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研究 > 论文 > 2011年—2015年 >
王四新:用好现有法律法规,全面推进网络法治建设

2017-06-16 10:49:33   来源:中国传媒大学新闻网   作者:王四新

  十八届四中全会以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为主题,将法治作为中国小康社会的建成、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实现、中国改革的深化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完善、党的执政能力和执政水平的提升的必要条件。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成为中国各项事业顺利开展的前提和保障。全面推进依法治网也不例外。

  全面推进依法治网,从政府的层面来讲,需要解决依法管网的问题。也就是说,政府管理网络的各项举措,都应当有法律的明确授权,政府采取的各项措施,都应当经受得起法律的检验。从网络服务提供商的角度,需要解决依法办网、依法提供网络服务的问题。作为网络产业最重要的一环,网络服务商和运营商要肩负起与自己在市场上获得的经济效益相符相称的责任。对于广大的互联网用户来说,则需要解决依法用网、依法上网,严格依照法律的要求,寻求、接受和传播信息和思想。要坚守“七不准”底线,为营造良好的网络气氛,打造良好的网络秩序作出自己的努力。

  需要强调的是,构建网络空间秩序,营造网络空间良好氛围,单靠政府的监管、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的行业自律和广大网民的努力,是远远不够的。最根本的还是要靠法律,通过法治来管网、办网和用网。

  深入了解互联网法律体系的确立和发展过程,掌握中国互联网立法不同时期的特点,逐步解决互联网法律体系存在的问题,对于全面推进依法管网、依法办网和依法用网,意义重大。

  众所周知,自中国全面接入互联网以来,网络已经深入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须臾不可或缺。网络的快速发展和普及,在给人们带来便捷的同时,也给网络管理带来了一系列问题。为适应网络发展,国家制定了一系列互联网法律、法规,这其中既有具备根本法地位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决议,也有大量的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地方性法规。具有司法解释权的最高司法机关,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也针对实践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出台了有法律约束力的司法解释。可以说,中国规制互联网,依法推进网络空间法治建设,基本上已经达到了有法可依的水平,这为全面推进网络空间的法治建设,准备了前提条件。如何进一步完善现有的法律体系,如何更严格地、创造性地适用现有的法律、法规,来推进网络治理,是当前需要解决的问题。

  从总体上看,中国互联网立法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1994-2000),网络立法主要解决的是网络基础设施和网络运行的安全问题。1994年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保护条例》,2000年人大常委会做出《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其核心都是着眼于解决网络设施安全和技术安全这个最基本的问题。第二个阶段(2000-2012)网络立法,主要解决的是互联网信息安全问题。由于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对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等各个领域影响日趋明显,网络信息安全日益突出。因此,这个阶段的互联网立法主要着眼于信息安全问题,其特点是专业性、针对性强,涉及互联网新闻信息、互联网营业场所、互联网视听节目等。在立法权限的分配上面,采取了将各领域的问题委派给各个不同的部委立法的模式,这个阶段的互联网立法带有明显的部门特征。比如2005年国务院新闻办和信息产业部共同发布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2011年2月文化部发布的《互联网文化管理暂行规定》、2007年7月国家言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发布的《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等。

  第三阶段(2013年至今),网络立法更多着眼于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问题。随着社交媒体等新媒体的发展,网络更深层次地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网络信息不仅在网上能够快速传播,也更多地在现实社会中发生作用,形成网上网下呼应联动的格局。特别是斯诺登事件让我们注意到互联网与国家安全密切相关,阿拉伯世界的社交媒体革命,使我们意识到了新媒体对社会稳定影响巨大,而大量通过互联网而发酵的群体性事件,使我们认识到了议程设置对网络信息传播的极端重要性。这一阶段的网络立法问题意识和针对性更强,涉及面更广,配套的行政措施和其他手段,也更加综合,实践效果也更为明显。

  中国的互联网立法虽然已经初步具备了体系性,全面推进互联网治理的法治化虽然解决了有法可依的问题,但目前的互联网立法还需要从立法的层级上提升位阶,及时用基本法的形式,制定带有基本法性质的互联网法律。同时,中国的互联网现有法律体系当中,条块分割、各自为政的问题,仍较突出,也需要在新一轮法律修改完善过程中进行协调,加强现有法律的有机统一性。对于适应网络发展需要的法律法规,继续使用,对于已经过时的法律法规,要做好废除和修改工作,对于网络发展过程中立法还没有跟上去的部分,要及时制定新的法律法规。

  此外,要创新互联网纠纷解决机制,一方面要依照现有法律法规依法处置,特别是对于在网络上发布法律所明令禁止的内容的用户,要快速启动相应程序,坚决依法从快从严处理;另一方面也要加强对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的管理,使互联网服务提供商更加自觉、更加严格地承担法律责任和社会责任。同时,还要加强网络立法调研,及时发现网络空间带有规模性、规律性的违法事件,制定相关法律法规,为依法、快速处理这些事件提供法律依据。

  (作者系文法学部政治与法律学院副院长)

相关热词搜索:王四新观点

上一篇:王四新:对加强网络空间法治建设的简单设想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