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权网
  人权网 > 民生论坛 > 中国政府人权文件 > 美国人权记录
2002年美国的人权纪录 
 
作者:    发布时间: 2006-10-11 10:30:44   来源: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打印本稿][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正当美国因单方面发动伊拉克战争而遭到世界各国人民谴责的时候,美国国务院于北京时间4月1日发表了2002年《国别人权报告》(下称《报告》)。《报告》再次以“世界人权法官”自居,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19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人权状况进行歪曲和指责,而对美国自身存在的人权问题却讳莫如深、只字未提。鉴此,有必要将2002年美国侵犯人权的事实公诸于众。

  一、生命和人身安全缺乏有效保障

  美国社会暴力过度,人民的生命和人身安全缺乏有效保障。

  美国联邦调查局2002年10月28日公布的报告显示,2001年,美国谋杀、强奸、抢劫、盗窃等各类案件比2000年增加2.1%,其中,谋杀案增加2.5%。2001年犯罪案件总数达1,180万件,平均每天发生44起谋杀案、248起强奸案和26起寻仇案,每2.7秒就有一起案件发生。这些案件导致15,980人被杀,90,491人遭强奸。2002年,美国许多大城市犯罪率上升。首都华盛顿地区毒品、黑帮、卖淫泛滥,犯罪率比2001年上升36%;波士顿上升67%;洛杉矶上升27%。美国的凶杀案比例比大多数工业国高5至7倍。2002年1-11月,纽约发生489起凶杀案;底特律发生346起凶杀案;芝加哥发生485起凶杀案,515人被杀;洛杉矶市发生595起凶杀案,614人遇害,分别比2001年和2000年同期增长11.3%和20.5%。(注1)

  美国联邦宪法规定,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可侵犯。美国有44个州的宪法有保护公民持枪权利的条款。美国私人拥有枪支2亿多支,几乎平均人手一枪。2002年,美国各地购枪人数大幅上涨,较往年增长13%至两倍不等,拥有步枪的人数增长更快,“全美步枪协会”拥有280万以上的会员。枪支泛滥导致枪杀事件频繁发生,枪支犯罪的受害者每年达3万多人。3月26日,加州一名退休警察潜入前妻家中,开枪打死在家的4个孩子后自尽。5月30日,一名枪手在加州长滩一家超市开枪射杀了一名妇女和一名7岁女孩,另有4人受伤。(注2)10月2日至22日,首都华盛顿和附近的马里兰州、弗吉尼亚州发生连环枪击案10多起,致使10人丧生,3人受重伤。2002年洛杉矶的枪击事件比上年增加40%。11月19日晚至20日凌晨,洛杉矶市区发生5起枪击案,导致2人死亡,7人受伤。

  美国青少年犯罪率居高不下,20%的暴力犯罪案件是青少年所为。青少年吸毒人数增加。2001年,全美十年级学生吸毒比例由1991年的11.6%上升到22.7%,纽约市高中生至少吸食一次大麻者占学生总数的34.4%。2001年,美国毒品案件为63.8万多起,吸毒导致的犯罪案件占暴力犯罪案件的25%。“9·11”之后,由于大部分学校安装了金属探测器和监视摄像机,校园犯罪率有所下降,但带枪到学校的学生人数仍达6%。以强凌弱、以大欺小的校园暴力事件明显上升,达12%,全美至少有1万名学生每月有一次因害怕被欺负而躲在家中。(注3)

  美国养老院暴力令人担忧。2002年3月美国国会的一份调查报告称,美国有些养老院的病人被泼冷水、遭殴打和性侵犯等。但此类事件从未被视为犯罪,多数未提起诉讼。据统计,美国共有1.7万个养老院,有160万名老人生活其中,约有26%的养老院有违法行为,其中2%造成了人身伤害。

  二、司法侵权相当严重

  “9·11”事件之后,美国普通民众的权利受到挑战。2001年10月26日生效的《反恐怖法》等法案赋予执法部门更大的调查权力,允许执法机构窃听涉嫌从事恐怖活动者的电话并跟踪其互联网和电子邮件的使用。11月18日联邦上诉法院裁定,司法部提出的扩大调查权限的要求合乎宪法,不应受到限制,引起美国民众对司法部利用工作之便侵犯个人隐私权的担忧。《华尔街日报》11月19日援引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约翰·科尼尔斯议员的话说,“本届政府正一步一步地剥夺了宪法赋予每个美国人的基本权利。”美国民权联盟、电子隐私资讯中心等6家团体则认为民权从此将难以得到有效保障。

  警察滥施暴力是美国社会的一个痼疾。2002年7月6日,一名游客在洛杉矶郊区英格尔伍德拍下16岁黑人杰克逊惨遭当地数名警察殴打致使眼部、颈部和手肘受伤的录像。事发后,肇事警察只被勒令休假,等待处理,薪水照拿,而拍录像的游客却于10日被警察拘捕。7月8日,俄克拉何马城警官多次用警棍把一名黑人打倒在地,两次对他喷辣椒喷剂。9月16日,波士顿警察在市区向一名劫车嫌疑人开枪,造成其重伤,引发一场不满警察暴力行为的示威游行。

  美国滥抓滥捕现象严重。据美国公民自由联合会调查,2001年,巴尔的摩警察逮捕了60,412人,其中检察官拒绝提起诉讼的有15,798人,占26%。2002年,警方平均每月逮捕数比2001年增加15%,达7,832人,其中检察官不提起诉讼的比例达24%。检察官表示,有2/3的案件在逮捕的当天就被搁置起来,因为法庭无法证明他们有罪。(注4)“9·11”后半年内,美国联邦调查局以安全为名,拘捕了1,200余名非美籍人士,其中多数是中东人或伊斯兰教徒。(注5)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是因签证过期滞留,按规定只能关押48小时,但实际关押时间却长达一个多月,最长的达50余天。期间,不许使用电话,不许与律师接触,不许接受家属探视,不许询问自己被关押的原因,也不许对自己被押表示质疑。他们每天放风的时间不超过一小时,大多数人一直带着手铐,有的还遭捆绑,有疾病得不到及时治疗。

  美国刑讯逼供现象普遍,冤案不断。路透社2002年2月11日报道说,自1973年以来,美国当局已认定200多名囚犯被错判,其中99名死囚犯被证明无罪,但大多数人没有得到赔偿。(注6)2002年4月,雷·克朗因谋杀罪在亚利桑那州监狱度过10年3个月后被证明无罪获释,而其中的两年多甚至是在死囚牢房度过的。但根据该州法律,他几乎不可能从州政府那里得到任何赔偿。(注7)底特律黑人男子劳埃德于1984年因被控犯有强奸杀人罪而入狱,到2002年8月无罪释放时经历了17年3个月零5天的冤狱。(注8)冤案与警察逼供无辜者认罪有关。2002年3月美国广播公司披露,美国每年根据警方审讯得到的“口供”而被定罪的有数千人之多。1993年伊利诺州格雷·高吉尔在警方长达21小时的连续审讯、精神受到极大折磨后,不得不承认杀死父母,结果以“双重谋杀罪”被判死刑。两年后,警方在处理另一起案件时才发现凶犯另有其人,高吉尔因此白白度过3年的铁窗生活。

  美国是世界上少数几个对少年犯和精神病人执行死刑的国家。美国有23个州允许处死犯罪时不满18岁的儿童。在过去十年世界范围内被处死刑的少年犯中,有三分之二发生在美国。1985年至今,已有18名未成年人被处死,其中一半在得克萨斯州。(注9)2002年,美国有3名少年犯、1名精神病犯人被处死。估计仍有80名少年犯和200-300名精神病犯人被关在死囚牢房里。(注10)

  美国监狱人满为患。美国司法部司法统计局2002年8月25日公布的报告称,截至2001年底,美国罪犯人数比1980年增加4倍,达到了创纪录的660万人,即每32个成年人中,至少有一人正在监狱服刑,或在缓刑或假释中。其中,在押犯近200万人,即每10万居民中有近700人被监禁,比例之高,超过其他任何一个国家,被英国《经济学家》周刊认为是美国“擦不去的污点”。

  监狱管理混乱,囚犯合法权利得不到保障。监狱存在严重的勒索、虐待、暴力和性侵犯等问题。据大赦国际2002年5月的报告,1999年7月,关押在佛州州立监狱的韦尔德斯在被提审后死亡。尸检报告显示,韦面部及身体共有22处骨折,面部、颈部、腹部及背部都有明显被皮靴踢过的痕迹,证实是在提审过程中被粗暴殴打后致死。涉案的3名看守因此于同年被控二级谋杀。但是,佛罗里达地方检察院却于2002年2月宣布撤销对涉嫌将犯人虐待至死的3名监狱看守的指控。美国人权组织的报告显示,美国监狱内针对囚犯的暴行每年约有10万起,前弗吉尼亚州司法厅长认为至少有25万起,最高可达60万起。男性囚犯之间的性侵犯尤为突出,并且多数夹杂暴力,造成艾滋病毒传播和受害人身心伤害。监狱和司法部门对此态度漠然,对有关投诉坐视不理,不采取任何惩罚措施。据《太阳报》2002年8月31日报道,巴尔的摩市关押中心管理混乱,防自杀和医疗的需求不能及时满足,致使许多自杀犯人和患急性心脏病、高血压犯人得不到抢救,非正常死亡接连发生。2002年5月3日晚,北卡州米歇尔县监狱据称因没有洒水器而导致8名犯人被大火活活烧死,13名犯人被烧伤。(注11)

  三、金钱操纵下的民主

  美国一向以“民主典范”自诩,向世界兜售其民主模式。实际上,美国的“民主”始终是少数富人的民主。正如《国际先驱论坛报》2002年1月24日的一篇文章所指出的:“美国的问题是金钱控制政治”。

  金钱在美国政治中的主导作用非常明显,选举实际上沦为金钱的竞赛。2002年中期选举期间,竞选电视广告费高达9亿美元,比2000年大选还多。据美联社对联邦选举委员会提供的数据分析,2002年中期选举结果,95%的众议院席位和75%的参议院席位被竞选开支最多的候选人赢得。美联社2002年8月30日的报道说,为了争取对参众两院的控制权,美国现任总统亲自出马为共和党中期选举筹集资金,仅2002年一年就为共和党筹集竞选资金近1.1亿美元,创下美国竞选筹资的新纪录。(注12)美国的法官选举也象是一场金钱竞争。2000年时,只有2个州的法官候选人购买了电视广告,而在2002年中期选举中,9个州的州最高法官候选人购买了电视广告。

  “金钱政治”使越来越多的美国民众失去参与政治的热情。据统计,美国选民参加总统大选的比率在近40多年来总体上呈下降趋势。1960年,总统大选的参选率为62.8%,到2000年,估计只有51.2%。而2002年美国国会中期选举时有60%的合格选民没有参加,参选率仅为40%。由美国民权律师委员会等机构资助、对加州三个城市少数族裔选民进行的调查显示,几乎所有被调查者都对金钱能买通政治感到厌倦,不想参与政治。亚裔选民认为金钱对政治影响过大,不公平;黑人和拉丁族裔感到被关在政治门外,成为政治的牺牲品。

  美国一向标榜的“新闻自由”在2002年受到多方面的批评。2002年2月21日国际新闻学会公布的年度报告指责美国破坏新闻自由,认为“布什政府在阿富汗战争期间对待媒体工作的方式,以及试图压制独立媒体言论自由的做法,是2001年最令人惊奇的事情。”(注13)《华盛顿邮报》两名资深人士出版的题为《危机中的美国新闻》一书指出,追求利润的做法破坏了美国新闻界的使命感,“大多数业主和发行商强行要求编辑人员更多地关注利润高低,而不是关注新闻好坏”。(注14)2002年5月2日无国界记者组织发表的《世界新闻自由》年度报告揭露,自“9·11”事件以来,美国在反恐斗争中向新闻界施加压力,限制了新闻自由。(注15)2002年8月6日,美国的一家媒体公布了一份“公众要媒体闭嘴”的调查报告,结果表明,69%的人认为媒体有偏见,2/3以上的美国人表示不相信媒体的报道。

  四、贫困、饥饿和无家可归者

  美国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但是,贫富悬殊和社会不公使得贫困、饥饿和无家可归者成为这个头号发达国家中的“第三世界”。

  最近一、二年,美国接连爆出大公司涉嫌欺诈的丑闻,由此造成的诚信危机和经济损失使美国普通百姓失去了经济安全感,严重损害了美国广大民众的经济利益。美国劳工部2003年1月10日公布报告说,2001年至2002年,美国共失去160万个就业岗位。2002年12月,全美失业率高达6%,失业人数为860万人,雇主削减了10万多名雇员的工资。(注16)美国有60%的家庭持股,大公司欺诈丑闻造成股市下跌,使市场总值跌去2.5万亿美元,给这些大公司的员工和公司股票持有人造成严重损失。安然公司宣布申请破产后,其股票从过去每股85美元跌至不到1美元,数百万持股人损失惨重,大批员工投资在本公司股票上的退休金血本无归,教师、消防队员和部分政府雇员退休金损失10亿美元。世界通信公司宣布申请破产后,公司股值从每股62美元跌至几个美分,1.7万员工失去工作,投资者利益严重受损。(注17)

  美国贫富差距明显拉大。美联储2003年1月22日报告说,1992年至1998年间,全美10%收入最高的家庭和20%收入最低的家庭之间的差距拉大了9%,而1998年至2001年间拉大了70%。据《华盛顿邮报》2002年9月24日报道,全美20%收入最高者拥有全美50%的收入,5%的最富有者(年收入15万美金)占全美总收入的百分比由2000年的22.1%上升到2001年的22.4%。

  贫困和饥饿人口有增无减。美国人口统计局称,2001年,美国又有130万人落到贫困线以下。2002年,贫困人口继续增加。据美国“为世界提供面包”组织2002年公布的材料,美国有3,300万人生活在遭受饥饿或饥饿危险的家庭。据报道,美国全国的无家可归者人数估计达到300万人左右,而政府在2002年减少了对这些人的援助,并对他们制定了更加严厉的法律进行惩罚。(注18)

  美国市长会议发表的一份报告显示,2002年在包括华盛顿、波士顿、洛杉矶、芝加哥等在内的美国25个主要城市,要求紧急食品救助的人数平均增加了19%,要求紧急住所救助的人数在18个城市中平均增加了19%,这是过去十年中增加最多的一年,而且,所有被调查的25个城市都预计2003年饥饿和无家可归者人数还会增加。波士顿市市长、美国市长会议主席托马斯.M.梅尼诺评论说,“世界上最富有和最强大的国家必须找到一种办法来满足其所有居民的基本需要。”美联社2002年11月3日的报道说,洛杉矶市2002年有77.7万人生活在饥饿边缘,占总人口的33%。到2002年7月,纽约的无家可归者比4年前上升了66%。(注19)2002年,仅洛杉矶郡就有84,000名无家可归者,每晚约9,000至15,000流浪者,43%无栖身之所,只能流落街头。据美国有关组织统计,目前美国无家可归问题的严重程度,已经接近“二战”结束时的水平。最易受贫困和饥饿打击的群体包括怀孕妇女、老人、无身份证居民和单亲家庭等。美国市长会议公布的报告显示,要求食品紧急救助的人中,48%的人是有孩子的家庭成员,要求食品救助的成年人中,38%的人是有工作的。在无家可归者中,39%的是有孩子的家庭,22%的人是有工作的,73%的无家可归者家庭是单亲家庭。

  五、妇女儿童状况令人担忧

  歧视妇女的现象在美国普遍存在。据《今日美国报》2003年1月6日报道,妇女在国会议员中仅占14%。据罗格斯大学报告,美国三分之一以上的企业歧视少数族裔,20万企业中,有四分之一歧视妇女。在医院、商店、餐馆、酒吧等行业,非洲裔、拉美裔和亚裔妇女受到伤害的人数占总数的70%。

  美国妇女常常是犯罪和暴力的牺牲品。哈佛大学公共健康学院2002年4月17日发表的一篇报告说,美国妇女最容易遭到谋杀,被谋杀的可能性高出其他西方国家5倍;世界最发达的西方国家每10名被杀害的妇女中,有7人来自美国。西方发达国家每年有6,300名妇女因各种原因遭杀害,其中有4,400人来自美国,而这些人约有一半死于枪杀。

  美国妇女遭性侵害现象严重。2002年,多起神职人员对妇女进行性侵害的事件曝光。据报道,过去5年来,在美国的亚利桑那、科罗拉多、密歇根、新泽西、新墨西哥、得克萨斯、威斯康星等地,多起与信仰疗法有关的性犯罪案件得到公开,一些巫医借“信仰疗法”强暴妇女。警察和检察官认为,洛杉矶和其他地方有成百上千名妇女在寻求宗教疗法时遭到性虐待。(注20)法新社报道说,美国大学研究人员在1996年进行的、现在仍属保密的一项调查研究表明,美国大约40%的天主教修女(大约3.5万人)在童年时代或者在修道院生活期间遭受过性侵犯。(注21)

  美国儿童常常是家庭暴力的对象和社会犯罪的牺牲品,是父母离异的受害者和遗弃对象。据哈佛大学研究人员2002年公布的一项研究成果,在美国枪支持有率较高的州和地区,儿童被害、自杀或意外死亡的可能性较大。1988年至1997年间,美国50个州共有6,817名5岁至14岁的儿童死于枪支下。(注22)少女失踪和儿童绑架案屡屡发生。据统计,美国每年有超过5.8万个儿童被非家庭成员绑架,其中40%最后惨遭杀害。另有20万个儿童被家庭成员绑架,多数是为争夺监护权。(注23)2002年美国爆发出一系列天主教神职人员对儿童进行性侵害的丑闻。美国《新闻周刊》2002年3月的一期文章报道,据估计,在1986年至1996年的10年里,美国教会用于支付被性侵害儿童的诉讼赔偿金高达10亿美元;在过去的40年中,有80名神父因涉嫌对儿童性侵害受到指控,其中一位神父被控对100多名儿童进行过性侵害。(注24)《太阳报》2002年4月29日报道,美国有46,000名神父,在过去的18年中至少有1,500人曾经受到指控。(注25)据《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报道,美国神职人员性犯罪对象大多数是儿童,从1985年起,有70多名神职人员和牧师因对儿童进行性骚扰被送进了监狱。(注26)

  儿童在生活、医疗、教育等方面存在严重困难,许多人得不到父母关爱。据加州公共政策研究所2002年11月的报告,加州5岁以下的儿童,20%生活在贫困之中,高于全国15%的水平。据《纽约时报》7月报道,越来越多的美国儿童在没有父母的家庭长大,这一比例由过去的7.5%上升到目前的16.1%。

  2002年世界妇女与儿童难民委员会公布的报告指出,每年被美国移民局拘押的非法入境儿童近5,000人。他们平均年龄15岁,最小的只有1岁半。大多数被关押的孩子除非法入境外,并无其他犯罪记录。但30%以上的孩子通常与少年犯关押在一起,被带上手铐,穿上囚服,送入大牢或拘禁在安全条件极差的仓库里。

  六、种族歧视根深蒂固

  种族歧视在美国根深蒂固。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洛特从政期间曾多次发表支持种族分离主义的言论,还百般阻挠国会通过把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生日定为国家节日的决议。2002年12月5日,他在参加1948年以支持种族分离主义主张竞选总统的南卡州参议员瑟蒙德的百岁生日聚会时说,如果瑟蒙德先生当年赢得大选,美国今天就不会有那么多麻烦。此话一出,引起国会黑人权益团体强烈不满,最后,洛特在舆论的压力下不得不辞去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职务。(注27)美国自1862年至1965年的一百多年中一直施行限制亚裔移民法,禁止亚裔与白人通婚。许多州在20世纪40-60年代废止了该法,但目前在新墨西哥州和佛罗里达州仍然有效。

  司法领域的种族歧视极为严重。根据美国司法政策学会的调查结果,黑人仅占美国总人口的12.9%,但黑人囚犯却占美国囚犯总数的46%,大约每5个黑人中就有一个在人生某个时期坐过牢。黑人每年被关进监狱的人数比能进高等学府的人数还多。2000年被监禁的黑人约有80万,而登记入大学的仅60万。自1980年以来,新增加的在押犯中,非洲裔和拉美裔人等少数族裔达70%。《太阳报》2003年1月8日报道说,杀白人者比杀非白人者更容易被处死刑,杀白人的黑人被判死刑的可能性最大。据调查,杀白人者被指控死刑谋杀的可能性是杀黑人的1.6倍。黑人杀白人被判死刑的可能性是白人杀白人的2.5倍,是黑人杀黑人的3.5倍。马里兰的大多数被谋杀者是黑人,但是,在马里兰死囚牢房等候处决的12个男子中,有8个是黑人,且全被判谋杀白人罪。

  少数民族是最贫困的美国人群之一。美联储2003年1月22日报告说,美国白人与其他少数族裔的财富差距1998年至2001年间拉大了21%。2002年美国人口统计局在其收入与贫困年度报告中称,2001年美国贫困人口占总人口的11.7%,而黑人贫困人口比例高达22.7%,西裔为21.4%,比一般族裔高近一倍。

  黑人、拉丁裔等少数族裔在购房贷款方面遭受歧视,他们要比白人支付更高的利息。在首都华盛顿地区,收入超过平均数的家庭贷款购房,32%的黑人要支付高利率,而白人只占11%;收入略低于平均数的家庭贷款购房,56%的黑人支付高利率,而白人只占25%。

  少数民族在受教育方面得不到公正待遇。公立学校种族分离现象比几十年前更加严重。在全美185个学区,只有4个学区黑白指数(黑人学生数占白人学生数的比例)在1986年至2000年有所上升,其他没有好转。24个种族分离最严重的学区是在得州和佐治亚州。《基督教科学箴言报》2003年1月21日报道说,2001年,在佐治亚州黑人占多数的小学中,32%的白人教师离职。得州、加州和北卡罗来纳州也如此。大量课程只好由没有学历和教师证书的代课教师任教,黑人失去了获得与白人同等的良好教育机会。在加州小学三年级学生中,70%白人孩子能达到国家规定的教育标准,而黑人为37%,拉丁裔为27%。少数族裔被大学录取的比例在下降。

  2002年哈佛大学一份报告指出,对不同种族和阶级的病人区分对待是美国医疗界历来的传统,黑人自从非洲来到美国以后得到的医疗待遇一直比白人低。黑人患心脏病、糖尿病、中风、艾滋病和某些癌症的人数高得不成比例。黑人癌症死亡率比白人高35%,黑人妇女、儿童患艾滋病的比例比白人高75%,黑人儿童哮喘、青少年糖尿病患者的比例也比白人高出很多。黑人的寿命比白人短7年。(注28)

  “9·11”后,美国种族歧视有增无减。美行政当局加强了对新移民的限制,办理移民核准入境的速度大为减慢,并严厉规定如果新移民不向移民局办理住址登记,将被处以徒刑和罚金,并可能被驱逐出境。2002年8月,联邦调查局特工以检查机场安全为名,逮捕了大批移民身份的机场工人,其中多数是拉丁裔。

  针对穆斯林和阿拉伯裔的歧视最为严重。据北美伊斯兰协会的统计,48%的伊斯兰教徒认为“9·11”后处境明显恶化。到“9·11”近一周年之时,大约60%的穆斯林亲身经历或目睹过公开骚扰、人身攻击、破坏财产等歧视行为,针对伊斯兰教徒的恶性犯罪案件近2,000起,其中包括11起谋杀案和56起死亡恐吓。在洛杉矶,针对伊斯兰教机构的攻击事件由2000年的28件增加到2001年的481件,增加16倍。俄亥俄州托雷多市1万多阿拉伯裔人“9·11”后倍受歧视,司法部门可以随时入室搜查,监听窃听且不允许他们与律师交谈。

  2002年8月,美国移民和归化局宣布,来自伊朗、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和苏丹5国的男子进入美国时需要进行指纹登记。20世纪40年代即被废止的按手印取证的办法重新大行其道。11月,新的联邦条例又将阿富汗等13个国家列入名单中。凡来自这18个国家、年满16岁及以上、持美国临时签证的外国男子必须在指定的截止日期之前前往有关部门进行“特别登记”,留取指纹,拍照存档。12月16日,1000多名来自伊朗、伊拉克等中东国家的穆斯林移民按规定到加州移民局进行“特别登记”。但移民局当场宣布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由于签证违规、逾期居留或其他罪名被拘留。美国司法部后来承认有500人左右的中东裔移民被捕。而据当地穆斯林团体的统计,被捕人数至少达700人,甚至有人称1,000人左右。据报道,移民局的拘留中心人满为患,部分移民被安排到监狱关押。被关押的移民控诉说,他们被脱光衣服搜查全身,所有衣服被收走,只发给一件囚服。许多人被关在一起,晚上无床可睡,无被可盖,只好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七、粗暴侵犯他国人权

  美国在国际上奉行单边主义,动辄粗暴侵犯别国主权和人权。

  2003年3月20日,美国不顾国际社会强烈的反战呼声,纠集少数国家发动对伊拉克战争,公然违背《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已经导致大量伊拉克无辜平民伤亡,造成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

  2002年,美军在对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实施军事打击过程中,投下了近25万枚榴霰弹,袭击了阿境内多个非军事目标,造成大量平民伤亡。据美《时代周刊》披露,平民死亡人数超过3000。时至今日,估计仍有12,400枚爆炸性哑弹继续在夺走阿富汗平民的生命。(注29)2001年美军对穆多村的轰炸,使250人的村庄只剩下100人,村中建筑全部夷为平地。2002年7月1日美军对卡卡拉克村的袭击,造成至少54名平民死亡,100多人受伤。(注30)

  战俘权益受到侵犯。据美CNN报道,美国对阿富汗采取军事行动以来,已抓获1.2万名塔利班战俘,但存活的仅3,500-4,000名左右。据悉,这些战俘在被捕后,被装进密封集装箱内成批押送,由于炎热、没有足够的空气和水,大批战俘在途中死亡。已经发现多处集中掩埋这些战俘的尸坑。有证据表明,在阿美军曾参与押送这些战俘。2001年11月,在昆都士投降的约1,000名塔利班和“基地”组织军人在被运往监狱的途中死于过于拥挤的密封的集装箱卡车内。(注31)

  据报道,2002年,美国在古巴关塔那摩基地关押了分属42个国家的600多名从阿富汗战场抓来的战俘。美国政府不宣布他们为战俘,故其被关押的时间和待遇无从确定。据报道,这些人一天24小时被监禁在小囚室里,不许会见律师和家人。“基地”组织战俘们还遭受酷刑或其他形式的虐待。

  美国在海外驻军数十万,美军恣意横行,到处犯下侵犯他国人权的罪行。驻韩美军在韩国发生的交通肇事事故每年都高达400多起,但在韩国法院受审判的不到10起。2002年6月13日,两名驻韩美军士兵用装甲车轧死韩国两名14岁的女中学生,但肇事者却于11月被驻韩美军军事法庭宣布无罪释放。9月2日,3名美军士兵在韩国京畿道马路上斗殴,故意砸毁路边停靠的出租车并打伤司机。此前,已有6名美军涉嫌性骚扰、无故伤人和酒后斗殴。

  长期以来,美军在日本冲绳放火、强暴妇女等案件不断。据调查,战后美军在冲绳的性犯罪案件有300多起,仅1972年以来被举报的强奸案就有130多起。2002年1月7日凌晨,驻冲绳海军士兵弗雷德里克·汤普森因闯入一名24岁妇女的公寓,以非法侵入民宅的罪名被警方逮捕。12月3日,冲绳县警察署向涉嫌强奸妇女未遂和损坏器物罪的驻日美军少校迈克尔·布朗发出逮捕令,但美方拒绝引渡布朗。(注32)

  据西班牙《世界报》2002年4月1日报道,1991年以前驻扎在菲律宾的许多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留下了5.2万多名私生子。最近,有几十名菲律宾少女被送往美军驻地棉兰老岛,供驻扎在那里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玩乐,这些少女有的不满13岁。

  八、在国际人权领域采用双重标准

  美国对国际人权公约持消极态度。世界上只有2个国家没有批准《儿童权利公约》,美国是其中之一。迄今,美国还未批准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已批准的《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和《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2002年,美国在国际人权问题上的立场较前明显后退。凡决议草案案文中涉及尚未批准的人权公约,或要求各国遵守的人权公约的条款,美均以不是缔约国为名,要求删除。如意见未被采纳,就要求对案文进行单独表决,甚至不惜独家反对。2002年7月美国裁撤了向联合国人口基金缴纳的3,400万美元经费,使该基金在布隆迪、阿尔及利亚、海地、印度等国援助妇女的计划被迫取消。

  美国政府年复一年地发表《国别人权报告》,对世界各国的人权状况进行指责,却对发生在本国的严重侵犯人权的问题熟视无睹,这种在人权问题上奉行双重标准的做法,理所应当地遭到世界各国的断然拒绝和坚决反对,也必然使美国在国际上陷于日益孤立之中。

  注:

  1 法新社洛杉矶2002年11月21日电。

  2 美联社加利福尼亚州长滩2002年5月31日电。

  3 美联社:《美国说校园犯罪下降,但报告显示学生仍害怕受欺负》,载《太阳报》,2002年12月10日。

  4 德尔昆廷·威尔伯:《警察逮捕记录受调查》,载《太阳报》,2002年5月9日。

  5 埃菲社华盛顿2002年12月10日电。

  6 路透社华盛顿2002年2月11日电。

  7 理查德·威林:《获得自由容易,获得州政府的赔偿难》,载《今日美国报》,2002年6月18日。

  8 约迪·维尔格尔根:《一男子经DNA测试没有犯谋杀罪后获释》,载《纽约时报》,2002年8月27日。

  9 埃菲社联合国2002年5月9日电。

  10 参见大赦国际:《美国:人权日需要反思》和《美国:处决儿童罪犯是不体面的和违反国际法的》。

  11 《华盛顿邮报》2002年5月3日文章《8名囚犯在米歇尔县监狱大火中丧生》。

  12 《太阳报》2002年8月30日。

  13 法新社维也纳2002年2月21日电。

  14 美联社纽约2002年3月29日电。

  15 埃菲社巴黎2002年5月2日电。

  16 比尔·阿特金森《美国经济萎缩导致失业》,载《太阳报》2003年1月11日。

  17 《太阳报》2002年6月26日。

  18 《今日美国报》2002年12月27日。

  19 美联社2002年8月20日。

  20 《洛杉矶时报》2002年3月13日。

  21 法新社华盛顿2003年1月5日。

  22 路透社波士顿2002年2月28日。

  23 新华社华盛顿2002年8月6日电。

  24 美国《新闻周刊》2002年3月4日一期文章。

  25 《太阳报》2002年4月29日。

  26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2002年3月21日。

  27 威廉·M·韦尔奇:《黑人核心组织不原谅洛特的道歉》,载《今日美国报》,2002年12月11日。

  28 尤里安·马尔沃:《黑人的医疗保健最糟》,载《今日美国报》,2002年11月29日。

  29 参见人权观察2002年12月18日报告《致命伤害:榴霰弹和美国在阿富汗的使用》。

  30 美国《新闻周刊》2002年7月22日文章。

  31 法新社华盛顿2002年8月18日电。

  32 日本《朝日新闻》2002年12月15日文章《冲绳愤怒声讨美军罪行》。

[打印本稿][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相关链接
.
中国人权
主编信箱:humanrightscn@yahoo.cn|关于我们|版权与免责声明
主办单位:中国人权研究会
北京五洲泛华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7868号