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人权研究会 > 学术园地 > 文章 >
纳尔•福布斯•戴维逊:从更广的视角看生命权

2017-03-30 15:23:26   来源:中国人权研究会   作者:纳尔•福布斯•戴维逊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生命权是最基本的人权,因此应该得到优先考虑。在这一点上,几乎不应该有任何争议。如果生命权是公认的基本权利,为什么大家不能就这一话题达成共识呢?然而,有关对生命权的保障应达到什么程度的讨论,几乎立刻揭露出了不同社会在执行观念上的巨大差距。以死刑为例,欧盟国家认为其是对人权的侵犯,美国虽然在哲学思想上同欧盟有更深的历史渊源,但他们仍旧保留了死刑。在这方面,双方的分歧显而易见。最近,英国宣布将利用无人机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攻击经确认参与“伊斯兰国”活动的英国公民。很显然,这就从国家层面认可了对于未经司法决定或确定为同英国交战的战斗人员进行杀戮的行为。这个复杂的问题至少在法律上尚未得到解决。在这里,我并不想表明自己的立场,只希望举个例子来说明,不仅不同的社会在对待生命权方面有所差异,即便是在同一社会内部,新的情况也会引起与生命权相关的新问题。要解决这些新问题也绝非易事。另一个最近在英国出现的生命权相关问题被称为“辅助死亡”,也就是个人是否可以选择通过国家认可的程序来终结自己的生命,就此各方也表示出不同的意见。这些从法律上和哲学上看都是很有意思的话题,但我今天演讲的主题并不在此。
 
  这些话题都可以称作政治问题,而我要讨论的则是更为广义的生命权,即生命权和人类战争经历之间的关系。个人层面的生命权指的是不同社会之间看待生命权的政策区别,不过,另外一个问题是,在最极端的情况下,也就是战争背景下,不同社会之间如何看待生命权。  
 
  今年,一些国家在庆祝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这次论坛的很多代表都来自这些国家。在那场战争之后,世界各国决定建立起人类应始终坚持的广泛原则。制定这些原则的主要依据是侵略国非人道的野蛮行为。那时,各国都认为应该采取某种行动以阻止类似侵略行为重演,从而促成了联合国的成立。很显然,侵略战争给我们带来血淋淋的教训,但是这些侵略国是怎样从相对发展的状态转向采纳包括种族主义大屠杀、大范围使用酷刑以及用人类进行医学试验这些政策的呢?这些侵略国明显无视广泛意义上的生命权,正是这种态度导致了他们在对待那些同自己存在差异,甚至是他们认为人格上低于自己的国家时,会选择采取残忍的手段。为了抵御这种不人道的力量,人类走到一起,就必须明确并尊重生命权达成重要共识。
 
  这种全球共识对战后的世界造成了什么影响呢?德国作为欧洲的主要侵略国,在面对以前的敌人时进行了深刻的反思,并将永远不要让法西斯的历史重演作为其一项应严格执行的重要政策。他们对于因战时政策导致的非人道行为进行了公开和诚恳的反省。战后,他们在对孩子的教育中,也包含了全面认识以德国名义所做出的恐怖行为的内容。他们将集中营遗址保护起来,用于提醒人们德国曾经的野蛮行为。他们还彻底销毁了纳粹的标志,并禁止再次使用。他们明确表示,后辈们有责任保证社会不会再被法西斯意识侵蚀。在战后的新德国,人权议程被列入法治的基本内容之中。
 
  德国决心不再进行侵略战争、不再以非人道的方式对待别国,并为他们在战争中的行为进行深刻诚恳的道歉,这样的做法赢得了曾经被侵略国家的尊重。发起战争是由于他们一时糊涂,而他们表现出的诚意,也使他们重塑了同其他国家的关系,并维持到了今天。 
 
  我们可以将世界范围内大规模的战争看作一种非正常的行为,这时人们失去了其最重要的品质,就是理性的思考。将尊重人权纳入国家的指导思想是一种保护行为。接受依法治国的原则,就奠定了尊重人权的基础。这么说并不意味着各国人权法的内容或实行依法治国的过程应该千篇一律。但是,要明确的是,要想恢复正常的关系,犯糊涂的国家也就是侵略者应该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完全承认自己的错误行为并采取客观明确的措施纠正错误,表现出自己的诚意,这一点非常重要。不采取这些措施,曾经的受害者就会对其是否真正吸取了教训或者真正认识到犯下的错误产生质疑。
 
  我是一个英国人,在听我发言时,可能有人会想:你说得不错,但是大英帝国时期,英国也曾无视人权。如果有人有这样的想法,这是完全合理的。不管我们要怎样为大英帝国辩护,很明显,生命权并非它的指导思想。那是一个特殊的时期,英国社会也跟现在大相径庭。然而,在中国,我不能在讨论这一话题时跳过鸦片战争。从英国的政策上看,这是一段耻辱时期。发动侵略战争并非为了保卫自己免受更大的邪恶的威胁,而是为了促进贸易,按照今天的准则,这是很难让人接受的。为了促进毒品贩运这一非法行为而发动侵略战争,按照当今社会的标准,侵略者应充分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行为。虽然当时也有些英国人认为鸦片战争是错误行为,但他们并没有改变当时英国的政策。我相信,如今每个英国官员都完全接受鸦片战争是一段曾经影响了英中关系几十年时间的可耻历史这一事实。这种认识并不能改变历史,但是可以让受害者接受曾经的侵略者认识自己错误行为的诚意。
 
  大家都知道中国和英国最近都在纪念70年前那场反侵略战争的胜利,当时两国曾并肩作战,两国人民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害,但最终还是通过顽强的抵抗击退了共同的敌人。那时的社会也跟现在大不相同。如今,我们对于各自历史及其对两国当前关系影响的认识更加深刻,我们不仅要铭记历史,还要承认过去犯下的错误。
 
  总而言之,这样做可能不会反映出人权问题,不能体现政府、法院天天审视的政策,但在我看来,在更广的层面上,它对于人类世世代代以来面临的共同问题,即侵略战争对于整个人类生命权的威胁,将作出积极的贡献。侵略战争源自无视人权的社会内部产生的压力。
 
  从这方面看,曾经的侵略国一开始就应花时间充分认清自己的侵略行为,从中吸取教训,正视侵略对受害国造成的影响,以避免历史重演。
 
  (作者纳尔•福布斯•戴维逊勋爵系英国工党上院资深议员)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上一篇:常健 刘一:第二次世界大战给《世界人权宣言》打上的烙印
下一篇:史蒂芬尼•格里马尔蒂:和平与发展: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与人权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