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交流 > 在国际会议上的发言 > 2000年以前 >
杨庆蔚在联合国社会发展委员会第三十六届会议上的发言

2014-10-09 10:28:44   来源:   
杨庆蔚在联合国社会发展委员会第三十六届会议上的发言

(1998年2月10日)

 
  主席先生:

  在1995年联合国社会发展问题世界首脑会议上,各国政府首脑通过了《哥本哈根宣言和行动纲领》。中国政府为实现联合国社会发展问题世界首脑会议上所作出的庄严承诺,积极而有成效地实施了这次会议的后续行动。

  中国持续稳定的经济增长,提高了人民生活水平,同时也出现了许多社会问题。中国政府深知,在经济增长的同时,必须推动社会全面进步,重视人们思想、道德的完善和提高,保持社会的稳定与和睦。在这方面,中国悠久的历史文化可以给我们很多的启示。

  最近几年,中国政府从本国的实际国情出发,以提高人口素质、改善人民生活水平、实现社会公正、健康和文明为目标,始终坚持经济与社会相互协调和可持续发展的原则,调动全社会的力量为解决中国的社会发展问题做出了不懈努力。贫困人口已从90年代初的8000万减少到1997年底的约5000万人;就业规模不断扩大,失业率保持在3%,基础教育得到有力加强,小学适龄儿童入学率达到98.5%;婴儿死亡率为31‰,60%的县已达到初级卫生保健规划目标,儿童计划免疫接种率以乡镇为单位达到85%的水平;几年来,310万残疾人在各项目中得到不同程度的康复。

  1996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九五”计划和2010年远景目标纲要》,这是中国跨世纪发展的宏伟蓝图,是指导今后发展的纲领性文件。中国社会发展各项工作在此基础上实施了一系列的政策措施。主要做法是:充分发挥各级政府在社会发展工作中的主导作用,制定综合性和单项性发展规划;以改革促发展,完善各项政策法规;增加投入,把各项措施落实在基层,同时调动全社会的力量积极参与社会发展。

  (1)在社会发展工作中充分发挥各级政府的主导作用。目前,中国正在经历从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过度的过程,实施社会政策和社会管理是各级政府的主要责任,在社会发展工作中要发挥主导作用。

  早在筹备联合国社会发展世界首脑会议期间,中国国务院就决定召开建国以来第一次全国社会发展工作会议,会议讨论了指导今后15年社会发展工作的《全国社会发展纲要》,对扶贫、教育、卫生、就业、社会保障、计划生育等领域提出了今后的发展目标和政策措施。在社会发展世界首脑会议之后,国家计委作为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综合部门,承担了后续行动的协调工作。近几年,中国各级政府在扶贫、教育、卫生、就业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

  在减轻和消除贫困方面,1994年,中国政府《国家“八七”扶贫攻坚计划》提出了在本世纪最后7年内基本解决农村8000万贫困人口温饱的目标,把贫困人口集中的中西部地区作为扶贫规划的重点,为此各部门制定并实施了多个专项扶贫规划。1996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召开了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做出了《关于尽快解决农村贫困人口温饱问题的决定》,这个文件再次强调了扶贫攻坚计划的基本方针和主要措施,要求各地加强对扶贫工作的领导。

  在教育方面,中国政府实施“科教兴国”战略,树立教育投资是战略性投资的观念,实现“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和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是到本世纪末教育发展的重中之重。90年代,中国政府制定了《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这是指导教育事业发展的纲领性文件。近几年,在各级政府的指导下,基础教育从应试教育向素质教育转变,对高等院校布局进行了调整,对重点高校及学科集中投资,挖掘现有教育资源,通过各种形式大力发展了职业技术教育。努力增加政府投入,90年代,人均教育科技经费增长近三倍。

  在就业方面,中国是一个劳动力资源丰富的国家,每年新增劳动力900万人左右,同时农村大量的富余劳动力也面临着向第二、三产业转移问题。随着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在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和加快产业结构调整过程中,企业富余职工逐渐脱离工作岗位,妥善解决就业问题是中国政府今后长期面临的艰巨任务。中国各级政府高度重视就业工作,在二百多个城市实施了“再就业工程”,以政府为主导,充分发挥企业、社会和个人的积极性,多渠道筹集再就业资金,许多地方建立了“再就业基金”,组织企业富余人员从事开发性就业,在资金、场地、设备等方面给予支持;鼓励企业富余职工和失业人员组织起来就业和自谋职业,并在资金、摊位、减免工商管理费等方面给予支持;政府财政上支持建立了跨地区的劳动力市场,积极发展职业介绍服务机构和就业培训机构,加强对下岗职工的职业培训和再就业培训,组建“再就业服务中心”。截止到去年9月末,全国共有企业下岗职工1000万人左右,其中已再就业的有近500多万人。与此同时,我国政府积极改革和完善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制度,为进一步深化企业改革提供了更可靠的保障。

  在卫生方面,卫生事业是带有福利性质的公益性事业。1996年,国务院召开了全国卫生工作会议,提出新时期卫生工作的方针是:以农村为重点,预防为主,中西医并重,依靠科技与教育,动员全社会参与,为人民健康服务。最近几年我们逐步完善了一系列卫生政策法规,加快了医疗保障制度的改革;加强了计划免疫工作和传染病的防治;我们始终坚持振兴和发展中国传统医药事业的方针,在治疗群众疾病方面,充分利用中医药资源。同时,为充分发挥各地卫生资源效益,积极准备实施《区域卫生规划》。

  另外,中国政府在原来的管理体制下,逐步完善了社会福利、社会救济、减灾防灾等一系列管理制度,比如在各城市建立了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各级政府在制定社会政策、确立发展目标、实施社会管理等方面发挥了越来越科学和有效的作用。

  (2)完善社会发展领域的立法。不断完善社会发展领域的立法是实施社会管理、使人民获得社会服务的基本保障。

  1995年中国颁布了新的《劳动法》,为保护劳动者权益发挥了积极作用;制定了《国有企业职工待业保险规定》、《国务院关于建立统一的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决定》,这标志着中国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取得重大进展。

  在教育方面,颁布实施了《教师法》、《教育法》、《职业教育法》、《学位条例》、《义务教育法》、《高等教育法》等。在卫生方面,颁布了《红十字法》、《母婴保健法》、《食品卫生法》等,卫生部还会同有关部门颁布了卫生技术标准600余项,初步形成了适合中国国情的卫生法规法律体系。

  近几年,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了多项社会领域的法律,同时,国务院也颁布了多项行政性法规,初步实现了社会管理的法制化。

  (3)把各项措施落实到基层,调动全社会力量参与社会发展工作。社会发展各项工作仅仅停留在国家和省一级政府的号召和规划制定上是远远不够的,需要采取各项行之有效的措施把各项社会政策落实在基层,使城市居民和农村居民得到基本的社会服务。同时要调动全社会的力量,包括企业、社区和个人的力量积极投身到服务社会、服务别人的各项社会工作中去。

  在扶贫方面,中央政府增加了扶贫投入,每年安排专项扶贫资金和优惠贷款,同时要求地方政府按中央扶贫资金的30%到50%配套,帮助贫困地区开展基本农田和水、路等基础设施建设,并因地制宜地扶持发展林果业、小流域治理等,各种扶贫资金、物资和技术集中向特困乡村和贫困户倾斜,以改革贫困地区最基本的生产和生活条件。广泛动员全社会的力量参加扶贫工作,通过科技、人才和信息的交流,带动和帮助贫困地区发展经济、扩大就业;建立了沿海经济发达地区与西部地区的对口支援关系,推动了资源互补、共同发展。

  中国贫困地区农村是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的难点,各级政府优先保证义务教育经费来改善办学条件和教师待遇。为改善贫困地区村一级的教育和卫生条件,我们专门实施了“国家扶贫教育工程”和“农村卫生设施建设项目”,在贫困地区改善中小学、医疗和预防保健等方面的基础条件,以提高贫困地区人口的文化健康水平。

  另外,中国非政府组织还实施了全国范围救助贫困儿童的“希望工程”、帮助贫困家庭的“幸福工程”等多项扶贫措施,都得到了各级政府的支持和广大人民的响应。

  在就业方面,充分挖掘社区的工作能力和潜力,通过大力发展第三产业、兴办中小企业、发展社区服务等途径,创造了大量就业岗位。

  在卫生方面,各级政府增加了对卫生事业的投入,优先保证基本卫生服务,大力改善了农村基层,特别是贫困地区医疗卫生和预防保健设施条件。完善城市街道和农村乡镇卫生机构,使其成为直接面向人群的社区健康卫生服务组织。

  中国各级政府通过各种形式积极倡导发扬中华民族尊老爱幼、家庭和睦、邻里互助、社会互济的优良传统,参与解决社会问题。各级政府非常重视、支持并鼓励所有脆弱群体参与社会、贡献社会,通过政府的积极号召和社会团体的努力工作,最近几年,中国残疾人、老年人、青少年和妇女事业硕果累累、成绩显著。近几年,社区居民的一些自发的文化、体育、护理等组织活动也越来越多、内容越来越丰富。一些法律机构还开始了对经济困难的诉讼人给予义务的法律援助的工作。

  联合国社会发展问题世界首脑会议后,中国政府在社会发展领域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我们面临的问题还很多,特别是就业和消除贫困问题,要实现本世纪的目标,还需付出艰苦的努力,我们的事业任重道远。

  主席先生,

  中国是占人类1/5人口的发展中国家,我们的目标是在下世纪中叶基本实现现代化,我们发展的道路既有机遇也有挑战。我们愿与各国人民一道,为迎接新的世纪和灿烂美好的未来而努力奋斗。

  祝愿这次会议取得圆满成功,谢谢主席先生。
分享:

上一篇:中国代表曲文胜在第五十三届联大六委关于建立国际刑事法院的发言
下一篇:中国代表团团长郝建秀在亚太地区社会发展第五次部长级会议上的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