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国内 > 民主政治 >
虎掌沟村选举亲历记

2016-04-06 08:46:48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周树林

\

姜楠 绘

  今年恰逢村委会、居委会换届,这是基层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直接关系到社会发展稳定的大局。

  真实的基层选举是怎样的?是否能够遵循法定程序,保证选举公平公正公开进行?是否有“拉票”“贿选”“宗族势力”因素的干扰?选民面对民主选举又是什么态度?本报近日收到辽宁阜新虎掌沟村一名驻村干部周树林的来稿,详细记录了他所观察到的农村选举的真实情况。我们刊登出来,希望与读者一同见证中国基层民主的生动实践。

  2014年7月,我和两名同事来到辽宁阜新蒙古族自治县于寺镇虎掌沟村,开始为期三年的扶贫帮困工作。全村一共1100人,分为7个村民小组,党员38名。

  按照安排,今年,虎掌沟村“两委班子”要进行换届选举,这也让我得以近距离观察了农村选举的全过程。

  四次张榜,成立选举委员会

  虎掌沟村的村党支部和村委会“两委班子”各有3人,由于村主任和村妇女委员既是村委会成员又是党支部成员,所以班子成员由4人组成。

  因为党支部要领导和组织村委会的换届选举工作,所以虎掌沟村首先进行了党支部换届选举。按照规程,党员大会推选出4名候选人进行差额选举。选举完成后,原书记和原支委顺利连任。

  接下来,就要召开村民代表会议推举产生选举委员会。虎掌沟村一共7个村民小组,按照每十户推举一名代表的原则,一共推选了35名村民代表,符合上级规定。这些代表除了村支书、村主任、村民小组组长外,大多都是“大社员”,有点威望,说话有分量。

  村民代表会议最终推选出由9人组成的虎掌沟村村民选举委员会,其中就包括原“两委班子”成员4人,恰好没超过半数。随后,选举委员会人员名单作为第一号公告张榜公布,35名村民代表的名单则作为第二号公告张榜公布。

  第三号公告便是关于选民登记的了。选民的硬杠杠是必须年满18周岁,但“上不封顶”,即便是八九十岁卧床不起的也同样有一票。参加选举还有户籍的要求,户籍在本村的自然有资格参加选举,如果户籍不在本村,但在本村居住了一年以上,经本人申请并且经村民代表会议同意,也可以参加选举。最终,选民登记工作结束后,虎掌沟村共登记选民831人。选民名单作为第四号公告张榜公布。

  成立了选举委员会,登记了选民名单,虎掌沟村村民委员会的换届选举工作顺利进入投票环节。

  全村808张选票,有效票790张

  按照上级规定,村民委员会的选举要经过两次投票。虎掌沟村的第一次选举安排在3月21日进行,在4个自然村分别设一个投票站,镇里也派出4名干部到现场进行监督。我到每个投票站都看了。前来投票的村民领到选票后,到封闭的屋里去填写,旁人不得入内。有些村民不会写字,就请镇干部代劳。

  全部投票结束后,由工作人员把选票集中到村部进行查点,唱票计票就在这里进行。这时,屋里屋外都挤满了村民,窗户玻璃上还趴着不少人向里张望。

  经过统计,全村共发出选票808张,收回808张,有23名选民因各种原因没有前来投票。在收回选票中,有效票790张,废票18张。这些废票,有的是空白票,上面什么也没写,有的只划了叉,还有几张选票写着:“谁也不选”。

  事后人们议论起来,有的说:他们自己放弃了权利;有的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还有人分析了投票人的心理:“也不打招呼,也不拉票,忽视我的存在,我干吗要选你?”不过,790张有效票已经远远超过了半数,废票并不影响这次选举的合法性。

  统计的时候,一人唱票,两人监票,还有两人在黑板上画票。镇干部和村选举委员会的成员都坐在前排,监督整个过程。

  整个唱票过程历时3个多小时,原村委会的三人明显占优,票数始终较多。唱票中时不时就会念到一些村民的名字,这时,围观的村民中有的严肃,有的沉默,有的发出嘘声,还有的相视窃笑。一张张选票,一声声唱票,牵动着在场每个人的心。

  选举结果很快统计出来,主任候选人中,原村主任得714票;委员候选人中,原村男委员得592票;女委员候选人中,原村女委员得496票,村民李秀娟得147票。还有10多个村民获得了相对比较少的票。

  虎掌沟村的选举结果很快就报给了镇里。因为原村支书、原村男委员都主动提出不参加主任竞选,所以原村主任与村民刘玉良被确定为村主任候选人,原男委员与村民王敏为委员候选人,原村女委员与村民李秀娟为女委员候选人。6名候选人名单作为第五号公告,在21日当晚就张榜公布了。

  观看唱票和计票的村民挤得水泄不通

  第二次选举定在3月27日进行。从候选人的得票情况看,原村委会三名成员票数都遥遥领先。我觉得这次选举应该不会有太大的意外发生。但没想到,村主任却一脸严肃地说:“那可不一定。”而且,很多人都是这种想法,不到选举结束,谁也不敢打包票。

  既然原村主任、委员得到了大家的认可,第一轮投票又获得了较高的票数,那么最大的变数只能是拉票贿选。这也是我始终关注的问题。听原村主任说,上届选举时就有一个村民对他说:“一张选票,五块钱,给我就选你。”我说:“这肯定是逗着玩的吧?”“不,半真半假。”

  每一个村民都应该选出自己放心满意的当家人。但现实往往不是这样,有的村民认识不够,认为村主任谁干都一样,真有人出来争,手里的选票还值钱了。因此,有人会鼓动那些有点想法的人站出来争一争。

  3月27日,投票仍旧是在4个自然村的投票站展开。这次投票的过程明显较快,因为不用写名字,就是画三个圈圈。

  唱票和计票工作也在村部进行。这一次,前来观看的村民比上次还要多,到处都挤得水泄不通,人们脸上都是一副期盼的表情——大家都关心谁能当上村干部,自己属意的人能否顺利当选。

  唱票的过程明显比上一次选举更紧张,每个候选人都有选票唱出,有时是连续被唱出,形成了一股无形的压力。我也注意到,有的选票都投给了原村委会成员,有的则原村委会的人一个也不选。

  随着唱票接近尾声,局势渐渐明朗了。原村主任的选票处于明显优势,竞选对手张玉良的票数很少。他发牢骚说:“这不是砢碜人吗?让我陪什么榜?”

  村委委员的候选人王敏来自村里有名的大家族,俗称“大户王”。在农村,选举往往是各种关系、各种势力的集中展示,尤其是宗族关系,“咱们家族是不是也该有个在村里说了算的?”

  但是,从王敏的得票数看,他并没有把这次选举当回事。他家两口子种了8亩多地,农闲时出去打工,孩子在市里上学,每年有2万多元的花销。如果做了村干部,一年只能拿到6500元的补贴,而代价则是搭上大把时间——当了村干部就得尽义务,谁家有要求他都得上。

  村女委员的候选人李秀娟在上一轮投票中获得了147票,这次她也来到了唱票现场。我看到,她表情很严肃,目不转睛地盯着画票情况,时不时还站起身来。有一次,画票人不小心把她的一票画到了竞争对象的名下,她大声喊了一句:“画错了!”画票人立即做出了纠正。

  将近中午12点,整个唱票和计票的过程全部结束了。这轮选举共发出选票812张,收回812张,其中有效票792张,废票20张。原村委会主任得票711张。

  至此,虎掌沟村的换届选举尘埃落定。新当选的村主任和村委委员即将开始3年的任期。

相关热词搜索:沟村 虎掌

上一篇:军事检察机关就郭伯雄涉嫌受贿犯罪案相关问题答记者问
下一篇:村“两委”换届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