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国内 > 民主政治 >
巡视工作细节揭秘:意见箱附近不能有摄像头

2014-12-09 09:43:17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李泽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取举报信须两人 谈话记录不签字 带专业会计查账 记者揭秘巡视工作细节——

  巡视意见箱附近有摄像头须拆除

  “中央与地方政府第三轮巡视工作正在进行。外界认为神秘的巡视组是如何工作的?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了多位参与过巡视工作的相关负责人,解码巡视组的工作。”

  2014年第三轮中央巡视组近日已经全部入驻中国石化等13个单位展开工作,北京市委六个巡视组日前也已经分别进驻朝阳等六个区县,开展年内第三轮巡视工作,多个部委下设的巡视组也在进行巡视工作。

  巡视组巡视的重点一般是着力发现被巡视党组织领导班子及其成员特别是一把手,在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执行政治纪律、选人用人等方面存在的问题。

  外界认为神秘的巡视组是如何工作的?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了多位参与过巡视工作的相关负责人,解码巡视组的工作。

  巡视组进驻被巡视单位后,一般会召开巡视工作动员会,接下来主要通过个别谈话、查阅文件资料、受理来电来信来访等方式了解情况,发现线索。

  意见箱附近不能有摄像头

  意见箱的设置地点有讲究,并不是随便放置的,而是放置在人们容易注意到并方便前往的场合,而且,意见箱附近不能有摄像头,“有也得拆了,没有摄像头就是要让举报人放心,不用担心有人会通过监控设备找到他”。

  目前,13个中央巡视组正在中石化等13个单位开展巡视工作,北京市委六个巡视组目前正在朝阳、石景山、大兴、平谷、延庆、顺义这六个区县开展巡视工作。市委巡视组进驻初期,开展巡视工作动员会的同时,会发布巡视公告,公开巡视组的值班电话、邮箱地址、意见箱设置地址,有的还有来访地址。

  多位找过巡视组的人士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他们拨通巡视组的值班电话后,工作人员介绍了巡视组主要受理涉及领导干部廉政等问题的举报,询问她所举报的内容是否属于这个范围,然后提出最近巡视组谈话较多,如果电话不方便反映详细问题的话,建议她将书面材料送至意见箱。

  意见箱是巡视组用来接收举报信件的主要渠道之一,“投到意见箱的举报信会到巡视组手里吗,不会被其他人截走吧,去送举报信会不会有人找着我?”巡视组的工作人员告知,意见箱有专人取信件和保管,可以放心。其实,他们所担心的问题,巡视组早有应对措施。

  一位参与过巡视工作的相关负责人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意见箱的设置地点有讲究,并不是随便放置的,而是放置在人们容易注意到并方便前往的场合,而且,意见箱附近不能有摄像头,“有也得拆了,没有摄像头就是要让举报人放心,不用担心有人会通过监控设备找到他”。北京青年报记者在巡视组进驻某区县设置的意见箱处看到,这个意见箱放置在该区的行政服务大厅的一个门口,摄像头并没有对着这边,意见箱旁边的墙上贴着一张巡视公告,介绍巡视组的受理范围等事项。

  如何保证意见箱里的举报信最后能到巡视组手里,而不会到其他人手中?该负责人向北青报记者透露,意见箱的钥匙由巡视组的人拿着,“很多时候由组长、副组长拿着”,而巡视组的人取信件时,也是两个人一起取,“防止有人拿上信件没有上交这样的漏洞”。

  北京市委进驻朝阳的巡视组贴出的巡视公告显示,他们除了接收来电来信,还接受来访。北京青年报记者在巡视组驻地现场看到,楼道里显眼位置放置有信访公告,写明巡视组的受理范围、接访流程、工作时间和其他注意事项等。驻地有办公房间,还有一个房间门上标有“候谈室”,工作人员也会介绍意见箱、电话、电子邮箱等其他受理举报方式。

  谈话记录不用谈话人签字

  个别谈话时,对方是单独一人,但巡视组最少要有两个人,一方面方便记录,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谈话内容能更准确客观地记下来,“但如果对方提出就要见组长一个人谈,也有可能”。

  巡视组的另一个重要工作手段是谈话,在谈话中发现问题线索。前述巡视组负责人告诉北青报记者,谈话可能是巡视组最消耗时间精力的内容,巡视组进驻一个地方之前会做很多准备,会掌握这个地区或单位的花名册,对领导干部的一些基本情况也有个初步了解,这样有助于他们更加有针对性地开展谈话。

  巡视组会挑谁来谈话?另一位参与过多次巡视工作的相关负责人透露,一般是领导班子成员都要谈一遍,“重要部门的,比如组织、纪检的也要谈”,此外,还会挑选别的谈话对象,“有问题要反映的同志也可以主动找来”。

  巡视组的谈话会谈些什么内容,谈多久呢?上述负责人表示,内容包括反映领导班子成员廉政等方面问题的,也有党建等多方面,而长短并没有明确规定,有的人谈的内容多,有的会少一些。

  该负责人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个别谈话时,对方是单独一人,但巡视组最少要有两个人,一方面方便记录,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谈话内容能更准确客观地记下来,“但如果对方提出就要见组长一个人谈,也有可能”。

  中央电视台近日首次曝光了中央巡视组巡视期间谈话的画面,在一间10平方米左右的会议室内,两位中央巡视组的工作人员坐在长桌的一方,一人边问话边进行笔录,一人负责用电脑记录谈话内容。被谈话对象则坐在对面,还可随身携带书面材料。央视披露的画面显示,每个被谈话对象都有一张属于本身的“谈话记录表”。每张记录表均有分组编号,主要内容包含时间、地点、谈话对象(职务+姓名,如党组成员、副总经理某某某)、谈话内容等。被谈话人介绍的内容包含本身何时进入公司等等,其他设定的谈话议题包含“反映领导人员的问题线索”、“‘四个着力’方面突出问题”等。此外,除了谈话室,巡视组还设有专门的等候室。

  前述负责人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他们也是二对一或者多对一的谈,而谈完话后确定下来的谈话内容,并不需要谈话人签字,“这和很多办案机关需要谈话人签字不一样,也是为了保护谈话人,让他能更放心坦率地讲”。

  带财务专业人员查账

  巡视主要是发现问题线索,并不是去查办案件,因此没有去查账,但他同时称巡视也并不完全一样,如果有需要也可能会查阅账目等资料。

  北京市委巡视组在上月开展的第三轮巡视中提出,巡视重点除了着力发现领导干部是否存在违反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和廉洁自律规定的问题,在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市委实施意见、加强作风建设方面的问题,还包括在执行民主集中制和干部选拔任用方面,着力发现是否存在独断专行、严重不团结等问题,以及选人用人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

  发现这些问题,除了个别谈话和受理举报,查阅文件也是有效的方法。前述巡视组相关负责人告诉北青报记者,他们会查阅被巡视单位相关文件资料,“比如提拔干部要开会讨论,当时的会议情况以及相关文件,看看选人用人方面有哪些问题”,这种方法对发现廉政问题也行之有效,“三重一大资金使用上,当时的情况如何,这些可以查阅”。

  一位参与过区县巡视工作的相关负责人向北青报记者回忆称,他们在历次巡视中也会查阅干部提拔或者其他需要查阅的相关事项,但他表示巡视主要是发现问题线索,并不是去查办案件,因此没有去查账,但他同时称巡视也并不完全一样,如果有需要也可能会查阅账目等资料。另一位巡视组相关负责人告诉北青报记者,他们的巡视组人员构成中做了这方面考虑,“会有懂财务方面的专业人员,万一有这方面需要,也能看明白”。

  巡视期间领导一般都很低调

  巡视组除了刚进驻时召开巡视工作动员会,平时也会参加被巡视单位的部分会议,但工作上保持很大独立性,“谈话都是单独通知约来谈,平时也保持独立,对谈话对象谈的问题保密”,工作纪律要求他们保持独立。

  巡视组是近几年一个热门词汇,此前网上有一个流传很广的说法,说某地巡视组进驻后,和领导谈话,用已经掌握的他名下银行卡等财产情况和他对质,经过几轮询问,最后证明领导确有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当场带走多名领导。

  熟悉巡视工作情况的人士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这种说法更像是杜撰的段子,因为巡视组巡视期间负责搜集线索,并不直接查办案件,更不可能当场带走谁,“事实上从侧面掌握了关于某个领导的一些线索,会遵守纪律要求,以免打草惊蛇,”巡视组在掌握了相关线索后,会根据相关规定,将线索移交给相关部门。

  事实上,很多领导干部的违纪违法问题都是由巡视组巡视期间发现的线索,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张本平、中央巡视组副局级巡视专员王瑛近日做客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访谈时透露,十八大以来,中央纪委根据巡视组移交的问题线索,立案查处了一批腐败案件,比如全国政协原副主席苏荣,还有曾任云南省委书记的白恩培、广东省原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以及山西省发生的“塌方式”腐败案等。

  前述参与过巡视工作的人士告诉北青报记者,巡视组除了刚进驻时召开巡视工作动员会,平时也会参加被巡视单位的部分会议,但工作上保持很大独立性,“谈话都是单独通知约来谈,平时也保持独立,对谈话对象谈的问题保密”,工作纪律要求他们保持独立。

  中纪委原常委祁培文曾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中纪委在案件调查中遇到很多难以想象的困难,承担了巨大的风险,祁培文介绍,巡视组在地方还曾收到恐吓信,被威胁没有“好下场”:“我们在一个省里巡视,有人给我写信说,这个地方没有你做的事儿,玩一玩回去吧,你要是不回去,没有好下场”。

  上述几位参与过巡视工作的人士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他们在巡视工作中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也没有遇到拉拢、腐蚀等阻碍工作的情况,“一般单位领导巡视组去了都比较低调。”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上一篇:乌鲁木齐两起暴恐案一审宣判
下一篇:全面推进依法治国 宗教领域不能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