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献资料 > 高层论坛 > 2006年—2010年 >
人权保障的“中国模式”

2014-06-10 15:09:41   来源:《中国人权年鉴》   

人权保障的“中国模式”

——中国人权研究会会长罗豪才在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座谈会上发表演讲(摘编)

(2009年9月21日)

  今天,我要和大家讨论人权保障问题。“人权”是个伟大的名词,尊重和保障人权是世界各国人民长期以来的共同愿望和追求。61年前,《世界人权宣言》公开发表,宣称要“作为所有人民和所有国家努力实现的共同标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以来,中国人权事业实现了历史性突破。特别是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政府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确立为治国理政的重要原则,庄严载入宪法,并采取切实有效措施促进人权事业发展,使广大人民群众物质文化生活水平得到显著提高,政治、经济、文化、社会权益得到切实保障。改革开放30年是中国社会面貌发生深刻变化的30年,也是中国人权保障事业发展最快的30年。

  一方面,中国积极履行国际法义务,恪守国际人权标准;另一方面,中国是一个处于改革开放进程中的发展中大国,有着国家主权屡遭西方列强侵犯的近代史,在选择人权保障模式时必须结合具体国情,统筹尊重主权与保障人权,统筹个人人权与集体人权的保障,统筹保障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与保障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的关系,循序渐进地提升人权保障水平。通过坚持不懈的积极探索,我们逐步形成人权保障“中国模式”。为方便理解,我将“中国模式”的基本特点概括为“一二三四”:即中国人权保障坚持一个基本理念,这就是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人权法治着力理顺两个基本关系,即权利与义务关系和权利与权力关系;整体推进三代人权保障,即在实现第一代和第二代人权协调发展的同时,把保障人民的生存权和发展权放在首要位置;人权保障力求四个统筹兼顾,包括统筹主权与人权、国际与国内、人权与社会、理论与实践四个方面。

  第一,中国人权保障坚持一个基本理念,即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

  中国法治建设起步较晚、底子不厚,需要解决的人权保障问题千头万绪,只有遵循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理念,才能避免顾此失彼、挂一漏万,实现人权事业的科学发展。以人为本的人权保障,是科学发展观在人权保障领域的具体体现。首先,国家要积极创造条件改善人权状况,千方百计推进人权事业发展,通过推动经济社会科学发展来解决人权问题。其次,人权保障要致力于拓展公民自由,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努力做到人权保障为了人民、依靠人民、人权保障成果由人民共享。最后,人权保障应当均衡发展,全面、协调、可持续。要全方位推进各种人权的共同发展,避免出现人权保障的“短板”,依法设定一个相辅相成的权利体系,并保证人权保障与经济社会发展的水平相契合。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理念全面渗透到中国人权保障事业当中,深刻地影响着中国人权法治建设的理论、制度和实践。中国政府今年出台的《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09-2010年)》坚持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理念,统筹兼顾、整体推进、突出重点,就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少数民族、妇女、儿童、老年人和残疾人权利这三大类权利中的22种具体权利的保障,以及人权教育、国际人权义务的履行及国际人权领域交流与合作作出全面部署,明确未来两年中国政府在促进和保护人权方面的160多项工作目标和具体措施,平衡推进中国人权保障,寻求人权保障的科学发展。

  第二,中国人权法治着力理顺两个基本关系,即权利与义务关系和权利与权力关系。

  首先,中国依靠法治保障人权。中国的人权保障和法治建设是同步发展起来的,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中国政府与人民深刻地认识到,只有将人权保障与法治建设统一起来,才能实现人权保障的美好目标。目前,中国现行法律共229件,行政法规600多件,地方性法规超过8000件,基本形成了一个以宪法为核心的法律体系。中国制定的每一件法律法规,都努力体现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精神。例如,2004年的宪法修正案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载入宪法,1989年出台的《行政诉讼法》确立了行政诉讼制度,1994年制定的《国家赔偿法》规定国家机关违法行使权力应当承担国家赔偿责任,1996年修订的《刑事诉讼法》确立了无罪推定原则。

  其次,中国人权法治着力理顺权利与义务关系和权力与权利关系。人权法治建设主要理顺两对基本关系:一是私人之间的关系,这在私法上主要体现为权利与义务关系;二是私人与政府之间的关系,这在公法上主要体现为权利与权力关系。在不同的文化传统下,人们对这两对基本关系的处理会有不同理解,有些国家将私人之间、特别是政府与公民之间假定为一种消极对抗关系。与之形成对照的是,中国传统文化是一种“和合文化”,讲究协商、合作、共赢,追求社会和谐,可以和而不同、求同存异。在这种文化传统下,中国人权法治建设辩证对待这两对基本关系,在处理权利与义务关系时坚持二者的辩证统一性,没有无权利的义务,也没有无义务的权利;在处理权利与权力关系时坚持二者的良性互动性,通过规范公共权力来保障和拓展人权。中国人权法对待这两对基本关系的这种立场,在《宪法》第33条中有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任何公民享有宪法和法律规定的权利,同时必须履行宪法和法律规定的义务。”在此基础上,一方面,中国按照权利与义务辩证统一的要求,建构了一套以《民法通则》为龙头,以《婚姻法》、《合同法》、《继承法》、《物权法》等部门私法为主体的私法体系。另一方面,围绕着实现权利与权力关系的良性互动,中国建立了以宪法为统率,以刑法、行政法、诉讼法等部门公法为支柱的公法体系。

  最后,人权法治建设把规范公共权力当作重点。中国认识到,既要充分发挥国家在人权保障中的主要职责,又要有效防止因公共权力的滥用而侵犯人权,为此把规范权力和保障权利当作重点。就立法而言,要求开门立法、民主立法、科学立法,不断提升公众参与立法的广度和深度。就执法而言,要求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机关应当合法行政、合理行政、程序正当、高效便民、诚实守信、权责统一,确立健全行政问责制,建设法治政府。就司法而言,要求法院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坚持公开审判原则,依法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同时,不断完善国家权力监督机制,特别是借用互联网等方式加强社会舆论监督。

分享到: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上一篇:加强人权理论建设 积极服务于我国人权事业发展和国际人权交流合作
下一篇:推进中国人权事业全面发展的重大举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