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研究 > 论文 > 2000年以前 >
中美关系中的人权问题

2014-10-24 14:00:40   来源:   作者:夏旭东 于晓蔚
中美关系中的人权问题

夏旭东 于晓蔚

  对中美人权问题的发展趋势,基本上可作两方面估计:一方面,应该判断中美在人权问题上的矛盾和斗争将是长期的、持续的。

  因为:

  1.中美人权问题的矛盾分歧是广泛的,它深受不同政治制度、社会模式、文化传统和价值观念的影响。中美之间在不少问题上是可通过平等对话,增进了解,求同存异,减少摩擦,但要从根本上消除矛盾分歧将是很长的历史过程。

  2.美国的对外政策仍受理想主义影响,仍把在全世界推广西方民主和人权视为三大支柱之一。今年克林顿的“5·26”决定并不说明美国放弃了人权外交,而只是作策略和做法上的调整。在克林顿宣布把最惠国待遇与人权脱钩的同时,就提出了对华的人权新战略,主要措施是:第一,要求企业界同政府一道,促进中国人权;第二,增加国际广播,包括美国之音和电视节目:第三,把中国人权列入国际论坛议程;第四,支持中国的各种非政府国际论坛议程;第四,支持中国的各种非政府人权组织。这将使今后中美在人权问题上的交锋更趋复杂化。

  3.美国把社会主义国家看成是潜在的危险。冷战后反共、反社会主义在西方国家是一种思潮,虽然意识形态的斗争可能有所淡化,但仍将时起时伏,长期持续。

  4.美国的国会和非政府组织中存在较强的反华力量,它们仍将会不断以人权问题发难,并扶植和支持中国的持不同政见者,形成一种力量,阻碍中美关系向正常化发展。

  除此之外,当然还有其他各种因素,都将决定中美之间在人权问题上的矛盾斗争是长期的。

  另一方面,在1993和1994年中美首脑两次会晤以及1994年克林顿总统“5·26”决定后,随着中美关系向正常化方向发展,美国对华人权政策在作适度调整,由施压变成接触和对话,中美双边关系在人权问题上的矛盾冲突将会有所弱化。根据是:

  1.从国家利益和战略关系出发,中美双方都互有需要,维护中美关系,避免根本恶化是共同的愿望。一个稳定的、开放的、繁荣的中国比混乱动荡、政治经济灾难的中国对美国更为有利。

  2.中国的经济潜力和广大市场对美国振兴经济是不容忽视的。美国企业界强烈希望和积极促进中美经济关系不断发展,反对在人权问题上损害美国的经济利益。

  3.美国的对华政策始终受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的双重影响,处在矛盾状态中。但近年,美国理想主义人权外交和国际干预政策无论在中国,还是在波黑、索马里等地连连受挫,并遭到发展中国家的普遍反对。而现实主义派的呼声越来越高,克林顿政府在对华政策上将会更加重视国家利益和战略关系,向务实方向倾斜,人权外交在对华战略中的位置有所下降。

  4.中国在改革开放中越来越重视人权,民主与法制的建设在加强,保障公民政治和经济权利的各种法律、法规在不断修订,日益健全,人权状况有了很大改善。这在国际上会产生影响,也可取得国际社会和美国人民的了解。

  5.发展中国家对于美国在“人权”旗号下,推行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干涉别国内政,把自己的价值观念强加于别国的行为日益不满,纷纷抵制,这将有力地遏制美国的“人权”攻势。

  6.中美首脑会晤后,两国政府建立了高层的对话和协调机制,民间加强了交流,有助于化解矛盾,避免冲突,便于求同存异,寻求共识。

  根据上述估计,可以判断美国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不可能放弃对华的人权外交政策,但在策略和做法上将作适度调整。调整的幅度有多大,要看美国国内不同派别、不同利益集团互相作用的结果,也要看中美双方互相作用的结果。但可以估计,美国将会采取在不导致中美关系恶化、甚至逐步改善的前提下,而继续多渠道地向中国施加人权压力的边缘政策。中美在人权问题上的斗争将会出现迂回曲折、复杂多变、时张时驰的新特征。

  美国对华人权政策的取向将可能是:

  ——国家双边关系争取缓和,避免美国单方面对中国采取措施,主要通过联合国和国际社会施加压力,把中国的人权问题引向国际化、多边化。

  ——政府间官方行为避免紧张,但在国会、非政府组织以及新闻媒介上,仍将借题发挥,继续攻击中国,施加压力。

  ——不和最惠国待遇问题挂钩,但在具体问题上,通过外交途径和其他渠道进行交涉。

  ——在经济或军事上,采取公开制裁措施将谨慎,避免把自己牵扯进去,但在口头上、舆论上和私下对话中不会放松,仍有摩擦。

  ——试图在美国在华企业界的经济活动中注入政治内容,“促进中国的人权”。

  ——加强对华的国际广播和电视节目,进行意识形态渗透,促使中国起潜移默化的变化。

  ——鼓励和支持中国的非政府组织。

  总之,中美两国在人权问题上的矛盾和分歧是长期的,斗争和摩擦仍将是经常的,并时起时伏。但是,如不发生重大事件,不致导致中美关系大倒退和破裂。

  (《北京社会科学》,1995年第2期)

分享到:

上一篇:人权·价值观·利益
下一篇:“西藏人权问题”与美国的“人权外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