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人权研究会 > 学术园地 > 文章 >
罗豪才:协力促人权 共筑“中国梦”

2014-06-17 11:37:52   来源:中国人权网   作者:罗豪才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中华民族历经5000年,文化传统源远流长。在漫长的文化发展过程中形成了很多重要思想结晶,这些思想成果在不同程度上构成了现代“人权”理念的思想资源。如,中华文明历来注重强调“以民为本”。中国人很早就提出“民惟邦本,本固邦宁”,指出“天地之间,莫贵于人”,一向都是把人摆在整个社会以及价值体系的核心位置,高扬人性,以人为尊,具有现代人权观念的基本内涵。再如,孟子在其思想中提出并对“义”这一概念作了界定,通过“义利之辨”作了阐发,指出人的尊严不能为其他等价的东西所取代,具有绝对价值。这一思想实际上就包含了对现代人权概念中“人格尊严”这一提法的理论预设。又如,中国传统文化中一直注重关系的构建和协调,注重人与人、人与社会关系的协调,提倡人对自身行为的克制和约束,崇尚“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理念,注重强调集体意识和社会责任感,这其实就形成了我们目前在人权保障中强调“权利与义务的统一性”,强调“集体人权”等的文化根源。类似的例子还有许多。事实上,中华传统文化宝库中蕴含的现代人权思想资源不胜枚举,这些都为源自西方的“人权”理念提供了新的诠释角度和论证根据,丰富了“人权”概念的内涵,成为“人权”理念多样性文化土壤的重要成分。

  《世界人权宣言》代表了全人类在人权基本价值上的共识,也来源并得益于全人类的贡献,是世界多元文化交流、融汇的硕果。从其产生和发展历程来看,人权观念的推广和人权话语的普及不可能是某一种特定人权文化的独角戏,事实上,其所体现的一直都是多元文化的交汇和融合。多元文化、多样文明的共存及其融合发展构成了人权多样性发展的基础,也为人权事业的持续、不断推进创造了良好的环境。

  对多元文化和多样价值观的尊重本身就是对人权的一种保障。价值观和人权观的多元化决定了我们应当抛弃那种僵化的、不合时宜的、自我中心的立场和态度,坚持以人为本,坚持维护人的基本权利和尊严,充分尊重各国传统文化和价值观,充分理解各国在人权观念上的差异,尊重各国在人权保障上的不同做法,尊崇理性和协商,推动一种建立在平等及互相尊重基础上的沟通协商机制,以人的尊严为基本共识,以协商对话为方式方法,在多样化基础上共同促进人权发展。

  三、推动科学发展,构建可持续的人权发展环境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要坚持“发展仍是解决我国所有问题的关键”这一重大战略判断。要正确处理人权与发展的关系,不能将人权与发展割裂开来,不能片面强调人权保障或者经济社会发展,那种将二者孤立起来、甚至加以对立的做法都是不可行的。近期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也再次重申,必须把人的权利和尊严置于发展行动的核心。  我们要学习和吸取历史两方面的经验和教训,深化对人权与发展辩证关系的认识:一方面要认识到,发展不能偏离人权保障的方向,不能背离人权保障的目标,不能以牺牲人权为代价来进行发展,这方面的教训已经很多、很深刻了;另一方面也要认识到,没有发展支持的人权保障恰如无源之水,人权保障一定要融入发展行动当中,不能与发展相对立,否则只能是无法实现的空中楼阁。要确立起一种“为了人权的发展”和“基于发展的人权保障”理念,依靠科学发展夯实人权保障的基础,依靠法治化来理顺人权与发展的关系,依靠政府履行职责、社会参与和个人努力等多种因素实现人权与发展的统一。一方面规划和推动经济社会科学发展;另一方面保障公众参与,并公平分享发展成果,改善人权状况,实现人权与发展的融合,在科学发展、和谐发展中推动人权保障。

  落实科学发展,要进一步构建可持续的人权发展环境。人权从来都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总是置身于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等网格之中。人权总是特定社会中的人权,因而人权的保障也就离不开一定的内外环境及制度安排。在1948年,《世界人权宣言》即指出,“人人有权要求一种社会的和国际的秩序,在这种秩序中,本宣言所载的权利和自由能获得充分实现。” 人权的实现既包含了对权利自身的主张,又包含了对建设一种能够有利于人权发展的环境的要求。建立并维护一种有利于人权充分实现的秩序,构建可持续的人权发展环境,是人权保障工作的重心。世界各国政府和人民都有义务及责任在《世界人权宣言》及其他相关国际人权法的指引下,创造有利于人权实现的良好秩序和环境,确保人权的可持续发展。

  构建可持续的人权发展环境,首先要坚持依法治国,完善法治建设,为人权可持续发展提供制度支持和保证。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人权与法治是一而二、二而一的,我们不能脱离开人权盲目地去讲法治建设,也不能离开法治空洞地去讲人权保障。一方面来看,人权保障不能离开法治建设。我们需要以法律的名义确立人的主体性,以法律的形式宣示人权的基本内容、确定人权的实现途径,并建立侵犯人权的责任追究机制,通过宪法和法律,维护人格尊严、保障人的价值,实现人权基本目标。另一方面来看,在人权保障不断得到推动的过程中法治建设也在日益完善。法律是权利之学,而人权是所有权利的精髓,一个国家人权保障体系的完善程度,代表着这个国家法律完备和法治进步的程度。人权和法治在我国宪法中也是统一的。我国宪法庄严宣告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同时也把依法治国和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确立为基本治国方略。我国将继续在宪法统帅下,全面推进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和全民守法,坚持依法治国、依法执政、依法行政共同推进,坚持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建设,推动科学发展,切实保障人权。

  构建可持续人权发展环境还要加强社会建设,深化体制机制改革,推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为人权可持续发展打造良好的社会环境。保障和改善民生是加强社会建设的重点,加快推进社会体制改革,转变职能、理顺机制,是其基本要求和主要路径。统筹全社会力量合作推动人权保障要求做到以下几点:一是要理顺政府与社会关系,推动权力与权利合作。权力与权利之间具有辩证关系,既有对立面,也有合作面,其背后深层次体现的是公共利益与个人利益的关系。处理好二者关系,要摈弃对抗思维,强调合作意识,以平衡的视角来统筹权力与权利,形成合力,共促人权。二是加快形成基本公共服务体系,维护社会公平正义,落实基本人权保障。三是要进一步释放社会活力,加快形成现代社会组织体制,发挥人民团体、非政府组织等的作用,把社会组织打造成为沟通政府与民众的中介桥梁,构建政府、企业及社会组织互动合作的良性社会结构。

  四、以民生为先导,融人权发展于“五位一体”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

  多年来,立足于传统文化和人权保障实践,我国已经走出了一条以民生为先导,在推进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全面实现人权保障的道路。

  中国传统思想和文化中,极为重视民生保障。中国人民一直以来就憧憬“大同社会”的实现,追求“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的理想状态。 早在二千多年前的《左传》中就有“民生在勤,勤则不匮”、 “民生厚而德正” 等说法。北宋程颐指出“为政之道,以顺民心为本,以厚民生为本,以安而不扰民为本”。 朱熹也把“民生之所日用”视为循理、公天下的内容之一。  近代以来,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也在其三民主义革命纲领中明确提出了民生理念。

  中国政府一向都很注重百姓生活、民生建设。陈云同志曾形象地把民生和建设的关系形容为“一要吃饭、二要建设”,将之作为经济工作的重要方针,把人民生活放在第一位。习近平主席也曾指出,在推动科学发展的过程中,要始终坚持以民生为先、以民生为重、以民生为本。 2007年中共十七大报告着重提出“改善民生”并单独成章。 2012年十八大报告中,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五位一体总布局,并把以民生为重点的社会建设作为其重要组成部分。在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始终把改善民生作为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近期一项大规模社会调查显示,中国大众的人权观念明显增强,但不同主体之间对人权的理解仍有较大差异,大众的人权要求和主张更多还是倾向于经济和社会权利。  近年来,中国经济增速有所放缓,但民生投入仍持续加大,据财政部2013年初统计,近五年来,中央公共财政用于民生的支出累计16.89万亿元,年均增长21.1%,占中央公共财政支出的比重稳定在三分之二以上。  “政府工作的根本目的,就是让全体人民过上好日子”,改善民生已经成为政府工作的根本目的。据统计,2000年至2012年全国31个省(区、市)发展与民生指数(DLI)逐年提高。

  无论是注重民生建设还是加强人权保障都是以人为本的,人权在一定意义上就是民生在法律上的表现。民生建设与人权保障都要坚持以人为本,都承认人的主体性,当然,二者在价值取向和具体的实现方式手段上又有所不同。在传统人权保障模式中,权利(right)往往是在同权力(power)的对抗中来实现的,但中国的历史传统和多年来的人权保障实践验证了另外一种人权保障模式,即权利(right)与权力(power)的商谈、合作。中国的人权保障着力解决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权利、利益问题,切实保障公民各项权利,促进社会总体上更加公正、和谐,努力使每一个社会成员的生活更有尊严、更加幸福。我们已经走出了一条有中国特色的人权保障道路。

  人权是普遍和不可分割的,在突出民生先导,优先解决人民群众切身权利和利益的同时,中国的人权建设要更加注重坚持全面推进的原则。1993年世界人权大会上通过《维也纳宣言和行动纲领》指出,人权具有普遍性、不可分割性和相互依存性,人权不但包括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也包括了经济、社会、文化权利以及集体权利,真正的人权保障只能通过不同人权的综合平衡才能实现。根据宪法所确立的“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原则,我国从立法、行政和司法各个环节着手,完善尊重和保障人权的法律法规和制度设计。把各项人权看作是相互依存、不可分割的有机整体,整体推进经济、社会、文化权利与公民权利、政治权利等的协调发展,推动个人人权与集体人权的协调发展。既尊重人权的普遍性原则,又坚持从中国的具体国情和新的实际出发。

  中国的人权事业融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之中,与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生态文明建设同步前进。2013年,《刑事诉讼法》、《民事诉讼法》、《劳动合同法》、《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等一批修订后的法律正式实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得到修正,作为“民告官”基本规范的《行政诉讼法》修正案草案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进行了审议,启动实行23年后的首次大修。11月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三中全会做出《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要加强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建设,推进法治中国建设,完善人权司法保障制度,废除劳动教养制度,进一步规范司法程序,健全错案防止、纠正、责任追究机制,严禁刑讯逼供、体罚虐待,严格实行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健全国家司法救助制度,逐步减少适用死刑。信访制度改革也在摸索中,涉法、涉诉信访有望分离出来,并最终纳入法治轨道。2013年,国务院机构改革有序实施,分批取消和下放了416项行政审批等事项,取消和免征行政事业性收费348项。“空气污染目前是最大的民生问题”,  针对当前人们关注度比较高的空气污染问题,国务院2013年制定了《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并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专题研究,全国政协也专门就此召开了双周协商座谈会。中国的人权保障始终围绕广大人民最关心的问题,从人民群众最直接、最现实的权利、利益出发,逐步、全面向前推进。

  习近平主席指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就是要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 “中国梦”把国家、民族和个人作为一个命运共同体,把国家利益、民族利益和每个人的具体利益都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中国梦”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中国梦并不是一个虚空的幻想,而是有着实在目标和实现步骤的。具体包含两个目标,一个是到20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年时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一个是到20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0年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目标。小康社会的建成和现代化的实现,不只是一个简单的经济指标,而是包含了对五位一体建设的全方位要求的指标,是社会生活和发展的全面实现,不但要求经济发展,而且要求民主制度更加完善、民主形式更加丰富,是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全面落实、法制政府基本建成、人权得到切实尊重和保障、人民生活更加幸福等目标的一同实现。“中国梦”是包含着人权理念、人权诉求、人权价值观的社会目标和愿景。我们应坚持对宪法和法律的遵从,坚持对基本人权的尊重,坚持对公平正义的向往,努力共筑中国梦。

  本文章版权属中国人权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上一篇:刘海年:享有充分人权和人全面发展的梦
下一篇:张晓玲 王若磊:论中国梦与中国人权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