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交流 > 在国际会议上的发言 > 2000年以前 >
钟述孔在联合国人权小组委员会四十八届会议上关于议题八的发言

来源:   
钟述孔在联合国人权小组委员会四十八届会议上关于议题八的发言

发展权——实现经社文权的关键——尚待加速落实

(1996年8月21日于日内瓦)

  主席先生:

  第四十一届联大一致通过具有历史意义的《发展权宣言》以来,十年已经过去了。人们还可忆及,涉及此《宣言》起草与审议通过的磋商和谈判,花了将近十年之久;《宣言》在联大获得协商一致的通过,来之不易;这是因为少数国家曾竭力阻挠和拖延《宣言》的起草与审议——一个代表团甚至反对提“发展权”。然而,真理终于获得胜利。《发展权宣言》终于全文载于1986年联大41/128号决议,由联合国大会一致予以通过。

  值此《宣言)通过十年之际,似宜重新研读《发展权宣言》,并评估落实《宣言》的有关形势。

  1.重新研读《发展权宣言》

  重新研读此《宣言》,我认为以下几点值得特别注意。

  (1)什么是“发展权”,其目的何在? 

  我们需要记住《宣言》所宣告的:“发展权是一项不可剥夺的人权;由于这种权利,每个人和各国人民均有权参与、促进并享受经济、社会、文化和政治发展”;“发展是经济、社会、文化和政治的全面进程;其目的是全体人民和所有个人积极、自由和有意义地参与发展及其带来之利益的公平分配基础上,不断改善全体人民和所有个人的福利”。(世上有任何国家能声称已经实现了上述目的吗?)

   (2)国家的相关作用。

  《宣言》第3条宣告:“各国对创造有利于实现发展权的国家和国际条件,负有主要责任”。

  《宣言》第2条宣告:“国家有权利和义务制定适当的国家发展政策,其目的是不断改善全体人民和所有个人的福利,(其基础是全体人民和所有个人积极、自由和有意义地参与发展及其带来之利益的公平分配)”。

  (3)国际上的相关条件。

  《宣言》突出了三个要素,即:

  如《宣言》第3条2款所宣告:“实现发展权需要充分尊重各国依照《联合国宪章》建立友好关系与合作的国际法原则”。

  国际经济新秩序——如《宣言》第3条3款所宣告:“各国在实现其权利和履行其义务时,应着眼于促进基于主权平等、相互依存、各国互利与合作的新的国际经济秩序;并激励遵守和实现人权”。

  消除下述情况所造成的大规模公然侵犯人民的人权——即《宣言》第5条所宣告的:各国应采取坚决步骤,消除“由于一切形式的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殖民主义、外国统治和占领、侵略、外国干涉,及对国家主权、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的威胁……”而造成的“大规模的、公然的“侵犯人民和个人的人权(详见《宣言》第五条全文)

  显然,截至目前,上述国际上所需要的条件,尚未实现。

  (4)《宣言》的着重点何在?

  此《宣言》诚然适用于联合国所有成员国及各国人民,但《宣言》正确地强调了“促进发展中国家更迅速地发展”;为此,“需要采取持久的行动,作为发展中国家努力的一种补充,在向这些国家提供促进其全面发展的适当手段和便利时,进行有效的国际合作,是至关紧要的。”(第4条2款)。《宣言》的第8条还阐明,要确保所有人在获得基本资源、教育、保键服务、粮食、住房、就业、收入公平分配等方面机会均等”。此外,《宣言》第6条还阐明:对实施和保护“公民、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应予以同等重视”。

  的确,宇宙万物无一不处在演进发展的进程中;“人权”的概念也是如此。人们正确地对宣告“发展权是一项不可剥夺的人权”的这一联合国《发展权宣言》,给予高度评价,认为它代表了“第三代”人权观,旨在纠正殖民主义的种种错误,并促进全球各国人民的福利。这是有道理的。

  的确,事实已经反复证明,对人类的绝大多数而言(他们曾经沦为殖民地和半殖民地,今日构成占全球人口78%的广大发展中国家),如果不实现发展权,就不能减缓历史遗留下来的贫穷与落后,也不能消除饥馑,也不能确保生存权,也不能实现住房、教育、保健服务等权利,公民所享受的政治权利也不能完全实现,国家的政治独立与主权也不能得到保障。

  再者,事实已经反复证明,面对着历史遗留下来的贫穷与落后(有些南方国家的学者们坦率称之为殖民主义者的侵略、统治与掠夺所遗留下来的贫穷与落后),所有发展中国家在取得或重新赢得政治独立后,都不得不根据国情,大力而持续地致力于经济社会发展,以克服贫困并且逐步地解决它们缺乏基础设施、缺乏工业根基、缺乏受过教育和培训的人才、缺乏科技能力、缺乏发展所需的资金等困难。然而,不幸的是,发展中国家在这方面的努力,受到了种种不利国际因素的阻碍——受到了不公正、不公平的国际经济秩序的阻碍!

  2.有关形势的评估

  就全球而言,实现发展权之事,还远远没有落实。下列事实是十分令人不安的:

  ——南北之间的差距在进一步扩大。发达国家(在全球人口还不到20%)在全球国内生产总值和全球贸易额中,占了70%以上,而占全球人口78%以上的发展中国家,所占份额还不到25%,其贸易条件还在继续恶化。(根据何塞·本戈亚先生最近所写的、载于E/CN.4/SU6.2/1996/14号文件的《报告》,在全球人口中20%的“最富的人”占了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92%,而全球人口中20%的“最穷的人”仅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0.07%!

  ——外债负担对所有发展中国家来说,已经日益沉重;非洲的外债负担最为沉重。据今年5月5日联合国“非洲经委会”所发表的最新数字,非洲的外债极其还本付息的债务负担,占整个非洲国内生产总值的70%和全非的总出口收入的250%

  ——1995年全球的贫穷人口已增至15亿人,其90%以上在发展中国家,生活十分艰辛;人均年收入还不到370美元,或远远低于370美元(世界银行关于“贫穷”的收入标准)。

  ——发展中国家的“市场准入”受到不少发达国家的阻难;其出口贸易受到种种新的附加条件的不公正限制,甚至受到某些“大国”单方面的制裁(或制裁威胁),从而使经社发展的努力受到严重阻碍。

  ——在历史上曾经是殖民主义侵略、掠夺的受害者的发展中国家,又成了在“人权”借口下污蔑攻击的目标。事实证明,在冷战历时四十年期间的“人权问题政治化”,如今有增无减,而且变得更加丑恶,矛头指向一大批发展中国家;某些“大国”大玩其手中所谓的“侵犯公民权”王牌来否定发展权,凭借歪曲事实的“报道”或谎言,每年都炮制了许多肆意攻击发展中国家的“决议草案”,制造对抗以否定对话与合作,施加压力以图在“人权”名义下把它们的那套“价值观”和“模式”强加于主权的发展中国家,从而大大毒化了联合国人权论坛的气氛!

  凡此种种,引出了以下“逆耳忠言”:饱含百余年殖民主义侵略和掠夺之苦的广大发展中国家,如今又成了种种形式的新殖民主义的强权政治和压迫的受害者;是时候了,那些自我陶醉的“大国”应当照照镜子,悬崖勒马。

  的确,就促进发展权而论,发达国家的表现不能说是好的。不妨看看一些突出的事实。

  (A)除了少数例外,发达国家没有做什么事来弥补它们给地球和在历史上给前殖民地、半殖民地的生态环境所造成的损害。导致“联合国环发大会”的历时二年“实质性筹备”过程中的深入讨论,揭示了自从工业革命以来发达国家“不可持续的生产方式和消费万式”对地球欠下了一大笔环境债——其生产方式和消费方式的特点是,过度攫取乃至掠夺前殖民地、半殖民地的自然资源,过度排放废气、废水、废渣、垃圾和污染物。直到今天,发达国家(在全球人口中还不到20%),仍排放了全球人为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70%;发达国家人均二氧化碳的排放,为发展中国家人均的6倍以上;它们的人均能源消费和钢铁捎费,超出发展中国家人均的6倍至10倍。……然而直到今天,多数发达国家仍拒绝纠正其“不可持续的生产方式和消费方式”。从而严重损害了发展中国及人类子孙后代“满足今后发展需要”的能力。

  (B)除了少数例外(除丹麦、挪威、芬兰、瑞典、荷兰之外),发达国家尚未履行它们早已承诺的以GNP的0.7%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官方发展援助”(ODA)。事实上,多数发达国家一再削减ODA。发达国家曾在1992年“联合国环发大会”庄严宣布:“发达国家重申要达到以GNP的0.7%作为官方发展援助的指标的承诺;尚未达到此指标者,同意扩增其援助方案,以便尽快地达到上述指标。……”(见《二十一世纪议程》第33章)尽管如此,在1995年,发达国家总的ODA在其国民生产总值的比重,却已降至最低点——降至发达国家总GNP的0.29%(现在是否已到以其行动制衡其诺言的时候了?)

  (C)除了少数例外,发达国家迄今尚未克服它们的社会严重不公,也并未实现《发展权宣言》所要求的使全球人民“在公平分配基础上享受经济增长所带来之利益。”但是,他们却不断地攻击发展中国家的所谓“社会不公”!

  (D)不少发达国家都有严重侵犯少数民族、妇女和移民工人人权的记录。其中最糟的记录,正如墨西哥政府不久前宣布的,1995年在墨西哥一邻国发生的72864起侵犯墨西哥移民工人人权的记录;还有实况录相并在电视中已播放的警察毒打墨移民工人的事件。实在令人震惊!

  (E)不少发达国家一直自私地向亚、非、拉美的发展中国家大量出口其有害的废物和垃圾。不少报纸还指出,自称人权“卫士”的那个全球最大的垃圾生产国,也正是地球上头号的垃圾出口国,仅在1995年便出口了约一千万吨有害垃圾。实属惊人!

  (F)除了少数例外,发达国家加剧了人权问题的政治治化,肆意污蔑发展中国家,以“人权”为借口干涉发展中国家的内政,施加压力企图把它们的“价值观”和“模式”强加于发展中国家,制造对抗以阻挠按照国际法进行对话与合作;他们还自封为别国人权的法官和陪审团,年复一年地凭借谎言炮制出攻击众多发展中国家的“决议草案”……。但它们对全球绝大多数人的经济、社会、文化权利之实现,却漠不关心;对全球贫穷人口(现已达15亿人)的悲惨处境,也漠不关心;对实现发展权也漠不关心。这种态度,只能使他们自己失信于世界人民。这种态度只能损害联合国人权论坛的信益。这种违背历史潮流的态度,最终是注定要失败的!

  3.需要的是合作,而不是对抗

  在滚滚向前的历史进程中,诞生了人们所称的“第三代人权”,其标志是联合国《发展权宣言》。它包含了并且同等重视公民、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它同时强调,必不可少的是有效的国际合作,以补充发展中国家实现发展权的努力。这些主张在1993年《维也纳宣言》中,得到了重申。

  因此,我们都应跟上历史前进的步伐,努力做到《宣言》所要求的“对实施、增进和保护公民、政治、经济、文化权利”和发展权“给予同等重视和紧急考虑”——而不要把我们的许多时间和精力花费在某些个人或“国外势力”卵翼下的分裂主义分子的所谓“政治权”上。

  不管别人怎么想、怎么做,本小组委员会需按照《发展权宣言》和《维也纳宣言》的精神和文字行事,促进国际合作。

  总之,为了促进公民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及发展权的实现,需要的是国际合作,而不是对抗;还需铭记,对“联合国消除贫穷的十年”(1997至2006)我们能够和应当作出的贡献。

  4.国际合作的有关原则

  
去年,在回应我8月l5日在小组委员会的发言时,艾迪教授在次日的发言中说:“我完全同意钟先生所说的,任何国家或国家集团都不应自封为别国人权的法官或陪审团”。艾迪教授还表示同意我关于小组委员会“把保护政治权利与促进经社文权更加紧地结合起来”的呼吁;并建议可建立一些机构和机制,以监测各国“在所有领域的人权”的实际表现。

  我同意艾迪教授强调的“所有领域的人权,无论是公民、政治、经济、社会权利,还是文化权利”。同时,我认为,现有的联合国有关机构和机制可以充分利用来进行适当的监测工作,而不需建立新的机构和机制。鉴于此发言头三部分的陈述与分析,我认为重点似需置于促进和监测有利于实现政、经、社、文权利和发展权的国际合作。本小组委员会能够并应当提出一些原则,以协助这种国际合作沿正确道路开展和扩大。

  谨在此提出一些有关的原则:

  (1)联合国所有成员国重申在《发展权宣言》中的承诺,包括“国家对创造有利于实现发展权的国家和国际条件,负有主要责任”;“各国有义务在确保发展和消除发展的的障碍方面,相互合作”。

  (2)促进各国的,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全面经济社会发展;承认持久的和可持续的经济发展是社会进步的基础,而社会进步则是经济发展应当实现的结果。

  (3)尊重各国的具体国情及其选的发自己的发展道路的主权决定。各国的自然环境、历史背景、宗教信仰、文化传统和价值观念等等,都不尽相同。因此各国实现其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权利的有关具体任务与措施也不可能一模一样。世界的多样化,是一种永恒的客观现实。以任何借口干涉别国内政都是违反国际法的基本准则的,都应予以反对。

  (4)坚持平等互利的原则。只有以平等和互利作为基础,合作才可能持久。如果出现分歧或纠纷,有关国家应当在平等的基础上进行公平和公正的磋商,避免冷战那套把“制裁”强加于别国的做法,以及把国内法延伸以“惩罚”其他国家的违反世界贸易组织宗旨与协定的做法。

  (5)在促进人类共同繁荣方面,发送国家应承担更大的责任。历史事实是,大多数发达国家实现其经济扩张与“富裕”,前殖民地和半殖民地(今日的发展中国家的前身)的利益是受到牺牲的。在反法西斯的二战后获得政治独立的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仍然受到历史遗留下的贫穷与落后的严重制约,全球的15亿贫穷人口的90%,生活在发展中国家。……在“联合国消除贫穷的十年”(1997至2006),发达国家应尽快履行以其GNP的0.7%向发展中国家提请“官方发展援助”的承诺和其他国际承诺;包括在“联合国环发大会”的承诺。这不仅是兑现国际义务的问题,而且在经济、政治、道义上对发达国家也是有好处的。

  我们应继续审议有关实现发展权的种种问题,把它列为议题八(“实现经社文权利”)的一个分议题,俾使专家们在“联合国消除贫穷的十年”(1997至2006)背景下,充分讨论并向人权委提出建议。

  谢谢主席先生。

相关热词搜索:议题 人权 小组

上一篇:钟述孔在联合国人权小组委员会四十八届会议上关于议题七的发言
下一篇:中国代表团团长吴建民大使在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审议中国执行公约第五、六、七次合并报告会上的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