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国内 > 社会保障 >
"有了这些保障,心里更有底" 覆盖人群最多的社保网

2017-10-13 11:32:05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李慧 邱玥 陈恒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有了这些保障,心里更有底”
 
  保障和改善民生只有起点,没有终点。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集中力量做好普惠性、基础性、兜底性民生建设,不断提高公共服务能力和共享水平。
 
  5年间,我国社保制度的触角从城镇延伸到乡村,从国有企业拓展到各类企业,从就业群体扩大到非就业、就业不稳定群体,织起世界范围内覆盖人群最多的社会保障网;
 
  5年间,我国社保制度建设在医疗、养老、工伤等多个领域深入推进,“新农合”日渐完善,为很多突遭意外重疾的参保家庭减轻了负担,让越来越多的家庭感受到雪中送炭的温暖;
 
  5年间,我国社保改革不断取得突破,社保的公平性、便捷性显著提升……
 
\
数读这五年(数据来源: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
 
  “幸亏参保了‘新农合’”
 
  金秋十月,江西省宜丰县澄塘镇牌楼村,一个六七岁的男孩正在稻田边玩耍,嘴里不时发出“咯咯咯”的欢笑声。谁也想不到这个开朗、活泼、阳光的男孩身患再生障碍性贫血。
 
  男孩叫周敬杰,父亲周学丰、母亲刘美都是当地农民。2011年8月,周敬杰的出生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无尽的欢乐,在长辈们的精心呵护下,周敬杰渐渐长大。
 
  4岁时,周敬杰因为贪玩淋雨受了风寒,引起发烧及扁桃体炎。由于处置不及时,扁桃体炎转为急性化脓性扁桃体炎,花费了高达5000元的住院和医疗费。“要是参保了‘新农合’,就能报销很大一部分。”这时,周学丰才意识到,一份兜底性医疗保障对于农民家庭的重要性。在孩子出院后,他立即回村办理了“新农合”参保手续。
 
  今年年初,意外再次降临在这个家庭——周敬杰经常莫名其妙地晕厥,每次都要到医院打好几天点滴才好。为了弄清孩子的身体到底出了什么状况,周学丰带他到省儿童医院进行了全面检查。当医生把检查结果交到周学丰手中时,“再生障碍性贫血”几个字如晴天霹雳,瞬间把他打蒙了。
 
  “就好像天塌下来了。”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周学丰说。
 
  “就是再苦再累也要治好孩子的病!”拿出辛苦积攒的3万元钱,再找亲戚朋友借了1万元,周学丰带着周敬杰先后在江西省儿童医院、北京儿童医院住院诊治,花去36000多元。好在周敬杰的病情得到了很好的控制,不久就康复出院了。然而,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欠下的医疗费让他们犯了愁。
 
  面对高额的医疗费用,周学丰再次想到自己参保的“新农合”。回到江西,他赶紧把住院证明、费用清单等材料拿到当地医保局申请报销,最终报销了14061.30元。“多亏国家的政策好,政府给我们负担了很大一部分医疗费,让我们在遭遇重大意外疾病时能减轻些负担。”周学丰说。
 
  和周敬杰一样,在“新农合”的帮助下,宜丰县299276名患者享受到了制度带来的实惠。2007年实施“新农合”以来,宜丰县共报销新农合资金54000.28万元。除了“新农合”外,当地百姓还能享受到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大病救助、最低生活保障等政策,让群众“看得起病”这句朴素的承诺已经实现。
 
  “三个想不到给了我太多惊喜”
 
  天气渐凉的秋日,青海省西宁市城北区64岁老人党自召的心头却暖暖的。
 
  “我一开始还纳闷呢,养老金账户里的钱怎么多了?”党自召说,社保局的同志告诉他,从2017年1月1日起,全省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参保人员的待遇上涨了。
 
  说起城乡居民养老保险、“新农合”、低保等一系列政策,老党的感受比谁都深。1984年,党自召从河南老家来到西宁打工,与妻子蒋秋兰在这里安了家。面对抚养3个孩子的沉重压力,党自召几乎把建筑工地上的活儿做了个遍。这些年来,晚年生活如何保障的担忧曾困扰着他。前些年,蒋秋兰的单位破产,她提前退休,靠每月300多元退休金和丈夫打工的微薄薪水养家糊口。
 
  “这几年里,孩子们都成家立业,我们的生活可是越来越好了。”蒋秋兰说起眼下的生活状况,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我的企业退休金几乎年年涨,从最初的396元到现在每月2569元;老党的养老金也涨了。政府总是想着我们,日子越过越有盼头了!”
 
  提起此次提高养老金标准,党自召无比激动,连说了3个想不到——“想不到会加钱!想不到会加这么多!想不到农民也能吃‘皇粮’!”
 
  5年里5次提高城乡养老金标准,翻倍的不仅仅是养老金额度,还有党自召的幸福指数。“这几年我们得到的实惠太多了,每月不光有养老金,看病也方便多了,还享受上了各种补贴。生活变化太大了,今后的日子肯定会越过越好。”
 
  “再也不用担心因病致贫了”
 
  贵州省习水县永安镇永和村平阳组一块位处半山腰的谷场上,村民祁成勇和妻子站在高处土路上俯瞰着同村的人劳作。没站一会儿,祁成勇就要回家休息。3年前,他被诊断出患了肺癌,虽然恢复良好,却失去了劳动能力。
 
  在村里,祁成勇夫妇的勤劳是出了名的。2009年,夫妻俩拿着在北京、上海打工赚的钱回到老家,建好了房子,又攒出十几万元积蓄。原本打算买辆汽车,没想到病从天降,祁成勇病倒了。生病3年间,前前后后花了40多万元,一个贫困山区里的“小康之家”,不仅被大病掏空,还欠下了外债。
 
  2017年,祁成勇在遵义医学院接受化疗和康复治疗。医疗费加县城的生活费,每次少则六七千元,多则近两万元。高昂的医疗费像个“无底洞”,让见过世面、挣过“大钱”的祁家两口子提心吊胆。
 
  这时候,习水县的四重保障政策给祁成勇吃了“定心丸”。除了“新农合”、大病医保、民政救助外,2017年,习水县将“互联网+精准扶贫”项目——“顶梁柱”健康扶贫公益保险计划纳入农村医疗服务体系。这是互联网在“新农合”政策基础上的一次创新尝试,“顶梁柱”项目的投保范围是20~60岁建档立卡贫困户,经“新农合”报销后,医保外的住院费用还可按60%的比例来报销。
 
  祁成勇让妻子从家里翻出一个塑料袋,里面放着厚厚一沓住院和理赔单据。“拿什么报销这个‘顶梁柱’项目,要提交单子么?”祁成勇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看病往返的路上,妻子除了照顾自己,还要喂养4头牛,那是家里目前唯一的经济来源。多一重保险保障固然是好事,可祁成勇担心理赔手续会占用更多时间。
 
  扶贫干部告诉祁成勇,报销“顶梁柱”不需要任何票据,每次住院后,请乡镇卫生院的帮扶干部在县合医办把他的“新农合”交割单调出来,拍照发过来即可。于是,祁成勇让侄子用智能手机直接在支付宝里提交了身份证、银行卡和交割单,3天内就收到了理赔款。
 
  祁成勇算了一笔账,今年他住院总费用共116431.05元,自费花了4万余元,经过“新农合”报销后仍然无法覆盖的目录外医疗费用有1万元。通过“顶梁柱”项目,他再次报销了5073.7元。不仅如此,以后每月的住院费,祁成勇都可以持续获得保险理赔。
 
  目前,“顶梁柱”项目已为习水县76528名符合条件的村民投保,截至9月26日上午10点,已有76人获得理赔。
 
  有了国家和社会力量的多重保障,祁成勇一家安心多了。“有了这些保障,我们过日子心里更有底了。”面对未来,祁成勇很乐观,“我们的生活,一定能再次红火起来。”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相关热词搜索:社保 人群

上一篇: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托起稳稳的幸福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