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国际 >
为世界遗产提供最佳保护

2017-07-14 09:53:03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李增伟
  当地时间7月12日,第四十一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世界遗产大会)在波兰历史文化名城克拉科夫闭幕,本届大会共有来自137个国家的约3000名代表参加,审议通过了21处新的世界遗产地。出席本届大会的代表呼吁,加强对文化与自然遗产的保护和修复,提升人们的社会责任和保护意识,为世界遗产提供最佳保护。
 
  世界遗产地总数已达1073处
 
  本届大会对35项世界遗产申请进行了审议,其中包括文化遗产27项,自然遗产7项,自然和文化双重遗产1项。经过投票表决,21项申请获得批准,入选《世界遗产名录》。其中包括中国青海省可可西里和福建省鼓浪屿。截至目前,世界遗产地总数达1073处,包括814处文化遗产、224处自然遗产以及35处自然与文化双遗产,遍布世界167个国家。
 
  本届世界遗产大会还审议了18项已列入《世界遗产名录》遗产的保护状况和30项已列入《世界濒危遗产名录》遗产的保护状况,并对处于战火中的叙利亚文化遗产的整体保护状况议题进行了审议。
 
  奥地利的维也纳历史城区被列入《世界濒危遗产名录》,原因是新型房地产的出现掩盖了老城原有的景观,亟待采取保护措施。《世界遗产名录》在册的1073处世界遗产中,目前有55处属于濒危遗产。
 
  本届大会主席、克拉科夫国际文化中心创始人雅采克·普尔赫拉在闭幕式上说,大会通过的235项决议,将有助于落实《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他呼吁与会代表尊重公约,尽力完成使命,为在列的世界遗产提供最佳保护。与会的各国代表也一致认为,需要加强对文化与自然遗产的保护和修复,这对人类文明健康发展至关重要。
 
  中国遗产保护工作成就卓越
 
  中国青海的可可西里和福建鼓浪屿在本届大会上申遗成功,使得中国拥有世界遗产数达到52处,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此外,武夷山边界调整项目也获得大会审议通过,1999年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地武夷山的范围扩大到江西铅山,这进一步加强了武夷山自然价值的完整性,同时更进一步推动对该遗产地的保护工作。
 
  今年是中国首批世界文化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30周年。出席本届世界遗产大会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博科娃肯定了中国在遗产保护方面所做的工作。她说,中国是个历史悠久的国家,是文化遗产保护的积极支持者。中国的遗产保护工作与政府的支持密不可分,也得益于民间自然文化遗产意识的觉醒。
 
  比如,可可西里的藏羚羊曾一度遭到猎杀。1997年,中国政府设置了第一个藏羚羊保护区。得益于中国政府、社会力量以及民间环保组织的共同努力,如今藏羚羊已不再是濒危物种。
 
  博科娃还特意向采访此次会议的中国记者提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今年5月召开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再一次强调了遗产保护工作的重要性,这令她印象深刻。博科娃说,2014年,习近平主席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进行了历史性访问,足见中国政府对遗产保护、文化交流等方面的高度重视。
 
  普尔赫拉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在遗产保护方面表现卓越。“回想起我的中国之行,最难忘的是西安兵马俑,它不仅象征中国悠久的历史,也象征着中国在遗产保护方面的成就。”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非洲部主任埃德蒙德·穆卡拉也表示,“一带一路”倡议也与世界遗产有着紧密联系。他认为,“一带一路”促进了国与国之间的文化、科技交流,也必然带动沿线国家的遗产保护工作。
 
  遗产保护与经济发展相辅相成
 
  “当今世界的遗产保护,监管体系的工作理念需要跟上时代,立足过去,构筑未来。”普尔赫拉在世界遗产大会开幕式上的这番话,道破了世界遗产保护和人类自身发展的辩证关系。他认为,大自然的恩赐和祖先的财产,具有突出和普遍的人文、自然价值,我们只能通过保护,让人类优秀文明成果得以传承,让自然生态保持良性循环。我们不能以发展经济为借口,过度开发甚至破坏历史长河留下的珍宝。普尔赫拉还这样比喻:“遗产保护与经济发展,可以说是亲生兄弟,相辅相成。”
 
  世界遗产保护中心主任罗斯勒在大会发言时指出,“遗产保护方要对整个地区、当地社会、国际社会以及人类后代负责任。”他强调,对于已列入名录的遗产,最大挑战是,如何在瞬息万变的社会发展中,维持遗产本身的独特性和本来的样貌。遗产保护者应该有一种使命感,能够对抗外界经济、政治、战乱等不稳定因素;同时,也要运用所具备的专业知识,向大众普及自然文化遗产保护的重要性,形成全民共识。
 
  出席本届大会的代表还对《世界遗产名录》中的55处世界濒危遗产进行了讨论。他们认为,以前,军事冲突、政局动荡是这些遗产处于濒危状态的主要原因。而如今,人类社会的快速发展起到了一定的副作用。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代表表示,“遗产的保护总是在与经济和政治的斗争中处于下风”。芬兰代表也指出,“如果人类不齐心协力扼制气候变化,那外界环境的恶化,就会对自然遗产产生恶性后果,甚至文化遗产也在所难免”。
 
  会议期间,专家们援引了伯利兹珊瑚礁由于过度捕鱼和无节制海洋排污而濒临灭绝的例子。英国的利物浦海上商城则是由于过度商业化、现代化,破坏了城市原有的结构,被列入濒危遗产名单。如何保护这些文化与自然瑰宝,将是各国未来需要面对的重要任务。

相关热词搜索:世界遗产

上一篇:“伊斯兰国”占领下的摩苏尔:儿童的炼狱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