了之。道格拉斯高中枪击案件后出现的越来越强大的“控枪”呼声,是否能真正推动可行政策的出台,还是会和过去一样雷声大雨点小,迄今为止还看不到一个清晰答案。
 
  企业走在此次风潮前面
 
  与以往相比,此轮“控枪”辩论似乎出现了某些变化,让不少支持“控枪”的美国人似乎看到曙光。
 
  据此间媒体报道,企业在这次风潮中走在了前面。2月22日,美国社交网站推特上出现“抵制全国步枪协会”的话题。佛州枪击案幸存者、高中生大卫·霍格发帖呼吁多家企业中止与NRA的业务关系,此后许多网民加入。权衡利弊后,一些美企开始审视与NRA有关的投资、品牌合作协议。截至目前,超过20家企业停止了对NRA的优惠项目,其中包括达美航空、美联航、全球租车巨头赫兹公司、软件公司赛门铁克、美国大都会保险公司等知名企业。此外,大型百货公司沃尔玛、迪克体育用品商店以及蔬果杂货零售商克罗格三家美国零售业巨头则宣布不再向未满21岁的未成年人出售枪支。
 
  智库美国进步行动中心公布的数据表明,不少原本不情愿的企业是在广大网民压力下改变决定的。达美航空公司2月23日曾表示,公司为NRA成员提供的折扣符合团队出行的常规条件。美联航也在同日称,它与NRA没有直接关系,为其成员提供的折扣属于常规流程。但12小时后,达美航空转变态度,宣布取消对NRA的团队折扣,并要求该协会网站删去达美航空的信息。紧接着,美联航也做出同样决定。
 
  与此同时,多家主要金融机构也开始重新审视与枪企的关系。作为美国主要枪企斯图姆·鲁格公司和美国户外品牌公司的最大股东,贝莱德集团宣布将与武器制造商、经销商就近期事件进行沟通。2月26日,两家枪企的另一大股东道富银行要求枪企增加透明度。美国银行同意与枪企客户沟通,要求其负起责任。黑石集团则致信数十名对冲基金经理,要求他们报告投资枪企的情况。
 
  美国《大西洋月刊》网站2月26日刊文指出,这次是企业而非美国国会积极回应大众的控枪诉求,体现了美国政治正在发生深刻变化。民众认为特朗普政府可能不会进行有效回应,开始促使企业向政府施压。不过,由于企业“趋利”以及与拥枪利益集团存在盘根错节的关系,其“控枪”努力依旧令人生疑。
 
  国会难以通过“控枪”法案
 
  自宣布参加竞选以来,特朗普总统多次表示自己是宪法第二修正案的捍卫者。同时,他与反对“控枪”的NRA互相“力挺”。NRA已有140多年历史,会员500万,对美国联邦、州、郡议会的选举均有巨大影响力。2016年,NRA曾赞助特朗普3000多万美元用于竞选。特朗普宣誓就任美国总统后,曾多次在公开场合为NRA发声。
 
  道格拉斯高中枪击案发生后,特朗普如何表态成为关注焦点。2月16日下午,特朗普与第一夫人梅拉尼娅赴佛州看望医护、警方人员,但全程绝口未提“控枪”。即便是面对有记者提出的“这是否意味着美国应该通过更为严格的控枪法案”问题,特朗普也三缄其口。《国会山报》还报道,特朗普22日曾发推称赞NRA首席执行官和协会立法行动研究所执行主任“都是伟大的人、伟大的爱国者”。
 
  而随着“控枪”高涨,特朗普的言行发生某些变化。特朗普2月21日在白宫会见40多名校园枪击案经历者,倾听他们的诉求。次日,他与部分州、地方官员一起探讨学校安全问题。在2月23日举行的“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CPAC)发表演讲时,特朗普特别提及“控枪”问题,提出包括武装部分教师、加强背景审查、将合法购枪的年龄限制提高到21岁以上、禁止销售“撞击枪托”等措施。随后,特朗普签署《行政备忘录》,要求司法部长下令禁用“撞击枪托”这种可以将半自动步枪改装为自动武器的装置。
 
  2月28日,特朗普更进一步公开地拉开了与NRA的距离。他在当日白宫电视直播会议上突然转变论调,大谈“控枪”,甚至指责同党人士不敢提高法定购枪年龄是因为“害怕得罪步枪协会”。他说:“他们(NRA)对你们有巨大控制力,对我没那么大的力量。”在欣喜的民主党人和脸色阴沉的共和党人面前,他呼吁制定全面的《枪支管制法案》,扩大对在枪支展和互联网上购买武器的背景核查,防止精神病患者获得枪支,保卫学校的安全,限制某些年轻人购买枪支。特朗普还提出,执法当局应该有权在未经法院许可情况下,收缴精神病患者或其他危险人物手中的枪支,“先夺枪,再走该走的程序”。
 
  就在此间媒体认为特朗普对“控枪”的态度“发生180度大转弯,发出与NRA决裂信号”后,3月1日晚,NRA立法行动研究所执行主任考克斯在推特上说,“我今晚与特朗普总统和彭斯副总统进行了一次很好的会谈,总统、副总统均支持《第二修正案》,支持强大的正当程序,不希望枪支管制。”一小时后,特朗普本人也发送推特称,“今晚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与NRA举行的会议很棒。”
 
  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等美国媒体认为,特朗普“十日三变”的言论,并未能让国会民主、共和两党议员改变各自立场,前者主张“控枪”,后者则竭力捍卫“拥枪”权利。故此,国会短期内通过“控枪”法案的前景相当暗淡。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上一篇:以色列国会女议员人数20年增长近3倍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