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世界看中国 >
非洲人欢天喜地踏上中国投资的列车

2017-02-10 10:29:37   来源:《纽约时报》   作者:杰安迪
\

Andrew Jacobs/The New York Times
  
  1月,非洲首辆跨国界的电力列车从吉布提开往衣索比亚。

  吉布提——上个月,一趟上午10点24分发自吉布提首都的火车引来了非洲之角一些最重要的人物。在部落歌手合唱团的演唱声中,一大群非洲领导人、欧洲外交官,以及流行文化的偶像,在新建的火车站爬上楼梯,快乐地竞相进入全新的、有空调的车厢,乘坐了这趟首次运行的列车。

  “这的确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值得我们两国和两国人民自豪,”衣索比亚总理海尔马里亚姆•德萨莱尼(Hailemariam Desalegn)在这趟开往衣索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列车启程前不久时说。“这条铁路将改变我们两国的社会和经济布局。”这是非洲的第一条电气化跨国铁路。

  但那天最大的明星也许是中国,中国设计了这个系统,提供了火车,并在规划和建设这条全长753公里的铁路的六年间,输入了数百名工程师。那40亿美元的造价呢?中国银行提供了几乎所有的资金。

  中国已建成了世界上覆盖最广、最现代化的铁路网络之一,现在中国正在把其雄厚的资源和专业知识带给世界。中国制造的地铁车厢将很快出现在芝加哥和波士顿,北京正在印度尼西亚建设一条造价50亿美元的高速铁路,中国政府最近在伦敦和北京之间建成了新的铁路货运服务。另一个尚未完成的雄心勃勃的工程是总长度为8.1万公里的泛亚铁路网,这个网络将把中国与寮国、泰国和新加坡连接起来。

  但很少有地方像非洲那样正在被中国的巨大海外投资重新塑造,一个世纪以来,非洲大陆只新建了为数不多的铁路。

  尽管有多年来的稳定经济增长,但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仍受基础设施不足的困扰,据非洲开发银行的数据,非洲的道路只有一半铺有路面,有近6亿人尚未用上电。

  中国公司(其中许多是受国内经济增长放缓影响的国有企业)已经在填补这个缺口,这些公司每年在为非洲各地建设新港口、新高速公路和新机场上投入了约500亿美元,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等国际研究院中非研究所(China Africa Research Initiative)的统计。

  许多项目是北京“新丝绸之路”计划的一部分,这个价值1万亿美元的计划旨在加深中国与其发展中国家贸易伙伴之间的关系。

  这笔资金的绝大部分都投在铁路项目上,项目计划者希望,这些铁路将改变非洲人的旅行方式,也将改变非洲人之间以及非洲与世界其他地方做生意的方式。

  中国建造和资助的项目包括两年前在衣索比亚首都建成的一个轻轨系统,还有今年晚些时候将通车的、将肯亚首都内罗毕与港口城市蒙巴萨连接起来的造价130亿美元的铁路,以及尼日利亚的一个雄心勃勃的铁路现代化项目,其中包括一个为拉各斯修建的城市交通系统。

  “很久以来,非洲各地的铁路都在勉强维持并走向衰退,但中国人来了之后,这一切肯定在改变,”贸易出版物《国际铁路快报》(Railway Gazette International)的新闻主编安德鲁•格兰瑟姆(Andrew Grantham)说。

  中国在非洲建设铁路、学校和体育馆的积极性,与美国在那里的作用形成鲜明对比,美国在很大程度上不愿意投资非洲大陆的基础设施项目。一个为数不多的例外是巴拉克•欧巴马总统2013年宣布的97亿美元的“Power Africa”计划,但这个计划远未达到其在五年内向2000万个家庭提供电力的目标。

  就贸易而言,中国早在2009年就超过了美国,成为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

  美国的考虑在川普政府下会如何改变尚不清楚。川普总统一直怀疑自由贸易协议带来的好处,他的过渡班子上个月发给国务院的一个调查问卷对外国在非洲的援助和发展努力表示了怀疑。

  这使一些非洲官员和长期关注非洲的专家感到担忧,他们担心失去的不仅是美国的影响力和慷慨解囊,还有通常伴随急需的基础设施项目建设而来的良好意愿。

  布鲁金斯学会非洲增长倡议项目主任阿马杜•赛(Amadou Sy)说,美国也在失去培养忠实客户的机会。

  “如果你在寻找新市场的话,非洲是非去不可的地方,”他说。“但是现在,美国并没有利用非洲的巨大潜力。相反,中国人已经在那里,他们愿意冒这个险。”

  中国正在吉布提投下价值超过140亿美元的赌注,吉布提是一个高度贫困和高失业率的小国,但它在地缘政治上具有战略意义。中国在吉布提的项目包括三个港口、两个机场,以及一条从其内陆邻国衣索比亚引水的管道,衣索比亚是该区域的经济大国,其外贸的90%依赖于吉布提的港口。

  待建的项目还有一系列由中国建造的燃煤发电厂,这些电厂可以缓解夏季断电的问题,并为建设一个新的免税制造区提供动力,当地官员希望这个免税区将把吉布提变成一个类似香港的转运口岸和国际海运枢纽。

  吉布提港和自由贸易区管理局主席阿布贝克•奥马尔•哈迪(Aboubaker Omar Hadi)说他希望,把他的国家与衣索比亚首都连接起来的新铁路,将是人们长期梦想的、从印度洋到大西洋的跨非洲铁路的第一段。

  “通火车已经改变了游戏规则,”他说,他指出火车将把行程减少到12小时,直到现在,两地之间艰苦的三至四天的旅行仍靠卡车。

  哈迪称赞中国人在西方银行拒绝为该国基础设施需求提供资金后全力投资。

  “我们找过美国,但他们没有这种远见,”他说。“他们不是在考虑未来的30年。他们用过去的眼光看非洲,只看到了非洲大陆的战争和饥荒。中国人有远见。”

  并不是每个人都对中国的愿景感到安心。一些人担心中国手里的筹码,以及这些国家不能偿付贷款会发生什么情况。

  吉布提欠下的债务特别高,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60%。但是该国财政部长伊利亚斯•穆萨•达瓦莱(Ilyas Moussa Dawaleh)对这种担忧不屑一顾,称吉布提的增长率是6.7%,足以偿还贷款。

  “如果我们现在不承担这种风险,不发展我们的基础设施,我们将继续陷在贫困中,”他说。“几年后,你就会发现吉布提已经成为非洲大陆的物流中心。”

  另外一些人担心的是吉布提政府缺乏透明度,在独裁体制中做出心血来潮之举,官僚腐败遗风令人恼火。吉布提做好战斗准备的反对派领导人、前总统候选人穆罕默德•达乌德•谢希姆(Mohamed Daoud Chehem)表示,中国贷款的条件没有披露详细信息,因此有人质疑可能存在渎职行为。

  “我们谈论的是数以十亿计的美元和透明度为零,”他说。“有没有回扣给政府官员?答案没法知道。”

  另外一些人担心在中国离开之后,这条铁路会发生什么事。欧洲帝国主义者也曾在非洲修建了一些铁路线,其中大多数在殖民地独立之后的几十年里就失修破败了。

  《非洲自由铁路》(Africa’s Freedom Railway)一书的作者杰米•蒙松(Jamie Monson)说,长期维护可能比初期建设更具挑战性;那本书记录了中国建造的一条连接坦桑尼亚和赞比亚的铁路的故事。坦赞铁路修建于冷战时期,被誉为中非友谊的象征,对它的日常维护做得很不到位,因此一些人想让中国人来接管它。

  “没有适当的维护就会产生问题,这对区域经济和当地人民的生计可能会造成巨大影响,”她说。

  然而就眼下来说,吉布提第一条现代化铁路的建成让很多人感到兴奋,它是沿着1917年竣工的一条破旧铁路修建的。当年法国建造的那条铁路,在经过数代人的忽视之后,已经在几年前寿终。

  虽然来自中国的工人做了大量技术和工程方面的工作,但是该项目雇佣了数以千计的吉布提和衣索比亚劳工铺设轨道和挖掘隧道,帮助克服了其他中国在非洲项目常常在当地引发的不满情绪。这个项目将由中国人运营五年,然后转交给当地人,他们中的很多人在中国接受过培训。

  热烈的开幕式在炙热的阳光下举行,只有最有关系的来宾才获许登上火车。在掌声和歌声中,火车缓缓驶离了车站。

  34岁的达哈•艾哈迈德•奥斯曼(Dha Ahmed Osman)是为吉布提政府工作的技术专家,他透过火车的窗户凝望着荒芜的、拥有粗犷之美的景致,脸上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他预测,新火车将改变吉布提和衣索比亚,最终将改变非洲。“为此,我们得感谢中国人,因为他们分享了资金和技术给我们,”他说。“感谢他们对我们的信任。”

  杰安迪(Andrew Jacobs)是《纽约时报》记者。

相关热词搜索:非洲人 中国 列车

上一篇:器官捐献与移植领域中国方案赢得掌声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