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研究 > 文章 > 2011年—2015年 >
依法管理宗教事务的里程碑

2015-01-04 11:09:21   来源:   作者:何虎生

  2004年11月30日,国务院颁布了《宗教事务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并于2005年3月1日开始施行。它是我国第一部宗教方面的综合性行政法规,在我国依法管理宗教事务方面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宗教事务管理基本做到了有法可依

  “文革”期间,社会主义法制遭到严重破坏,宗教领域破坏更为严重。改革开放以后,党和政府十分重视宗教方面的法律法规建设,《条例》的颁布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它对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所、宗教教职人员、宗教财产、法律责任等作了规定,将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所、宗教院校、信教公民(含宗教教职人员)的权利、义务,以法规的形式确立了下来,并按照依法行政、建设法治政府的要求,规范了政府有关部门的行政行为,是宗教事务管理的主要依据。在此基础上,“以宪法为核心,其他法律为支持。《宗教事务条例》是主体,其他行政法规和规章是补充”的管理框架初步确立,解决了用什么管,以及与其他法律法规衔接的问题。同时,《条例》与一系列配套规章和规范性文件,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出台的地方性宗教法规和规章,全国性宗教团体制订的规章制度,以及县、乡、村三级宗教工作管理网络和乡、村两级宗教工作责任制,共同组成了现代化法治管理和基层管理体制,保证了我国宗教事务在法治的框架内依法管理。

  依法管理和依法活动的良性互动基本形成

  政府、宗教界和信教群众的良性互动是宗教事务依法管理的最高目标。政府方面,《条例》颁布后,国家宗教事务局开展了大规模的宣传和培训活动,各地也开展形式多样的培训活动,取得了很好的实效。加强了执法主体建设,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政府普遍加强了对宗教工作的领导,形成了在党委领导下各有关部门互相配合、齐抓共管的局面。同时加强了宗教执法队伍,使宗教工作三级管理网络落实到了基层。推动了政府宗教工作的法治化、规范化、程序化,各地政府制定执法程序、文书,规范宗教行政行为。依法行政、依法管理宗教事务成了宗教事务部门的共识。宗教界方面,合法权益得到了保护,《条例》对宗教的“人、事、活动”三大项都作出了具体的规定,内容涉及宗教教职人员的认定和流动、宗教财产的管理、宗教对外交流、宗教活动的举办等,从各相关方面对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的利益加以保障,切实保护了宗教界人士的合法权益,使其在争取权益时有法可依。同时,宗教界人士也明确了自己的基本职责,自觉在法律法规范围内开展活动,有助于他们切实履行职责,发挥积极作用。宗教界人士在信教群众中有一定影响,他们知法、守法、用法对广大信教群众产生了积极影响。信教群众方面,《条例》规定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任何人不得侵犯,宗教信仰自由的法治内涵得到进一步细化,公民享有宗教信仰自由成为人民群众耳熟能详的一项基本权力。在实践中,信教群众逐渐认识到宗教活动作为社会活动的一种形态,在实施过程中必然会与公共利益相联系,宗教活动也就相应地转化为公共事务。政府作为管理公共事务的管理部门,有权介入宗教事务,对宗教活动依法进行管理,这就为依法管理宗教事务奠定了基础。可以说,在依法管理宗教事务方面,我国已经形成了政府、宗教界和信教群众的良性互动。

  完善《条例》,在法治轨道上不断推进宗教事务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党的十八大,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和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提出了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新要求。这就需要我们在宗教领域完善《条例》,在法治轨道上不断推进宗教事务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完善《条例》,首先要考虑到世界宗教的新变化,如传统宗教的衰退、革新和新宗教的兴起,网络宗教的勃兴,宗教间国际交往的增强,对这些要有新对策。其次,要考虑到中国宗教的新变化,如“宗教热”,打着宗教旗号的非宗教因素带来的社会问题,境外宗教势力对中国的影响,民族与宗教问题相关联,使宗教问题变得十分复杂,要妥善应对。第三,要反映宗教法律法规建设的宗旨,如要符合宗教的特殊规定性,要反映出中国宗教的真实情况,要反映出发挥宗教积极作用,规避消极因素的根本出发点和最终目的。完善是根据国际国内形势的发展变化,宗教领域出现的新问题和矛盾,解决宗教事务管理新的课题和要求。《条例》的完善要有顶层设计。要体现宪法精神,调动各方面的积极因素,通过完善《条例》,“使宗教领域重点方面和关键环节有法可依,相关制度更加完善,相关规定更具针对性和可操作性,促进宗教事务的规范化管理,更好地保护宗教界合法权益。”

  总之,《条例》颁布10年以来,宗教事务管理基本做到了有法可依,依法管理和依法活动的良性互动基本形成。但《条例》也有进一步完善之必要,要在制度建设上下功夫,立足于推进宗教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为中国宗教事务奠定更好的制度基础,才能在法治轨道上推进宗教工作。

  □ 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何虎生

  

分享:

上一篇:中国道路的三个基本维度:法治、发展和人权
下一篇:加快以国民幸福为导向的社会保障体系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