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研究 > 文章 > 2011年—2015年 >
郑贤君:人权的民主阐释

——评许崇德教授的人权思想

2015-02-25 09:35:18   来源:《中国宪法年刊》第9卷   作者:郑贤君

  并不惹眼的篇幅,较之其煌煌巨著《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史》与关于基本法的敏锐洞见,使许老师的人权思想乍看之下似乎有些黯淡。多数或许认为其人权与基本权利理论不过是一种陈旧的通说,中规中距,乏善可陈。这是一种误读,甚或是学界的整体误读。为我们所熟知的、平实的、滋养了新中国几代学人的人权观念的内在机理庶几被近年来日居主流的自由主义思潮所遮蔽,以至于在学说和思想史上源远流长、根基甚厚的自由传统迄今仍在相当程度上被轻视。这就是以人民主权为基础的民主主义人权观,也是与消极自由相对应的积极自由思想。

  学术训练背景与拳拳的爱国之心决定了许老师的人权思想。作为新中国培养的宪法学家,困厄时期通读马列著作,以及对祖国矢志不渝的热爱,许老师的人权观点熔铸了一个时代宪法学者的集体思考结晶,集中体现为如下表述:“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反映了公民在国家生活中的地位,从而也体现了一个国家的民主制度”。[①]这一立基于国家主人翁地位和资格的权利观,围绕着公民和个人之于国家的积极地位展开,从而在他的人权观中,较少看到近世西方自由主义宪法抵制国家侵犯的消极性防御观念。

  防御性权利的属性业已为人所熟知,积极自由则是一种更为古老的权利形态,它是建立在公民美德基础之上参与公共生活的自由。这种自由来源于古希腊罗马小城邦国家的实际生活,而对其提炼和总结则始自柏拉图。基于政治权力对个人自由的可能压制,受密尔的影响,法国大革命时期的政论家和文学家邦雅曼·贡斯当集中对两种自由进行了阐发,区分了古代人的自由和现代人的自由,认为古代人的自由是一种参与公共生活的积极自由,现代人的自由是一种免予强制的消极自由。[②]两种自由的区分给予英国哲学家柏林以巨大灵感,他在贡斯当的基础上明确提出了积极自由和消极自由,着力阐释了消极自由的思想。其基本理念是一个人须克服虚假自我,做真实的自我的主人,且认为消极自由和民主完全是两种不同的东西。[③]这一自由传统被托克维尔等发扬。早于贡斯当延续对积极自由热情的是大革命前期的卢梭,他的公意理论将个人意志和集体利益结合起来,个人享有权利是主权者身份和地位的体现。人民主权消除个人自由和公共权力的紧张有可能产生的专制被充分注意到,贡斯当对此颇有微词,其关于两种自由的观点完全建立在与卢梭这个从未谋面的论敌的对话与争论的基础上,但无可争辩的是,公共意志成为民主权利的正统理论,独树一帜,在被康德、黑格尔发展的基础上又被强调消极自由的美国刻意拒绝。近年来,积极自由的正面价值被重新解读,[④]但总体上美国人以谨小慎微的洛克哲学为鹄的。该类型的自由不关心使人权提放不完善的政权,而是关心从人权开始合理地建设完善的政权。“在这种蓬勃朝气中,面对不完善的法律需谨慎地保障人权的这种美国人的提问法,就被以公民权的形式由完善的法律来完成的提问法所取代”。[⑤]以许老师为代表的新中国一代宪法学人的人权与基本权利思想,正是对人民主权这一学脉的承继和续延。

分享: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上一篇:韩玉玲:社会保障如何 缩小收入差距
下一篇:论依法治国与人民当家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