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评论 >
解析:为何未成年少女总成为被侵害“重灾区”

2015-08-06 14:26:11   来源:检察日报   作者:王地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两年前,12岁的湖南女孩思思被同村74岁老人性侵并产子,这一消息曾引起媒体及社会各界广泛关注。两年后,已是14岁的思思再度被曝怀孕,而在此期间,她还有过一次怀孕堕胎。思思多次反复遭到性侵堕胎,各界人士都对其伸出援手,然而,这个花季女孩却依然如此,问题出在了哪儿?被毁掉的一生到底该怪谁?
 
  我读了一遍媒体的报道,越往下读越倒吸一口冷气,现实远比媒体的笔触更复杂。从报道内容来看,思思显然开始走向世俗的堕落了。她由第一次被性侵,到第二次谁也说不清的很暧昧地和一名男子发生关系后怀孕并堕胎,再到两年后的再次怀孕,这期间经历了怎样的思想变化?显然,当思思被侵害案出现时,本该为少女担起保护重任的家庭、学校、社会三重“防火墙”,却重重失手,一旦遭遇“魔爪”,花一般的少女就成了无辜的羔羊。为什么转到北京上学的思思还是没能扭转境遇,为何未成年少女总成为被侵害的“重灾区”?
 
  不可否认的一点是,当前各界保护女童性安全的观念依旧滞后,哪个领域未成年人管护出现盲点,那这个领域就必定出问题。近日,一名少女凌晨乘坐打车软件招来的专车时,竟遭男司机侵犯。目前,该名嫌疑人已被警方依法刑拘。这引发了对专车司机门槛设置的讨论。其实我们更该看到对专车司机领域这个盲点进行法治监管的必要性,未成年人现在使用手机越来越多,通过手机叫车方便快捷,但是必要的提防措施,有关部门是否宣传到位了呢?
 
  我们说回到思思的问题上来。在人们的印象中,校园是一个安全、文明的场所;如果校园中的孩子连基本的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障,人们去哪里寻找托付信任的载体?女生被性侵不仅关乎安全教育、性教育的缺失,也与学校和教师监护形同虚设相关联。一旦教育从业者没有尽到应有的职责,孩子们的安全防护网络就面临着风险。当学校和老师无力庇佑,女生们就可能成为被觊觎、被侵犯的对象。显然,思思这两年在学校的受教育和保护程度,慢于自己堕落的速度。
 
  还有我们外出务工的家长,每天忙于打工挣钱,导致子女成为留守儿童,没有良好的家教环境,孩子的成长境遇可想而知。而且,家长们自身素质不高,一些幼女在受到侵害后,监护人的第一反应不是报警,而是“家丑不可外扬”,自己遮遮掩掩,更使不少犯罪分子逍遥法外。据全国妇联调查数据,目前全国留守儿童人数约为5800万,这群在流动时代中成长的孩子,正面临着亲情饥渴,缺乏关爱,遭受性侵等种种问题。
 
  再说整个社会层面,并没有形成一张未成年人保护的安全网。KTV、酒店明知孩子们可能会遭受非法侵害,却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关部门因为未成年人保护的多头管理和复杂问题,而出现“九龙治水”,常出现推三阻四的人性“庸常之恶”。当孩子处于学校、家庭和社会“三不靠”“三不管”的边缘人群,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那么,作为一种不良社会心态,麻木、冷漠或许就将上升为整个社会面对女生被性侵发生时的第一反应。
 
  事实上,我们也并不缺乏保护未成年人的制度设计,只不过,有些时候,现有的制度在执行过程中形同虚设、没有发挥应有的效力。思思被性侵事件的背后,解决人性坍塌带来的底线失守,消除保障机制缺失、监管乏力带来的社会治理难点与痛点,让麻木冷漠的社会心态彻底远离我们,乃是当务之急。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上一篇:督办超期羁押 以严苛程序夯实法治根基
下一篇:综述:中式教育在英伦引发热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