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国际 >
美国最高法院裁定同性婚姻合法 有的县停发结婚证

2015-07-06 10:20:26   来源:新京报   作者:高美
\
当地时间6月26日,美国华盛顿,同性婚姻支持者在最高法院外庆祝。
 
\

  当克林顿10年前不得不签字通过由共和党控制的国会推动的《捍卫婚姻法案》,将婚姻严格限制在一男一女之间的时候,他应该想不到,未来有一天,他的妻子,希拉里·克林顿的总统竞选广告中,会出现两名手牵手的同性恋伴侣,向世人宣布他们今夏要结婚的喜讯。十几年间,美国法律和公众对同性婚姻的变化,用翻天覆地来形容并不为过。美国最高法院6月26日做出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历史性裁决。然而5:4的投票结果,反映的不仅仅是9位大法官们之间的分歧,仍折射出这一争议议题在美国社会产生的分歧。
 
  联邦VS州权
 
  州长“任性”拒发结婚证
 
  最高法院的裁决已经过去了一周,得克萨斯州至少有60多个县,拒绝发放同性婚姻的结婚证。
 
  在最高法院的裁决出现之前,美国有13个州明确禁止同性婚姻。这些州多为保守、宗教色彩浓厚的州。得克萨斯也是其中之一。
 
  最高法院的裁决不久,得克萨斯州的总检察长肯·帕克斯顿的声明随之而来,明文“教导”本州的办事员如何不去执行最高法院的决定。
 
  他说,最高法院虽然“捏造”了一项新的宪法权利,但是他发现最高法院并没有推翻宪法的“宗教信仰自由权”,所以这项“新发明”的同性婚姻权,可以和宗教信仰自由权“和平共处”。
 
  基于这样的理由,县里的办事员,法官和雇员,就可以以自己的宗教信仰为由,拒绝给同性伴侣颁发结婚证。
 
  当然这么做,会让这些办事员面临被起诉或者罚款的风险。帕克斯顿还给自己的下属们壮了壮胆,“现在已经有律师待命,准备帮助这些工作人员为自己的信仰辩护。”
 
  得州当地媒体随后对本州200多个县进行了调查。问题很简单,“你们现在给同性伴侣发放结婚证书吗?”设计的答案很简单,只有两个:是,或者不是。
 
  但得到的结果却是五花八门。有的县很干脆,直接回答是,或者没有。但也不乏各种借口:“我不知道”,“现在还没有”,“我们还在等待软件更新”——至于什么时候更新完成谁也不知道;“办事员在休假,请等待通知”、“无可奉告”……
 
  得州的做法并非孤例。反对的方法多种多样。
 
  在路易斯安那州,州长鲍比·金达尔已经宣布参选总统。他的观点很明确:反对同性婚姻。最高法院对于同性婚姻的裁决是对“保守基督教民众与其他民众宗教合法权利的攻击”他说道,并表示本州不会执行裁决,直到上诉法院也作出裁定。当地法院协会则建议法院雇员先观望一阵。
 
  亚拉巴马州也是等等看,该州将在最高法院的25天复议期内搁置这一裁决。
 
  该州还有两个县是直接停发所有结婚证。他们说,既然无法阻止同性婚姻,那就停止婚姻本身。从此以后,不管同性恋,还是异性恋,他们都不再核发任何结婚证书。如果人们想结婚,去别的县办吧!
 
  裁决VS民意
 
  任何一个社会议题出现5:4的裁决都正常
 
  美国同性恋者平权运动,被认为始自1969年的6月27日。在那之前,由于害怕受到歧视和伤害,同性恋者都隐藏起他们的性取向,同性恋被视为是一种犯罪。6月27日,纽约警察袭击了纽约石墙旅馆的一家同性恋酒吧,进而引发了一场持续一周的骚乱。石墙旅馆事件标志着美国同性恋者政治团体的形成,和当代同性恋权利运动的开始。截至当年底,美国就成立了50个同性恋组织。
 
  同性恋运动的发展,也逐渐改变美国社会对同性恋者的态度。1976年一次民调中,有73%的人,认为同性恋者是社会歧视的牺牲品。即便如此,美国大部分州法律都禁止同性性行为,在不少州同性性行为仍是一种犯罪。同性婚姻,更是遥不可及的议题。
 
  从1970年起,开始有个别同性伴侣申请领取结婚证,尽管无一例外,他们全都失败了。1993年,夏威夷州最高法院首次裁定,该州拒绝对三对同性伴侣发放结婚证是基于性别基础的歧视,违反了该州宪法的平等权条款。
 
  这一裁决引发了保守派的强烈反对,为了防止同性婚姻合法化蔓延到其他州,1996年,共和党控制的国会以压倒性多数通过了《捍卫婚姻法案》,并经克林顿签署生效。该法把婚姻界定为一男一女之间的结合,并规定如果一个州的同性婚姻合法化,其他州不一定必须承认,并且这种婚姻不能获得联邦福利。到2003年,美国有48个州都通过了将婚姻限制在异性间的法律。
 
  但2003年联邦最高法院对“劳伦斯诉得克萨斯”案的裁决,则使得同性婚姻的命运突然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当年的案件中,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代表多数意见写道,同性恋者拥有“根据合适程序条款不受政府干预而从事(亲密)行为的完全权利的自由”。这一裁决使得当时13个州的鸡奸法违宪,从而戏剧性地改变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前景。
 
  最高法院的裁决在美国引发了一波又一波的反对浪潮。2004年,马萨诸塞州批准婚姻合法化,成为美国第一个承认同性婚姻合法的州。
 
  此后,承认同性婚姻合法的州不断增加,康涅狄格州、艾奥瓦、佛蒙特、纽约等州和哥伦比亚特区也先后允许同性婚姻。在最高法院作出同意同性婚姻的裁决之前,全美仅剩13个州禁止同性婚姻。
 
  而公众舆论对同性婚姻的态度,也逐渐发生了变化。到2014年,同性婚姻的支持人数已上升至54%。
 
  推翻同性婚姻禁令至关重要的转折点是去年最高法受理的一个案子——相爱20多年的同性恋人奥伯格菲尔与约翰·亚瑟,由于所在的俄亥俄州禁止同性婚姻,在朋友的帮助下租下飞机,将绝症的“渐冻人”亚瑟送到马里兰州,希望能举行合法婚礼,然而在俄亥俄州,奥伯格菲尔仍无法以丈夫的名义登记在亚瑟的死亡证明上。为了让这段婚姻被承认,他向法院提起上诉。
 
  “最高法院的裁决,在一定程度上讲,是顺应了民意缓慢变化的趋势。”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刁大明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这一裁决从必然性来讲顺应了民意,但裁决结果本身是基于最高法院的生态:9位大法官中,4位保守派,4位自由派,大法官肯尼迪属于温和自由派,他的态度就非常关键。“《时代》封面曾经就做过肯尼迪,叫做‘decider’(裁决者),所以抛开整体的民意趋势,任何一个涉及社会议题的投票,出现5:4或者4:5的结果,都很正常。”
 
  转变VS传统
 
  7年前希拉里并不支持同性婚姻
 
  在奥巴马任内实现全美同性婚姻合法化似乎并不会让人很惊讶,2012年5月,在美国大选的关键时刻,奥巴马公开表示支持同性婚姻,成为首位公开支持同性婚姻的在任美国总统。
 
  而就在7年前,第一次角逐总统之位的希拉里,还并不支持同性婚姻;而再次冲击总统之时,她邀请了一对同性伴侣在自己的总统竞选广告中现身。希拉里的态度转变,正是同性婚姻对美国党派政治影响的一种折射。
 
  两党在同性婚姻上的政策主张完全对立。民主党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而共和党则反对同性婚姻,尤其是共和党内的南方保守派、福音派新教徒群体,更是强烈反对同性婚姻。
 
  民主党对同性婚姻的态度也经历了一种转变,这一转变也可以说与美国公众对同性婚姻越来越宽容的趋势相适应。民主党在同性恋问题上一直持比较支持的态度,但对待同性婚姻则十分谨慎。随着民调显示美国公众对同性婚姻的支持率越来越高,民主党也开始调整了其对同性婚姻的政策。
 
  希拉里在任纽约州联邦参议员时期也明确表示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但2013年,她正式转变了态度,在全美最大的同性恋权益团体网站上,发表了一段长达6分钟的视频演讲,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在当时,她的这一表态,就被舆论视为是在为2016年的大选“铺路”。
 
  而在共和党这边,已经表态要参与总统竞选的候选人阵营十分庞大,在拉选票的考虑之下,这一阵营已经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分裂。
 
  猛烈抨击者不少。威斯康星州州长斯科特·沃克批评称,最高法院的裁决是“严重的错误”,呼吁通过一项宪法修正案以推翻裁决。另一位共和党总统热门候选人、得州参议员泰德·克鲁兹称:“最高法院已从积极主义的领地越界进入寡头的角斗场。”他还建议通过法官选举制度根治“司法专横”。
 
  阿肯色州州长迈克·哈科比更是直言,最高法院的裁决是“违宪的司法暴政失去控制的行为”,是最高法院做出的最具灾难性的决定之一。路易斯安那州州长鲍比·金达尔也是坚决的反对派,“男女之间的婚姻是神所确立的,不是地上的法院可以改变的。”
 
  但另外两位候选人,则持有“走着瞧”的策略。小布什的弟弟杰布·布什说,他本人相信传统婚姻观,认为最高法院应该将同性婚姻是否合法的裁决权留给各州自己决定。
 
  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马尔科·卢比奥则表示,“尽管我不认同这一裁决,但我们生活在一个共和国里,我们必须遵守法律。”
 
  他们希望能够淡化这一议题,以赢得更多温和派选民的支持。
 
  “这些不同的应对方法,凸显了同性恋权利尤其同性婚姻是如何继续分裂和塑造美国政治的。”《洛杉矶时报》评述道。
 
  民主VS共和
 
  “裁决,是民主党阵营的胜利”
 
  这一裁决将会如何影响接下来的美国大选呢?
 
  《洛杉矶时报》认为,就在十年之前,共和党人还能够利用这一议题来分化民主党人和摇摆选民。但公众舆论已经发生了快速的变化,“这种变化重塑了政治版图,目前的态势不利于共和党人。”
 
  刁大明则认为,最高法院的裁决,是民主党阵营的胜利,但却未必是利好。从短期来看,反而对共和党有利,共和党可以借机利用这一议题来做动员。
 
  “短期内,会有一种动员和提振作用。”刁大明认为,如果共和党参选人誓言要上任后想办法杯葛或改变最高法院判决的话,显然会极大地动员愤怒的保守派人士,进而抬拉选情和投票率。
  但从长期来说,“如果持续搞这种仇恨性的社会动员,其效果就不太好。”刁大明说道。
 
  《洛杉矶时报》也关注了共和党人如何应对这一裁决的困境。“他们可以尝试利用同性婚姻引发的强烈情感,作为在党内初选中动员保守派选民的一个方法。但是这样做,则面临着在明年的全国大选之中损害自己选情的风险。”
 
  “炒作到何种程度才合适,是一个问题。”政治分析家罗滕伯格说,“这是一个情感议题,一个愤怒议题,过度炒作会使共和党人成为看起来不宽容、不包容、不受欢迎。”
 
  刁大明认为,同性婚姻“在某些州里面,执行上会遇到问题。”他举例道,比如同性婚姻的财产分配、能否收养孩子、离婚问题,“某些州可能会出现一些细琐的政策,无论是在州还是在县层次,使用本州行政部门的自由裁量权,来为同性婚姻的实现设置障碍。”但是,“社会总体来说有共识,这不会成为明显导致社会撕裂的议题。”
 
  不过,他认为,这一议题却有可能造成共和党的分裂。
 
  尽管大多数共和党反对同性婚姻,但近年来,支持同性婚姻的共和党人也在增多。
 
  和堕胎、移民等问题不同,“同性婚姻是一个代际议题,在未来的几十年,共和党人必须慢慢消化这个议题。”刁大明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对于同性婚姻的接受度将会越来越高,共和党内支持同性婚姻的人也逐渐增多,这就对共和党如何整合自己党内的党派提出了挑战。共和党内部,南方有宗教色彩的、比较保守的一些人,强烈反对同性婚姻,但党内支持的人也越来越多。如果应对不好,“这个议题会逐渐分裂共和党。”
 
  这一裁决不仅是原告的胜利,也是全体同性伴侣及其子女的胜利,更是美国的胜利。如果所有美国人都能被平等对待,那么美国将变得更加自由。 ——美国总统奥巴马

相关热词搜索:美国最高法院 结婚证 婚姻

上一篇:“维基揭秘”再曝美监控巴西总统 巴西媒体哗然
下一篇:韩媒:韩国90岁高龄慰安妇去世 在世者减至48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