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动 态 人权论坛 发展与进步 对话与合作 人权法规 人权组织
  中国人权研究会 | 人权白皮书 | 人权杂志 人权图书 | 人权知识 | 人权课堂 | 人权学者 |
  人权大事记| 媒体评论 | 关注 图片报道 | 维权故事 | 外国人看中国 |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 维权服务
 
2008北京人权论坛
       进入此专题>>>
 
2006中国人权展
   第一个以人权为主题的大型综合型展览。
  充分展示新中国成立57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权事业取得的巨大发展和进步。
    进入此专题>>>
  人权网 > 专题 > 其他 > 人权杂志 > 2008年 > 2008年第五期
《世界人权宣言》诞生的背景和过程
 
作者: 孙平华   发布时间: 2008-12-26 08:53:01   来源:
[打印本稿][关闭窗口]
 

 

  2008年12月10日是联合国大会通过《世界人权宣言》(以下简称《宣言》)60周年纪念日。在这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历史时刻,重新回顾和研究《宣言》诞生的具体历史背景和过程,有利于增进和激励全人类对人权和基本自由的尊重。  

 

罗斯福夫人与《世界人权宣言》

  《宣言》诞生的历史背景

  尽管古代法典特别是自然法哲学为人权概念提供了重要依据,并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类对人权及其保护的重要性的认识日渐明确,然而,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人类灾难才使人们认识到人权保护的紧迫性和重要性。联合国的成立以及《联合国宪章》的制定为《世界人权宣言》的诞生提供了大的历史背景。

  一、人权实践的法律传统

  在承认和保护人权方面首开先河的当属1215年的英国《自由大宪章》。齐延平教授对《自由大宪章》的价值进行过非常精彩的概括:“自由大宪章经历无数次确认、援引、论争、解释,已然成为了人类自由精神的依归和法治文明进取的力量源泉。经过历史风雨的润泽和政治之火的冶炼,妥协下的分权、正当法律程序、法律之上、王在法下、司法独立等宪政原则,被打磨成型,人类自由与权利的梦想终于有了制度的凭借、支撑与守护。”另外,英国1689年的《权利法案》标志着“真正意义的英国式的人权体系”的产生,虽然该法案仅有13条,却“用法律宣告王权彻底失败,这在人类历史上还是第一次。由此,昔日在王权束缚下的人们逐步地、一点一滴地获得自由,先是人身的,再是政治的,最后是全面的,这就成了英国设定人权体系的传统。”

  洛克式的自然权利理论以及有关人民有权反抗政府压迫的正当权利理论,成为美国《独立宣言》的哲学基础,同时也极大地影响着对《权利法案》的内容解释。1776年的美国《独立宣言》称:人人生而平等。自然权利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1789年的美国《权利法案》提出了保护人权的重要原则,指出:“任何人不得因同一犯罪行为而两次遭受生命或身体的危害;不得在任何刑事案件中被迫自证其罪;不经正当法律程序,不得被剥夺生命、自由或财产。”

  在法律传统上对《宣言》产生重大影响的还有1789年的法国《人权和公民权宣言》。该宣言虽然仅有17条内容,但它“开创了整个自由时期所有大陆国家共用的人权体系,它以全面性、准确性、概括性和体系化而获得了极高的荣誉”。它第一条就明确提出了自由和平等的思想:“在权利方面,人们生来是而且始终是自由平等的。”并对自由和平等的思想作了进一步的解释,指出“任何政治结合的目的都在于保护人的自然的和不可动摇的权利。这些权利即自由、财产、安全及反抗压迫”。另外,本宣言所设定的许多原则,如无罪推定、法不溯及既往和私人财产不可侵犯等都成为《世界人权宣言》的直接法律渊源。

  上述英、美、法三国的法律传统,将自然法学派的人权思想体系应用到具体的法律实践中,人权保护成为上述国家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的重要内容。

  其他的重要法律传统还体现在19世纪早期反奴隶运动和人道主义法中,如1864年的《日内瓦公约》(为战争中的医疗设备和人员提供保护)和1899年的《海牙公约》(为海军作战建立人道主义规则)。国家有责任公正和文明地对待外国人的概念也有助于提升人权标准。然而,这些国际标准对制止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非人道的战壕战和毒气战发挥的作用却很小。因此,人们逐渐认识到必须创建国际组织来确保世界和平和个人自由。

  二、世界大战的人权灾难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不久,建立了国际联盟。国际联盟创立了委任托管权体系,责成联盟成员促进不同地区人民的“福利和发展”,并且号召“为男女和儿童提供公平和人性的劳动条件”,这就导致了1920年国际劳工组织的创立。国际联盟还试图建立对一些国家的少数者进行保护的体系。

  20世纪40年代之前,人权事业有了一定的进步,然而纳粹大屠杀永久性地改变了世界公众对人权滥用的意识,并强化了对国际人权保障的需求。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有600万犹太人被杀害于纳粹集中营、毒气室和灭绝中心,其中有100多万是少年儿童。20世纪中期,人权的概念简直就已经荡然无存了。起初,纳粹政权建立了差别对待法,规定哪些人可以拥有财产,哪些人可以有工作,哪些人可以上学;最后,他们发动了世界大战,奴役和屠杀了数百万平民。那时,把人权作为自由、公正、和平世界基础的认识还不成熟,承担责任和义务的意识还十分薄弱。国际联盟虽然也做出了一定的贡献,但最终也未能在世界和平方面有所作为,因此这一国际组织便很快土崩瓦解了,导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

  在德国,纳粹政权试图消灭欧洲所有的犹太人,并奴役和消灭了数百万其他人,包括波兰人、吉普赛人、苏联战俘、同性恋者、智力或体力残疾者及持不同政见者,结果令战后整个世界为之震惊。英国首相温斯顿·邱吉尔将纳粹暴行称之为“无名的罪恶”。波兰律师拉斐尔·勒姆柯恩定名为“有计划地灭种和屠杀”。大屠杀彻底改变了人们对人权的看法。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普遍的态度是认为人权保护主要是一种国内关注的事,也就是政府的事情。大屠杀使人们感觉到人权保护不再仅仅是一国的内部事务,因此,争取人权的斗争成为一种普遍的关注,这涉及到全人类,必须全世界联合起来,为战胜法西斯主义和保障每个人、每个地方的人权而斗争。这样,“第二次世界大战惨不堪言的战祸,连同其难以置信的压迫和暴政,构成《世界人权宣言》起草和通过的直接背景。”

 

 

保护人权是世界各族人民的心愿

  二战期间,《大西洋宪章》和1941年富兰克林·罗斯福在美国国会上所发表的“四大自由”的演讲促进了人们对人权要素的普遍认识。在演讲中,罗斯福宣布了四大基本自由决不能合理消减。这四大自由是:表达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在英国,首相邱吉尔给予了积极的回应,声称联军的胜利将以“人权的确立”为标志。这一信息通过《联合国宣言》和《联合国为四大自由而战》的小册子十分明确地传给了各国人民。当二战接近尾声时,将人权编入法典已不单独是外交官和领导人想到的事情了。在德国无条件投降后,纳粹所犯的灭绝暴行慢慢为世人所知晓。由于对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罪行的揭露,全人类的良知受到了巨大震撼,因此,决心保障和尊重人权便成为所有民族心中不能磨灭的、根深蒂固的想法。

  三、最初动议和法律依据

  1.联合国国际组织大会决议

  在1945年旧金山召开的联合国国际组织大会上,一些代表建议《联合国宪章》应该包括一个权利法案。负责审议宪章前言、宗旨和原则的大会第一委员会采纳了这一观点,但“本次大会由于缺乏时间,无法继续在国际公约中实现这一草案。组织一旦成立,它将能够更好地审议这项建议并通过一个特别委员会或者是其他方法有效地处理这一件事情。委员会建议联大能够考虑一项提议并发挥实际效果”。在1945年6月26日的最后一次全体会议上,美国总统罗斯福说:“依据这一文献(宪章),我们有充分的理由期待着一项国际权利法案的诞生,它将为涉及到的所有国家所接受。”

  2.《联合国宪章》的产生及其规定

  联合国的重要功能之一就是促进对人权的普遍尊重和遵行。早在联合国成立之前,保障人权的规定就写进了一些国家的宪法之中,在有限领域中的一些权利已经得到了公约的保障。而且,在二战结束前很久联军各国就开始了和平计划。这个计划中的一个重要事件就是1944年早秋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郊区的敦巴顿橡树园召开的会议。正是在这次会议上,四大参战国家(美国、英国、苏联和中国)讨论了战后将怎样维持和平的提案(即联合国机构组织草案)。其最终目标是建立一个国际组织,以便维持安全和促进繁荣。

  《世界人权宣言》的产生很大程度上应归功于一些小国家(尤其是拉丁美洲国家)建立非政府组织的决心,它们为能够在《联合国宪章》中加强对人权承担的义务而积极努力。1945年2月到3月在墨西哥市召开了泛美洲会议,这次会议更加坚定了拉丁美洲国家保证人权包括在联合国宪章中的决心。1300多个美洲非政府组织联合刊登广告,呼吁人权成为未来任何国际组织的一个组成部分。这些提倡者要求联合国宪章包括一项明确的和基本的人权义务。

  1945年4月25日,来自联合国46个国家的代表带着对战争的仇恨和对人的尊严和价值的尊重精神,聚集在旧金山。但他们的工作仍然难以实现人们追求的对人的尊严和价值的具体保护。正是由于42个美洲组织扮演了美国代表团的顾问角色,才最终说服了参与的政府有必要对个人的人权提供明确的保护。

  正是在第二次大战的这种背景下,又有这些提倡者出席大会,才产生了《联合国宪章》。就是在1945年的这次“国际组织会议”上,政府被合法地赋予了促进和鼓励对人权的尊重,这些权利属于每一个男人、女人和儿童。当许多提倡者本想看到专门的“权利法案”包括在《联合国宪章》中时,人权提倡者对最初的所定义务很满意,因为他们确立了联合国在原则上和实践上保护人权的意图。

  《联合国宪章》赋予人权以新的国际法律地位。它7次提到人权,第一次是在序言中,将人权明确为联合国成立的四大目的之一。宪章的第一条宣称联合国会员国必须致力于“促成国际合作,且不分种族、性别、语言或宗教,增进并激励对于全体人类之人权及基本自由之尊重。”第55条规定:“联合国将促进对人权和基本自由之普遍尊重和遵守。”第56条规定:各会员国“担允采取共同及个别行动”,以实现对人权和基本自由的尊重。这样,《联合国宪章》就进一步强调了联合国各会员国的总的义务,包括提供和激励对人权的尊重,以及为达到此目的而建立保障机制。

  《联合国宪章》在实施人权保护方面也迈出了重要的一步。联大可以发起研究并为促成那些不分种族、性别、语言或宗教差别的人权和基本自由的实现之目的而提供建议(第13条);经社理事会为增进全人类之人权及基本自由之尊重及维护起见,得做成建议案(第62条)。第68条授权经社理事会设立经济和社会部门及以提倡人权为目的之各种委员会。这一规定为经社理事会后来设立各种人权机构提供了法律依据。1946年,经社理事会建立了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和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新建立的人权委员会花了3年时间依据《联合国宪章》精神起草了《世界人权宣言》。

  《宣言》诞生的具体过程

  如果说《宣言》的诞生有着历史的大背景,那么它诞生的过程却是漫长而复杂的。这里主要参照《联合国年鉴》(1948-49)的内容,按照编年体的顺序对《宣言》诞生的具体过程展开讨论。

  一、最初国际权利法案的提交

  在《联合国宪章》制订过程中,许多国家和非政府组织包括一些以美国公民为基础的团体都提交了国际权利法案草案。由国际非政府组织提交的草案主要来自于美洲间律师协会和国际人权同盟。美洲法律学会提交了一份在一次非政府组织国际会议上准备的草案。在这一草案被巴拿马代表团在第一届联合国大会上介绍后,就正式地将起草国际权利法案一事提到了联合国的议事日程。

  二、依据《宪章》建立人权委员会

  依据《联合国宪章》第68条“经济暨社会理事会应设立经济与社会部门及以提倡人权为目的之各种委员会,并得设立于行使职务所必需之其他委员会”的规定, 1946年2月15日,联合国经社理事会成立了(核心形式的)人权委员会,并于1946年6月正式建立了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该委员会由18名成员组成。美国代表埃莉诺·罗斯福(罗斯福夫人)当选为主席,中国的张彭春和法国的勒内·卡森当选为副主席,黎巴嫩的查理·马力克当选为报告员(报告起草人)。联合国秘书处在联合国人权司司长约翰·汉弗莱的指导下辅助委员会的工作,他们准备了长达408页的文件大纲作为委员会的工作基础。

  理事会决定人权委员会的工作主要是为国际人权法案提交议案、建议和报告,说明哪些权利应该列出来,并确定他们将起草的这份文件的属性。“这一委员会于1946年4月29日至5月20日在纽约亨特学院开会。在这次会议上,委员会研究了它自身的组成并请求秘书长尽可能地收集有关这一主题的所有资料。”

  此后,委员会的代表们经历了长达两年多的艰辛历程。他们的工作涉及到数千个小时的广泛研究、热烈辩论和精细协商。在乐观主义精神的指导下,人权委员会全体成员中不论男女都努力铸造着一个可能成功包含全世界人民的希望、信仰和愿望的宣言。

  三、人权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和起草委员会第一次会议

  “1946年6月21日,经社理事会通过了永久性人权委员会的参考性条款,并确定了它的成员人数。1947年1月27日至2月10日,人权委员会在纽约市成功湖镇召开了第一次会议。”在这次会议上,委员会主要讨论了所提交的法案,包括人权法案的形式和内容。会议不仅讨论各个提案,还对下一步的工作开展做出了重要的部署和安排,“会议决定应该由委员会主席、副主席和报告员,在秘书处的协助下,从事国际人权法案最初草稿的拟订任务,并提交委员会第二次会议进行全面审议。”鉴于起草小组遇到的各种困难,起草小组扩展成一个起草委员会。

  起草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于1947年6月9日至25日在纽约市东南部成功湖镇召开。这次会议的主要任务是讨论联合国秘书处准备好的长达408页的国际人权法案草案大纲。这一大纲不仅包括来自于55个国家宪法的内容,也包括各国政府提交的蓝图。另外,这次会议也讨论到了来自于不同非政府人权组织和公民私人的建议,但大部分时间都用来思考《宣言》的观点。勒内·卡森被选为《宣言》起草人,所依据的基础就是秘书处的人权大纲,这一大纲成为《宣言》的工作草案。

  四、人权委员会第二会议和起草委员会第二次会议

  人权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于1947年12月2日至17日在日内瓦召开。正是在这次会议期间,起草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关注的国际人权法案的法律性质问题得以明确和解决,这样,“国际人权法案包括一份宣言、一项公约和执行措施三部分的概念开始明确下来”。从历史角度来看,这次会议取得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成果,为后来国际人权的立法奠定了基础和发展思路。这次会议的另一个成果就是起草了一份关于执行措施的报告作为该领域的基本文件。

  起草委员会的第二次会议于1948年5月3日至21日在纽约市成功湖召开。起草委员会对所收到的一些成员国政府对国际人权法案的评论进行了深入讨论。由于讨论的深入而广泛,“起草委员会重新起草了整个公约,但只有重新起草《宣言》草案的部分内容的时间了,并没有讨论执行的问题。”

  五、人权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和经社理事会第七次会议决议

  人权委员会的第三次会议于1948年5月24日至6月18日在成功湖召开。在这次会议上,人权委员会以起草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的报告为基础开展工作,对《宣言》草案的各个条款重新进行了审议。由于有前两次会议讨论和修改的基础,人权委员会本次会议顺利完成了《宣言》的修订稿,并无异议地予以通过。经过1948年6月18日再次修订,人权委员会完成了工作,将第三次会议的报告及其《宣言》建议案提交给了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

  1948年8月17日经社理事会第七次会议决定,为讨论人权委员会第三次会议的报告,应该召开经社理事会全体会议。在全体会议上“理事会所有会员于8月25日、26日进行了陈述。然后,理事会于8月26日决定将人权委员会以其第三次会议报告形式提交的《世界人权宣言》草案移交给联合国大会,并附有人权委员会报告的剩余事项和理事会有关这一议题的进展记录。”

  六、第三届联大会议审议

  1. 第三委员会讨论和总体意见

  根据经社理事会的决定,世界人权宣言草案提交给联合国大会后,联合国大会第三委员会共举行了81次会议来正式审议关于《宣言》的168项决议,包括在第三委员会辩论期间收到的对《宣言》草案各个条款的修正案。经过详细审议后,12月6日,第三委员会通过了《宣言》,并提交给联合国大会全体会议进行最后审议。

  在审议和辩论的基础上,在第三委员会上所提的总的意见中,与会各国代表对《宣言》发表了赞成的意见,认为《宣言》确立了道德标准和国际人权原则,为定义宪章中的“基本人权”迈出了相当大的一步,是不同观点相妥协的产物。但也有少数国家的代表对《宣言》草案发表了批评意见,其中苏联的观点最具代表性。

  2. 宣言草案条款的细致磋商和审查

  《宣言》草案在大会总的辩论总结之后,第三委员会在1948年10月5日举行的第94次会议上,以41票赞成,3票反对,7票弃权,决定只考虑《宣言》草案。紧接着,委员会在10月6日举行的第95次会议上,以43票赞成,6票反对,7票弃权,决定从讨论《宣言》草案第一条开始,由委员会详细审议《宣言》草案的每一条和前言的内容。为此委员会召开了81次会议来开展讨论,提出了168个修正案。委员会的工作从10月6日持续到12月7日。

  3. 第三委员会会议通过和分发《宣言》

  1948年12月4日至6日,第三委员会举行了第175次至第178次会议,审议了下属委员会的报告。在12月4日的第175次会议上。委员会对下属委员会提交的报告只做了很次要的一些改动。在12月6日的委员会第178次会议上进行了有关条款编排的讨论,许多改动都达成一致意见。委员会分别单独通过《宣言》草案的主旨和条款编排之后,还对整个文本进行了投票。《宣言》草案以唱名投票进行,结果以29票赞成、0票反对、7票弃权,获得通过。

  在第三委员会通过《世界人权宣言》之后,还以28票赞成,0票反对,8票弃权,通过了一份法国决议草案,呼吁联大将《宣言》的文本推荐给会员国政府发布,以促进最大范围的传播。

  4. 对苏联决议草案的否决

  12月7日,在第三委员会第179次会议上,苏联代表对为什么在《宣言》草案投票时弃权做了解释,并提交了一份决议草案。该决议案认为鉴于第三委员会所要审议的《宣言》的文本“在整个一系列条款中需要严肃地改进”,要求联大将《宣言》的最后通过推迟到下一次会议。苏联草案得到了白俄罗斯和乌克兰代表的支持。然而,“美国、菲律宾、法国和厄瓜多尔的代表反对苏联的草案。他们认为由于委员会已经通过了《宣言》草案,苏联草案预期的行动将是违法的。苏联决议草案通过投票表决,以6票赞成、26票反对、1票弃权遭到否决。”

  七、联大全体会议讨论、修改和通过

  1948年12月9日至10日,大会第180次至第183次全体会议审议了第三委员会的报告。联合国大会的最后一次大辩论一直持续到1948年12月10日傍晚。然后,大会主席召集联合国成员国投票,以通过《世界人权宣言》。结果48个国家赞成,8个国家弃权,国际社会一致通过了《宣言》。

  《宣言》通过后,各国代表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在联大几次会议上,共有35个代表团在大会辩论中发言,许多人所提出的要点都与先前在第三委员会上提到过的相同,只是对苏联的修改建议案持否决态度。

  在联大全体会议上,“苏联代表再次表明了对《宣言》的反对意见,再次申明《宣言》有悖于国家主权,因此完全与联合国准则不一致”。苏联代表认为,国家的独立和富裕依靠的是国家主权原则,并且这一原则是对弱小国家反对强国的扩张主义梦想的唯一保护。他对第三委员会提供的《宣言》草案提交了几个修正案。这些修正案与提交给第三委员会并被否决的决议草案类似,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内容:(1)《宣言》中设定的关于人权、公民权和基本自由的规定扩展到非自治领土内的人民;(2)每个人表达和散布民主观点的自由和与法西斯主义斗争的权利是不可剥夺的;(3)任何国家的任何公民在其他权利中必须有进入本国任何国家或公共机关的权利;(4)插入一个新的条款宣布《宣言》草案中所列举的权利和自由应该得到国家法律的保障。这些内容全部被各个记名投票所否决。苏联要求大会推迟到第四次例行会议再通过《宣言》的决议草案也被否决了。

  大会主席然后提出对删除《宣言》草案额外条款(指的是第三条)的英国修正案进行投票,这一条宣称《宣言》中所宣布的权利将应用于属于托管和非自治领土中的任何人,在这一条的位置上换成了下面的内容作为第二条的附加段落,论及《宣言》的应用:“并且不得因任何个人所属的国家或领土的政治的、行政的或者国际的地位之不同而有所区别,无论该领土是独立领土、托管领土、非自治领土或者处于其他任何主权受限制的情况之下。”

  英国代表解释道,《宣言》草案的第二条放弃了每个人没有任何区别地享有《宣言》所宣布的权利和自由的原则。他认为,如果第二条有任何意义并且它的条文足够准确并充分列出不合法的区别的话,就没有理由增加一个补充条款(第三条)来规定这些权利应用于独立领土和托管领土的居民。最后,英国的修正案以29票赞成,17票反对,10票弃权获得通过。

  根据波兰代表的要求,针对序言的每一句和每一条的每一段分别投票。然后对整个《宣言》草案进行了唱名投票,包括先前通过的英国修正案。表决结果以48票赞成,8票弃权,获得通过。

  综上所述,两次世界大战的人权灾难是《世界人权宣言》起草和通过的大的历史背景。《联合国宪章》的制定为《世界人权宣言》的诞生提供了重要的法律依据。根据《联合国宪章》第68条的规定,经社理事会成立了人权委员会,从此为《宣言》的诞生提供了组织上的保障。在人权委员会的领导下建立的起草委员会使《世界人权宣言》起草工作进入实质性阶段。经过起草委员会全体成员的共同努力,经过近两年的充分讨论和协商,经过不同文化、历史、宗教、意识形态的多方而全面交锋,最后在人权标准上,达成妥协和一致。1948年12月10日,联大以无反对票通过《宣言》,为全人类发布了所有人民和所有国家努力实现的共同标准,同时,也为人类文明开创了国际人权制度的新纪元。

 

  (作者单位:中国政法大学)

[打印本稿][关闭窗口]
 
 
 相关链接
  • 12月10日:联合国大会通过《世界人权宣言》2007/12/10
  • .
    中国人权
    主编信箱:humanrightscn@yahoo.cn|关于我们
    主办单位:中国人权研究会
    北京五洲泛华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