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献资料 > 美国的人权纪录 >
2000年美国的人权纪录

来源:《中国人权年鉴》   

2000年美国的人权纪录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2001年2月27日)

  2月27日,美国国务院发表《2000年国别人权报告》,再次以“世界人权法官”自居,采用歪曲、捏造的手法罗织罪名,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19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人权状况横加指责,而对其自身的人权问题却讳莫如深、避而不谈。下面的材料说明,恰恰是美国存在着严重侵犯人权的问题。

  一 、“民主”神话被戳穿,政治权利遭亵渎

  美国一向自诩为“民主的典范”,不断向世界各国兜售“美国式民主”,动辄以“民主”为借口对别国指手划脚、横加干涉。然而,知情的人都清楚,已有200多年历史的美国“民主”从来只是一个“神话”,公民的政治权利一直受到无情的亵渎。

  美国虽然在1787年颁布宪法时就规定了公民的选举权,但是,直到184年以后才在法律上实现普选权。由于在种族、性别、财产、教育程度、年龄和居住期限等诸多方面作出限制,黑人、妇女、印第安人以及大约1/3白人男子在相当长时间内被剥夺了法定选举权。直到1870年、1920年和1948年即美国建国94年、144年和172年之后,黑人、妇女和印第安人才在法律上获得选举权。至于选举权的财产资格、“人头税”和文化程度的限制,则分别到1856年、1964年和1970年才在法律上被取消。直到1971年即美国建国将近200年之后,才通过第26条宪法修正案,规定不得以年龄为由剥夺18岁或18岁以上的公民的选举权,在法律上实现了普选权。

  然而,法律上实现普选权是一回事,而实际上又是另一回事。美国公民的参选率一直很低。进入20世纪以来,美国众议院历次选举中,选民的参选率一直在30%到60%之间;一向被誉为重大政治节日的美国总统选举,最高参选率也只有65%。由于总统当选只需超过投票总数1/2即可,所以,美国总统实际获得的选票占适龄选民的百分比往往很低,多年来一直在35%以下。1996年大选选民的参选率仅为49%,当选总统获得的选票只占合格选民的25%左右。可见,美国所谓的“普选”从来就不能代表全体人民或多数人的意志。

  2000年的美国总统选举更使美国选举制度的固有弊端在世人面前暴露无遗。选举结果一日三变,选票统计漏洞百出、混乱不堪,民主、共和两党候选人围绕佛罗里达州选票计算对簿公堂,展开“驴象之争”,闹得不可开交,有关机构发行“总统难产纪念币”借机发财,示威、抗议活动伴随总统产生的全过程。根据实行了200多年的选举人制度,决定当选总统的不是全民投票的结果而是选举人团的投票。当选总统的得票不足5000万,不到美国合格选民(2.05亿)的1/4,创历史新低。这就使得普选和公民的选举权失去了实际意义,美国民主制度的神话也由此又一次被戳穿。《华盛顿邮报》惊呼美国政治选举制度“发生了爆炸”,路透社称这是一个“荒诞不经的故事”,美联社则报道了人们“对一个常常被视为民主典范的国家出现如此混乱感到震惊”。(注1)一滴水而使水从杯中溢出,“一场选举的X光片”暴露出美国选举制度固有的不民主实质。

  美国的民主从来只是“富人的游戏”和“钱袋的民主”。在政治生活完全商业化的美国,要在国家权力机关中谋求公职,需要花大量的金钱,离开金钱,竞选总统、议员等公职就寸步难行。竞选费用不断攀升,数目之巨令人咋舌。2000年美国大选所花的费用高达30亿美元,比4年前高出50%,创历史最高纪录;各州的竞选花费也高达10亿美元。美国法律对政治捐款不加禁止,只规定个人向候选人、政治委员会以及政党提供捐款的上限,但没有对企业、工会等向政党提供的“软捐款”加以规定。各党派和候选人筹集的“软捐款”高达6.48亿美元,比4年前增加了4倍。在竞选过程中,至少有20人捐赠了超过100万美元,女演员简·方达为一个支持堕胎权利的新组织开出了1200万美元的支票。企业界为打通美国政界花费大量的游说开支,在截至2000年6月30日的18个月中,仅英国18家公司就花了3000万美元。美国全国步枪协会和枪支制造商花费了数10亿美元打通国会山,说服政治家们反对限制销售和拥有枪支,使得枪支管制立法难以通过。英国《金融时报》2000年10月25日指出,美国政治制度的腐败已经非常严重,连美国选民也注意到了由此产生的“铜臭味”。联邦选举制度已经沦为“集团贿选制度”,美国的民主被卖给了出价最高的人。

  在2000年选举中,民主党人乔恩·科尔津个人出资6000多万美元成功赢得了代表新泽西州的参议员席位,创州议会竞选花销的新纪录。美联社2000年11月9日对金钱与选举胜势的关系进行的数据分析表明,去年当选的参议员中81%的获胜者、众议员中96%的获胜者花的钱超过了他们的竞争对手;而截至10月18日,32场参议员竞选中有26场、433场众议员竞选中有417场的获胜者是花钱最多的候选人。美国研究金钱与竞选的一位专家道出了其中的秘诀,“只要在联邦大选委员会那里查一下筹集资金的帐户,就可以在大选之前知道大选的最终结果”。(注2)可见,美国民主的真正奥秘是金钱,金钱主宰着选举的过程和结果。难怪西班牙《世界报》将金钱的作用称做“美国的民主癌症”,指出这种癌症的扩散“没有任何国家达到美国这样的规模和如此严重的程度”。(注3)

  美国的新闻自由同样受到金钱的支配。媒体掌握在有钱人的手中,一向是富人的喉舌和当权者制造民意的宣传机器。只要当权者和富人愿意,只要有利可图,美国的新闻自由有时可以滥用至罔顾国际准则的地步。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0条明确规定,“任何鼓吹战争的宣传”,“任何鼓吹民族、种族或宗教仇恨的主张”,均应以法律予以禁止。但是,美国却不顾国际公约的规定和世界许多国家的通例,见利忘义,从1933年起一直销售和允许销售阿道夫·希特勒臭名昭著的反犹太主义自传《我的奋斗》。在二战期间,美国通过销售此书获得版税2万余美元,二战后美国司法部仍悄悄销售此书达34年之久,收取版税达13.9万多美元。美国出版商霍顿-米夫林公司1979年从政府手中购回此书的版权后继续销售,据估计,20年来至少出售30万册,获利30—70万美元。(注4)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相关热词搜索:美国的人权纪录;美国;人权;

上一篇:1999年美国的人权纪录
下一篇:2001年美国人权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