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评论 >
反家暴法律如何进“家门”:除了立法还需过三关

2015-08-10 10:31:42   来源:检察日报   作者:石跃 李浣 符向军 刘勋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国务院常务会议近日通过反家庭暴力法草案,并决定将该草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有人认为,法不入家门,对于带有私密性的家庭关系的干预,法律治理往往很难立竿见影。
 
  石跃:除了立法还需过三关
 
  反家暴要想取得实效并非易事,除了专门立法,至少还要过三关。
 
  首先是思想关。大多数中国人的深层观念打着儒家思想的烙印。儒家提倡的“三从四德”“三纲五常”,虽已遭受批判,但在当前社会尚有残留,表现在家庭关系中,就是父权、夫权仍在一定程度上占统治地位,导致面对家暴,受害者逆来顺受,加害者理所当然,周围人冷眼旁观。在这样的社会氛围中,要贯彻落实反家暴法谈何容易。因此,必须加大宣传教育力度,使加害者、受害者以及社会大众从内心深处接受家暴违法的法治观念,自觉依法行使权利和履行义务。
 
  其次是执行关。徒法不足以自行,立法仅是让反家暴有法可依,要想取得预期法律效果,还得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家暴问题由来已久,反家暴在现行法律体系中并非完全空白,为什么家暴问题仍屡屡见诸报端?归根到底,还是法律执行上出了问题。其间纵然有法律规定不明确、可操作性不强等原因,更为关键的是“民不告,官不究”的处理原则,力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处理方式,使得法律缺少了应有的威慑力。反家暴法出台后,如何确保执行到位?笔者认为,应建立健全对法律执行的监督约束机制,提高相关人员的执行力。
 
  最后是保障关。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反家暴法的实施,需要各种完善的配套机制保驾护航。比如,为受害人提供庇护场所,这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此外,家暴受害人还需要心理辅导、家庭关系指导等相关服务,这些都有国外成功经验可以借鉴,还可以鼓励民间力量建立并经营相关业务,政府通过购买民间组织的服务来履行相关职能。
 
  李浣:专门立法势在必行
 
  中国传统文化认为,家庭成员的权利是不平等的,比如“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大多数家庭施暴者把配偶、老人、孩子看作可以任意处置的私有财产,这既与现代精神相悖,也是对法律的践踏。
 
  据调查,近四分之一的妇女曾遭受家庭暴力,老人、孩子、残疾人也在不同程度上遭受家庭暴力,妇联每年收到家暴投诉达4至5万件。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庭暴力后果严重,不仅受害者身心备受摧残,被加害或目睹家暴的未成年人也容易成为潜在施暴者。基层检察机关在办案中发现,未成年人因家庭暴力而心理变态,甚至走上犯罪道路的,不乏其人。
 
  法律是调整社会关系的行为规范,对全体社会成员具有普遍约束力。而家庭关系也是一种社会关系,所以,用法律来调整家庭关系,理所应当。法律没有豁免权,法律没有真空地带。所谓的“法不入家门”,实际上是对法律的漠视,这种观念极不合理。
 
  目前,我国已有20多个省市制定了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的地方性法规。最高检、公安部、民政部等六部门联合出台的《关于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的若干意见》也探索了反家暴措施,明确了相关部门职能。同时,最高法的人身安全保护裁定、公安机关采取告诫措施、民政部门为受暴妇女提供庇护场所、司法行政部门为受暴妇女提供法律援助和司法鉴定等,都为反家暴立法积累了理论和实践经验。
 
  一旦反家暴法出台,要在全国范围内加强反家暴法的学习宣传力度,使法律深入每个人心中,这样才能起到震慑、预防家暴作用。就检察机关而言,要充分发挥检察职能,在办理涉及家暴的刑事、民事案件时,既要办理好案件又要及时进行法治宣传,特别是要正确履行强制起诉义务。此外,由于家暴案件的双方属于家庭关系,要注意落实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做好服务群众的“最后一公里”工作。
 
  符向军:构建社会联动机制
 
  反家暴立法,有利于保障家庭成员特别是妇女、儿童的权益,其立法的善意和初衷值得肯定。然而,法律的阳光能否真正照进生活,法律的威慑力能否有效发挥,关系到立法善意能否真正释放。
 
  反家暴立法旨在从法律制度上为和谐家庭保驾护航,特别是保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但解决家暴问题的根本措施还在于关口前移、有效预防,法律的事后惩戒往往无法修补濒于破裂的家庭关系。笔者认为,反家暴立法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威慑性大于执行力。因为,受传统“家丑不可外扬”观念的影响,遭受家暴的弱势家庭成员,往往羞于启齿,只能在默默隐忍中委曲求全、苦熬时日,最终下定决心拿起法律武器讨“说法”的时候,已是忍无可忍,走到家庭破裂的边缘。此外,家暴尤其是精神暴力、经济家暴等冷暴力,都是家务私隐之事,具有高度隐蔽性,取证难,维权难。
 
  因此,反家暴在专门立法的同时,还需要政府部门、社会组织、学校、医疗机构等社会各方广泛参与,构建社会矛盾纠纷化解联动机制,需要司法调解与各级妇女维权组织、民间调解组织一并发力,还需要提升全社会文化素质、道德修养,让婚姻家庭矛盾纠纷第一时间得到化解,将家暴尤其是严重家暴消灭在萌芽状态。如此,才能筑起一道人权保障与妇女、儿童合法权益保护的坚实屏障,打造和谐稳定的婚姻家庭关系。
 
  刘勋:发挥反家暴法的评价功能
 
  具有私密性、隐蔽性的家庭关系,长期以来被视为法外之地。一方面,建立在“三纲五常”传统文化基础上的家庭伦理秩序,导致夫妻和代际间的暴力行为被视为家务事;另一方面,“家丑不可外扬”的观念使绝大多数家暴受害者不愿意从家庭外部寻找保护力量,导致受害人逆来顺受或走向极端,而家庭之外的人也往往不愿意干涉。
 
  由此导致在反家暴的司法实践中,最难的就是如何发现违法犯罪行为、如何搜集违法犯罪证据。发现,是法律介入的基本前提;证据,则是追究施暴人法律责任的必备条件。笔者认为,若要改变反家暴司法的尴尬现状,就必须从改变社会观念开始。
 
  由于社会传统观念根深蒂固,反家暴法可能无法立竿见影地解决家暴问题,也不可能完全保护所有家庭中的暴力受害者免遭伤害。但是,不能因为反家暴法对遏制家暴的作用有限就否定其价值。制定反家暴法,从法律评价的角度,就是将家暴行为定性为违法犯罪,就是表明家庭绝不是法外之地。
 
  因此,要充分发挥好反家暴法的评价功能,广泛宣传该项法律的精神实质,让那些被家暴伤害的人看到光明,看到希望,让法治的力量与理性逐渐战胜落后道德的顽固与愚昧。长此以往,家暴受害人就会逐渐拥有维权举报的勇气,施暴人也会意识到自身行为属于违法犯罪,而逐渐收敛甚至反省。同样,在法律评价功能的影响下,周边邻居、亲属也会逐渐改变家暴是他人家务事的错误认识,进而主动检举揭发家暴行为并积极提供各类证据。
 
  网友声音
 
  网友王金勇:“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的法律格言,昭示的是合法私权免受公权侵扰的真理,但不能成为社会怠于救济公民的信条与借口。而在现有遏制家暴相关规定过于原则、抽象,缺乏可操作性的情况下,制定反家暴法势在必行,调整、创新有关司法机制也迫在眉睫。
 
  网友宋涤宇:妇女、儿童是家庭暴力的主要受害人群,因为其经济和精神的双重依附性较为严重。有家暴受害者表示,宁愿忍受家庭暴力,以换取相对温饱的庇护所;也有受害者被长期暴力威慑,形成心理屈从;更有受害者受“家丑不外扬”观念影响,刻意隐瞒伤害。这些问题不是仅仅出台一部法律就能解决的,需要各方面长期不懈的努力。
 
  网友黄磊:法的生命在于实施,反家暴法要落地生根,还需要构建社会各方面的体系化保护。要驱散家暴恶魔,首先还要驱散家暴家事化的心魔,通过进一步的宣传和普及,真正让保护家庭弱势群体的观念深入人心,让反家暴各项机制有运行的意识基础。
 
  网友李雪雯:“法不入家门”的理念早已时过境迁,出台反家庭暴力法实属民心所盼。然而,对于极具私密性的家庭关系,法律的干预只能是原则性和框架式的兜底,驱散家庭暴力阴霾仍有待反家暴体制和机制的层级化、精细化构建。
 
  网友赵婕:反家暴还需要执法司法机关转变“清官难断家务事”的思想。反家暴法草案明确了对相关机关进行培训的要求,就是希望增强执法司法人员对反家暴的认识,改变他们“民不告,官不究”的固有思想,明确各自的责任和义务,及时介入,有效预防、制止家暴的发生。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上一篇:监狱丑闻暴露美国司法体制弊端
下一篇:从苏州图书馆看公共文化服务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