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交流 > 在国际会议上的发言 > 2000年以前 >
中国代表团团长吴建民大使在第五十四届人权会上关于国别人权议题的发言

2014-09-22 15:44:26   来源:   
中国代表团团长吴建民大使在第五十四届人权会上关于国别人权议题的发言

 
(1998年4月15日)
 
  主席先生,

  1967年,人权委员会决定设立国别人权议题,目的是为了在全世界范围内促进和保护人权,然而,在过去的三十多年里,国别人权议题却成为本委员会内最有争议、高度政治化的一个议题。《世界人权宣言》50周年及《维也纳宣言和行动纲领》5周年是本委员会进行总结和思考的时刻,国别人权议题是应当沿着过去的老路继续走下去,还是应当有所改革和变化,更好地为促进和保护人权的事业服务,这是值得我们大家认真思考的。对此,我愿提出以下几点看法:

  (1)如何客观地评价一国的人权状况,是本委员会面临的首要问题。中国代表团认为,为了正确、客观地评价各国的人权状况,本委员会必须充分考虑到以下几点:

  首先,最了解一国人权状况的,最有资格发表评论的,是各国政府和人民。因此,对于各国政府代表所阐述的看法必须予以充分重视。联合国人权高专罗宾逊女士在本委员会发言时指出:“保护和促进人权与基本自由的责任属于各国政府。”这个观点是有道理的。促进和保护人权要由各国政府根据本国的法律来予以实施,这项工作是外来力量所无法取代的。

  其次,在承认人权普遍性的前提下,各国政府和人民有权在促进和保护人权的过程中确定本国的优先事项和实施方式。

  在当今世界上,每个地区、每个国家甚至不同的个人,由于各自所处的情况不同,所属的历史和文化背景各异,在促进和保护人权方面都有不同的重点。对于全世界十多亿处于饥饿状态的人们来说,他们的重点显然是要有饭吃;对于处于战乱中的人民来说,他们的重点显然是恢复和平;对于瘟疫流行的地区的人民来说,他们的重点显然是获得有效的医疗手段;对于无家可归者来说,他们的重点显然是有房子住。各国根据本国的具体情况确定自己的重点,这也是一项基本人权。横加指责和干涉显然是不适当的。

  人权的内容是丰富的,它在世界各地实现的方式也是多种多样的。例如,大家都认为民主是好东西,但是如何实现民主,各国却有不同的方式。在我们所生活的日内瓦,是要建一条隧道,还是修一条公路,都要进行公民投票。日内瓦人非常喜欢这种形式,这是无可非议的。但是在我们中国人看来,如果把这种民主的方式搬到中国去,那可是一种我们享受不起的奢侈。因为不要说在全中国,仅在上海就有上万个工地,大的项目有上百个。如果每项工程都要进行公民投票的话,那上海人就会整天忙于投票,什么事也做不成了。上述事例说明,在某个地方,是行之有效的、颇得民心的方式,换个地方却不一定适用,强求大家都接受一种形式是不现实的,也是不理智的。

  再次,促进和保护人权是一个长期的、渐进的过程,各国都处在这个过程之中。再以我们所在的这个国家为例,该国成立于1848年,直至1971年妇女才在联邦一级争得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有一个大国于1776年独立,87年后才废除奴隶制,到1964年才实现一人一票。各国促进和保护人权所经历的历程是由它们各自的历史背景、经济发展水平、文化传统及人民的价值观念所决定的,不能要求别国接受自己的模式。

  (2)我们都认为“人生来是平等的”。我想今天在座的诸位没有人会对此提出异议或挑战。同时,我们大家也都承认,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人权状况是十全十美的。如果上述两点成立的话,那么在本委员会审议国别人权议题时,居高临下、盛气凌人,把别国置于被审判的地位就是毫无道理的。人权会之所以成为南北激烈对抗的场所,甚至成为事实上的法庭,从根本上说,是因为平等的原则没有得到尊重。罗宾逊女士指出:“希望那些对别国发表评论的国家承认没有一个国家是没有人权问题的,并记住这一点,避免不必要的敌意的发言和决议。”她的这番劝告是语重心长的。

  (3)促进和保护人权的正确途径是对话与合作,而不是对抗。

  自1992年“冷战”结束以来,人权会总共通过87项国别人权决议,全部是针对发展中国家的。这种状况是很不正常的。其结果是什么呢?是委员会内气氛越来越紧张,对抗越来越激烈,政治化越来越严重,受损害的是人权事业和广大发展中国家。这种状况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主席先生,

  大家都赞扬本届会议头四周的气氛比过去有所改善,对话与合作增多了,对抗减少了。这说明,人们对于长期捆扰人权会的对抗已经厌烦,开始认识到对话与合作才是促进和保护人权的正确途径。我们希望在前四周所表现出来的对话与合作的精神能够继续下去,这样做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中国代表团愿与各国代表团一道,共同为促进本委员会的对话与合作而努力。

  主席先生,

  在结束我的发言之前,我还愿指出,有个别发达国家的代表在本议题的发言对中国的人权状况横加指责,表现出他们对中国现实状况的无知。今天的中国正处在其现代史上进步最快的时期,也是其人权领域取得前所未有的进展的时期,这是各种毫无根据的指责所无法改变的事实。两千多年前,希腊著名的哲学家苏格拉底有一句至理名言,“我知道我知之甚少。”我希望那些对中国横加指责的人也能接受这条古训,有勇气承认这一点。

  谢谢主席先生。
分享:

上一篇:中国代表团团长吴建民大使在第五十四届人权会上关于会议组织工作的发言
下一篇:中国代表团副代表王民在第五十四届人权会上关于人权文书机构议题的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