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国内 > 人权司法保障 >
一手保障人权 一手规范检察权

奉贤检察院试点羁押必要性审查 改变一捕了之实践难

2015-05-06 09:01:21   来源:解放网    作者:

\
资料图片

\
凌伟 制图


  犯了罪一定要被羁押吗?对犯罪嫌疑人“一关到底”是否必须?公安部门和检察机关“一捕了之”的情况又该如何破解?对此,新刑诉法中规定,犯罪嫌疑人被逮捕之后,检察院仍要开展羁押的必要性审查,对不需要继续羁押的,应当建议予以释放或者变更强制措施。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此法条,旨在“强化人民检察院对羁押措施的监督,防止超期羁押和不必要的关押”。然而,新法实施伊始,各地检察机关无经验可循,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新法的落实和推行。

  记者近日从上海市奉贤区检察院获悉,该院作为本市“羁押必要性审查”的试点单位之一,大胆创新,制定细则,在两年多时间内对300余人改变强制措施,走在全市各基层检察院的前列,为本市乃至国内其他法院提供了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

  法律专家则建议,羁押必要性审查的标准仍需进一步细化和统一,而审查的重点应放在“是否对社会有危险性”上。

  案例

  羁押期间母亲去世 羁押必要性审查让人子尽孝

  只因酒后起争执,男子何某对现场处置民警“动手”,导致民警受伤。日前,何某因涉嫌妨害公务罪进了看守所,对此何某后悔不已。然而令何某更加悔恨的是,母亲突发心脏病去世,自己却无法回家尽人子孝道。这看似无可奈何的困境,最终因为一次羁押必要性审查而得以改变。

  1972年出生的何某,是上海某装备工程有限公司的员工。今年2月2日晚上8时许,他在临海社区仓工路某KTV唱歌期间,喝多了酒,与KTV管理人员发生争执,对方报警。当民警赶到现场后,满嘴酒气的何某无故辱骂民警,并推搡、拳打民警,致使民警受伤。

  2015年2月12日,何某被公安机关以妨害公务罪逮捕,羁押于奉贤区看守所,后移送奉贤区检察院审查起诉。然而,在审查起诉期间,3月8日,何某的母亲突发心脏病去世。

  3月9日,何某的家属向奉贤区检察院提出羁押必要性审查的申请。承办人经全面阅卷及相关材料后认为,何某到案后认罪态度较好,本案造成民警轻微伤的后果,犯罪情节较轻,家属已赔偿被害人的损失,也已取得被害人的谅解,社会风险已经得到化解。此外,何某无前科劣迹,系初犯,人身危险性较小,再加上何某是上海户籍,有固定的工作和住所,稳定的收入,也具有取保候审的条件。母亲突发心脏病死亡,急需其回去料理后事也是人之常情,符合社会伦理。

  最终,审查意见认定:对何某改变强制措施不影响诉讼的顺利进行,无继续羁押的必要。根据新刑诉法规定,建议公诉部门依法定程序对何某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公诉部门采纳了建议,3月11日,何某回到家中料理母亲后事。

  根据新刑诉法的规定,对羁押审查的对象主要是已逮捕的轻微刑事案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具备主观恶性小、犯罪情节轻微、初犯、偶犯、过失犯罪、未成年人犯罪,且有自首、认罪态度好等法定、酌定从轻情节,同时可能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具有取保候审或监视居住条件,对其改变强制措施也不致再危害社会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

  成效

  两年303人变更强制措施 无人脱逃或影响诉讼

  其实与何某类似的情况还真不少,如果任由“一捕了之”情况的存在,不加约束和规范,既是对司法资源的一种浪费,在人权保障上也存在重大瑕疵。

  为强化人民检察院对羁押措施的监督,防止超期羁押和不必要的关押,新《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对新刑诉法第九十三条作了细化,规定了我国羁押必要性审查制度:“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被逮捕后,人民检察院仍应当对羁押的必要性进行审查。对不需要继续羁押的,应当建议予以释放或者变更强制措施。”

  虽然这一新变化解决了审查主体、审查内容、审查形式等问题,但作为新确立的制度,具体如何执行仍需要检察机关不断探索和完善。

  为贯彻落实新刑诉法的规定,上海市奉贤区检察院被指定为羁押必要性审查试点单位,探索将其归口于监所检察部门。

  据了解,2013年以来,该院加大探索创新力度,内部建立与侦监、公诉等部门的衔接协调机制,外部建立与公安、法院等单位的沟通反馈机制,共进行羁押必要性审查653件658人,建议办案机关(部门)变更强制措施被采纳303人,无一人脱逃或妨碍诉讼正常进行,取得了良好的司法效果和社会效果。

  奉贤区检察院驻看守所检察室主任孙红告诉记者,变更强制措施的原因有许多,上述303人中,因犯罪嫌疑人赔偿后获被害人谅解变更数量为154人,占总数的69.68%;因退赃、补交税款或上交罚款的有26人,占总数的11.76%;因批捕时不认罪,在羁押必要性审查阶段经辩护律师会见后认罪的有12人,占总数的5.43%。此外,还有少量变更系因犯罪嫌疑人身体状况变化、因家庭情况变更或考虑公司经营状况等。

  驳回

  污染环境被羁押 几次三番申请变更被驳回

  虽然变更强制措施的情况和案例有很多,但并非所有的羁押必要性审查申请都会获得批准,记者从奉贤检察院获悉,那些危害社会公共利益、社会影响恶劣的案件,如污染环境案件、涉及黄赌毒案件等一般都难以得到变更。

  犯罪嫌疑人詹某系本市金山区某塑胶有限公司的经理,是公司股东之一,他曾主动到犯罪嫌疑人赵某收购化学废弃桶处,并在明知赵某没有资质的情况下,仍将公司产生的废弃化工原料桶非法出售给赵某,最终导致了周边环境污染。

  事发后,詹某因涉嫌污染环境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刑事拘留,之后经奉贤检察院批准逮捕。

  詹某的辩护律师曾多次来到奉贤区检察院,提出对詹某继续羁押必要性审查的申请,该律师认为詹某所在的公司因其被羁押,生产已经陷入困境,而且詹某的犯罪情节较轻,到案后认罪态度较好,有取保候审条件,如果对其取保候审不致危害到社会,詹某的家人和公司也愿意提供财保或人保。

  但检察官审查后认定,詹某的行为已触犯了刑法相关规定,涉嫌污染环境罪。其非法出售废弃化工原料桶的行为造成环境损害初步评估在100万元以上,同时,詹某至今未退赔任何损失,遂驳回了申请。

  据统计,羁押必要性审查制度归口于监所检察部门后,像詹某这样被奉贤检察院驳回申请的有12人。

  孙红表示,对于一些案情重大、复杂、涉众型以及被害人有强烈诉求的案件,奉贤检察院一般都会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廉政监督员等第三方人士介入审查、参与评价,充分听取各方观点理由,以确保执法办案的透明度和公信力。

  作用

  保障人权,规范自由裁量权

  作为全市首批归口审查试点单位之一,奉贤检察院通过近三年来的试点工作,走在了全市前列,并形成了长效工作机制,被上海市检察院采用,并在全市推广。

  奉贤区检察院有关负责人表示,在日常羁押必要性审查时,对因亲属突患重病,家庭经济状况陷入困顿难以维持的犯罪嫌疑人,如果罪行较轻,认罪态度良好,有悔罪表现,社会危险性较低,大多决定建议对其变更强制措施并获采纳,这是对人权的一种保障。

  然而,羁押必要性审查的作用不止于此,还直接体现在对检察环节自由裁量权的规范上。一线办案部门存在“怕繁就简”的心理,主动审查、改变羁押状态的积极性主动性不高,缺乏硬性启动审查程序的约束力,监所检察部门归口羁押必要性审查制度的设置则有利于避免主动审查流于形式。

  同时,自侦部门多依赖言辞证据,改变强制措施容易导致翻供、串供;侦监部门主观上有自捕自放、损害权威的畏难思想,客观上有自我审查、缺乏监督的不利因素;公诉部门往往以“利用羁押,保证诉讼活动”进行利益权衡。而监所检察部门归口羁押必要性审查制度则有利于体现司法审查属性,避免自我审查、以押代侦、代诉。

  对于有人疑问,羁押必要性审查为何要由监所检察部门负责的问题,该负责人指出,因为监所检察部门与案件办理无直接利害关系,处于客观中立的地位,在日常驻所检察工作中能够在整个刑事诉讼过程中全程、动态地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进行羁押必要性审查,同时更熟悉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身体健康状况、监管羁押表现等情况。因此,可以全程同步监督,避免审查结果与羁押实际脱节。

  问题及举措

  羁押必要性审查标准仍需细化

  专家建议重点看“是否对社会有危险性”

  上海市律协刑事业务研究委员会主任林东品认为,羁押必要性审查是法治的一种进步,有利于保障当事人诉讼权益,是人权保障的一种形式。但鉴于每个区县检察院的起点和对羁押性必要性审查的认识、标准不同,落实的情况存在很大差别。像奉贤区检察院这样,利用一两年时间变更强制措施被采纳300多人的情况,在基层检察院中非常罕见。

  因此,林东品认为羁押必要性审查的重点在于落实执行情况,建议检察机关将审查的重点标准放在“是否对社会有危险性”上,至于身体是否健康,是否判实刑等方面的因素应适当弱化。

  同时,有专家指出,羁押必要性审查时的公开审查和听证会需防范成为“走过场”,同时应尽量保证犯罪嫌疑人在场。

  据统计,2014年,奉贤检察院审查羁押必要性案件共400余件,实行公开听审的仅9件,且因安全防范、避免出现妨碍诉讼进行等因素,犯罪嫌疑人均未到场参与听证,影响了听证效果。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奉贤检察院启动了远程视频听证系统建设,据悉该系统将于本月初投入使用,届时,一条“空中快车”通道就将横跨检察院与看守所之间,这样既能保证犯罪嫌疑人到场参与,又能保证听证会安全顺利进行。

  此外,有刑诉法专家认为,羁押必要性审查证据收集制度及证据标准还有待完善。

  当前羁押必要性工作中,当事人提交的申请材料不规范,监所承办人难以接触到一手的证据材料,导致证据采用受到限制,一定程度上影响到申请效果。对此,奉贤检察院表示,已经发现此类问题,正逐步确定申请材料证据规格,并协调办案部门建立卷宗调取移送制度。

相关热词搜索:奉贤 必要性 检察院

上一篇:最高法:办案人员不得参与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审查
下一篇:从包来旭案看中国人权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