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权
English
 
首 页 动 态 人权论坛 发展与进步 对话与合作 人权法规 人权组织
  中国人权研究会 | 人权白皮书 | 人权杂志 人权图书 | 人权知识 | 人权课堂 | 人权学者 |
  人权大事记| 媒体评论 | 关注 图片报道 | 维权故事 | 外国人看中国 |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 维权服务
  人权网 > 人权组织 > 联合国人权组织
国际法院
 
作者:    发布时间: 2006-09-19 16:05:37   来源:
[打印本稿][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国际法院是联合国的主要司法机构。它根据其规约行使职能,国际法院规约是《联合国宪章》的一个组成部分。所有联合国会员国都是国际法院规绝的当然当事国。根据《宪章》第94条,“联合国每一会员国为任何案件之当事国者,承诺遵行国际法院之判决。”第95条规定“本宪章不得认为禁止联合国会员国依据现有或以后缔结之协定,将其争端托付其他法院解决。”根据第96条,“大会或安全理事会对于任何法律问题得请国际法院发表咨询意见。联合国其他机关及各种专门机关,对于其工作范围内之任何法律问题,得随时以大会之授权,请求国际法院发表咨询意见。”

  国际法院规绝规定,法院以独立法官若干人组织之。此项法官应不论国籍,就品格高尚并在各本国具有最高司法职位之任命资格或公认为国际法之法学家中选举之。法院以法官15人组织之,其中不得有2人为同一国家之国民。法院法官应由大会及安全理事会……就常设公断法院各国团体所提出之名单内选举之。法官任期9年,并可以连选连任,法官任期的分配应使得可能每三年更换三分之一的成员。

  只有国家才能作为提交法院案件的当事国。法院受理其规约各当事国之诉讼。法院受理其他各国诉讼之条件,除现行条绝另有特别规定外,由安全理事会定之,但无论如何,此项条件不得使当事国在法院处于不平等地位。

  许多联合国人权文件都载有一些条款,规定缔约国有关该文件的解释,适用或履行的任何争端可根据该争端任何一方的请求提交国际法院。这些文件有1948年12月9日《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第9条),1949年12月2日《禁止贩卖人口及取缔意图营利使人卖淫的公约》(第22条),1951年7月28日《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第38条)。1952年12月16日《国际更正权公约》(第5条)。1952年12月20日《妇女政治权利公约》(第9条)。经1953年10月23日议定书修正的1926年9月25日在日内瓦签订的《禁奴条约》(第8条)。1954年9月28日《关于无国籍人地位的条约》(第34条)。1956年9月7日《废止奴隶制、奴隶贩卖及类似奴隶制的制度与习俗补充公约》(第10条)。1957年1月29日《已婚妇女国籍公约》(第10条)。教科文组织1960年12月14日《取缔教育歧视公约》(第8条)。1961年8月30日《减少无国籍状态公约》(第14条)。1962年11月7日《关于婚姻的同意。结婚最低年龄及婚姻登记的公约》(第8条)。1965年12月21日《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第22条)、1973年11月30日《禁止并惩治种族隔离罪行国际公约》(第12条)、以及1979年12月18日《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第29条)。任何国际人权文件都没有具体规定由国际法院作出裁定的问题。

  1.有争议的案件

  仅有几起涉及人权的有争议的案件曾提交国际法院处理。这些案件涉及庇护权、外国人的权利、儿童权利、西南非洲委任统治继续存在问题以及绑架与劫持美国驻伊朗的外交与领事人员作为人质的问题。

  大会或安全理事会好几次征求和接受法院提出的咨询意见。这些意见涉及西南亚非洲和西撒哈拉的国际地位、某些和平条约的解释、《防止并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的保留以及南非继续留驻引火线的法律后果等。

  法院最初审理的有争议案件之一涉及庇护的权利,通称为哥伦比亚—秘鲁庇护案。法院于1946年4月18日举行了首次会议。1949年10月15日,哥伦比亚和秘鲁向法院书记处提交了1949年8月31日的一份协定的全文。根据这项协定,它们一致同意将它们之间产生的有关秘鲁政治领袖维克托·劳尔·阿亚·德拉托雷的庇护权的争端提交法院。1949年1月3日哥伦比亚大使在该国驻秘鲁利马的使馆内给予德拉托雷先生以保护,秘鲁政府拒绝了让他安全离境的请求。同一天,哥伦比亚向法院书记处提交了一份申请,请法院裁定哥伦比亚作为给予庇护国是否有权确定此罪行是否属政治性质。它还要求法院裁定在德拉托雷先生的案件中秘鲁作为领土国是否必须适当考虑其人格不容侵犯权给予其以必要保障,让其离开秘鲁。秘鲁政府坚持说阿亚·德拉托雷先生正受到当局追捕,理由是他在1948年10月间在秘鲁煽动和指挥军事叛乱。1950年11月20日,法院裁决哥伦比亚无权单方面为德拉托雷先生被指控罪行定性并以此约束秘鲁。法院还裁定,秘鲁并无让德拉托雷先生安全离开该国的义务。法院认为给予德拉托雷先生以庇护不符合1928年关于政治罪行的哈瓦那泛美庇护公约的条款,但驳回关于他被指控普通罪行的论点。法院裁定,鉴于德拉托雷先生是在镇压军事叛乱后约三个月在使馆寻求避难的,《哈瓦那公约》规定的正常避难情况必具的“紧迫性”因素在此案中并不存在。

  法院审理的另一起有争议案件涉及美利坚合众国在法国保护国摩洛哥法国区的侨民的权利。1950年10月28日,法国向法院书记处提出申请,就美国侨民在法国区的权利问题向法院提出对美国的诉讼。法国当局1948年12月30日颁布一项法律,对摩洛哥保护国实行进口许可控制制度,使这类进口只限于摩洛哥经济必不可少的几种产品。法国提出,这一法令与适用于摩洛哥并对法国和美国都具有约束力的条约规定是一致的。美国则坚持说这项法令会影响了它依与摩洛哥的条约所具有的权利,并指出:根据这些条约和1906年阿尔赫西拉斯普通法,未得到美国的事先同意,任何摩洛哥法律或条例都不适用于美国侨民。法院在1952年8月27日的裁决中裁定:这项法令违背美国与摩洛哥1836年的条约和阿尔赫西拉斯普通法,因为它具有歧视性,偏向法国而不利于美国。法院还裁定:美国在摩洛哥法国区对于美国公民或受美国保护的人之间发生的任何民事或刑事争端均有权行使领事裁判权,但驳回美国的这一论点,即其领事总裁判权可延及仅被告属美国公民的案件。法院还驳回美国关于摩洛哥法国区内法律与条例必须得到美国政府同意方得适用于美国侨民的要求。

  法院于1958年审理了有关儿童权利的第三起案件。1名在瑞典居住的荷兰籍婴儿根据瑞典保护儿童与青年的法律被交付保护性抚养。婴儿的父亲对这一行为提出上诉,但未成功。荷兰政府向法院提出:实行并维护保护性抚养的决定不符合瑞典依1902年海牙公约承担的义务。该公约的条款是以有关婴儿的国家法律可予适用的原则为根据的。法院在1958年11月28日的裁决中判定:1902年监护问题公约的适用范围内并不包括瑞典法律中规定的保护儿童问题,1902年公约不可能在其所涉问题以外领域中产生义务。法院得出结论:它不能判定瑞典方面不遵守该项公约。1960年11月4日,埃塞俄比亚和利比里亚提起对南非的诉讼。法院被要求裁决西南非洲是否是南非委任统治下领土,南非是否继续具有委任统治下的义务,包括与联合国监督有关的义务,从而必须提交有关该领土的年度报告并向大会转交该领土居民的请愿书。法院还被要求裁决:南非是否实行了种族隔离,是否未能尽最大的努力促进该领土居民的物质与精神福利和社会进步,其对待该领土的方式是否与其国际地位相违背,从而阻碍了该领土居民自决的机会,其是否以在该领土内建立了军事基地,是否企图不经联合国同意就对委任统治的条件大加修改。最后,法院还被要求裁决这些行为是否违背南非委任统治的义务,南非是否有责任停止这类行为并履行其义务。法院在1966年7月18日宣布的裁决中裁定:埃塞俄比亚和利比里亚不能认为在其声称的事项中已确立任何法律权利或利益。关于这个问题,法院的表决票数均等,裁决以院长的决定票作出。

  美利坚合众国1979年11月29日对伊朗提出起诉。起因是两国因德黑兰美国使馆的情况和劫持美国驻伊朗的外交与领事人员作为人质的问题产生争端。法院在1980年5月24日公开开庭时宣布的裁决中一致裁定: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政府必须立即采取各种步骤,补救1979年11月4日事件及继这些事件发生之后种种情况造成的局势,为此目的,(a)必须立即停止拘留美国代办、其他外交与领事人员以及现被作为伊朗人质拘留的其他美国居民,立即释放所有人并将他们置于保护权利(1961年《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第45条)之下,(b)必须保证上述所有人员具有离开伊朗领土的必要手段,包括交通工具,(c)必须立即将德黑兰美国使馆和美国驻伊朗领事馆的建筑、财产、档案和文件置于保护权力之下。法院还一致裁定,“在美国外交或领事人员中,不得将任何人扣留在伊朗以对其提起任何形式诉讼或要求其充当法庭证人”。

  2.咨询意见

  大会在1949年4月30日第272(Ⅲ)号决议中对“关于保加利亚及匈牙利两国政府在其国内抑制人权及基本自由之严重谴责,深感关切”满意地注意到好几个与保加利亚和匈牙利签订和平条约的国家已就此项控诉采取步骤,希望各方依照这些条约的规定,努力实施这些措施,以保证对人权与基本自由的尊重,并最紧迫地提请保加利亚和匈牙利政府注意它们依和平条约所承担的义务,包括进行合作以解决这一问题的义务。大会在1949年10月22日第294(Ⅳ)号决议中忆及其早些时候的决议,注意到保加利亚、匈牙利和罗马尼亚三国政府拒绝遵照分别订立的和平条约中关于解决涉及这些和平条约的解释与执行的争端的条款委派其代表参加条约委员会,说它们没有这样做的法律义务。大会认为,保加利亚、匈牙利和罗马尼亚等国政府拒绝与其合作以审查对它们遵守人权与基本自由情况的严重指控,这表明大会有理由对保加利亚、匈牙利和罗马尼亚在这方面的事态表示关注。在这项决议中,大会决定将一系列问题提交国际法院,请其提出咨询意见。首先要求法院答复:根据保加利亚、匈牙利和罗马尼亚与联盟及参战国之间是否存在争端。1950年3月30日,法院宣布确实存在争端。第二项问题是:如果存在争端,该三国是否有义务委派代表出席条约委员会。对此,法院作了肯定答复,并规定该三国遵循其意见的时限为30天以内。1950年7月18日,法院注意到该三国没有遵循其意见,在答复大会第三个问题时作出裁决:这一事实并不能使大会有权任命各委员会的第三位委员。鉴于这一点,法院认为其没有必要答复第四个问题,即“由争端一方之代表及联合国秘书长所委之代表组成之委员会,能否就解决争端办法制定确实有拘束力之决议?对《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的保留之效力。

  大会在1950年11月16日第478(Ⅴ)号决议中请国际法院就涉及对《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的保留以及反对保留的意见之效力的某些问题提出咨询意见。这些问题是:

  就《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而言,如某一国家批准或加入该公约,于批准或加入或签署后继以批准时限附有保留。

  一、遇该公约一个以上之常事国反对该项保留,但其他当事国不表示反对时,该提出保留之国家在维持其保留之期间能否视为公约当事国?

  二、如法院对第一项问题所答为“是”,则该项保留在提出保留国家与下列国家间具有何种效力:

  (a)反对该项保留之当事国?

  (b)接受该项保留之当事国?

  三、如下列国家反对所提保留,则关于第一项问题之答复将有何种法律效力?

  (a)尚未批准该公约之签字国;

  (b)有权签署或加入该公约但尚未签署或加入之国家。

  法院在1951年5月28日的意见中仅就提交它的特定情况,即《灭绝种族罪公约》作出裁决。法院提出结论,对第一个问题不可能给予绝对答复,对一项保留的评价以及反对保留的意见的效力取决于每项具体保留的特定情况。法院认为,同样的意见也适用于第二个问题,即关于保留在提出保留国和反对保留的缔约国与接受保留的缔约国之间具有何种效力问题。由于任何国家都不受其所不同意的保留的约束,每个国家根据其在该公约目的与目标的尺度范围内对各项保留的分别评价,可认为,也可以不认为提出保留的国家是公约的缔约国。法院建议这种因意见不同造成的缺陷可以通过一项保留条款予以补救。关于第三个问题,法院认为,有权签署和批准《公约》而没有这样做的国家不具有《公约》规定的可能排除另一国的任何权利。如果一国签署了但却没有批准公约,它有权作为一项预防措施提出临时性的反对意见,表示其对成为《公约》缔约国的态度。如果该国签署后即批准《公约》,这项反对意见即行生效;否则则不存在。

  纳米比亚(西南非洲)是唯一尚未置于国际托管制度之下也未取得独立的国联委任统治下领土。关于该国,法院曾提出好几次咨询意见,答复大会向其提出的问题。1950年7月11日,法院提出其意见,大意是:国联的委任统治仍然有效,南非必须把对该领土管理的监督交给联合国。但是,法院裁定南非不具有将该领土交付托管的法律义务。1954年,大会同意以三分之二的多数票就纳米比亚问题作出决定,并请法院提出咨询意见:这样做是否符合法院早些时候的裁决。法院于1955年6月7日作出肯定答复。法院在答复大会1955年提出的进一步问题时,在1956年6月1日的咨询意见中指出:大会可以授权其西南非洲委员会听取请愿人的意见,这样做是合法的。安全理事会在1970年1月30日第276(1970)号决议中宣布:南非当局继续留在纳米比亚是非法的,因此,南非政府于1966年委任统治结束之后代表或关于纳米比亚所采取的一切行为都是非法和无效的。决议还呼吁所有国家,特别是那些在纳米比亚有经济和其他利益的国家不与南非政府进行任何违背安全理事会这一声明的交往。1970年7月29日,安全理事会就下述问题提请法院提出咨询意见:“南非不顾安全理事会第276(1970)号决议,继续留驻纳米比亚,对于各国的法律后果如何?”法院于1971年6月21日发表咨询意见:

  (1)南非继续留驻纳米比亚是非法的,南非有义务立即从纳米比亚撤出其管理机构,从而终止对这一领土的占领;

  (2)联合国会员国有义务承认,南非留在纳米比亚是非法的,南非代表或关于纳米比亚采取的行动均为无效,并且有义务不采取任何暗示承认南非的留驻和行政管理合法性或对其留驻和行政管理给予支持和援助的行动,特别是不与南非政府进行任何此类交往;

  (3)非联合国会员国有责任在上述第二项的范围内协助联合国有关纳米比亚采取的行动。

  大会在1974年12月13日第3292(XXIX)号决议中大会要求法院对西撒哈拉问题发表咨询意见,因为摩洛哥和毛里塔尼亚都对西撒哈拉提出了领土要求。大会向法院提出的两个问题是:

  “一、西部撒哈拉(里奥德奥罗和萨基埃特阿姆拉)沦为西班牙殖民地时,是否不属于任何人的领土(无主地)?”

  “如对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否定的,”

  “二 则该领土与摩洛哥王国及毛里塔尼亚实体两者之间有何种法律关系?”

  法院在考虑了14个国家的书面或口头意见之后发表了咨询意见,法院得出结论:它所收到的资料不足以证明摩洛哥王国或毛里塔尼亚实体与西撒哈拉领土之间有任何领土主权关系。因此,法院并不认为这类性质的法律关系会影响在西撒哈拉非殖民化过程中执行大会第1514(XV)号决议,特别是通过该领土人民自由地、真实地表达其意愿实行自决的原则.

[打印本稿][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相关链接
.
中国人权
主编信箱|关于我们
主办单位:中国人权研究会
五洲泛华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